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?哪怕是防禦類萬紋聖器,爆發出圓滿力量後,威勢也是相當驚人。

    從豐碑盾中涌出的雷火,竟是凝聚成一座一千多丈高的巨碑,呈現在盾牌的前方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連向後倒退數十里,手中的豐碑盾變成赤紅色,冒出一粒粒火星,猶如是要融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抵擋住九九歸一大陣爆發出來的雷電光柱,穩住身形,卓然的立在大地上,漸漸的,豐碑盾也是冷卻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竟然……擋住了九九歸一大陣的攻擊?”

    所有羅剎侯爵,無不感到吃驚。

    虞山界、元澤蟲界、萬城界的各大勢力,皆是難以平靜,終於意識到,張若塵的實力,恐怕是已經達到聖王之下最頂級的層次。

    絕對是一個人才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一個頂級高手,重點關注此人,等他脫下血鎧後,一定要看看他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“估計也是一個積累雄厚的老傢伙,年輕聖者之中,擁有如此實力的英傑堪稱鳳毛麟角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銀髮人獅的眼中,露出一道忌憚的神色,身形一動,化爲一道流光,衝入到九九歸一大陣的中心。

    接下來,由他親自掌控大陣。

    剩餘的數十位羅剎族侯爵,也都聚集到九九歸一大陣的附近。現在,他們只有藉助九九歸一大陣的力量,纔有可能鎮壓那個身穿血鎧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腳下踩着一鸞一鳳,不斷變換身形,留下了一道又一道殘影,快速接近九九歸一大陣。

    九九歸一大陣雖然強大,但是,根本無法鎖定張若塵。

    衝到距離九九歸一大陣只剩十數裏的位置,張若塵雙手提起沉淵古劍,體內的聖氣,源源不斷注入進劍體。

    劍體上,散發出萬丈光芒。

    每一道光,都是一道劍氣,落在地上後,便是打出一個個深不見底的孔洞。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直接激發出沉淵古劍的圓滿力量,從劍體上爆發出來的劍道威勢,讓地面上的羅剎侯爵皆是感覺到心驚膽顫,身體忍不住顫抖。

    銀髮人獅感覺到頭皮發麻,沉吼一聲:“九九歸一大陣立即運轉起來,發動最強攻擊,必須鎮殺他。”

    八十一位羅剎侯爵的力量結合在一起,片刻後,天地靈氣猛烈震盪,從他們體內噴薄出來的聖氣,在上空,轉化爲一片能量交織的雷電海洋。

    一根根閃電,猶如是柱子一樣,穿梭在天空和雷電海洋之間,勾勒出一幅天地初開一般的景象。

    下一刻,八十一位羅剎侯爵同時伸出一隻手掌,向着上空一按。

    頓時,雷電海洋中,伸出一隻數百米長的紫色大手,向着張若塵拍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殺。”張若塵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爆發出圓滿力量的沉淵古劍,凝聚出一柄巨劍的虛影,揮斬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紫色大手被沉淵古劍打得崩碎,恐怖的劍氣破開雷電海洋,劈在九九歸一大陣的上空。

    八十一位羅剎侯爵僅僅只是擋住了片刻,戰劍便是擊穿籠罩在他們上方的光罩,重重的斬在地面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八十一位羅剎侯爵全部都被劍氣波浪轟擊得倒飛出去,其中有十二位更是當場身亡,化爲血淋淋的死屍。

    “快逃,只有請白羽二等侯爵出手,才能鎮壓此人。”

    喊出這一句後,銀髮人獅的背上,展開一對三丈長的黑色羽翼,化爲一道光束,衝入進雲層之中,急速向蟲洞的方向飛去。

    別的那些羅剎侯爵也都被嚇破膽,紛紛騰飛起來,化爲一片片暗紅色的聖雲,只想儘快逃離此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追,只是喊了一聲:“食聖花。”

    食聖花從張若塵的背部衝出來,藤蔓變得越來越粗壯,越來越長,一直衝到雲層的上方,隨即,又有數萬根分支藤蔓生長出來,將整個天地完全籠罩。

    站在地面,向上空望去,根本看不到天空,只能看到藤蔓和葉片,還有交織在葉片上的電光和火焰。

    食聖花現在的實力,已經堪比至聖,對付那些低等羅剎侯爵自然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藤蔓中,不斷傳出慘叫聲。

    有的羅剎侯爵,被食聖花的藤蔓,刺穿了身體;有的羅剎侯爵,被藤蔓和葉片包裹,越纏越緊,最後化爲了血泥。

    論大規模殺生的手段,張若塵還真比不過食聖花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幾位四等侯爵,使用聖器,轟碎了食聖花的部分藤葉,逃脫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起青天弓,將白日箭搭在弓弦上面,拉成了滿月。

    “嘣。”

    山崩石裂一般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白日箭以百倍音速飛出去,脫出數百米長的尾巴,擊中一位四等侯爵。隨即,那位四等侯爵發出一聲慘叫,從天空墜落下來。

    白日箭蘊含有一股死亡力量,一旦擊中生靈,死亡力量就會順着血液,侵入進生靈的體內,吞噬生靈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可以說,白日箭就是必死之箭。

    “嘣。”

    “嘣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連射出十箭,張若塵將所有逃出去的四等侯爵,全部都射殺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那位銀髮人獅,使用萬紋聖器,擋住了兩箭,竟然是拖着重傷的身體,逃離了戰場。

    “只是三等侯爵,就能承受我兩箭而不死,也不知二等侯爵又強大到何等程度?”

    銀髮人獅已經飛到萬里之外,就算再射出白日箭,也殺不了他,張若塵只得將青天弓和白日箭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這一片充滿混亂聖力的戰場,隨處可見聖者的殘屍,就連地上的泥土都被聖血染成了紅色。

    “本以爲修煉成聖,便是凌駕於衆生之上,可以享受無數生靈的膜拜和尊敬。但是,能力越大,責任卻又越大,必須爲了母界的生存戰鬥。而這一場戰鬥,即便是聖者的性命,卻都如同草芥一般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感觸頗深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,張若塵寧願選擇隱居山林,喝着酒,划着船,賞着美景,最好身邊還有一位紅顏知己。

    想象總是那麼美好,眼前的現實,卻能撕碎你所有的夢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心中的思緒,將沉淵古劍打出去,由器靈操控劍身,飛行在破敗的戰場上,開始煉化刀獄界聖者和羅剎族侯爵的聖兵戰器。

    要知道,整個戰場上,可是隕落了一千多位聖級生靈,他們的聖器的品級都是極高,若是全部煉化,足以讓沉淵古劍的品級提升很大一截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覆蓋在張若塵身上的百聖血鎧,重新變成一隻拳套。

    隨後,從他的體內,走出一道聖魂分身。

    那道聖魂分身,逐漸凝聚成一具真實的身體,與張若塵的真身長得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讓聖魂分身攜帶兩隻寶瓶,前去收集羅剎侯爵的血液和聖魂,而他的真身,則是向着刀獄界的兩位至聖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刀獄界的兩位至聖,吞服下療傷聖丹後,傷勢已經恢復了大半。

    獨臂至聖的另外五條手臂全部都重新生長出來,六條手臂都是散發出刺目的聖光,輕輕握拳,就有震耳的風雷聲傳出。

    那一頭赤虎至聖的外傷已經痊癒,重新凝聚成人形,化爲一位虎背熊腰的巨漢。在他的身旁,立着一柄門板那麼寬的聖刀,刀刃上,散發着寒光。

    那位長着六條手臂的至聖,看見張若塵走過來,才發現此人竟是相當年輕,心中不禁有些驚歎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哪一界的年輕英傑?

    “多謝朋友出手相救。”赤虎至聖抱拳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冷漠的掃視了二人一眼,道:“不用謝我,我根本沒打算救你們。”

    六臂至聖和赤虎至聖都是活了超過五百年的人物,何等聰明,早就看穿一切,知道張若塵是故意利用刀獄界削弱羅剎族的戰力。否則,以他的實力,早些站出來對付羅剎族,刀獄界又怎麼會全軍覆沒?

    可是,六臂至聖和赤虎至聖卻明白,以他們二人的實力,根本不是張若塵的對手,因此也就只能揣着明白裝糊塗。

    六臂至聖笑道:“若不是閣下出手,我們二人早就已經死在羅剎族的圍攻之中。這個人情,我們算是欠下。今後,但凡有用得到我們的地方,朋友只需吩咐一聲,我們就算肝腦塗地,也要還上恩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根本沒打算做好人,也沒打算與他們談交情,冷聲道:“少廢話,將聖血和聖魂交出來。”

    六臂至聖和赤虎至聖臉上的笑容都消失不見,眼神變得陰沉。

    該來的,終究還是會來。

    赤虎至聖的身上,涌出熾熱的火焰,有着一片火雲四散了出去,沉聲道:“閣下也太霸道,莫非以爲刀獄界還怕了你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交出聖血和聖魂,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。若是不交,我只能將你們殺死,然後再取走聖血和聖魂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吧?若是本聖自爆聖源,咋們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赤虎至聖準備威懾張若塵,逼張若塵讓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有讀者說,張若塵的十聖血鎧送給了木靈希的問題,在這裏回覆一下。張若塵不是殺死了很多死神騎士,得到了很多十聖血鎧?並不是只有一具,而是有很多具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