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?羅剎公主迎上張若塵的目光,竟是有些尷尬,幸好戴着面具,否則都不知道該如何掩飾。

    這一次,的確是失算,差一點她就出醜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露出懷疑的神色,道:“你已經達到精神力聖王的境界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挺了挺飽滿的酥.峰,讓自己重新站得挺拔,腰背筆直,頓時,強大的氣場又顯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祖靈界是聖者功德戰的戰場,無論是武道聖王,還是精神力聖王,都不可能有資格參與進來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感覺到很鬱悶,兩人才剛剛精神力雙修,就連她都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,可是,對方卻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,反而開始質疑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這個傢伙,完全沒有情感嗎?

    “我來到功德戰場之後,精神力才突破到五十五階,不行嗎?”羅剎公主的眼中露出大量眼白,脾氣很壞的說道。

    不遠處,九頭青鳥卻是不停轉動眼珠子,感覺到疑惑,總覺得公主殿下今天有些怪怪的,情緒波動也太大,沒有平時的從容和鎮定。

    剛纔,二人精神力雙修,張若塵自然不可能完全沒有感覺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並不認爲羅剎公主是真的看上了他,總感覺羅剎公主那麼做,是別有目的。

    無論是羅剎公主自身的強大修爲,還是無與倫比的美貌,還有那令人看不透的心智,無處不在彰顯她不是一個簡單女子,不可能輕易動情。

    “她到底有什麼陰謀?”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調動精神力內查,片刻後,果然發現一絲不對勁的地方。在他精神力聖魂的內部,竟然多出一縷詭異的氣流。

    那縷氣流,與精神力聖魂幾乎完全融爲一體,若不是張若塵小心謹慎,恐怕根本無法察覺到。

    “好奇異的一道氣流,到底是什麼時候進入我的精神力聖魂?難道是在精神力雙修的時候?”

    那一縷氣流相當危險,猶如一條遊蛇,不斷變換方位。而且,氣流上面蘊含的古怪力量,似乎正在同化他的精神力聖魂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張若塵幾乎可以肯定,這一縷氣流,必定是羅剎公主留在他的體內。很有可能,這纔是羅剎公主強行與他精神力雙修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真是詭計多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淨滅神火涌入進聖心,將精神力聖魂內部的那一縷氣流煉化。

    幸好他不是一個自戀的人,若是真的以爲羅剎公主看上了他,等到那縷氣流將他的精神力聖魂完全同化之後,恐怕,他就只能任由羅剎公主擺佈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立即點破此事,而是準備將計就計,讓羅剎公主覺得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,未嘗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步極的頭腦很簡單,並沒有察覺到氣氛反常,眼神灼熱的盯着腳下的黑白玉石,道:“凝真聖露就是從這塊玉石的內部誕生出來?豈不是說,它就是凝真聖露的泉眼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這塊玉石,之所以能夠凝聚出凝真聖露,只是因爲它的上面刻錄有十分高深的陣法銘紋,能夠將這座古聖山中的神秘力量,轉化爲凝真聖露。”

    “換一句話說,凝真聖露的源泉是古聖山,而不是它。”

    步極頓時露出失望的神色,有些不甘心的道:“古神山中的神秘力量,到底是什麼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又道:“或許是來自於鳳凰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羅剎公主被困住的這幾天,食聖花已經突破到至聖境界,從它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竟是不輸九頭青鳥。

    食聖花藤蔓頂部的果實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金色紋路,越來越接近成熟。

    三天前,在黑暗空間中,食聖花一共收集了一萬六千多滴凝真聖露。此刻,藤蔓上的一塊碧綠色的葉片打開,凝真聖露猶如雨滴一般灑落下來,由張若塵收入進一隻寶瓶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張若塵掌握的凝真聖露的數量,便是超過三萬滴。

    木靈希、蘇青靈、步極、青墨收集到的凝真聖露的數量,也都超過萬滴,對他們而言,無疑是一筆巨大的財富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強烈要求之下,木靈希和青墨都進入空間晶石的內空間修煉。那裡與外界的時間比例,達到四比一,加上她們掌握有大量凝真聖露,只要潛心修煉,修爲就能快速突破。

    當然,最主要的原因,還是因爲繼續前行會更加危險,張若塵有些不放心她們,所以才讓她們先去提升修爲境界。

    黑暗空間和白色空間破碎後,峽谷被打通,連接着古聖山的另一頭。

    視線穿過峽谷,已經能夠看見另一座聖山的山峰。

    張若塵眺望遠處,道:“穿過這一條峽谷,應該就可以到達中間三十三座聖山。”

    “豈不是距離功德簿牆,已經不遠。”步極露出一道喜色。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“還等什麼,趕緊出發。其它三塊功德簿牆都已經被摧毀,只要我們得到這一塊,就等於是掌握了整個聖者功德戰的主動權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步極、蘇青靈沒有猶豫,立即邁出腳步,向峽谷的另一頭趕去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一雙星眸,則是盯着鑲嵌在峽谷之間的黑白玉石,露出思索的神色,想要將它收走,研究上面的空間銘紋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體內的聖氣快速運轉,涌至一雙魔瞳,隨即,兩根光柱從瞳中飛出來,擊向峽谷兩邊的山體,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。

    聽到身後傳來的巨響,張若塵連忙停下腳步,轉過身望了過去,露出一道凝重的神色:“幹什麼?古聖山如此危險,她竟然還敢弄出這麼大的動靜?爲了一塊玉石,至於嗎?”

    那塊玉石上面的空間銘紋,的確是相當玄妙,而且價值連城,有研究和參悟的價值。但是,這裡無比危險,如此野蠻的破壞地址結構,引出任何兇險都是有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完全就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飢,羅剎公主不像他擁有《時空秘典》,也無法進入空間神殿修煉,想要研究空間之道,只能自己不斷去尋覓和收集。

    遇到黑白玉石,她自然是要收走。

    隨着山谷兩邊的石壁不斷垮塌,黑白玉石開始鬆動,在它的下方,卻是有大量冷寒的氣流涌動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略微一變,身形一動,使用出空間挪移,出現到羅剎公主右側的位置,呵斥了一句:“趕緊離開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沒有聽張若塵的勸告,繼續攻擊過去,終於,黑白玉石完全從石壁之中脫落下來,與古聖山分離開。

    她的雙眸,微微一眯,正要去收取黑白玉石……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突然,黑白玉石的下方,涌出大量冥冬水,宛如黑色的洪流一般,發出呼嘯的聲音,向着她和張若塵所在的方向洶涌而來。

    冥冬水,乃是“極寒之水”,即便是一般的聖王都頗爲忌憚,不敢直接觸碰。

    冥冬水中,響起一道道刺耳的古怪叫聲,竟是有大量冥冰玉蠍從水中衝出來,先一步向張若塵和羅剎公主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成年的冥冰玉蠍,張若塵就看見了二十多隻。

    面對如此陣勢,即便是羅剎公主也露出懼色,眼神變得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早有準備,一指點了出去,默唸一聲:“空間崩塌。”

    他們二人身前的那片空間,出現數十道空間裂縫,在空間裂縫交匯之處,空間開始坍塌,化爲一個巨大的黑色孔洞,將黑白玉石和冥冬水源源不斷吞噬了進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的雙掌向前一拍,打出了兩團淨滅神火。頓時,這一段峽谷變得無比灼熱,岩石融化,氣流沸騰,所有冥冰玉蠍都被逼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等到空間重新恢復穩定的時候,還活着的冥冰玉蠍,全部都鑽入進石壁裡面,消失在峽谷中。

    終於,張若塵微微吐出一口氣,轉過身,就向峽谷的另一頭行去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追了上來,故意露出頗爲氣惱的模樣,道:“本妃要收取黑白玉石,研究上面的空間銘紋。你將它毀了幹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難道看不出,古聖山的內部,蘊含有大量冥冬水?一旦你收走黑白玉石,冥冬水就會涌出來。冥冬水中,又生存着攻擊力強大的冥冰玉蠍,若是大批冥冰玉蠍衝出來,你應付得過來嗎?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絲毫都不領情,似乎是故意想要與張若塵擡槓,道:“我的修爲那麼強大,當然可以應付,誰要你幫忙的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繼續與她爭辯,只覺得她太較真,也太喜歡錶現自己強勢的一面,從來都不示弱和認輸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見張若塵沒有理她,於是,又主動說道:“你剛纔還是挺帥的,出手乾淨利落,比以前強了不少,境界已經達到真聖中期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答她,腳步變得更快。

    等到走出峽谷,張若塵終於與步極和蘇青靈會合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站在陡峭的崖壁邊緣,向遠處眺望,露出十分激動的神色。張若塵也是順着他們的視線望了過去,視野中,出現兩座巍峨的火焰聖山。

    其中一座火焰聖山的頂部,正是立着一塊功德簿牆,即便相隔數百里,也能看見牆體散發出來的白色聖光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