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火族的這一次大劫,傳到拜月魔教的總壇,頓時,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眾人都覺得火族太倒霉,當初他們若是直接將神初鬼王鎮殺,又怎麼會鬧出這麼大的動亂?

    沒有人懷疑到張若塵的身上,全部都認為,神初鬼王才是禍亂的源頭。

    就在當天,魔教教主石千絕,派遣木家聖主前往火境,詢問下個月初七的婚禮還要不要繼續舉行?

    到底先辦葬禮,還是先辦婚禮?

    火族回應,婚禮的日期不改,下個月初七,火族和秋雨公子必定親自前往無頂山,迎娶小聖女。

    在中域的元府,張若塵再次見到死禪老祖和韓湫,向他們詢問此次前往火境的經過。

    聽完后,張若塵的臉色越來越凝重,道:「火族的實力,還真是有些恐怖,竟然一連出現五位聖王,就算是拜月魔教也未必有這樣的實力。」

    「可惜,已經隕落了三位,算得上是元氣大傷。」

    韓湫陰測測的一笑,顯得頗為自得。

    死禪老祖卻是一動不動的坐在旁邊,閉着雙眼,臉上沒有一絲笑容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老祖似乎是有什麼憂慮?」

    「傳說中的火尊,竟然真的存在,張施主,情況很不樂觀。」死禪老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火尊?」

    韓湫的臉色一變,道:「難道就是最後出手擋住神戰屍的那位神秘人物?」

    死禪老祖點了點頭,道:「大約是在兩百年前,火境中,有着一股無比強橫的聖道波動傳出,席捲整個南域。當時,南域的諸聖,全部都感受到那股聖道波動,無不心驚膽顫。所有修士都猜測,火境之中,有人修鍊到大聖境界。」

    「此後,南域爆發的一些大事件背後,皆是有一位神秘存在的影子,眾人稱其為火尊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也聽到過火尊的傳說,但是,卻只認為那是一位聖王。

    想要修鍊到大聖境界,談何容易?

    可是,聽到死禪老祖的講述,張若塵也陷入沉默,半晌之後,才是問道:「那位火尊,到底有沒有達到大聖境界?」

    死禪老祖搖了搖頭,道:「大聖的境界太高,可以封皇稱帝,沒有達到那個境界,不可能看得透他們。」

    「大聖之下,就算再強,也就最多只能抵擋住大聖的幾道攻擊。只有八百年前的第十帝燕離人,憑藉強大的肉身,能夠與大聖持久作戰,保持不敗。至於取勝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」

    「根據貧僧的猜測,那位火尊,肯定已經達到大聖的層次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倒吸了一口涼氣,火族竟然有一位大聖。

    要知道,當年的聖明中央帝國,只有明帝一位大聖。可是,只要有他坐鎮,沒有任何勢力敢於聖明中央帝國為敵。

    一位大聖的怒火,足以滅一教,毀一族。

    別說是大聖,就算是一位聖者,也能給一個超級大勢力,造成無法估量的傷亡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「神戰屍能不能與火尊一戰?」

    死禪老祖道:「神,畢竟已經死去,使用神戰屍對付一般的聖者,自然是輕而易舉,如同拍死蒼蠅。但是,對付大聖……哏哏……你覺得一具神的屍體,對付得了明帝嗎?」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「當然,憑藉神戰屍的戰力,拖住火尊一兩個時辰,卻並不是難事。」

    死禪老祖的雙眼一睜,又道:「咋們話說在前面,下個月初七,貧僧竭盡全力為你擋住火尊兩個時辰,從今往後,也就不再欠你。至於如何對付拜月魔教和石千絕,就只能靠你自己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張若塵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想要擋住大聖兩個時辰,顯然不是容易的事,死禪老祖立即退了下去,開始全力以赴幫助神戰屍熔煉神初鬼王。

    時間如同白駒過隙,很快就到了初四,距離初七,只剩最後三天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各大勢力,皆是派遣出代表,手持請帖,趕赴魔教總壇無頂山,準備一起見證天下第一古教和天下第一古族的聯姻。

    前去赴宴的修士,全部都是一等一的大人物,他們十分清楚,初七的那一天,絕對不會平靜。

    無頂山諸聖齊聚,比界子宴和論劍大會還要熱鬧,同時,又給人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,氣氛十分古怪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秋雨、木靈希,甚至就是黃煙塵的名字,都是傳得越來越響亮。

    最近半個月,張若塵卻是忙得不可開交,每天都在趕路,前去接引聖明舊部族人進入乾坤界。

    這一日,張若塵來到琳間府的藏書郡。

    整個藏書郡,一共匯聚了接近百萬的聖明舊部,有的是修士和武者,更多的卻是沒有修鍊武道的普通百姓。

    「快走,快走,磨磨蹭蹭幹什麼?太子殿下還要辦大事,他的時間相當寶貴,你們耽誤得起嗎?」

    「再不走,綁上你們,將你們拖走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位修為達到魚龍境的魁梧大漢,騎在一頭蠻獸的背上,正在呵斥,一群走得很慢的平民百姓。

    那些百姓,大多都是聖明舊部的家屬,他們一步一回頭,不願離開自己從小生活的家鄉。

    那位魚龍境修為的大漢,從蠻獸背上跳了下來,在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的背上推了一把,吼了一聲:「看什麼看,乾坤界比這裏好一百倍,有什麼不舍?」

    「再好我也不去,就讓老頭兒我死在這裏吧,不要再逼我。」

    「離開,就再也回不來。我兒子的屍骨,還埋在山裏,每年誰去給他燒香、修墳?」

    「這裏有我熟悉的山,熟悉的河,就算被朝廷找到,被他們殺死,我也不離開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些普通百姓的生活方式,與修鍊者不同,他們並不是一味的追求更加強大的力量,而是過着最樸實的生活,對家鄉,對人,有着特殊的感情,不願意割捨。

    「你們這種不識好歹的混賬東西,完全就是一群拖累,留你們有何用?」

    那位魚龍境修為的大漢,拔出一柄四尺長的戰刀,一刀向他們揮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時間,張若塵除了趕路,就是在全力以赴的修鍊,直到今天才看到這麼一幕,發現並不是每個人都願意離開故土,前去一個陌生的世界。

    這一幕,對他的內心有極大的觸動,像是突然意識到了什麼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看到那位魚龍境修為的大漢拔刀,張若塵的身形一閃,下一刻,出現在那一群平民百姓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位魚龍境大漢連忙收住戰刀,嚇得雙腿一軟,跪在了地上:「拜……拜見殿下。」

    「拜見太子殿下。」

    周圍的那些平民百姓,更是無比驚慌和畏懼,跪倒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「大家不必行禮,趕緊起來。」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連忙將離得最近的一位白髮老叟攙扶起來,道:「老人家,你為什麼不願意去乾坤界?」

    那位白髮老叟,立即老淚縱橫,又是向下跪,道:「殿下,求你放過我這把老骨頭,我的兒子被朝廷殺死,就埋葬在山中,我若是離開,以後他就成孤魂野鬼了!」

    旁邊,另一個老婦人也是跪在張若塵的面前,哀求道:「太子殿下,我們都知道,你是為了我們好,想要讓我們去一個更加安全和富裕的地方生活。但是,這裏是我們的家鄉,有我們的田地,有那些熟悉的人,還有年輕時候的回憶。」

    「殿下,你就讓我們在這裏等死,我們不想離開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的心緒,無比複雜。

    面對再強大的敵人,張若塵也能毫無畏懼的揮劍,但是,面對一群老弱婦孺的哀求,卻讓他不得不捫心自問,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?

    自認為做的一切,都是對他們好。

    但是,有問過他們的意願嗎?

    將自己的意願,強行加在他們的身上,與囚禁他們,奴役他們,折磨他們,有什麼區別?

    那位魚龍境修為的大漢,恐懼的說道:「殿下,剛才屬下只是嚇唬他們,不敢真的對他們動刀。像他們這樣的人,實在太多,不嚇他們一下,他們根本不會離開。而他們留在崑崙界,朝廷怎麼可能放過他們?」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失魂落魄,半晌后,才道:「詢問他們自己的意願,若是他們不願意離開,不要強迫他們。我會想別的辦法保全他們。」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話,在場的那些普通百姓,全部都歡呼了起來。

    那位白髮蒼蒼的老者,跪伏在地上,盯着張若塵的背影,道:「太子殿下,你以後還會回到崑崙界嗎?」

    就連傻子都看得出,聖明皇太子肯定是很快就要離開崑崙界,很有可能永遠都不會再回來。

    畢竟,女皇已經成神,誰敢與神正面碰撞?

    張若塵渾身一顫,停下了腳步,露出一道笑意,道:「會,一定會,只要你們還生活在這一片大地之上,我就一定會回來看你們。崑崙界,不是那位女皇的崑崙界,而是我們所有人的崑崙界。」

    離開,只是迫不得已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選擇,誰又願意背井離鄉,誰又願意離開生我長我的地方,去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?

    故土難離,此言不假。

    人,畢竟不是冷血動物,也不是石頭,不是草木,也是有感情,有思想,有懷念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到了娘親,林妃,自己一直將她帶在身邊,卻很少陪伴她,讓她去了一個又一個陌生的地方。她的心中,真的是快樂的嗎?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