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很顯然,現在並不是立即挑選三位護龍閣成員的時候,此事必須先緩一緩,張若塵還有更加重要的事要做。

    秦雨彤踩過被血水染紅的大地,來到張若塵的身前,躬身行禮,道:「拜見殿下,朝廷和聖明的傷亡情況,初步統計了出來。」

    秦雨彤與往常不同,沒有鮮艷性感的舞衣,而是穿著血淋淋的鎧甲,雖然傷得很重,卻無比興奮和激動,用著一種崇拜和敬畏的眼神盯著張若塵。

    這一戰下來,秦雨彤的心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可以說,若是張若塵有用得到她的地方,她願意為張若塵去死。

    攻下凌霄天王府,鎮殺凌霄天王,重創朝廷大軍,為聖明舊部的父輩和祖輩報仇雪恨,這些都是以前他們不敢做,也做不到的事。

    只有太子殿下才有這樣的凝聚力和號召力,不僅是因為他的身份,更因為他能夠沖在最前方,不懼任何兇險,也正是因為這樣,才能讓膽小的人重新變得英勇,才能讓被朝廷長久壓迫的人敢於奮起反抗。

    這就是魄力,這就是膽量!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快要麻木,都快要被女皇成神嚇破膽的時候,需要有這樣一個人站出來。

    所以,張若塵能夠一戰定乾坤,讓聖明舊部變得更加有凝聚力,明江王卻不可不能做得到。

    並不是明江王的身份不夠正統,而是因為,他已經老了,已經被朝廷的實力嚇怕,心中有膽怯,也就註定不敢放手一搏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著秦雨彤盯了一眼,道:「講。」

    秦雨彤道:「因為很多修士都已經屍骨無存,只能統計出一個大概。朝廷一方,死去了兩位聖王,五六十位聖者,七百多位半聖。其餘那些半聖之下的軍士,死去的有二百四十萬左右。」

    「聖明一方,有十四位聖者,一百五十多位半聖,超過百萬軍士,永遠的留在了這一片大地上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聽著這一連串觸目驚心的數字,卻是眼睛都沒有眨一下,抬起頭來,望著天空,喃喃自語:「隕落了這麼多聖者和半聖,天地棋局應該有察覺才對,那位太宰大人和大地神殿的殿主怎麼還沒有發動攻擊?」

    「殿下,什麼是天地棋局?」秦雨彤問道。

    「沒什麼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,盯著秦雨彤的那雙眼眸,繼而又道:「你覺得,這一戰我們到底是為了什麼?」

    秦雨彤道:「太子殿下當然是為了給我們報仇雪恨,今日之後,雨彤願意為殿下效死命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眼一縮,緊緊的盯著她。

    秦雨彤的雙眼有些發紅,緊咬著嘴唇,又道:「殿下或許是不知道,八百年前,聖明中央帝國覆滅之後,我們先祖的遭遇是無比凄慘,很多家族都被殺得快要滅族。活著的人,則是變成了最低賤的奴隸,被賣入進青樓遭到淫.辱,被送入進礦坑活活累死,被當做飼養蠻獸坐騎的糧食。在那個黑暗的時代,從奴隸市場買到一個衣衫襤褸的女奴,都有可能是曾經一個世家的天之驕女。」

    「我們要反抗,不要做奴隸,不要被蹂.躪。而每一次反抗都是以失敗告終,又有更多的人死去。我們的仇恨,便是在反抗之中,一代一代的積累下來。」

    「只要是能夠滅掉凌霄天王府,就算明天天亮的時候,我們就會被朝廷大軍圍剿而死,也是一件值得的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輕嘆一聲,拍了拍她的肩膀,道:「有仇報仇,有冤抱冤,並沒有錯。但是,我們不能以這個當做是人生目標,活著是為了迎接更加美好的世界,而不是讓自己一步步走進死亡的深淵,永遠的生活在黑暗之中。明白嗎?」

    秦雨彤在思考張若塵這一句話的意思,什麼是迎接更加美好的世界?

    在她看來,攻下凌霄天王府,必定是會遭到朝廷瘋狂的報復,接下來的日子會更加艱難,血戰會接連不斷的到來,最終,她也有可能會戰死在這裡。

    當然,那又如何呢?

    在準備與太子殿下一起攻打凌霄天王府的時候,秦雨彤的心中,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。

    「傳令下去,聖明舊部的聖者和半聖,全部到軒轅殿外集合,除此之外,各大家族和組織也派遣出一位代表。本太子有重要的事宣布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秦雨彤將消息傳了下去,凡是符合身份的修士,紛紛趕來軒轅殿,竟是超過了千人。

    不僅有人族,更有半人族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,可是有三百個半人族依附於聖明中央帝國,到了現下,依舊有很多半人族對聖明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太子詔發布之後,他們立即蜂擁而來。

    「太子殿下萬歲!」

    「太子殿下萬歲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得不說,凌霄天王府一戰,張若塵徹底立威,就算還達不到昔日明帝那樣的威望,卻也足以震懾下方的那些梟雄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破爛的殿宇大門之外,俯瞰著眾人,眼睛從一個個身影上面掠過,突然,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。

    那是一個女子,站在一團黑色的聖霧之中,身材高挑纖細,卻又十分朦朧,看不真切她的真身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張若塵還是一眼將她認出來,正是韓湫。

    韓湫的一張美麗的容顏,從黑色聖霧之中顯露出來,對著張若塵邪異的一笑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不變,揚聲道:「凌霄天王府已經被攻了下來,凌霄天王也被殺死。大家覺得,我們接下來該何去何從?」

    那些聖境人物知道張若塵肯定是有安排,所以,全部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聖境之下的人物,卻是良莠不齊,有人說道:「太子殿下應該立即稱帝,就在聖明城,重建聖明中央帝國,與第一中央帝國對抗到底,屬下願意誓死追隨太子。」

    「咱們接下來應該殺上無頂山,滅了魔教,幫太子殿下搶回魔教聖女。」

    「沒錯,沒錯,我們聖明的太子妃,怎麼可以嫁給一棵樹。滅了魔教,滅了火族,斬了梧桐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到喧囂過去之後,張若塵才說道:「以聖明現在的實力,能夠對抗第一中央帝國嗎?」

    下方,頓時安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八百年,整整八百年,聖明的舊部第一次能夠站直脊樑說話,每個人都還處於興奮之中,卻被張若塵潑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其實,眾人都十分清楚,現在他們與第一中央帝國叫板,無疑是以卵擊石。但是,如今正是士氣高昂的時候,怎麼能夠說出「長他人志氣,滅自己威風」的話?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「本太子發布太子詔,最重要的目的,其實是想將大家都聚集起來,不願意看到大家再繼續東躲西藏,或者被人奴役,更加不願意帶著大家去送死。」

    「要活,就要好好的活著,有尊嚴的活著。」

    「聖明中央帝國覆滅,是我張家的過錯,是我張家連累了你們。但是,今天我張若塵回來了,就要重新建立聖明中央帝國,再次展開保護傘,給大家撐起一片有尊嚴的天地。」

    「但是新的聖明中央帝國,卻不是在聖明城,而是在另一個地方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空間的力量,雙手向前一推,打開乾坤界的世界之門,隨即,一道高達百丈的光門,呈現在軒轅殿的外面。

    在場的聖者、半聖、家主、組織首領,紛紛走進光門,踏入進乾坤界。

    「天哪,竟然是另一座世界,天地靈氣的濃度超過崑崙界,絕不是貧瘠的墟界可以比擬。」

    「我沒有看錯吧!是接天神木。這一株傳說中的天地靈根,不是已經被斬斷了嗎?怎麼會生長在這一座世界?」

    「生命之泉,生命之泉,若是能夠一直在這座世界修鍊,每個人的壽命都肯定會增加。」

    「聖明中央帝國就是要在這裡建立?太好了!我蔡家要建立一座聖城。」

    「這一個世界如此廣闊,資源豐厚,難道都屬於我們聖明中央帝國?」

    「在這裡修鍊,本家主肯定可以突破到聖境,我反正是不走了,打死我也不離開。要是能夠將族人,全部的遷到這座世界,就更好了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乾坤界中,所有修士,包括聖境人物都快要激動得發瘋,很多人直接盤坐在接天神木的下方,修鍊了起來。

    軒轅殿外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一粒黑色光點,憑空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那個黑點快速旋轉,變得越來越大,最後,化為一個直徑三丈的黑洞。

    韓湫站在黑洞的中心,在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黑暗之力,彷彿能夠吞噬掉周圍所有的光線,道:「你竟然敢將他們全部接入進乾坤界,難道就不怕他們之中有朝廷的卧底,將消息傳出去?」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很淡然,道:「你認為朝廷的卧底,會抱著必死的決心與我一起攻打凌霄天王府?再說,乾坤界和接天神木也不是什麼秘密,朝廷的那位最高掌權者,不是早就知道?就算傳回朝廷,又如何?」

    聽到這話,韓湫的眼眸中流露出一道冷笑,「我早就說過,黃煙塵就是一個賤人,她根本配不上你。下次見面,我一定替你殺了她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,沒有一絲情緒波動,平靜如水。

    韓湫收起身上的寒意和邪氣,從黑洞之中走出來,一隻纖細的玉手牽著張若塵的手腕,順勢便是倒入進張若塵的懷中,嬌柔的道:「先前,我一共殺死了五位朝廷聖者,太子殿下準備給我什麼樣的賞賜?」

    ********入懷,張若塵並沒有像以前那樣推開她,道:「你應該知道,我從來不是一個吝嗇的人,為我辦事,只有做出了成績,肯定可以得到最好的修鍊資源。既然你選擇回來,就不要再走,去護龍閣報道吧!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