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?白日箭衝到青墨的身前,變得越來越緩慢,最後,猶如一條靈蛇,圍繞她飛行了一圈,便是又衝向高空,消失在雲層中。

    南姝至聖的手掌鮮血淋漓,並且有一股死亡力量,侵入進傷口,吞噬她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南姝至聖相當果斷,以手爲刀,斬斷了右臂。

    “誰?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南姝至聖忍住右臂傳來的疼痛,盯向白日箭飛走的方向,渾身上下散發出懾人的殺氣。

    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聖者,全部都釋放出精神力,探查周圍的天空和地底,想要找到剛纔射出白箭的修士。

    能夠一箭射傷南姝至聖,對方必定是一個厲害人物。

    青墨剛纔可是看清了白日箭,將它認了出來,一雙明亮的大眼睛不禁滴溜溜的一轉,露出既是有些喜悅,又有一些擔憂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不會真的是他吧?”

    突然,青墨看到了張若塵的身影,他穿着一身血鎧,揹着青天弓和白日箭,不知什麼時候,便是憑空出現在巨鯨河的河面上,顯得格外的詭異。

    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聖者,也都發現站在河面上的那道血影。他們立即釋放出聖魂領域,並且爆發出一道道強大的聖力。

    南姝至聖的一雙眼睛,散發出一層暗紫色的聖光,道:“剛纔射出暗箭的人,就是你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默不語,似乎是懶得開口。

    魚目至聖的眼睛餘光,向青墨撇了一眼,道:“你射出那一箭的目的,是爲了救她。你也是崑崙界的聖者?”

    南姝至聖的眼睛一亮,道:“剛纔那支箭上蘊含有一股相當特殊的死亡力量,應該也是一件相當厲害的寶物。不會又是一件神遺古器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角微微上翹,踩着河水,一步步走了過去,道:“就算是神遺古器,你們也奪不走。”

    “面對刀獄界和紫府界的數十位聖境強者,竟然敢說出如此狂妄的話,你對自己的實力,也太自信了吧?”

    南姝至聖輕哼一聲,隨即深吸一口氣,肩膀的傷口處,逸散出一縷縷血氣,猶如是密密麻麻的血管,構建成一隻手臂的形狀。

    漸漸地,強大的血氣,竟是真的凝聚出骨骼、血肉、經絡、皮膚,片刻後,一隻雪白如玉的手臂,重新生長出來。

    她的雙手,同時向虛空一抓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巨鯨河的河面,升起兩根巨大的水柱,凝聚出兩隻一百多米長的大手,從左右兩個方向向張若塵擠壓了過去。

    兩隻河水凝聚成的大手,凍結成玄冰,雙手之間的那片空間也被凍得有些凝固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目一凝,淨滅神火從體內涌出來,化爲一片火海,在一瞬間,兩隻玄冰大手就被燒得融化。

    巨鯨河的河水,也是沸騰了起來。

    南姝至聖的臉色微微一變,道:“那是……傳說中的淨滅神火……”

    不遠處,嚴舉至聖和魚目至聖也都露出凝重的神色,各自取出一件萬紋聖器。

    嚴舉至聖取出的萬紋聖器,是一柄三米長的聖刀,刀身上散發着妖異的光芒,並且,還有八根鎖鏈纏繞在上面,發出嘩啦啦的聲音。

    嚴舉至聖的手掌,按在刀身上面,頓時,八根鎖鏈飛了出去,每一根都變得水桶那麼粗,數十里長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衝飛過來的八根鎖鏈,手掌向着虛空一按,隨即八根鎖鏈便是倒飛而回,反攻向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諸聖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一連十數位修爲深厚的聖者被鎖鏈抽飛了出去,即便他們早有準備,卻依舊被打成重傷,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沒有人比嚴舉至聖更清楚張若塵剛纔那一掌有多麼可怕,若不是他站在聖刀的後方,恐怕也被掌力打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人真的是聖境的修爲,而不是一位聖王?

    突然,嚴舉至聖感覺到一股沉重的壓力,落在他的身上,眼中不禁露出驚恐的神色,僵硬的轉過脖頸。

    只見,那個身穿血鎧的年輕男子,已經站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嚴舉至聖恐懼到了極點,想要退逃,卻發現根本無法挪動腳步,兩條腿都像是被凍僵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按了下去,擊在嚴舉至聖的頭頂,將他全是骨骼都打碎成了齏粉,經脈、聖脈、血脈一寸寸崩斷,身體軟癱了下去,失去生息。

    隨意一招,拍死一位至聖。

    南姝至聖和魚目至聖對視了一眼,沒有任何猶豫,兩人同時施展出一種提升實力的秘術,血脈中的聖血,經脈和聖脈中的聖氣,皆是燃燒了起來。

    兩人身上的氣息,猛增了數倍。

    從他們身上逸散出來的氣浪,將別的聖者全都震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些聖者顯然也是知道張若塵是一個相當兇狠的角色,不是他們可以抗衡,於是,立即向着遠處逃遁。

    “食聖花,他們就交給你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對面的南姝至聖和魚目至聖,淡淡的說出一句。

    食聖花從張若塵的體內衝出來,化爲一大片藤蔓,從地面延伸了出去,追向那些逃走的聖者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南姝至聖和魚目至聖向張若塵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“蒼天之手。”

    南姝至聖懸浮在半空,五指向下一壓,頓時,天空變得無比昏暗,一股壓迫性的力量,向下落去,猶如整個天地的力量都被她調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金光琉璃罩。”

    魚目至聖的雙手之間,散發出一道奪目的金光,萬紋聖器級別的金光琉璃罩,爆發出圓滿力量,向着張若塵鎮壓下去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施展出秘術後,的確是變得相當強大,若是,張若塵沒有突破到真聖境界,應對起來肯定會相當棘手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原地,揹着雙手,閉上了雙眼,一股劍意從體內涌出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飛了出去,拖出一道長長的劍光,向着他們二人揮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那隻“蒼天之手”被斬破,南姝至聖的聖軀被劍氣攔腰斷成兩截,從半空墜落了下來,鮮血灑落在河畔。

    金光琉璃罩被打得飛了出去,倒撞在魚目至聖的身上。頓時,魚目至聖的體內響起骨頭斷裂的聲音,身體凹陷下去,五臟六腑被打碎成爛泥。

    魚目至聖的生命力都相當強大,並沒有死去,墜落到地上,便是立即向遠處逃遁。

    這個身穿血鎧的男子,太強大,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戰勝……逃,必須得逃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,抓起青天弓和白日箭,一箭射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逃到數百里之外的魚目至聖,被白日箭一箭穿透,身體爆裂,化爲一具血淋淋的骨架,倒在了河畔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一步步向着南姝至聖的上半截身體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在南姝至聖看來,如同是一位死神正在一步一步的靠近她,道:“你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“一個將死之人,沒必要知道那麼多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刀獄界的界子就在巨鯨河流域,必定有人已經將消息傳給了他,你活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南姝至聖的眼中,露出一道冰寒的光芒,隨後,渾身一震,眉心中衝出一道紫色的光柱,涌向高空。

    她竟是想要自爆聖源,與張若塵同歸於盡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一晃,出現在南姝至聖的身前,手掌心冒出淨滅神火,一掌按壓了下去,先一步將她的頭顱打碎,隨後,燒成了灰燼。

    不到一刻鐘,三位至聖都被擊殺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南姝至聖的身上,搜出一根儲物袋,在裡面找到一百多個寶瓶,裝有十二萬滴血液,三十七萬縷殘魂。

    數量不多,但是,血液和殘魂的等級卻很高。

    其中,羅剎侯爵的聖血有一百四十多滴,羅剎侯爵的殘魂足有三百五十多縷。

    又是一大筆功德值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找到魚目至聖和嚴舉至聖的儲物袋,又得到大量羅剎族的血液和殘魂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清點三位至聖身上的寶物的時候,青墨撿起地上的銀色菜刀,收斂身上的氣息,彎着小腰,跌手跌腳的向後倒退,想要悄聲無息的溜走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裡?”

    張若塵出現在青墨的前方,攔住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青墨擡起頭來,立即搖頭,道:“我……我什麼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什麼都不知道,就先將你身上的羅剎血液和殘魂交出來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青墨連忙捂住手指上的空間戒指,道:“你可是聖明皇太子,怎麼可以搶一個女孩子的東西?”

    那隻空間戒指,是張若塵送給她的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與池瑤一起騙我,我爲何不能搶你?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她走了過去,一把捉住青墨的手腕,將她的手掌反着提了起來,隨後,取下她手指上面的空間戒指,道:“這是我的東西,現在收回。”

    “鬆開,疼,很疼的。”

    青墨掙脫了張若塵的手,揉了揉手腕,十分委屈的蹲在地上,雙手抱着膝蓋,眼睛裡面冒出一層水霧,扁着嘴巴要哭不哭的模樣,道:“我又不想騙你,你欺負我幹什麼?我好不容易收集到那麼多的血液和殘魂,被你一下子就搶光……我又沒有惹你,你搶我幹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探查了空間戒指之中的物品,皺起眉頭,盯了青墨一眼,有些嫌棄的說道:“已經快一個月,你才收集到十三滴血液和七縷殘魂,這就是你在祖靈界的所有收穫?很多嗎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