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?九頭青鳥一連飛行十四萬裏,進入巨鯨河流域的中段。此處,河道變得更加寬闊,水流平緩,在河道的兩岸則是聳立起一座座險峭的山嶽。

    不久前,這一片地域爆發了聖級大戰,一些山體被聖焰融化,變得殘缺,至今岩漿都還沒有完全凝固。

    整個天地,都是一片破敗,如同廢土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盤坐在九頭青鳥的背上,取出一張由青色羽毛編制而成的面具,戴在了臉上,遮住了那張傾國傾城的妖豔容顏,只留下一雙勾魂奪魄的鳳眸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她瞥了一眼,露出一道疑惑的神色,不過,倒也沒有去問。

    以她的精神力造詣,即便不戴面具,也沒有幾個修士能夠看清她的真顏。

    “再往前,便是鳳凰巢所在的地域,那裏充滿各種未知的兇險,大家最好小心一些。”羅剎公主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冰火鳳凰乃是被祖靈界的那位神親手埋葬在鳳凰巢,以神的力量,隨便留下一些手段,也能讓聖者死無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否則,以羅剎公主的強大實力,也不會找張若塵聯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以精神力探查四方,察覺到地底孕育着一股強大的烈焰力量,與別處的天地規則都有一些微妙的區別。

    鳳凰巢很有可能真的就在附近。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的目光盯向下方,在一片赤黃色的山林中,察覺到兩道十分強大的邪剎之氣的波動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其中一座數千丈高的山嶽中,涌起一股劇烈的風暴,有着密密麻麻的風刀凝聚出來,旋轉着飛行,向飛在天空的九頭青鳥席捲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膽子,居然敢攻擊我們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眼神一沉,嘴裏發出一聲輕哼。

    九頭青鳥的九雙眼睛同時冒出火焰,隨即雙翼一扇,一股更加強大的風暴,向外涌出,吹得下發的山嶽都搖晃,猶如是要崩塌。

    九頭青鳥的實力不弱,比一般的二等侯爵都要強大。

    下方,赤色的山嶽中,一塊十數丈高的岩石後面,站着兩位三等侯爵級別的羅剎女。剛纔的那一道風暴,就是她們使用精神力施展出來的風系聖法。

    見到九頭青鳥擊潰了風系聖法,她們二人立即展開雙翼,向着遠處飛去,想要遁走。

    “還想走?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青天弓和白日箭,拉開了弓弦,頓時有着一股風雷之力在他的身體四周凝聚出來。

    “嘣。”

    白日箭化爲一道白色流光,向其中一位三等侯爵級別的羅剎女飛去。

    眼看那位羅剎女就要被射殺,驀地,另一個方向,飛出一支金色聖箭與白日箭碰撞在一起,響起一道震耳欲聾的碰撞聲。

    金色聖箭和白日箭都是偏移了方向,擊在地面,留下兩根深不見底的大坑,土石飛濺落。

    “箭道高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眯,伸出一隻手,向着虛空一捏,收回了白日箭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那支金色聖箭也是從地底飛出,飛入一位羅剎侯爵的手中。

    那位羅剎侯爵身穿金甲,身高三米五六,肩寬體闊,長着一張長長的馬臉,手中抓着一柄接近三米長的金背龍骨弓,除了手中的那支金箭,背上還揹着另外九支金箭。

    “拜見聖箭侯。”

    兩位三等侯爵級別的羅剎女,躬身向那位手持金背龍骨弓的男子行禮。

    聖箭候輕輕的點了點頭,隨後,向着站在九頭青鳥背上的張若塵、羅剎公主、青墨望了過去,頗爲冷傲的道:“鳳凰巢屬於羅剎族,除此之外,任何生靈膽敢靠近此地,格殺勿論。”

    隨即,聖箭候再次一箭射出,地面上,響起天雷炸響一般的巨聲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一支金箭,化爲一道金芒,飛到六百里外,擊穿一位想要偷偷潛行過去的聖者,

    那位聖者的身體,爆碎成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很顯然,除了張若塵等人,還有別的聖者,隱藏在暗處,皆是想要奪取鳳凰巢和功德簿牆。

    聖箭候接連不斷開弓射箭,頃刻間,便是射殺了七位靠近到千里之內的聖者。隨後,那些想要靠近鳳凰巢的修士,紛紛向後退避,撤出到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站起身來,對着張若塵說道;“聖箭侯,爲羅剎族的一等侯爵之一,在箭道上面的造詣,足有稱爲箭聖。他掌握的金背龍骨弓和十支破滅箭,皆是非同一般的聖器,擁有滅殺聖者的神祕力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刻意修煉過箭道,但是也能看出,聖箭侯在箭道上的造詣,的確是遠在他之上。

    “據說,一等侯爵擁有對抗聖王的力量,真的是這樣嗎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道:“一等侯爵也有高下之分,但,哪怕是最弱的一等侯爵,至少也能與聖王對抗幾招,甚至擁有保命的實力。一些十分強大的一等侯爵,甚至有殺死弱一些的聖王的實力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生出一股危險的感覺,只見,站在地面的聖箭侯,竟是使用一支金箭瞄準了他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聖箭候的嘴角一咧,手指一鬆,隨即金箭飛了出去,頓時方圓數百里的天地都是猛烈震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取出豐碑盾,雙手向前一按,旋即一大片雷火之光涌出來,與金箭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金箭上面蘊含的力量,十分巨大,竟是震得張若塵向後倒退,從九頭青鳥的背上墜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聖箭侯立即射出第二箭,化爲金色流光,向青墨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青墨立即激發出身上的護身符籙,隨即,一層層光罩和盾印浮現出來,將她的身體緊密的包裹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一連串爆響傳出。

    青墨的身上,一連有二十三道護身符籙爆碎,終於將金箭的力量化解。

    不過,金箭上面的衝擊力,卻還是震得她向地面飛去。

    一連兩箭都沒能射殺敵人,很顯然,聖箭侯也是有些失望和慍怒,於是快速拉弓,連續不斷的射出五支金箭,都是擊向羅剎公主和九頭青鳥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和九頭青鳥並沒有與他硬拼,而是主動飛落到地面,與張若塵會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凝結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一隻玉手,向前一按,釋放出空間力量。

    頓時,手指前方的空間,凍結了起來,變得凝固,想要將五支金箭封住。

    “咔咔。”

    只是擋住了一個剎那,五支金箭上面蘊含的強大力量,便是震裂被凍結的空間,繼續向他們飛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凝,出現到羅剎公主的身側,雙掌向前一按,也是打出一道空間力量,與羅剎公主打出的空間力量結合在一起,終於封住五支金箭。

    “可惡。”

    聖箭侯的臉色略微一變,連忙雙手結出印訣,想要收回五支金箭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前跨出一步,雙手的手掌心噴涌出淨滅神火,開始煉化五支金箭,同時,也阻止它們飛回去。

    千里外,很多修士都藏身在暗處觀戰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的長髮,披散在臉頰的兩側,站在一棵光禿禿的槐樹下方,眺望着鳳凰巢的方向,道:“居然已經能夠與聖箭侯對抗,張若塵這個小子的成長速度還真是嚇人。璇璣收了一個好徒弟啊,真是讓人羨慕。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的三大弟子王夙、燕雨瓏、陳放,站在後方,臉上的神情有些不自然,雖然他們的心中很不是滋味,卻又不得不服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確很強,不是他們可以抗衡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的大弟子王夙是一個看上去三十來歲的男子,身上有着一股陰寒的氣息,低聲道:“張若塵就算再強又如何,他已經投靠了廣寒界,不過只是崑崙界的一個叛徒。璇璣劍聖就算真的沒死,估計也會被他氣死。”

    “羅剎族的大批高手封鎖了進入鳳凰巢的路,我們根本進不去。如今,有張若塵在前面開路,對我們倒是一件好事。”燕雨瓏說道。

    陳放揹着一柄寬闊的巨劍,顯得頗爲年輕,道:“羅剎族的四大一等侯爵全部都聚集在鳳凰巢,除此之外,還有大批二等侯爵和三等侯爵,低等侯爵的數量更是多不勝數。就憑張若塵一人之力,根本不可能打破羅剎族的封鎖。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的臉上,露出一道鋒銳的神色,道:“再等一等吧!崑崙界也有大批強者正在趕過來,羅剎族想要獨佔鳳凰巢,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正在張若塵收取五支金箭的時候,在聖箭侯身後的方向,有一大片邪剎雲霧涌了出來,隱隱間,可以看見,上千位羅剎侯爵飛在雲霧中,發出一聲聲長嘯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臉色微微一變,道:“快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着那片暗紅色的邪剎雲霧看了一眼,心中倒也沒有畏懼,不過,他卻十分清楚,沙陀七界必定是有大批強者聚集在附近,他們全部都沒有出手,自己爲什麼要做出頭鳥?

    先探查清楚羅剎族的高手數量,再想辦法殺入進鳳凰巢也不遲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抓住五支金箭,便是施展出空間大挪移,帶着青墨退出了鳳凰巢所在的那片區域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聖箭侯一連損失五支破滅箭,竟然沒有追上來。

    退到兩千多裏外,張若塵便是感應到了木靈希的氣息,除此之外,步極和蘇青靈也與她同行,三人很快就出現在張若塵的視野之中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