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天庭?天庭是什麼地方?」酒瘋子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古松子指著旁邊的斷碑,道:「根據碑上記載,大概是在十萬年前,天地之間發生了一場巨大的變故,浩瀚宇宙中的各大世界,差一點全部都灰飛煙滅。正是在這巨大的變故之中,各個大世界聯合起來,建立了一座聖界,用來對抗劫難。那座聖界的名字,就叫天庭。」

    酒瘋子堪稱是站在天下最巔峰的那一批強者,知道很多崑崙界的隱秘,但是,此刻臉上卻寫滿疑惑,道:「聖界,天庭。老夫怎麼覺得十分玄乎,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這樣的秘聞,不會是有人瞎編的吧?」

    「以刻碑之人的恐怖修為,怎麼可能瞎編?」

    古松子白了酒瘋子一眼,滿臉都是嫌棄的表情,覺得他太白痴。

    「也就是說,除了崑崙界,在宇宙之中,還有別的大世界?」酒瘋子說道。

    古松子道:「並不是沒有這樣的可能性。宇宙之大,無邊無際,我們看到的世界,或許只是滄海一粟。」

    「十萬年前,崑崙界也是發生了大動蕩,諸神隕落,會不會與那場變故有關?」張若塵的眉頭緊皺,頓了頓,又道:「碑上有沒有記載,十萬年前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」

    古松子搖了搖頭,道:「碑文是殘缺不全的,沒有記載。」

    「那麼,刻錄碑文的人,又是誰?」張若塵再次問道。

    「也沒有。不過那人必定是相當厲害的存在,以老夫的精神力強度,破譯起來都十分艱難。」古松子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問道:「先前,你說的逆神碑,是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「就是斷碑最頂部的三個文字,也不知是什麼意思。」古松子捋著鬍鬚,也在仔細的深思。

    「難道是說,此碑擁有逆神的威力?」

    酒瘋子瞪大雙目,露出火熱的眼神,伸出雙手,便是按在斷碑上面,調動聖氣源源不斷的打入出去。

    可惜,石碑依舊相當冰冷,沒有半點變化。

    緊接著,酒瘋子又割開手指,將一滴聖血滴在石碑上面,可惜,石碑還是死氣沉沉。

    「什麼破碑,根本就是一塊爛石頭,名字倒是很唬人。」

    酒瘋子一腳踹了出去,將沉重的斷碑踢得飛了起來,隨後,又是一拳打出,擊在斷碑上面。

    以酒瘋子的修為,隨便打出一擊,也有毀天滅地的威能,可是,卻傷不到斷碑一分一毫,真的是無比奇異。

    「逆神碑怎麼會墜落到崑崙界?又是誰將它打碎?」

    張若塵讓張少初派人繼續到洛水裡面挖掘,想要挖出別的殘碑。只有集齊所有碑文,應該才能弄明白「逆神碑」存在的真正意義。

    洛水長達數千里,只靠普通人的力量,想要找到殘碑,無疑是大海撈針。

    古松子對逆神碑也是充滿好奇,直接使用精神力進行探查,搜尋河道,可惜,一無所獲,什麼都沒有找到。

    探查了三遍,也沒有任何發現,古松子有些氣餒,返回之後,看見張若塵坐在樹下喝酒,眉頭一皺,走了過去,道:「莫非,你要和酒瘋子一樣,今後,就做一個酒鬼?」

    「有什麼不好嗎?」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古松子自然是已經知道,一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也知道那件事對張若塵的影響有多麼巨大,道:「各大廟宇之中,池瑤女皇的神像,依舊還散發著神光,但是,中央皇城的天地聖氣卻是大幅度消減。」

    「你想說什麼?」張若塵喝下一口酒。

    「女皇離開了中央皇城,甚至離開了崑崙界。」

    「那又如何?」

    「如今,第一中央帝國的掌權者,乃是……你的那位前妻黃煙塵。你很意外吧?」

    古松子一邊說著,一邊觀察張若塵的神情。

    只見,張若塵的神情沒有一絲變化,如同聽到的只是一個陌生人的名字,道:「不意外。」

    「這個女人為了榮華富貴,背叛了你,投靠了你的敵人,你就不想殺了她?」古松子露出一個狠辣的眼神,做出一個抹脖子的手勢。

    他想以這種方式,刺激張若塵,讓張若塵重新恢復動力,重富朝氣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,暮氣沉沉,如同是在等死。

    「要殺,一年前,在紫微宮外,我已經殺了她。」張若塵十分隨意的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古松子道:「為什麼不殺?」

    「恩斷義絕,便沒有了任何關係,與陌生人沒有區別。為什麼要殺一個沒有任何關係的人?」張若塵反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「倒也是,畢竟她曾經對你也有恩,你曾經對她也有情,一劍殺了她,未免顯得你太不義。如今,恩斷義絕,倒是不再有任何負擔。」

    古松子點了點頭,隨即,眼睛一眯,試探性的道:「要不,老夫冒一次險,去中央皇城殺了她?」

    「若是你真的很閑,去試試也無妨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提著酒壺,站起身來,望著天邊的夕陽,眼神有些深邃。

    「還是算了,朝廷高手如雲,水深得很,除非是聖祖大人親自出手,才有幾分成功的可能性。別的人,無論是誰,去了都是有去無回。說來也是奇怪,一年前,聖祖大人說好讓我們等她回來,卻是一去不復返。會不會遇到了什麼不測,難道女皇出手殺了她?」古松子再次刺激張若塵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張若塵的眼中,果然是露出一道銳利的光芒。

    古松子意識到張若塵的心結,或許並不在黃煙塵的身上,而是在女皇的身上,於是,再接再厲,繪聲繪色的道:「聖祖可是女皇的大敵,女皇成神之後,連斬十大血帝,又將蠻荒秘境和四方海域血洗了一遍,怎麼可能不殺聖祖?」

    「夠了!」

    張若塵冷喝一聲,道:「蘭攸若死,我滅池瑤九族。」

    「想要滅一位神靈的九族,總要先擁有對抗神靈的實力吧?喝酒麻痹自己,只會越喝越廢,別說對抗神靈,老夫都能壓得你抬不起頭來。」古松子說道。

    「是嗎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瞳變成暗紅色,渾身氣勢一變,一股無形的寒氣在身上涌動,身形一動,便是向著古松子撞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明明是一個人,衝出去之後,竟然化為一道劍影,直刺向古松子的心口。

    古松子大吃一驚,連忙調動精神力,在掌心凝聚出一座直徑兩米的陣印,向前一按,抵擋張若塵的攻伐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刺出的一劍,力量卻是無比凝聚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劍尖擊穿陣印,刺在古松子的胸口。

    古松子的身上,一張護身符咒爆裂,擋住了這一劍,可是,他的身體,卻是被劍的力量,震得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古松子落到地上,捂著胸口,盯著重新凝聚成人形的張若塵,吃驚的道:「劍意凝劍,你已經修鍊成了劍聖?」

    「好好的,怎麼打了起來?」

    酒瘋子提著逆神碑,趕了過來,出現在張若塵和古松子之間,將兩人隔開。

    見到張若塵居然能夠擊退古松子,酒瘋子的心中,其實是相當吃驚。

    古松子雖然不善戰鬥,但是,陣法造詣卻是相當高深,即便是隨意結成的一道陣印,也不是一般的聖者可以將其擊穿。

    「能夠打起來,難道不是一件好事?」

    古松子反問了一句,突然,他的眼神一凝,冷笑一聲:「好厲害的潛行之術,都已經來到百丈之內,老夫才將你發現。」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和酒瘋子也有所察覺,同時向地底盯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的那道暗紅色光芒,漸漸退散,一腳踩在地面,一股渾厚的玄黃聖氣,猶如波浪一般,傳入進地底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地底傳出一聲慘叫,隨即,一個奇醜無比的矮瘦男子,從地底飛了出去,重重的墜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「塵爺,塵爺,是我,我是神魔鼠,拜月神教萬獸宮的那隻首鼠,都是自己人……」

    矮瘦男子從地底爬了起來,恭恭敬敬的向張若塵行禮,諂媚的一笑:「恭喜塵爺封號劍聖,可喜可賀。」

    剛才,張若塵爆發出來的那一劍,讓首鼠感覺到巨大的壓力,必是劍聖無疑。面對一位劍聖,首鼠不敢再向以前那麼隨意,自然是要相當恭敬才行。

    張若塵提起酒壺,坐在了地上,又開始喝酒,道:「你怎麼找到這裡來的?」?

    「是黑爺告訴我,你在這裡。」神魔鼠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又恢復了一些神采,道:「小黑?它怎麼知道我在這裡?」

    「黑爺說,它無處不在,無所不知,屠天殺地,無所不能,掐指一算,就能知道天下之事。」

    神魔鼠說出這話的時候,眼睛在放光,眼中儘是崇敬的神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看就知道,神魔鼠肯定是被小黑給洗腦,問道:「它在什麼地方?」

    「剛才不是說了嗎?」神魔鼠道。

    不遠處,酒瘋子和古松子都是略微的一愣,什麼時候說過?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它無處不在?」

    「沒錯。」

    神魔鼠十分認真的說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酒瘋子和古松子的心裡頓時十萬隻草萌馬在奔跑,見過能夠吹牛的,沒見過這麼能吹的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吹得一隻跨入聖境的太古遺種居然都相信了它的話。酒瘋子和古松子都在心中暗嘆,神教的弟子是一代不如一代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問道:「它讓你來幹什麼?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