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?木靈希、蘇青靈、步極剛剛趕過來,他們的目光,便是首先落在羅剎公主的身上。

    沒辦法,羅剎公主身上的氣質實在太特殊,也太妖異,即便是女子看見,也會情不自禁被吸引。

    蘇青靈圍繞羅剎公主審視了一圈,嘻嘻一笑:“難怪張若塵這麼遲才趕過來,原來是有美人相伴。不知姐姐如何稱呼?”

    “靈焰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顯得鎮定自若,一雙邪魅的眼眸中,則是逸散出一道攝魂的力量。

    蘇青靈只是與她的眼神觸碰了一下,頓時,雙眼便是變得空洞無神,身體搖搖欲墜,猶如是被攝走了靈魂一般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羅剎公主的那雙魔瞳十分可怕,連忙伸手向前一點,打出一道淨滅神火,凝聚成一層火焰光壁,擋在了蘇青靈的身前,抵擋住魔瞳的詭異力量。

    頓時,蘇青靈的雙瞳,重新恢復神采,雙腿有些發軟,踉蹌的向後倒退了兩步。

    “你剛纔……使用了什麼邪術?”

    蘇青靈的俏臉,有些蒼白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呵呵一笑,根本都懶得理會蘇青靈,隨後,便是站到了張若塵的身旁,估計與張若塵捱得很近。

    “竟然敢暗傷青靈妹妹,先吃我一拳。”

    步極的體內,響起一道震耳的獅吼,一道道聖力向外涌動,那些聖力匯聚到拳頭上面,隨後,爆發了出去,轟擊向羅剎公主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向九頭青鳥瞥了一眼,隨即,九頭青鳥怪叫一聲,展開一對青色大翼,向步極撲了過去,不僅化解了步極的拳勁,更是將步極壓在身下,九張尖銳的鳥嘴猶如雨點一般不斷向下啄去。

    “哪裡來的怪鳥……別啄我的眼睛……打不死你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九頭青鳥越戰越猛,竟是完全佔據上風,打得步極毫無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將五支金箭完全煉化,眼神一沉,隨即將五箭打了出去,插在九頭青鳥和步極的身旁。

    九頭青鳥和步極立即停了下來,沒有繼續搏鬥。

    九頭青鳥的九雙眼睛,向羅剎公主盯了過去,看見羅剎公主對它點了點頭,它才收起一對羽翼,放開了步極。

    步極卻是相當狼狽,頭髮被抓得十分凌亂,身上的聖衣,也被抓得破破爛爛,小半個屁股都裸露了出來。

    在廣寒界,他也是一等一的天驕,今天卻被一隻鳥壓着打,心中別提有多麼憋屈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羅剎公主盯了過去,道:“他們都是我的朋友,若是,你想要繼續合作下去,最好收起你的那些妖異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顯得有些不以爲然,道:“弱者沒有資格成爲強者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蘇青靈和步極都是氣得抓狂,他們的實力,在整個廣寒界都是排得上號,在她的面前,居然變成了弱者?

    真是豈有此理。

    木靈希反倒是顯得相當冷靜,道:“進入鳳凰巢的入口,已經被羅剎族封鎖了起來,那裡變得相當危險。我覺得……沒有必要與羅剎族硬拼,現在去收集功德值纔是更加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算放棄冰火鳳凰的傳承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過去,摸了摸木靈希的頭髮,道:“我明白你心中在想什麼,鳳凰巢的確危險,但是,既然我同意你來功德戰場,也就一定會幫你奪取到冰火鳳凰的傳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步極和蘇青靈喚了過來,聚在一起,道:“你們在鳳凰巢的附近,應該已經待了很久,先將這邊的具體情況告訴我。”

    蘇青靈顯然是有些防範羅剎公主,撐起了一層聖魂領域,包裹住衆人,隨即問道:“她真的是大魔十方界的靈焰魔妃?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,道:“不清楚。但是,她的實力相當強大,絕對是界子級別。”

    蘇青靈不再繼續詢問關於羅剎公主的事,給張若塵講解了起來,道:“鳳凰巢位於巨鯨河的左岸,由九十九座聖山圍繞,每一座聖山都存在巨大的兇險。曾經有至聖級別的強者,闖入進外圍三十三座聖山的其中一座聖山,卻被地底涌出的火焰燒成劫灰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羅剎族的大批侯爵,封鎖了外圍三十三座聖山,沙陀七界的修士一旦靠近千里之內,立即就會被擊斃。”

    蘇青靈在地上,畫出外圍三十三座聖山的地形圖案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一皺,道:“僅僅只是外圍三十三座聖山就如此兇險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不過,羅剎族的強者衆多,似乎已經攻破外圍三十三座聖山的部分結界。”蘇青靈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外圍有三十三座聖山,也就有三十三條進入鳳凰巢的路。就算羅剎族再強大,也不可能將所有路全部都封住吧?”

    “關鍵就在這裡。”

    蘇青靈在地上,將中間三十三座聖山的位置和地形畫了出來,隨後,在其中一座聖山的頂部一點,道:“這個位置,就是功德簿牆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功德簿牆在中間三十三座聖山的其中一座聖山的頂部?”張若塵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蘇青靈點了點頭,道:“聖箭侯所在的位置,就是前往功德簿牆的那條路的路口。對於沙陀七界的修士而言,功德簿牆的價值,可是還在鳳凰巢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說,實際上,羅剎族封住的就只是前往功德簿牆的那一條路。其它的三十二條路,還是可以進入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步極搖了搖頭,道:“其它的三十二條路,也都相當兇險,想要闖入進去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摸了摸下巴,道:“你們就在這裡等我,我要近距離去看一看功德簿牆和另外三十二條聖路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張若塵便是釋放出空間領域,使用出空間扭曲的手段,身形消失在空間領域裡面。

    片刻後,張若塵收斂身上的氣息,飛到離地萬丈的高空。

    遠遠望去,果然看到九十九座古老的聖山,每一座聖山都無比龐大,宏偉壯麗,散發着神秘的力量。

    九十九座聖山,分爲外圍、中間、內層整齊排列,每一層都是三十三座。在九十九座聖山的中心位置,則是散發出一半幽藍一半赤紅的光華,形態極像是一個巨大的巢穴。

    甚至,九十九座聖山連接在一起,也像是一個外高內低得巢穴。

    最後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中間三十三座聖山正南方的一座聖山,那座聖山高達萬米,全是懸崖峭壁。

    功德簿牆,便是立在那座聖山的頂部,散發出耀眼的白色光華。

    “四大世界碎片都有一座功德簿牆,若是,我能夠得到其中一座,將它佔爲己有,豈不是廣寒界奪取聖者功德榜第一的概率,就會更大一些?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想要奪取聖者功德榜的第一,最直接的方法,就是直接將四塊功德簿牆全都收取。

    但是,一旦這麼做,張若塵必定就會遭到另外六大世界的修士的圍攻,就算他再強,恐怕也難以支撐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在另外一個方位比劃,嘴裡發出一聲輕咦。

    “這條路……似乎也可以通往功德簿牆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經過仔細推算,最終確定,走另外一座聖山進去,也能到達功德簿牆的位置,只不過,這條路要稍微遠一些,而且誰都不知道會遭遇什麼樣的兇險。

    張若塵暫時退了回去,準備將這一個消息告訴衆人。

    “大事不好,我剛剛收到廣寒界一位聖者傳來的消息,一支羅剎族的侯爵大軍,在西世界毀掉了那邊的功德簿牆。”蘇青靈說道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傳訊光符,從天邊飛來,落入步極的手中。

    看完光符上面的內容,步極的臉色也是有些難堪,道:“北世界傳來消息,也有一支羅剎族的侯爵大軍,毀掉了北世界的功德簿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情不自禁的捏緊,有一種大事不妙的感覺。

    片刻後,青墨也收到一枚傳訊光符,看到上面的內容,不禁一愣,隨後,說道:“丹青姐姐傳來的消息,東世界的功德簿牆也被毀掉,她們已經向我們這邊趕了過來。”

    蘇青靈也意識到事態反常,自言自語的道:“三大世界碎片的功德簿牆都被羅剎族毀掉,他們到底想要幹什麼?又是從哪裡冒出這麼多的羅剎侯爵?”

    步極道:“沒有功德簿牆,就算收集再多羅剎血液和羅剎殘魂也沒用,根本沒有辦法兌換成功德值。現在,也就只剩下南世界的這一塊功德簿牆,若是能夠將它奪下來該多好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着九十九座聖山的方向,道:“難道羅剎族是故意毀掉另外三座功德簿牆,將沙陀七界的聖者全部都引來鳳凰巢?”

    不遠處,羅剎公主的雙眸微微一亮,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露出一道似笑非笑的神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此刻思緒很混亂,沒有注意到羅剎公主的異樣神情。他閉上雙眼,輕輕的搖了搖頭,不再去多想,道:“當務之急,必須奪下最後一塊功德簿牆。我找到了另外一條路,或許可以到達功德簿牆所在的那座聖山。誰敢與我一起去探路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