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?在張若塵的堅持下,血月鬼王再次做出讓步,與池瑤女皇重新簽署神靈契約。

    新的契約上,聖明中央帝國凡是達到半聖以上的修士,全部都必須留在崑崙界,聽命於池瑤。

    當然,池瑤女皇也做出讓步,在契約上寫下,不會故意針對他們,更不會故意殺害他們。

    張若塵花費了整整一天時間,將那些沒有達到半聖境界的修士,全部都接入進了乾坤界。

    “殿下,我們護龍閣有屬於自己的使命,本就不能去乾坤界。”

    副閣主說完之後,帶着護龍閣的成員,離開了無頂山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你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,不用心存愧疚,我們都能理解。將來,你若成神,我們必定再次回來,誓死追隨。”

    “池瑤女皇乃是神靈,既然做出承諾,肯定不會言而無信,所以,殿下不必爲我們擔心。”

    那些聖明舊部,紛紛前來與張若塵告別。

    最後,張若塵的身邊,只剩下小黑、木靈希、酒瘋子、古松子、血月鬼王。

    小黑使用羽翼,拍了拍張若塵的肩膀,道:“才聖者境界,就能與兩位神靈討價還價,古往今來,你已經是第一人,沒有什麼好鬱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涌出懾人的光芒,道:“無論有多麼艱難,要流多少汗和血,我一定要修煉到神境。今生不做執棋者,活在世上還有什麼意義?”

    若是說,今天之前,張若塵活着的唯一意義,就是找池瑤報仇。

    那麼現在,張若塵又有了另一個目標,打破棋局,掌握自己的命運,成爲與神對弈的執棋者。

    聖木峰頂,日月水晶棺緩緩的打開,棺中涌出一片瑩白色的光華,緊接着,一位擁有仙肌玉膚的神女,從裡面走了出來,美得讓人感到窒息。

    天上的雲中,灑落下璀璨的光雨,籠罩在她的身上,使得她的嬌軀顯得無比朦朧。

    “拜見月神。”

    酒瘋子、古松子、血月鬼王、木靈希、小黑,同時躬身行禮。

    張若塵沉默了很久,最終,還是雙手抱拳,平靜的說道:“見過月神。”

    今天,出現這樣的結局,不能怪月神,畢竟誰都沒有料到池瑤會回來得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月神只是恢復了部分神力,還處於頗爲虛弱的狀態,能夠與池瑤籤訂神靈契約,保住張若塵和聖明中央帝國衆多修士的性命,已經是相當不容易。

    整個崑崙界,也只有她,才能制衡池瑤。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月神算是完成了她的承諾。

    月神的真身,懸浮在日月水晶棺的上方,她的容顏與血月鬼王十分相似,可是,卻更加美麗,氣質清冷,給人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聖潔之感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酒瘋子和古松子的修爲境界,也都低下頭,不敢多看她一眼。猶如,多看她一眼,都是對褻瀆神靈。

    月神向血月鬼王看了過去,伸出一根手指,在她的眉心一點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鬼體消散而開,化爲一縷縷鬼氣,融入進月神的一根玉指。很顯然,血月鬼王已經徹底失去存在的意義,被月神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走吧,現在就去天庭界。”

    月神的手指一彈,指尖逸散出一圈月光,包裹住張若塵、木靈希、小黑、酒瘋子、古松子。

    等到月光消散的時候,他們的身影,也消失在了聖木峰。

    無頂山中,所有魔教弟子都跪伏在地上,嘴裡同時念出一句:“恭送月神。”

    “恭送月神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萬年前,崑崙界是天庭界的下屬凡界,因此有一條古聖路,連接着兩界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諸神隕落後,那條古聖路就被封住,阻止崑崙界的半聖,進入天庭界修煉。

    當然,神,可以使用神力,打開封閉的古聖路。

    一年前,池瑤女皇就是通過古聖路,前往天庭界,與諸神談判。

    現在,崑崙界和天庭界之間的新聖路,也是在古聖路的基礎上開闢出來。

    就在月神帶着張若塵等人,到達天庭界外面的時候,崑崙界的聖路入口也被打開,所有達到半聖、聖者、聖王、大聖的生靈,源源不斷的進入聖路,向着天庭界進發。

    除了極少數有着特殊任務的強者,現在,整個崑崙界,最強者也就擁有魚龍第九變的修爲。

    天庭界,也是位於宇宙的深處,堪稱萬界之心,距離崑崙界無比遙遠,若是不走聖路,聖者就算飛一千年也不可能橫跨兩界。

    在天庭界的四方,流淌着一條浩浩蕩蕩的天河,水流湍急,有着一道道詭異的規則跟隨河水一起流動。

    天河就在宇宙之中流淌,呈環形,沒有河道,只有一顆顆星球懸浮着天河的兩則,構建成簡易的河堤。

    此刻,月神、張若塵、木靈希、小黑、酒瘋子、古松子就站在天河外側,一顆直徑五千裡的岩石星球上面。

    星球上,刻錄有大量高深的陣法銘紋,建立有金屬宮殿和陣塔,也有聖兵聖將在鎮守這裡。

    酒瘋子乃是聖王級別的強者,也算是見過大風大浪,可是此刻,卻是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:“我的媽呀,竟然還有河流可以懸浮在宇宙中,河面也太寬,根本看不到對岸。”

    月神道:“這是守護天庭界的河流,名叫天河。天河的寬度,足有十萬八千里。天河中的水,被稱爲弱水。以你們的修爲,千萬不要嘗試渡河,否則,將會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表現得很平靜,但是心中卻還是感到無比震撼。

    到底是一股什麼樣的力量,竟然可以讓天河懸浮在天庭界的四方?天庭界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?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天河中,涌起一根山峰那麼巨大的水柱,隨後,水柱凝聚成了一尊身穿鎧甲的魁梧巨人,從他的身上,有着一股龐大的神威傳出。

    那尊弱水凝成的巨人,笑道:“十萬年過去,月神竟然又回到天庭界,可喜可賀。”

    月神揹着雙手,點了點頭,道:“給我一隻天舟,我要渡天河。”

    “請月神先等一等,本座必須先檢查另外幾人的身份,才能放你們通過。”

    隨即,那尊弱水巨人取出一面鏡子,向着張若塵等人照射過去,最後,鏡子中飛出的光柱,停留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弱水巨人收起鏡子,道:“月神,你身後的那位聖者,體內藏着一座世界。若是讓他進入天庭界,就是違反了天條,這個責任,本座擔待不起。”

    月神轉過身,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道:“一座世界沒有誕生出神,那座世界的修士,就無法進入天庭界修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明白月神的意思,隨後,展開一雙手臂,閉上了雙眼。

    月神伸出一根雪白的玉指,點在張若塵的頭頂,使用神力,將乾坤界封印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有本神的神力封印,現在,他可以進入天庭界了吧?”月神道。

    弱水巨人道:“按照天庭界的規矩,所有生靈都必須先在《功德薄》上面登記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按照規矩辦事。”月神說道。

    “多謝月神理解。”弱水巨人說道。

    天庭界的所有下屬凡界,都有一篇《功德簿》,存放在功德星上面。

    功德星,位於天河之畔,並不是球狀的行星,而是階梯形狀,每一個階梯上面,就是一個世界的《功德簿》。

    功德星一共有八千九百四十個階梯,也就高達八千九百四十里。

    一個階梯,一里高。

    功德星的第一個階梯上面,赫然印着“崑崙界”三個字。階梯上,現在只有一個名字——池瑤。

    古松子直接就向第一個階梯飛了過去,準備在上面登記。

    月神道:“你們已經被崑崙界的神遺棄,無法在崑崙界的《功德簿》上面留下名字。只能先將名字,記在廣寒界的《功德簿》上面。”

    隨即,月神走到第四層階梯,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看到階梯上面,印着“廣寒界”三個字,月神的黛眉微微一蹙,道:“在萬界之中,廣寒界只能排到倒數第四了嗎?十萬年來,廣寒界都經歷了什麼?看來我的準備,倒是沒有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眯,問道:“天庭一共有八千九百四十個下屬凡界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月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一座世界的功德值越高,在階梯上的排位就越高?崑崙界還沒有功德值,所以,排在倒數第一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月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問道:“我們在廣寒界的《功德簿》上面登記,今後,我們積累的功德值,也就歸於廣寒界?”

    月神道:“自然是如此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功德值存在的意義是什麼?應該不只是一個萬界排名那麼簡單吧?你讓我去做的事,是否與功德值有關?”

    月神說道:“現在,你們先在《功德薄》上面登記,然後隨我前往天庭界。將來你們會明白功德值的意義,絕對比你們想象中要重要無數倍。”

    沒有神靈的允許,張若塵等人根本無法在崑崙界的《功德薄》上面登記,自然只能先加入廣寒界。

    他們登記之後,小黑髮現了一個有趣的東西,道:“你們快看,每一個境界都有《功德榜》排名。廣寒界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第一的那個傢伙,名叫吳昊,竟然已經有四百七十萬功德值。”

    酒瘋子也是怪叫了一聲:“廣寒界《聖王功德榜》排名第一,功德值三十七億功德值。功德值到底什麼東西?”

    月神見他們一驚一乍的樣子,便是又解釋了一句:“功德值代表你們在天庭界的地位,也代表你們能夠享受到的修煉資源數量。廣寒界的《功德榜》算不得什麼,有本事登上天庭界的《功德榜》,纔算是名動萬界。”

    說道此處,月神特意看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你想獲得地位,想要成爲執棋者。第一步,就得先登上天庭界的《聖者功德榜》。達到那一步,天庭的一些神,都會主動來拉攏你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天庭界匯聚有來自萬界的天驕,真神之體、神之命格、五行混沌體都有不少。也有一些天驕,能夠領悟九大恆古之道。你想登上天庭界的《聖者功德榜》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大家都能看出,崑崙界的篇章,暫時告一段落。崑崙界還有很多坑,大家不用擔心,後面都會一一填上。

    另外,後天(24號)晚上8點,小魚會在鬥魚上面直播,大家有什麼問題都可以來問,想要知道小魚的性別,也可以來看一看。哈哈。)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