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?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戰鬥猛烈爆發,不斷傳出此起彼伏的震耳巨響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佛帝舍利子,以一人之力,對抗數十位刀獄界的頂尖聖者,竟是還佔據上風,打得他們只能敗退。

    每隔幾個呼吸的時間,必定會有一位聖者隕落,墜落進下方的冥冬水中。

    正在雙方戰得難分難捨的時候,冰寒刺骨的冥冬水中,響起一道道古怪的叫聲。

    數十隻冥冰玉蠍,從水底浮了起來,吞噬漂浮在水面的聖屍。隨後,它們舉起尖銳的巨鉗,向上方正在戰鬥的諸聖望去。

    無論是刀獄界的聖者,還是張若塵和羅剎公主,都發現到下方的大批冥冰玉蠍,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。

    “難道冥冰玉蠍的巢穴,就在下方的冥冬水中?”

    衆人的心中,冒出這樣一個念頭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數十隻冥冰玉蠍口吐寒氣,化爲數十道白色的流光,衝向上方,也加入進戰圈,同時向雙方人馬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這些冥冰玉蠍之中,一共有十一隻都已經成年,擁有與半步聖王叫板的實力。

    只是第一波衝擊過去,刀獄界的諸聖便是發出一大片慘叫聲,足有十六位聖者慘死,還有一些聖者受了不輕的傷勢。

    “冥冰玉蠍的數量太多,趕緊逃離此地。”

    “停戰,立即停戰,否則大家都要死在這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一次,刀獄界的那些聖者,再也無法保持陣形,不顧一切向通道口逃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繼續去追殺他們,因爲,一共有七隻冥冰玉蠍,從不同的方向,向他發起攻擊,來勢相當兇猛。

    其中,一隻成年冥冰玉蠍,飛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,嘴裡吐出一口寒氣冰河。

    寒氣冰河足有數百米長,向下傾瀉。

    張若塵沉哼一聲,取出豐碑盾,激發出盾牌中的上萬道銘紋,爆發出圓滿力量。

    豐碑盾旋轉着飛了出去,擊碎寒氣冰河,撞在那隻冥冰玉蠍的身上。

    ‘轟隆。”

    一道鏗鏘之聲響起,那聲音,如同兩塊神鐵撞擊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隻成年冥冰玉蠍被打得飛了出去,身上的甲殼,出現三道長長的裂痕,嘴裡發出憤怒、低沉的嘶吼。

    “竟然只是將它擊傷,沒能將它殺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意識到,成年的冥冰玉蠍恐怕是真的堪比半步聖王,想要擊殺一隻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遠處,羅剎公主和方乙也都停止交戰,此刻他們正在與三十多隻冥冰玉蠍戰鬥。

    步極、蘇青靈、木靈希、青墨也遭到五隻冥冰玉蠍的攻擊,不過,都是沒有成年的冥冰玉蠍,因此,他們抵擋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百聖血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右手上面的晶紅色拳套,化爲一具鎧甲,覆蓋在身上,隨後,激發出百聖之力,有着一百道聖影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有百聖之力的加持,張若塵變得無比勇猛,一連打出六掌,便是將六隻冥冰玉蠍打得爆碎,化爲破破爛爛的殘屍,墜落到下方的水中。

    那隻受傷的成年冥冰玉蠍,發出一聲怒吼,再次攻擊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一絲懼色,長嘯一聲,爆發出急速,向它衝撞了過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抓起豐碑盾,提在手中,激發出盾牌中的雷火力量,猶如是抓着一顆巨大的雷火光球,不斷轟擊在那隻成年冥冰玉蠍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一連打出數十擊,每一擊都是全力以赴,打得冥冰玉蠍慘叫連連。

    終於,冥冰玉蠍無法再承受住張若塵的力量,身體發出一道噼啪的聲音,猶如陶瓷一般,破碎而開。

    一連解決七隻冥冰玉蠍,張若塵只感覺酣暢淋漓,戰意沸騰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釋放出食聖花,讓它去保護木靈希等人。而他自己,則是向刀獄界和冥冰玉蠍戰鬥最激烈的區域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此刻,刀獄界的聖者,全部都被堵在通道口的位置,足有二十多隻冥冰玉蠍在攻擊他們,其中有兩隻都已經成年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隻手抓着豐碑盾,一隻手提着沉淵古劍,一路攻殺過去,無論是刀獄界的聖者,還是冥冰玉蠍都接連不斷死在他的劍下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還活着的刀獄界聖者,已經只剩二十多位。

    要知道,進入峽谷之前,刀獄界聖者的數量,可是有一百多位。

    如此巨大的損失,讓一貫心態平和的方乙,也都怒得雙目通紅,大吼一聲: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方乙激發出白微星的力量,竟是有一股淡淡的神威,從他的體內爆發出來,震得圍攻他的十多隻冥冰玉蠍全部都飛了出去。其中,沒有成年的冥冰玉蠍,更是身體炸裂,化爲一團團血霧。

    方乙爆發出疾速,頃刻間,便是到達張若塵的身前,一指洞穿了過去。

    只是一道指勁,卻是震得空間顫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一凜,連忙穩住身形,身體前傾,左手撐起豐碑盾,向前抵擋。盾牌的前方雷火交織,有着一尊聖碑的虛影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方乙的手指,打碎聖碑虛影,擊在盾牌上面。

    這一指,方乙調動了真理規則融入進去,爆發出數倍力量,想要只用這一擊就將張若塵徹底殺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到豐碑盾猛烈的一震,像是一片天地壓在上面,震得他的手臂發出“咯咯”的聲響,彷彿骨骼都要斷裂一般。

    他的身體不受控制,向後拋飛出去,嘴裡竟是流淌出了鮮血。

    “沒有死嗎?”

    方乙有些失望,但是卻並不戀戰,沒有繼續向張若塵發起攻擊,而是向通道口的方向衝去。

    兩隻成年的冥冰玉蠍,鎮守在通道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看見方乙衝殺過來,它們的體內,涌出兩片巨大的寒氣雲,同時迎擊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方乙的眉心,星光四射,白微星的力量再次涌出來,雙手向前一按,轟擊在兩隻成年冥冰玉蠍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兩隻成年的冥冰玉蠍,竟是在一瞬間,就被他轟殺。

    方乙衝到通道口的位置,嘴裡吐出一口鮮血,轉過身,向張若塵和羅剎公主盯了過去,冷聲道:“今日之仇,來日必定加倍奉還,你們活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向前跨出一步,方乙進入通道,消失在這片黑暗空間。

    緊接着,還活着的二十多位刀獄界聖者,全部都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方乙,只用一擊就擊殺兩隻堪比半步聖王的冥冰玉蠍,讓他逃走,還真是後患無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半個身體都火辣辣的疼痛,傷得有些嚴重。

    若是,方乙沒有調動真理規則,張若塵還能與他一較高下。但是,得到真理規則的加持,別說是張若塵,就算是一步聖王,也未必是方乙的對手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還有時間劍法這一招底牌,真要生死對決,未必就一定會輸給方乙。

    說到底,還是因爲張若塵對時間和空間的掌控,不夠精深,否則即便方乙能夠調動真理規則,又怎麼可能是時空掌控者的對手?

    時間和空間都太玄奧,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去研習和參悟,可是張若塵現在最缺的偏偏就是時間。

    因此,他只能暫時先將時間花費在提升修爲上面,這是現在增強實力的最快方式。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淨滅神火,將攻殺過來的冥冰玉蠍,全部都燒成了飛灰。另一頭,羅剎公主也是引動出真理規則,一連擊殺六隻成年的冥冰玉蠍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冥冰玉蠍全部都被擊殺之後,這片空間,纔算是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“大家趕緊收集凝真聖露,我們必須儘快離開此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放鬆警惕,釋放出精神力,覆蓋下方的冥冰水,擔心會有更多的冥冰玉蠍飛出來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衝出通道,前去追殺刀獄界的諸聖。

    片刻後,她重新返回這一片黑暗空間,對着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逃走了!”

    “此次,刀獄界損失了近百位頂尖聖者,我們算是與他們結下大仇,以後再次見到,肯定是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有些遺憾,不過,像方乙這樣的人物,肯定有很多底牌和保命的手段,想要將他擊敗容易,想要將他殺死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除非,張若塵突破到至聖境界,纔有可能擁有殺死他的實力。

    一粒粒凝真聖露,懸浮在半空,像是繁星一般,數量極多,張若塵和羅剎公主也前去收集。

    花費了一刻鐘,他們纔將黑暗空間中的凝真聖露全部都收走,每個人都有巨大的收穫,只是張若塵一個人,就收集到一萬三千多滴。

    “走吧,趕緊離開這裡。”羅剎公主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突然,察覺到了一絲淡淡的空間波動,於是猛然擡起頭來,盯向黑暗空間頂部的那一輪“明月”。

    只見,“明月”的旁邊,竟是又出現一粒明亮的凝真聖露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眯,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,心中十分好奇,那輪“明月”到底是什麼?難道凝真聖露就是從“明月”中誕生出來?

    羅剎公主顯然也是察覺到了這一點,幾乎與張若塵同時向“明月”飛了過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