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?在場的諸聖,絕大多數都經歷過三十年前的那場“七界功德戰”,因此,對功德戰一點都不陌生。

    九靈大聖繼續說道:“與以前一樣,七界功德戰,分爲四個場次,神級功德戰、大聖級功德戰、聖王級功德戰、聖者級功德戰。然後,再按四個場次獲得的功德總數,進行排名。排名最末的,就會被選爲新的戰場。”

    “廣寒界的整體實力,在沙陀七界之中,排在倒數第二,按照功德總數排名,我們將會相當危險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,我們必須盡最大的努力,拿下其中一個場次的第一。只要能夠拿下一個第一,就不用進入最後的功德總數排位,也就不會被選爲新的戰場。”

    霎時間,萬聖會議上,響起驚天動地的聲音:“爲了廣寒界而戰,雖死無憾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的腦海中,卻是響起一道極其悅耳的聲音,那道聲音又帶有一些冰涼的意味:“聽明白七界功德戰的規則沒有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略微一怔,向着巍峨磅礴的廣寒神宮望去,隨後,點了點頭,道:“你讓我做的事,就是參加七界功德戰?”

    “不僅僅只是讓你去參戰,而是要你必須幫助廣寒界,取得聖者級功德戰的第一。”

    月神的聲音,再次響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只要廣寒界取得聖者級功德戰的第一,證明了整個世界的潛力,也就直接避免成爲下一個戰場。對吧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月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好吧!我盡力去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月神的聲音,再次傳出:“必須得告訴你一件事,崑崙界也屬於西方宇宙的一員,進駐天庭界之後,他們就被安排在沙陀天域。沙陀七界之中,他們的整體實力,排名倒數第一,也是最有可能被選爲新戰場的大世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中,泛起了一絲漣漪,雙手情不自禁的捏緊。

    月神道:“怎麼?後悔了嗎?”

    “這個問題,當初你已經問過一次。現在我的回答,還是那句話,不會後悔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月神繼續道:“當初,我也曾幫助你們崑崙界戰鬥,差一點戰死。其實,無論是代表廣寒界,還是代表崑崙界,都是與地獄界戰鬥,沒有太大的區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再多說,既然我答應了你,也就肯定會盡最大的努力,完成這件事。崑崙界會不會成爲新的戰場,那是以後的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嘲的一笑,道:“我現在終於明白,你在聖木峯頂說的那句話,池瑤的確是不可能讓我帶走聖明中央帝國的那些頂尖強者,因爲,那是她的底線,也是崑崙界的生命線。”

    “也罷,他們還有很多親人、朋友在崑崙界,能夠爲崑崙界的百姓戰鬥,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在無頂山,乃是月神出手,救下了張若塵和木靈希等人,也救下數以萬計的聖明中央帝皇半聖以下的軍士。

    答應了月神的條件,張若塵自然是要還回去。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纔算是真正站到整個崑崙界的對立面,生與死的對立面。但是,那又如何呢?

    就算他想要爲崑崙界戰鬥,也沒辦法在崑崙界的《功德簿》上留下名字,現在,他是廣寒界的一員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若是我幫助廣寒界贏得聖者級功德戰的第一,你得幫我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要賞賜,還是在講條件?”月神說道。

    沒有一個聖者,可以和神講條件,最多隻能求一些賞賜。神,隨便賞賜一些東西,聖者都會欣喜若狂,會將其當做神物一樣供奉起來。

    剛纔,張若塵並不是求賞賜的語氣,更像是在與月神講條件。

    張若塵面對一位神靈的質問,並沒有表現得畏畏縮縮,道:“就看你怎麼認爲,畢竟,你是神,我是人。你不答應我,也沒關係,我依舊會替廣寒界參加功德戰。”

    月神陷入沉默,顯然是覺得張若塵太過膽大妄爲,竟然敢冒犯神靈,對她沒有一絲敬畏。但是,她卻又不得不答應張若塵,因爲她現在十分需要張若塵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這一次,棋子開始反制執棋者。

    若是執棋者妥協,以後棋子恐怕會變得更加不安分。

    九靈大聖坐在萬聖會議最上方的位置,道:“按照月神的意思,在諸位聖者之中,將要挑選出一位界子和一位神使。”

    “界子,必須是由聖者之中的最強者擔任,負責領導整個廣寒界的聖者,全力以赴,奪得更多的功德值。老夫、寂滅大帝,還有吳祖的意思,界子就由吳昊來擔任,大家沒有意見吧?”

    三大巨頭都決定了的事,誰還敢有意見?

    再說,在聖者境界,吳昊本就是天下無敵,誰還敢去挑戰他?

    “沒有意見。”

    諸聖齊聲說道。

    吳昊坐在萬聖會議靠中心的位置,見沒有人挑戰他,眼中閃過一道失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緊接着,九靈大聖繼續說道:“神使,也就是神靈的使者,在功德戰的時候,遇到突發情況,可以暫時替代界子。同時,界子若是做出錯誤的判斷,神使也可以行使權力糾正錯誤。總之,神使和界子可以相互制約。”

    “界子選拔的是至聖之中最有潛力也最強大的人物,神使則是選拔真聖之中最有潛力和最強大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成爲神使,就能得到一萬滴凝真聖露的賞賜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的意思是,神使就從進入《聖者功德榜》的真聖之中選拔,大家有沒有意見?”

    萬聖會議上,諸位大聖都是穩坐在座位上面,很顯然是默認了九靈大聖的提議。

    就連大聖都沒有意見,別的聖者就算再眼饞一萬滴凝真聖露,不敢有意見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位身穿金甲的年輕男子,從座位上面站起身來,顯得銳氣十足,道:“既然神使是從最有潛力的真聖之中選拔出來,那麼爲何只讓進入《聖者宮殿榜》的真聖參加?”

    竟敢質疑大聖,此人有些非凡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那個金甲男子看了過去,頓時,露出一道恍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先前,蘇青靈給張若塵介紹過他,此人就是寂滅大帝的第三千四百八十子,寂空破。

    “問得好。”

    九靈大聖露出一個讚許的眼神,道:“在場的諸位真聖,若是覺得自己可以戰勝進入《聖者功德榜》的四位真聖,都可以參加神使的爭奪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參加。”

    寂空破第一個站了出去,手持一杆兩丈長的金鱗蛇矛,眼中帶有一股睥睨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也參加。”

    “爲了一萬滴凝真聖露,也必須拼一拼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蘇青靈、步極、溫書晟、苓宓,還有另外六位修爲達到真聖巔峯的生靈,全部都走了出去,站在萬聖會議的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敢爭奪神使的位置,自然都是廣寒界最頂尖的天驕。

    那六位真聖巔峯的生靈,自身的天賦,也就只比蘇青靈等人弱了一籌,每一個都是能夠與至聖叫板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共十一道身影,皆是卓爾不羣。

    九靈大聖道:“還有沒有人要參加神使的爭奪?”

    其中一些真聖躍躍欲試,可是,看到場上的十一道人影,卻都暗暗嘆息,心知不是他們的對手,於是又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站起身,還在等月神的回覆。

    因爲,張若塵看出,神使的位置,乃是月神刻意留給他的。

    若是月神不答應他的條件,他就算不要那一萬滴凝真聖露,也不會去爭奪神使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我答應你,可以幫你做一件事。但是,你的要求最好不要太過分,否則激怒一位神靈,對你沒有任何好處。”月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不悲不喜,站起身來,道:“我也參加。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在諸聖詫異的目光之下,向着會場中心走去,站在了蘇青靈和步極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,一個通天境的聖者,也敢去爭奪神使?”

    “而且,還是通天境的初期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要表現自己,也不要挑這個時候,與跳樑小醜有什麼區別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場的諸聖,很多都是發出嘲笑聲,覺得張若塵去爭奪神使,完全就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那些準備爭奪神使的真聖,其中有幾人,嘴角也是抽動了幾下,忍住了笑意。

    寂空破的眼神冰冷,毫不客氣的說了一句:“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那些大聖,倒是都向張若塵多看了一眼,露出異樣的神色。他們的眼力,可是遠遠超過聖者和聖王,自然是能夠看穿張若塵的不凡。

    寂滅大帝的眼神露出一道精芒,向九靈大聖詢問:“此子就是月神帶回來的那個小子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九靈大聖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寂滅大帝微微一笑,本來,他對聖者的交鋒沒有任何興趣,甚至都懶得去關注寂空破能不能奪下神使的位置。但是現在,寂滅大帝的眼中,竟是露出一絲期待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神使爭奪戰,正式開始。”

    “誰最先奪到這一柄聖劍,誰就是神使。”

    九靈大聖舉起一柄三尺長的聖劍,隨後,五指輕輕一顫,動用聖力,將聖劍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聖劍飛出去,拖出長長的白光,最後,竟是插了在廣寒神宮的頂部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無人不吃驚。

    月神就住在廣寒神宮,登上神宮的頂部去取劍,豈不就是踩到了神靈的頭頂?

    這對修士的膽量、心境、精神意志,恐怕也是一種考驗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