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?張若塵和羅剎公主身體懸空,雙腳離地面大概有一尺的高度,並肩前行。

    在他們的身上分別涌出淨滅神火和靈龍火,兩種火焰都是相當恐怖,但是,他們二人卻控制得相當精妙,只是使用火焰將峽谷兩旁的寒冰融化,卻並沒有引動大聖銘紋。

    一邊前行,羅剎公主的那雙魔瞳,則是散發出一圈圈暗紅色的魔光,在仔細觀察山體石壁上的銘紋。

    張若塵猜透了羅剎公主的意圖,使用精神力傳音:“大聖的意念世界,不是聖者可以理解。大聖刻錄下的銘紋,也不是聖者在可以短時間之內能夠悟透。”

    很顯然,羅剎公主是準備借用此處的大聖銘紋對付刀獄界的諸聖,不過,在張若塵看來,就算聖者在銘紋上面的造詣再高,想要控制大聖銘紋,也如同是天方夜譚。

    除非,能夠花費數十年的時間,深入研究大聖銘紋。

    在凌霄天王府,張若塵之所以能夠操控大聖銘紋,完全是因爲得到了張家歷代先祖聖道意志的支持,否則,根本不可能成功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面具下方,嘴角微微一勾,道:“別人做不到的事,我未必做不到。反正對付刀獄界的事,你不用出手,交給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羅剎公主的身上,看到了一種巨大的自信,就像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一樣。

    也罷!

    接下來,就看她到底有什麼翻天覆地的能力?

    張若塵也不浪費時間,取出一隻寶瓶,喝下一百多滴凝真聖露,運轉功法,凝練了起來。

    無論是高深莫測的羅剎公主,還是勢力龐大的刀獄界,皆是給張若塵巨大的壓力,讓他意識到自己必須要更加強大,才能從容不迫的解決問題。

    蘇青靈追了上來,出現在張若塵和羅剎公主之間的位置,質問了一句,“你不是大魔十方界的界子靈焰魔妃嗎?不是號稱沙陀天域聖者之中的第一強者,怎麼會懼怕方乙?我都有些懷疑你的真實身份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顯得很冷傲,彷彿蘇青靈在她的眼中,只是一個懵懂無知的小女孩,因此,也就懶得理會她,繼續觀摩山體石壁上的大聖銘紋。

    蘇青靈最討厭就是羅剎公主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樣,手中的聖劍,涌動出奪目的光芒,彷彿是要一劍刺過去,試探她到底是不是真正擁有與靈焰魔妃一樣強大的實力,也想試探出她的真實身份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了蘇青靈的手腕,道:“先別打擾她,給她一點時間。”

    蘇青靈對張若塵也是相當不滿,甚至有一些失望,道:“神使大人,咋們廣寒界雖然比刀獄界弱了一些,但是,也不至於向刀獄界屈服。難道你看不出來,刀獄界的那些傢伙完全就是在驅趕我們,想要讓我們進來送死?”

    稱呼張若塵爲“神使大人”,很顯然,她對張若塵是已經開始疏遠,不再將他當成值得信賴的朋友與有些傾慕的對象。

    步極的臉色,也是頗爲冷寒,道:“你是神使,我們可以聽從你的命令。但是,你的所作所爲,反正我是相當失望。”

    若是兩個陌生修士,張若塵一句話都懶得多說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二人是張若塵在天庭界最先認識的兩個還算不錯的修士,就算不是真正的朋友,至少也算得上是半個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們跟隨在蠻劍大聖和九靈大聖的身邊,也就只是學會了衝動行事?好歹已經修煉到真聖境界,凡事還是三思而後行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也太憋屈了吧?橫豎都是死,爲什麼不能選擇死得壯烈一些?”步極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誰說橫豎都是死?”

    蘇青靈道:“以我們的修爲,根本無法對抗滅殺屬性的大聖銘紋,闖入進來,不是死,是什麼?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,再下結論也不遲。”張若塵說道。

    蘇青靈和步極對視了一眼,皆是露出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看張若塵氣定神閒的模樣,並不像是很被動的樣子,莫非是有什麼後招?

    在峽谷中,小心翼翼的前行了七八里,寒氣流變得更加兇猛,衆人只能全力運轉體內的聖氣,才能抵擋住那股寒氣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方的羅剎公主,觸動了一道大聖銘紋,頓時,山體石壁上面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紋印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那些寒氣,彷彿化爲沸水一般,猛烈的涌動,釋放出一道道恐怖絕倫的毀滅力量。

    以大聖銘紋的恐怖力量,根本不是聖者的力量可以抵擋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釋放出空間領域,全力以赴施展出空間扭曲的手段,將涌動過來的寒氣,分移到別的方位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羅剎公主也施展出空間扭曲的手段,對抗大聖銘紋爆發出來的力量。

    畢竟只是引動了一根大聖銘紋,因此,那股力量波動,持續了三個呼吸的時間,便是重新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此時,蘇青靈和步極都是露出震驚的神色,道:“你們居然都是空間修士?”

    “有意見嗎?”羅剎公主白了他們一眼。

    蘇青靈道:“既然你們是空間修士,就更加不用懼怕刀獄界的諸聖,何必要向他們妥協?”

    “誰告訴你,本妃向他們妥協了?”羅剎公主道。

    蘇青靈道:“難道不是?剛纔,只是引動了一道大聖銘紋,我們就差一點全部都死在這裡。繼續往前走,肯定更加危險,就算你們是空間修士,恐怕也未必還抵擋得住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媚俏的一笑:“剛纔那道大聖銘紋,是本妃故意引動,想要測驗心中的一些猜想,也想試一試這裡的大聖銘紋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蘇青靈終於意識到眼前這個神秘的女子,絕對是一個危險人物,問道:“你到底想要幹什麼?”

    “不幹什麼。接下來,我們就在這裡等一等。”羅剎公主的目光,向着峽谷口的方向,眼眸一眯,自言自語的道:“刀獄界的那些聖者,應該也進入峽谷了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峽谷外,刀獄界的諸聖,全部都感知到大聖銘紋被激活爆發出來的毀滅力量。

    聶山笑了一聲:“廣寒界的那幾個聖者,應該都已經死在裡面,接下來,輪到我們親自去闖一闖這條峽谷。”

    一位至聖境界的老者,有些動容,道:“毀滅屬性的大聖銘紋真是可怕,這一條峽谷,簡直就是一座絕地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麼?界子大人執掌天機羅盤,可以提前預知兇險,只要跟隨他的腳步,足以避開大聖銘紋的攻擊。”聶山說道。

    方乙的確是天縱奇才,體質強大,智慧超凡,億萬生靈之中,也未必能夠誕生出一個。

    憑藉他的知識,加上天機羅盤的輔助,竟是參悟出了大聖銘紋的一些規律。

    只要給他一些時間,他有十足的信心,可以闖入進這座峽谷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方乙手持天機羅盤,率先踏入進峽谷,隨即,一百多位刀獄界的聖者,小心謹慎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方乙的帶領之下,一連前行七八里,也沒有觸及到大聖銘紋。刀獄界的那些聖者,頓時更有信心,心中充滿對方乙的崇拜之情。

    即便是大聖銘紋,也難不倒界子大人。

    突然,方乙停下腳步,眼睛緊盯着手中的天機羅盤,發現羅盤上的天機針猛烈顫抖了起來。

    天機針顫抖得越是猛烈,也就說明,危險越是巨大。

    方乙從未見過天機針顫抖得如此厲害,連忙大喝一聲:“不好,快退。”

    刀獄界的諸聖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但是,能夠讓界子大人都如此緊張,恐怕真的是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機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空間中,出現一圈圈細微的波紋,羅剎公主的誘人嬌軀,從波紋的中心走了出來,笑道:“退,你們想往哪裡退?”

    緊接着,鑲嵌在冰壁中的豐碑盾,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豐碑盾上的空間晶石閃爍了一下,頓時,張若塵、青墨、木靈希、步極、蘇青靈、九頭青鳥便是從裡面走了出來,封住了他們的退路。

    方乙的眼睛猛然一凝,盯在羅剎公主和張若塵的身上,道:“空間修士。”

    在這一刻,刀獄界的諸聖皆是意識到失算,竟然一下子冒出兩位空間修士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道:“你們這羣修士,還是有那麼一些價值,直接殺死倒是有些浪費。不如……你們走在前面給我們探路,若是能夠僥倖活下來,本妃就饒他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麼,讓我們去送死?你們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。”

    聶山哪裡能夠忍受,冷哼了一聲,提起一柄金色的戰刀,拖出一道長長的刀芒,向着羅剎公主揮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聶山雖然只是至聖中期的修爲,但是,爆出來的力量,卻是足以與半步聖王一較高下。

    “不知天高地厚的人,是你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伸出兩根玉指,向着山體石壁上面點了過去,引動其中一根大聖銘紋。

    頓時,這一條峽谷中的冷寒氣流開始劇烈震動,大聖銘紋的滅殺力量爆發出來,凝聚出一個個漩渦,向着刀獄界的諸聖席捲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聶山首當其衝被捲入進一個寒氣漩渦,只是支撐了一個呼吸的時候,身上的護身符就被全部擊碎,身軀爆裂而開,化爲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一位堪比半步聖王的人物,在羅剎公主的面前,簡直就像螻蟻一般,輕輕鬆鬆就被碾殺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刀獄界的諸聖,不斷髮出慘叫聲。

    短短三個呼吸的時間,就有三十多位修爲深厚的聖者被抹殺,面對大聖銘紋,竟是毫無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蘇青靈和步極都是感覺到渾身冰涼,終於真正認識到羅剎公主的可怕。

    此女,簡直就是一個魔鬼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