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秦雨彤的侍奉之下,沐浴、更衣、焚香,隨後,張若塵才提筆開始書寫《太子詔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體內,一邊運轉九天明帝經,一邊下筆。

    每一筆書寫上去,皆是蘊含有一股獨特而又強大的聖道力量,使得周圍的空氣微微震蕩。

    既是《太子詔》,也是凝聚有張若塵渾身聖力的聖旨。

    詔書的內容,言簡意賅,一方面是闡述了張若塵聖明皇太子的身份,一方面則是召集當年聖明中央帝國的群臣和舊部,下個月初七,在無頂山祭祀天地。

    「呼——」

    詔書寫完,桌上的那張蠶絲錦緞,散發出耀眼的聖芒,照亮了鳳舞宮的內府。

    聖明城是聖明中央帝國的都城,每一代明帝,每一年都會在這裏祭祀天地和神靈。

    張家的先祖,乃是一位神靈,號稱「不動明王大尊」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張家的歷史上,還誕生過不止一位大聖。

    聖明城經歷祭祀力量的不斷洗禮,又有不動明王大尊和歷代大聖對天地規則的修改,這一片天地,早就發生了蛻變,蘊含國運之力和氣運之力。

    就算是到現在,那股力量,依舊沒有消散。

    張若塵寫的詔書,是用《九天明帝經》的聖道力量書寫,自然是會與聖明中央帝國的國運和氣運發生共鳴,產生出非同小可的異象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《太子詔》上面,散發出一股皇道之氣,隨後,從桌案上面飛了起來,衝破屋頂,一直飛到雲層的上方。

    蠶絲錦緞爆碎,化為齏粉。

    一個個聖道文字,整齊排列,印在天穹,散發出璀璨的金色光芒。

    在一瞬間,整個聖明城都被映照成了金色,幾乎所有修士都被驚動,衝到街道上面,眺望天空。

    一篇詔書,猶如滿天星辰。

    中古世家蔡家的府宅深處,一座牛形的靈山中,傳出一股浩蕩的聖威,緊接着,一縷聖氣逸散出去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縷聖氣,都像是一條大河,纏繞住靈山。

    一位無比蒼老的老叟,從靈山的地底爬出來,站在聖氣大河的中心,望着天穹,顫聲道:「太子詔,竟然是太子的詔書,八百年前……太子不是遇刺身亡了嗎?」

    見到老祖宗出關,蔡家聖主和蔡家諸聖,紛紛趕到牛形靈山的下方,躬身向上方行禮。

    「老祖宗,聖明中央帝國已經滅亡,就算皇太子重新回來,也不可能復國。」蔡家聖主說道。

    「住嘴,太子殿下又豈是你可以點評?」

    蔡家老祖宗怒吼一聲,一道道音波湧出去,猶如是數十道重拳擊在蔡家聖主的身上。

    蔡家聖主口吐鮮血,跪伏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蔡家老祖宗曾經是聖明中央帝國的一位閣老,位高權重,對聖明中央帝國自然是有極深的情感。

    只不過,明帝失蹤之後,朝野上下發生翻天覆地的動蕩,殺伐不斷,爭鬥不止,蔡家老祖宗感到心灰意冷,才主動退離朝堂,此後便是深居簡出,閉關修鍊。

    後來,為了保全億萬族人的性命,蔡家老祖宗迫不得已投降了池青中央帝國,不過,卻並沒有接受池青中央帝國的任何封賜。

    不僅是蔡家,整個聖明城,皆是炸開了鍋,一片沸騰。

    「八百年前,聖明中央帝國的皇太子張若塵,竟然還活着,而且還頒佈詔書,要召回曾經的臣子和舊部。」

    「張若塵?這個名字竟然……竟然與那位時空傳人一模一樣,不會那麼巧吧?」

    「下個月初七,去無頂山祭天,祭神,祭亡靈。為何不在聖明城祭祀,要去魔教總壇?」

    「八百年前,無頂山也在聖明中央帝國的疆土範圍之內,為何不能去那裏祭祀?」

    「下個月初七不是魔教小聖女和秋雨的婚禮……天吶,這位聖明皇太子肯定就是張若塵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就算是再愚蠢的修士,此刻也都明白,聖明皇太子和時空傳人分明就是同一個人。

    這一則消息,以最快的速度傳了出去,很快就傳遍第一中央帝國。

    人族各大勢力的掌權者,聽聞此事,無不震動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早就猜出張若塵有這一重身份,可是,當她收到消息的時候,心中還是掀起巨大的波瀾。

    半晌后,聖書才女平息心中的情緒,自言自語的道:「張若塵,你到底是要做什麼?為了一個女子,竟是真的要讓第一中央帝國都天翻地覆?」

    萬家的府邸中,萬兆億和滄瀾武聖同時收到消息,兩人相互對視了一眼,都能看到對方眼中的震驚。

    萬兆億的眼睛轉動了一下,隨後,露出一道笑容:「我現在終於有些明白,女皇和張若塵的恩怨。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……」

    滄瀾武聖嘆了一聲,道:「一年前,我還在女皇的面前,向張若塵求情,現在想起來,當時真是可笑。他們二人的恩怨,又豈是求情就能化解?」

    在東域,慕容世家的太上老祖,從一座祖宅中走了出來,與慕容月一起望着中域的方向。

    慕容月的眼中,露出欣喜的神色,道:「老祖,殿下終於公佈身份,我們是不是也該有所行動?」

    慕容世家的太上老祖,名叫慕容葉楓,八百年前慕容世家的第一天才,即是張若塵上一世唯一的朋友,也是張若塵的書童,經常與張若塵、孔蘭攸、池瑤一起聽課。

    因為慕容葉楓的年齡最小,張若塵、孔蘭攸、池瑤都叫他為「小葉子」。

    慕容葉楓雖然活了八百年,卻並不顯得蒼老,看起來也就三十來歲的樣子。他的那一雙滄桑的眼中,流露出追憶和苦澀的笑容:「殿下,既然你選擇做回聖明皇太子,那麼今後慕容葉楓就繼續追隨你左右。」

    中域九州之一的天台州,上官世家和血神教兩個勢力,也都發生巨大的震動。

    血神教的那些聖境人物,顯然也都知道,張若塵就是他們的教主。發生了這麼大的事,他們怎麼能不吃驚?

    就在當天,兩位聖長老立即召開長老大會,開始商量對策。

    因為一封《太子詔》,上官世家也被推到風頭浪尖。

    因為,上官世家的老祖宗「闕聖王」,是聖明中央帝國的太子太傅。

    所謂太子太傅,就是太子的老師。

    太子發佈《太子詔》,太子的老師又該如何自處?

    西域,梵天道。

    大司空和二司空收到消息后,無比興奮,爭先恐後向一座古廟裏面衝去。

    大司空一邊跑,一邊說道:「師尊,師叔這次是在搞大事情啊,簡直就是想要一舉踏平魔教,我們必須要去湊熱鬧。」

    二司空道:「魔教高手如雲,火族更是底蘊深厚,師叔是在打一場硬仗。師尊,我們不能袖手旁觀。」

    因陀羅大師猶如一尊泥像,盤坐在一個蒲團上面,渾身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大司空的身上有一股賊氣,光着兩條膀子,紅光滿面的說道:「師祖就是被女皇殺死,與我們有不共戴天之仇。師尊,不如我們跟着師叔一起造反?」

    「閉嘴,女皇已經成神,誰敢造反?」因陀羅大師呵斥了一聲。

    大司空嘀咕了一句,道:「女皇已經離開了崑崙界,說不一定去了神界,根本就不會再回來。」

    達到因陀羅的境界,十分清楚神靈的力量有多麼可怕,哪怕池瑤女皇已經離開崑崙界。可是,她留在崑崙界的神力,也能碾壓一切生靈。

    二司空更加穩重一些,說道:「師叔做事一貫都小心謹慎,明知女皇成神,卻還敢公佈身份,只能說明一點,他留有後手,可以保住所有人的安全。」

    大司空驚呼一聲,道:「難道乾坤界已經誕生出來?乾坤界中,有接天神木,修鍊環境可是遠超崑崙界。只要我們進入乾坤界修鍊,以後就不用再躲躲藏藏。」

    大司空和二司空與張若塵一起去青龍墟界奪取世界之靈,曾聽到張若塵提起,奪取世界之靈,就是為了讓圖卷世界演變成乾坤界。

    域外,一座上等墟界中,死禪老祖收到了張若塵的傳訊光符。

    死禪老祖笑了一聲:「張若塵的這個人情,還真不好還。」

    心術佛師站在下方,接過傳訊光符,看完上面的內容,沉凝了片刻,道:「魔教和火族都是一等一的大勢力,實力僅次於朝廷。師尊還是不要插手為好。」?

    「不還張若塵的人情,為師的聖心就有瑕疵,始終無法跨過最後那一步。」死禪老祖有些無奈。

    其實,就算張若塵不主動傳訊給死禪老祖,死禪老祖也準備去找他,還他的人情。

    心術佛師說道:「可是,師尊已經立誓,不再踏入崑崙界。」

    「真身不能進入崑崙界,可以使用一具分身嘛。由分身攜帶神屍前去,憑藉神屍的戰力,張若塵應該會滿意。早些了結這件心事,也好早一些跨入真正的大道之門。」

    死禪老祖再次笑了一聲,放下傳訊光符,身上佛光閃爍了一下,隨即,從他的體內,走出一具分身。

    雖然是一具分身,但是,卻給人一種有血有肉的感覺,無比神聖,渾身都散發着佛光,與真身沒有什麼區別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