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?天空雪花飄零,溫度異常寒冷,彷彿是要將空間都凍結。無廣告。

    在聖山的半山腰處,有一條三丈寬的峽谷,寒氣就是從峽谷中涌出來,改變了方圓數百里氣候和天地規則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峽谷,即便是聖者都感覺到冷寒刺骨,血液彷彿都要被凍得凝固。

    在峽谷口,張若塵停下了腳步,觀察厚厚的冰壁。

    九頭青鳥和步極卻是一點顧忌都沒有,使用聖魂領域護住身體之後,就向峽谷深處衝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呵斥了一聲。

    已經衝入進峽谷的一鳥一人,連忙停下腳步。步極急切的道:“還等什麼?再不追上去,好處都被刀獄界的修士撈走,我們連湯都喝不到一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凝重,向前走了一步,來到冰壁的近處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站在張若塵的身後,一雙鳳眸中浮現出一道暗紅色的光芒,看穿冰壁後,頓時,那張絕美的容顏便是微微的一緊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按了過去,有着一根根火焰細絲涌出來,熱浪滔天,驅散了四周的寒氣。

    片刻後,冰壁融化,顯露出一大片岩石山體。

    在山體上,竟是刻有一道道奇異的銘紋,每一根都相當玄奧,有聖光在上面流動,很像是覆蓋着整座聖山。

    “大聖銘紋……而且還是滅殺屬性的銘紋……”

    蘇青靈的臉色,變得有些蒼白,情不自禁向後倒退了兩步。

    大聖銘紋也分不同的屬性,其中最可怕的銘紋,就是滅殺屬性。

    已經闖入進峽谷九頭青鳥和步極,自然也知道滅殺屬性的大聖銘紋有多麼可怕,嚇得有些腿軟,連忙小心翼翼的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幸好張若塵喊住了他們,否則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不禁高看了張若塵一眼,先前,就連她都沒有發現冰壁下方的大聖銘紋,一個人類小子居然先一步察覺到危險。

    並不是羅剎公主沒有張若塵聰慧,而是,這種能力,只有常年身處危險之中、如履薄冰的修士,纔有可能提前察覺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身處的環境,與張若塵比起來,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。所以,就算她的智慧超凡,能夠在短短三十年滅掉一座大世界,但是,在某些方面,她是比不過張若塵。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感知到一股微弱的聖力波動,連忙轉過身,向白茫茫的飛雪中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一羣揹着聖刀的修士,從飛雪中走了出來,竟是足有一百多位。他們的身上,涌動着一道道強橫的聖威。

    其中,最前方的那位,正是刀獄界的界子方乙,身穿一襲潔白無塵的長衣,長髮烏黑,面容英朗,眉心位置有着一顆白色的星印,散發着與星辰一般璀璨的光芒。

    與方乙同行的修士,皆是刀獄界最頂級的聖者,修爲至少都達到通天境。如此一起羣聖境中的強者聚集在一起,即便是一步聖王,恐怕都要避其鋒芒。

    “方乙。”

    蘇青靈認出方乙的身份,立即露出警惕的神情,喚出兩柄萬紋聖器級別的聖劍,做出防禦的姿態。

    方乙像是沒有看到蘇青靈,一雙眼睛盯在山體石壁上面,露出一道笑意:“原來是毀滅屬性的大聖銘紋,難怪天機羅盤察覺到極度危險的氣息。”

    方乙的手中,捏着一個晶瑩剔透的羅盤,從羅盤中涌出的光束,包裹住刀獄界的諸聖。

    正是有天機羅盤的籠罩,封住了天機,先前,張若塵和羅剎公主纔沒有感知到他們隱藏在附近。

    刀獄界的諸聖,顯然是沒有將張若塵等人放在眼裡,臉上皆是露出一道笑意,紛紛奉承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界子大人果然厲害,若是換成我們,肯定無法察覺此處隱藏有巨大的兇險,冒冒失失闖入進去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一位容顏頗爲靚麗的美女真聖,用着崇拜的眼神,盯着方乙。

    “界子大人手持天機羅盤,可以趨利避兇,封鎖天機,如此手段,比羅剎族的那位公主,還要高明不知多少倍。”

    “羅剎公主不過只是掌握着羅剎族的大批修士,才能攻破祖靈界,自身的能力,未必有多麼強大。”一位全身長着金色長毛的至聖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刀獄界的聖者,全部都聽過羅剎公主的威名,但是,卻沒有一人真正見過她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聽着他們的點評,不僅沒有生氣,反而眼中露出一道淺淺的笑意。

    此時,刀獄界的諸聖,終於將目光注視到張若塵等人的身上,確切的說,應該是蘇青靈和步極的身上。

    都是沙陀天域的修士,刀獄界的很多聖者都認識蘇青靈和步極,知道他們二人在廣寒界,擁有非同一般的地位。

    那位身長金毛的至聖,名叫聶山,從刀獄界諸聖的陣營之中走了出來,掃視了張若塵等人一眼,露出一道笑意,“原來是廣寒界的朋友,你們來得正好。那條峽谷的深處,應該是蘊藏有大量凝真聖露,去幫我們取出來,廣寒界和刀獄界各分一半如何?”

    步極的臉上,露出沉怒的神色,道:“聶山,你什麼意思,滅殺屬性的大聖銘紋何等恐怖,讓我們進去取凝真聖露,還要分你們一半?”

    蘇青靈直接走到步極的前方,冷峭的道:“你還沒有明白嗎?他們是想讓我們進去探路,先不說我們能不能活着走出來,就算真的取到凝真聖露,他們豈會分我們一半?”

    聶山知道蘇青靈是大聖的孫女,也知道步極是大聖的弟子,但是,卻無所畏懼,笑道:“有些事,一旦說明,就很尷尬。”

    聶山乃是刀獄界一位大聖的獨子,天賦不在蘇青靈和步極之下。更加重要的是,他的修爲,已經達到至聖境界,這一點可是遠超蘇青靈和步極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則是盯在方乙的身上,發現這位刀獄界的界子,並沒有阻止聶山的行爲,從始至終都在觀察山體上的大聖銘紋,像是在參悟和思考。

    十七位至聖,三十九位真聖,七十五位通天境聖者,如此陣容,在崑崙界,恐怕也只有第一中央帝國的朝廷才能組織得起來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這只是刀獄界其中一部分的力量,還有更多的強者,還沒有抵達巨鯨河流域。

    刀獄界的諸聖全部都在冷笑,一道道殺氣從他們身上涌動了出來,隨後,向着張若塵等人逼近過去。

    蘇青靈和步極雖然並不懼怕他們,但是,卻也明白,在這麼一大批強者面前,他們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之力,對方一人打出一道聖術,就能讓他們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聶山笑道:“戰場鏡像記錄了祖靈界的一切,所以,我們也不會做得太絕,只要你們進入峽谷幫我們開路,得到凝真聖露之後,我們絕對不會爲難你們,會給你們一條生路。”

    另一位刀獄界的至聖,頗爲強勢,道:“在功德戰場上,本就是弱肉強食,沒有什麼規則可言。就憑你們幾個的實力,在強者的面前,還是要隱忍一些,說不定還能活命。不是嗎?”

    刀獄界的諸聖,姿態都很高傲,要以大勢碾壓張若塵等人,逼他們妥協和服從。

    蘇青靈和步極相當憤怒,就連木靈希和青墨也都感覺到氣惱,同時向張若塵望過去,只要張若塵一句話,就算是明知不敵,也要與他們拼一個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不懼刀獄界的諸聖,但是,旁邊就是大聖銘紋,一旦爆發戰鬥,萬一引動了大聖銘紋,恐怕沒有幾個人能夠活下來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並不想現在就戰鬥,準備亮出“神使”的身份,懾退他們。等到離開聖山,再慢慢收拾他們也不遲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準備開口的時候,羅剎公主卻是先一步說道:“功德戰場上,的確很殘酷。也罷,看來我們根本沒有選擇,只能進入峽谷探路。”

    說出這話的時候,羅剎公主還幽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蘇青靈和步極都是狠狠的瞪着羅剎公主,氣得不行,覺得她沒有一點強者該有的骨氣,居然這麼輕易就向刀獄界妥協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頗爲了解羅剎公主,以她的實力和手段,絕對不可能真的向刀獄界屈服,但是,一時之間,又猜不透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對着張若塵眨巴了一下眼眸,隨即,一道聲音,進入張若塵的耳中,“先前,一直都是聽你的,這一次由我來做決定如何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睛一眯,露出思考的神色。

    蘇青靈的身上,涌出一股強大的戰意,道:“絕不能向他們妥協,張若塵,咋們拼死一戰,說不定能夠殺出一條血路。大不了引動大聖銘紋,大家同歸於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按住了蘇青靈的手臂,隨後,向着峽谷中走去,道:“走,我們進去探路。”

    蘇青靈略微的一怔,沒有想到,就連張若塵也向刀獄界妥協,他竟然是一個如此軟弱之人,以前都看錯了他?

    步極的眼中密佈着血絲,雙手捏成了拳頭,覺得張若塵做爲廣寒界的神使,丟盡了廣寒界和月神的臉。

    青墨、木靈希相當信任張若塵,沒有任何猶豫,立即跟了上去,進入峽谷的谷口。

    蘇青靈和步極猶豫了很久,最終還是長嘆了一聲,收起了聖力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刀獄界的諸聖,皆是露出滿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聶山故意揚聲笑道:“識時務者爲俊傑,這纔對嘛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蘇青靈和步極都感覺相當刺耳,恨不得找一個地縫鑽進去。二人的目光,盯向走在最前方的張若塵和羅剎公主,隨後,加快步伐追上去,準備質問他們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