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?就在當天的黃昏時分,刀獄界的諸聖,向蟲洞所在地發起進攻。

    他們並沒有直接衝殺過去,而是站在五百里外,各自打出一件聖器,化爲一片片聖雲,發起遠程攻擊。

    很顯然,刀獄界爲了取得聖者功德戰的勝利,也是下了血本。

    八百五十多位聖者,就有一百多位聖者,都是掌控着千紋聖器。一道道千紋毀滅勁爆發出來,使得一座座山嶽崩塌,大地被打得碎裂,泥石被融化成液滴。

    只是第一波攻擊,就是將羅剎族佈置的防禦陣法,攻破了四層。

    六臂至聖站在一處地勢較高的位置,望着遠處那片雷火交加的大地,下出一道命令:“許邡,你帶領六十位玄黃境和徹地境修爲的聖者,做爲一支尖刀,從側面攻擊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記住,你們的目的,不是要將蟲洞攻下來。而是要試探羅剎族軍營裡面,都有一些什麼厲害的人物。所以,你們必須做好準備,隨時撤退。”

    “其餘聖者,依舊使用聖器,從正面發動遠程攻擊,務必將羅剎族的防禦陣法,全部摧毀。”

    許邡抓起一杆晶瑩剔透的長槍,帶領着六十位刀獄界的聖者,爆發出急速,向着蟲洞的方向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們的速度極快,頃刻間,就穿過那一片破碎的大地,與羅剎族的修士接觸,展開了瘋狂的殺戮。

    兩位聖者大戰,都是驚天動地。

    數十位聖者攻伐過去,簡直就像是數十位死神一樣,直接向前橫推,所向無敵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身後那些聖者的輔助之下,刀獄界很快就攻破十層防禦大陣,距離蟲洞也就只剩下百里的距離。

    羅剎族的軍隊大營,出現在他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就在第十一層防禦陣法被攻破的時候,突然,許邡的身旁,響起一道慘叫聲。他的心中暗暗一驚,立即轉過頭,向右方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距離他大概三裡左右的地方,一根青色的羽毛,擊穿了刀獄界一位徹地境聖者的眉心。

    隨後,那位徹地境聖者,重重的倒在地上,失去了生息。

    “哪裡來的羽毛?徹地境聖者的生命力何等強大,怎麼一擊就被殺死?”

    許邡的額頭上,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五百里外,六臂至聖立即傳音:“許邡,趕緊退回來。”

    許邡也感覺到一股巨大的死亡危機,彷彿是有一位來自地獄的魔神正在向他靠近,全身汗毛都立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撤退。”

    許邡剛剛喊出這一聲……

    羅剎族的軍營中,一連飛出數十根青色羽毛,羽毛上,攜帶有一縷縷暗紅色的火焰。

    那些羽毛像是由聖道規則凝聚而成,穿透力極強,飛行的速度,竟是達到百倍音速。

    只有萬紋聖器爆發出圓滿力量,才能達到百倍音速。

    速度達到那種層次,根本沒有任何聖者可以閃避,即便是剛剛達到聖王境界的人物,也未必躲得開。

    百倍音速的攻擊速度,乃是一個分水嶺。

    誰要是能夠掌控百倍音速的攻擊手段,必定是聖者中最頂尖的強者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一連二十多位聖者,倒在血泊之中,變成了死屍。還有十多位聖者,避開了要害,但是,也是受了重傷。

    “逃,趕緊逃。”

    許邡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連三根青色羽毛,向着許邡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許邡也不愧是刀獄界排名前二十的真聖,實力相當強大,竟是使用萬紋聖器級別的長槍,將兩根青色羽毛打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是,第三根羽毛,卻擊穿了他的心臟。

    羽毛上,攜帶的火焰,將他身上的聖衣燒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窟窿,有着一道邪剎之力,侵入進他的身體。

    頃刻間,他的整個身體變成黑色,失去了知覺,重重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倒是一個還算不錯的強者,他的血肉,應該是具有相當強大的能量,就賞賜給你們吧!”

    一道既是悅耳,而又誘惑的聲音,從羅剎族的軍營裡面傳出來。

    隨即,在一羣羅剎族聖者的簇擁下,一位身高接近一米八的羅剎女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位羅剎女的身上,有着極其高貴的氣質,頭上戴着銀白色的神晶皇冠,身穿一件淺綠色的聖衣,將完美的身材勾勒得凹凸起伏。

    聖衣的每一根絲線都是由一位聖者的聖脈煉製而成,散發出來的聖光,形成了一片聖雲,叫她的嬌軀籠罩。

    那件聖衣,被稱爲“萬聖素衣”。

    意思是需要抽取一萬位聖者的聖脈,才能煉製出這麼一件衣衫。

    將它穿在身上,可以隨時隨地吸收天地靈氣和天地聖氣,然後,搬運到主人的體內。

    而且,萬聖素衣吸收天地靈氣和天地聖氣的速度,爲一萬位聖者疊加起來的速度。

    可以說,只要穿着萬聖素衣,那位羅剎女就算持續不斷使用萬紋聖器,也不用擔心聖氣枯竭。

    那位羅剎女,伸出五根纖細而又修長的玉指,隔空向着許邡的屍體一按。隨即,一縷暗紅色的氣流,飛灰她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許邡的屍體,則是恢復到原來的顏色。

    “多謝公主殿下賞賜。”

    在場,所有羅剎族聖者,全部都躬身向羅剎公主行禮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容顏美麗得就像仙女一般,肌膚如同冰雪一樣,一雙眼眸具有勾魂的魔力,只是向着還活着的三十多位刀獄界聖者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些聖者,很像是真的失去靈魂了一般,臉上的表情,或是變得呆滯,或是傻笑,或是露出***的神色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睫毛輕輕顫動,眼眸輕輕的眨巴一下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三十多位修爲強大的聖者,全部都倒在地上,失去了生息。

    在場的羅剎族聖者,全部都在倒吸涼氣,根本不知道羅剎公主是如何殺死了那些刀獄界聖者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們也都低着頭,根本不敢看羅剎公主的眼眸,生怕也莫名其妙的死去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道:“你們愣着幹什麼?還不去獵殺那些刀獄界的聖者?”

    羅剎族的聖者傾巢而出,前去追殺正在逃亡的刀獄界聖者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兩根纖長玉指,摸了摸尖翹的下巴,露出一道既是高貴,而又嫵媚的笑容,道:“天庭界的功德戰已經開啓,侯爵以下的修士,沒必要再在留在祖靈界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身後,站着兩位身高兩米的聖者,兩人的身體很強壯,但是,卻無比老邁。

    站在左側的黑袍老者,躬身說道:“公主殿下是此次攻打祖靈界的主帥,一切都聽你的指示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道:“兩條軍令。第一,羅剎族的大軍,從今天開始撤離祖靈界,讓侯爵級別的人物的留下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黑羽,你回一趟巨塔星,讓凨帝給本公主調遣三百萬位侯爵過來。天庭界在祖靈界舉辦功德戰,本公主也來湊一湊熱鬧,接下來的兩個月,就讓七大世界的聖者,全部都留在這片大地上吧!”

    “領命。”

    叫做黑羽的老者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看着遠處激烈的戰鬥,便是淺淺的一笑:“白羽,你是二等侯爵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穿着白衣的老者說道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道:“巨鯨河流域傳來消息,南世界的功德簿牆,似乎是已經被找到。本公主打算過去看看,那功德簿牆到底是什麼東西,若是好玩,就將它收取。這裡就先交給你了,隨着消息傳開,肯定會有很多聖者想要通過這條蟲洞,趕去巨鯨河流域。你守在這裡,應該會有不小的收穫。”

    白衣老者道:“可是公主殿下單獨前往巨鯨河流域,末將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本公主的實力,比你高了不知多少倍,難道還需要你保護?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翻了一個白眼,隨後,騰飛了起來,落到一隻九頭青鳥的背上,飛入進了蟲洞之中。

    金步龍輦在九條金色巨龍的拉動之下,猶如一道金色的流光,在原野上狂奔。

    就算有天庭界的聖者,或者羅剎族的修士,發現了金步龍輦,但是,卻根本追不上,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它消失在天邊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將所有戰器全部煉化,終於劍體內部的銘紋數量,超過了一萬道,成爲萬紋聖器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起劍柄,臉上露出一道笑意:“沒有激活內部的銘紋,沉淵的重量,就已經超過十萬斤。真是有些迫不及待,想要測試一下,萬紋聖器級別的沉淵,能夠爆發出多麼強大的威力?”

    金步龍輦的聲勢太大,肯定會驚動駐紮在蟲洞附近的羅剎族軍隊。

    正面與羅剎族軍隊抗衡,顯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。

    因此,在距離蟲洞,還有三萬裡的地方,張若塵讓金步龍輦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收起金步龍輦後,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,向着蟲洞的方向探查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遠處有着一道猛烈的聖道波動傳了過來,強大的勁氣,將張若塵右邊的一座山嶽,直接震得垮塌。

    什麼情況?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精神力,縱身一躍,飛到雲層的上方,向戰鬥波動傳來的方向望去。只見,一羣羅剎族的聖者,正在追殺一百多位天庭界的聖者。

    “那些修士……似乎是刀獄界的聖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道笑意,沒有想到,居然有人比他先一步對駐紮在蟲洞的羅剎軍隊動手。

    不過,那些刀獄界的聖者,似乎是低估了羅剎軍隊的實力,被追殺得很是悽慘,不斷有聖者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青天弓和白日箭,彎弓搭箭,將弓弦拉開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白日箭以六十倍音速飛出去,化爲一道流光,衝出雲層,擊中一位羅剎族的侯爵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那位羅剎侯爵的身體,變成了一團血霧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