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?神靈不可冒犯。

    這是所有生靈心中最根深蒂固的觀念。

    如今,爲了奪取神使的位置,卻不得不冒犯神靈,所有聖者的心中都是輕輕的一顫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沒有一絲猶豫,腳下呈現出一鸞一鳳的虛影,快速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剩下的十一位真聖,略微一怔,隨後,也都爆發出最快的速度,衝向廣寒神宮。

    “那柄聖劍歸我,誰都別想與我爭。”

    寂空破的雙腳踩着兩隻鯤鵬虛影,爆發出來的速度,竟是比張若塵還要快,很快就衝到張若塵的前方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蘇青靈和苓宓的速度也是極快,後發而先至,幾乎與寂空破並駕齊驅。

    張若塵畢竟只是通天境初期的修爲,與廣寒界最頂尖的天驕比起來,速度上面並不佔優勢。

    “一個通天境的小傢伙,也想爭奪神使的位置,別在前面擋路,給我閃開。”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後方,一個身高三米多的壯漢,衝了上來,雙腳一蹬,竟是速度猛增,打出一隻青色的鐵拳,擊向張若塵的背心。

    鐵拳未至,一道可怕的風雷聲,先一步傳入張若塵的耳中。

    壯漢並不是人類,而是一隻太古遺種,不僅肉身成聖,而且體內充滿了混沌之氣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他的修爲,已經達到真聖的巔峰。

    真要是一個通天境聖者,被他一拳擊中,就算不死,恐怕也要身受重傷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的身形一扭,身體向後一轉,隨後,雙手結成掌印,向着後方一擋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拳勁的力量,打得張若塵急速向着廣寒神宮的方向衝去,竟是比寂空破、苓宓、蘇青靈三人,還要先一步到達神宮的下方。

    “竟然能夠擋住我五成力量的一拳,難怪這個小子敢摻合進來,果然是有些實力。”那位壯漢略微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шшш•тtkan•¢o

    會場上,那些沒有參加神使爭奪戰的聖者,也都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“赤眼青狼可是能夠與至聖初期的人物久戰不敗,一個通天境聖者,居然能夠接住他的一拳,還真是有些不可思議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麼覺得,赤眼青狼與他是一夥的,剛纔那一拳,分明就是故意將他送到廣寒神宮的下方。嘿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廣寒神宮高達四百多丈,恢弘大氣,精美絕倫,神光噴薄,臺階、牆壁、柱子皆是由一塊塊純度極高的聖石和聖玉堆砌而成,若是細看,又會發現,那些聖石和聖玉上面雕刻着無比精細的花紋,如飛燕,如神女,如騰龍,如星空……,等等。

    可是,站在廣寒神宮的下方,卻會感覺到一股巨大的神威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張若塵的修爲,也感覺像是有一座神山壓在身上,只能緩慢的向上攀登。

    寂空破、苓宓、蘇青靈也都衝到廣寒神宮的下方,同樣感受到神威的壓制。

    “一個通天境聖者,也想登到廣寒神宮上面去,給我下來。”

    寂空破相當果斷,直接就向張若塵出手,手中的金鱗蛇矛,化爲數十道金芒,同時刺出去,將張若塵的全身籠罩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看來,猶如是有數十條金色的巨蟒,露出鋒利的毒牙,向他撕咬了過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被迫停下,取出沉淵古劍,橫劍一擋。

    頓時,數百道劍氣凝聚出來,匯聚成一面盾牌,與數十道蛇矛虛影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一連串爆響,在寂空破和張若塵之間的那片區域響起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寂空破比真聖初期的步極,都要厲害幾分。也難怪步極聽聞寂空破突破到真境,會感覺到壓力。

    “竟然擋住了寂空破的破殺第一式,這個通天境聖者很不簡單。”

    “寂空破在同境界,與人交鋒,從來都是一招制勝。現在,他比對手高了整整一個大境界,竟然奈何不了對方,真是一件奇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寂空破的體質相當強大,達到了四次無上極境,又修煉到肉身成聖,與吳昊的圓滿體質比起來,也就只弱了半籌,算得上是準圓滿體質。

    此刻,寂空破也是略微一驚,雖然說,剛纔因爲輕敵,沒有施展出全力,但是,那一招破殺第一式,就連真聖之中都沒有幾個人能夠接得住,更何況是一個通天境初期的聖者?

    因爲這一耽擱,苓宓和蘇青靈已經攀登到三十多丈高的位置,除此之外,溫書晟和步極也都追了上來,寂空破不敢再耽擱,也就沒有再向張若塵出手。

    寂空破以手中的金鱗蛇矛爲槓桿,身形彈射起來,直接從地面衝到三十丈高的位置,隨後,將金鱗蛇矛揮擊了出去,攻向上方的蘇青靈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個煩人的傢伙。”

    蘇青靈的眉心位置,一連飛出兩柄聖劍,其中一柄與金鱗蛇矛碰撞在一起,另一柄則是擊向苓宓。

    既然,她被寂空破纏住,自然也不能讓苓宓衝到上面去。

    頃刻間,三人就戰成了一團。

    “青靈,我來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步極激發出大聖戰魂,猶如是一隻巨大的金色獅子在攀爬廣寒神宮,很快就衝到戰圈的近處。

    寂空破的實力,顯然是比苓宓和蘇青靈要弱一些,被轟出了戰圈,與衝上來的步極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於是,他們二人,又戰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繞過了戰圈,繼續向上方攀登,很快就達到接近百丈的位置。

    正在交戰的四人,顯然也是發現有人超到了他們的前面,於是,立即停止戰鬥,急速向上追趕。

    越是向上,神威對修士的壓制就越大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最不懼的就是神威,可以說,越是向上攀登,他的優勢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現在,他已經衝到兩百丈高的位置,佔據最大的優勢,因此他施展出最快的身法速度,只要保住這一份優勢,神使的位置就非他莫屬。

    下方,萬聖會議上的諸聖,騷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沒有看錯吧?一個通天境初期的聖者,竟然超越寂空破、苓宓、蘇青靈、溫書晟、步極這些名動廣寒界的絕代天驕,衝到了最前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通天境初期的聖者,能夠擋住赤眼青狼和寂空破的攻擊,又豈是一般人?”

    “他到底是誰,屬於哪一位大聖的座下?”

    “此人就算奪不到聖劍,今日,也算是一戰成名。”

    吳昊注視着上面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露出一道有些感興趣的神情,道:“大家仔細觀察,廣寒神宮的周圍有神威的壓制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我沒有猜錯,修爲越高,受到的神威壓制就越大。”

    “攀登得越高,神威的壓制,也會進一步加大。”

    周圍那些聖者,全部都是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,暗暗讚歎,吳昊的觀察力遠超常人。

    “這樣一來,倒是更加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難怪真聖初期的寂空破,能夠與真聖巔峰境界的苓宓和蘇青靈短暫交鋒,原來是這個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通天境初期的聖者,就算承受的神威壓制要略微小一些,但是,能夠從衆多頂尖天驕之中脫穎而出,還是相當了不得。”

    片刻後,張若塵已經攀登到三百丈的高度。

    下方,苓宓和蘇青靈追得很緊,已經追到二百五十丈的位置。

    寂空破略微落後於苓宓和蘇青靈,看着攀登在最上方的張若塵,眼中露出濃烈的怒火,嘴裡發出一道道長嘯聲。

    被一個自己曾經瞧不上眼的一個小角色甩在身後,寂空破有一種被羞辱的感覺。

    今天,就算不能成爲神使,也要將那個通天境聖者打下廣寒神宮。

    “苓宓,我助你一臂之力,得到一萬滴凝真聖露,分我一半如何?”寂空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苓宓答應了寂空破的條件,因爲,她也看出,再不聯手,恐怕聖劍就要被那個通天境聖者奪去。

    一萬滴凝真聖露只是小事,但是,神使的位置,她必須要奪到手。絕不能讓廣寒界的生死,掌握在一個通天境聖者的手中。

    寂空破站在苓宓身後的三丈之外,雙手結出一道巨大的鯤鵬印記,向前打了出去,形成一連十八重勁氣,擊在苓宓的背部。

    下一刻,苓宓的速度激增,化爲一道白光,向着上方衝去。

    “青靈,我也助你一臂之力。”?步極從後方衝了上來,調動大聖戰魂的力量,也是一連打出十八重勁氣,使得蘇青靈快速衝了出去,追上最前方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多謝了!若是奪到凝真聖露,我分你一半。”蘇青靈悅耳動聽的笑聲傳出。

    寂空破和步極並沒有放棄神使的爭奪,也在拼命上向攀登。

    三百八十丈高的位置。

    苓宓向張若塵出手,一根晶瑩剔透的玉指,從白茫茫的聖霧之中點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一瞬間,以她手指爲中心,天地規則都好像出現了改變,變得扭曲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察覺到極度危險的氣息,於是,全身的聖氣都是猛烈運轉,沉淵古劍散發出懾人的烏光,用盡全力,向着苓宓揮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鋒,與苓宓的一根玉指碰撞在一起,金石相擊,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。

    下一刻,有着一半黑光,一半白光,向着四方涌了出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