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?巨鯨河畔,九十九座聖山一層一層連綿排列,有的聖山常年被冰雪覆蓋,有的聖山卻被火焰覆蓋,都不是尋常生靈可以闖得進去。

    每一座聖山,都是一條通往鳳凰巢的路。

    張若塵等人急速前行,向功德簿牆所在的那座聖山趕了過去,很快就來到聖山的山腳下。

    大地變得無比滾燙,岩石和泥土都是呈現出赤紅色,他們的雙腳踩在上面會發出哧哧的聲音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顯然是對功德簿牆沒有什麼興趣,道:“這座聖山十分兇險,羅剎族的大批高手闖入進去,也都是有去無回。本妃認爲,我們應該先去奪取鳳凰巢中的寶物,再來爭奪功德簿牆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越往深處,肯定越是兇險。我們若是連功德簿牆都無法奪取,還談什麼鳳凰巢?”

    蘇青靈堅定不移的站在張若塵的這一邊,道:“沒錯。功德簿牆關乎廣寒界的生死存亡,必須要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中。至於鳳凰巢,能夠奪到自然是最好不過,就算奪不到,也不是什麼大事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笑了笑,也就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試探一番,倒要看看這座聖山到底有多麼兇險?”

    步極在身上貼了六十多張護身符籙,隨後,激發出大聖戰魂,小心翼翼的開始登山。

    聖山中,涌動着大量火焰,越是向上攀登,火焰的溫度越高。

    但是,憑藉步極的強大修爲,卻還抵擋得住。

    除了火焰,沒有遇到別的兇險,出奇的平靜,沒過多久步極就達到山腰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似乎沒有什麼兇險,難道是因爲羅剎族登山的方向與我們不一樣,所以,纔會遭遇劫難?”蘇青靈說道。

    羅剎族的侯爵,聚集在聖山的南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等人則是走的另一條路,所以,出現在了聖山的東面。他們不在同一個方向,相隔了數百里。

    山腰處,步極放鬆了警惕,轉過身,對着張若塵和蘇青靈大笑一聲:“這座聖山沒有危險,你們趕緊跟上來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,剛剛說出這句話,步極就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因爲,他發現自己的聲音,竟然變得無比沙啞和蒼老,彷彿是一個陌生老人在說話,聽在耳中,讓他感覺到頭皮發麻,心中生出一種莫名的驚恐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蘇青靈也都瞪大了雙眼,震驚的盯着步極。

    只見,步極的面容變得有些蒼老,臉上長出了皺紋,看上去足有五十來歲的樣子。而且,還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繼續變老,頭上甚至還長出一根根白髮。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意識到了什麼,臉色一變,道:“趕緊退回來。”

    步極也察覺到不妙,嚇得顫抖了一下,隨後,爆發出最快的速度,向山下衝去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他的壽元依舊在飛速流逝,衝到山下的時候,已經是白髮蒼蒼,全身都是皺紋,壯實挺拔的身軀也變得有些佝僂,彷彿是一個**十歲的垂暮老人。

    蘇青靈被嚇壞了,連忙攙扶住他,一雙大眼中流露出關切的神色,道:“你……你遭遇了什麼……”

    步極看了看自己的一雙乾癟的手,又看向頭上垂落下來的白髮,難以接受這個事實,嘴裏發出一聲淒厲的叫聲,便是暈厥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把抓住步極的手腕,探查了一番,隨後,取出一株可以續命的萬年聖藥,使用淨滅神火將聖藥煉化成液滴,喂進步極的嘴裏。

    蘇青靈則是源源不斷將聖氣注入進步極的背心,助他煉化和吸收聖藥。

    漸漸的,步極的臉上,纔是恢復了一些血色。

    蘇青靈十分擔憂,問道: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……怎麼會這樣?怎麼會這樣?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倒在地上的步極,道:“步極的肉身相當強大,已經成聖,壽元超過一般的聖者,正常情況下,就算活到一千歲,也是相當正常的事。可是現在,他的壽元大量流失,體內的生命之氣幾乎耗盡,就算服下續命聖藥,估計也活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蘇青靈與步極的關係極好,一直將他當成自己的兄長,聽到這樣的噩耗,有些難以接受,眼瞳中,蒙上了一層水霧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必那麼傷心,只要他的心能夠堅韌一些,不被挫折壓倒,繼續堅強的修煉下去。等到他突破到聖王境界,壽元又能大增,到時候,應該可以恢復年輕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句,張若塵的目光,便是盯向眼前的這座聖山,隨後邁出腳步,向上攀登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微微的一詫,道:“你幹什麼?”

    蘇青靈也擡起頭來,連忙去阻攔張若塵,生怕他也遭遇厄難。這座聖山實在太詭異,能夠吞噬修士的壽元,是一處絕禁之地。

    “不用爲我擔心,我只是去驗證心中的猜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深邃,彷彿是已經知道步極爲何會快速衰老,於是,加快了腳步。大概走了三裏,張若塵停下腳步,細細感受,果然發現時間流速加快。

    隨即,他連忙向後倒退,退到時間流速正常的區域。

    就剛纔那麼一瞬間,張若塵發現他的壽元,至少損失了半個月。

    “果然與時間有關,難怪不到半個時辰,步極的千年壽元就耗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開眉心的天眼,觀察這一片天地,發現了密密麻麻的時間銘紋。

    整個火焰聖山,竟然是一座巨大的時間陣法,越是向上攀登,時間流速越是誇張。任何生靈闖入進去,恐怕都是難逃一死。

    不是被殺死,而是老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退到山下,將此事告訴了蘇青靈和羅剎公主。

    蘇青靈愕然,道:“先是遭遇空間大陣,又遇到時間大陣,建立鳳凰巢的生靈,到底是一位什麼樣的存在?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輕笑了一聲:“我早就說過,這座聖山相當兇險,不能去闖。我們還是繞過去,先去奪取鳳凰巢中的寶藏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未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摸了摸下巴,露出思索的神色,又道:“使用空間大挪移,直接挪移到山頂,以最快的速度取走功德簿牆。這樣做可能會損失部分壽元,不過,爲了功德簿牆,完全可以拼一拼。”

    想要讓廣寒界成爲聖者功德戰的第一,也就必須奪取功德簿牆。

    張若塵體內的聖氣急速運轉,將空間力量完全調動起來,隨後,向前一衝,施展出空間大挪移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出現在十數裏之外,臉色微微的一變,沒有繼續向前,反而快速向後倒退,向山下衝去。

    退到山下,張若塵連忙內查,發現自己的壽元,竟是損失了二十多年。

    蘇青靈心知肯定是出現了意外,連忙問道:“怎麼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以我現在的修爲和精神力強度,一次空間大挪移,可以橫跨兩三百里。但是,在這裏,卻只是橫跨了十多裏。這座聖山中,不僅有時間銘紋,還有空間銘紋。這下有些棘手了!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說道:“這座聖山根本無法攻破,任何生靈闖進去都是死路一條,沒必要在這裏繼續死磕。先去奪取鳳凰巢的寶藏,纔是明智之舉。”

    面對時間和空間的力量,蘇青靈完全束手無策,內心也有一些動搖,問道:“還有別的辦法嗎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只要破壞掉聖山中的時間銘紋和空間銘紋,還是可以登上山頂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眼眸中,閃過一道精芒,道:“你能破壞時間銘紋?”

    “雖然需要花費大量時間,不過,還是可以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沉淵古劍,閉上了雙目,調動起時間力量,施展出第三重時間劍法“十二時辰劍法”,一劍揮斬了出去。

    半空中,其中一根時間銘紋斷裂,響起一道震耳的爆響。

    聖山的南面,羅剎族的大批侯爵聽到爆響聲,紛紛飛到半空,向着聖山的東面望去,發現了張若塵等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爲何有人類闖到中間三十三座聖山的區域?難道還有別的路可以進來?”

    四大一等侯爵之一的聖箭侯,飛在半空,渾身散發出金燦燦的光華,一雙巨大的眼瞳盯在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正是那個人族男子,收走了他的五支破滅金箭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簡單,竟然可以闖到這裏。”

    聖箭侯拉開金背龍骨弓,將一支破滅金箭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

    破滅金箭化爲一根金色的光柱,穿過數百里,以百倍音速,衝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在全力以赴破解時間銘紋,發現破滅金箭飛來,已經來不及抵擋,只得激發出身上的護身符籙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護身符籙一連破碎了十數張,纔將破滅金箭的攻擊力化解。

    聖箭侯收回破滅金箭之後,眼神一沉,大吼一聲:“留在一半侯爵繼續鎮守在這裏,其餘侯爵,跟隨本座前去聖山的東面,獵殺天庭界的生靈。”

    沙陀七界的聖者,也發現九十九座聖山中的變故,其中一些聖境中的大人物飛到高空,向功德簿牆所在的那座聖山望去。

    看見張若塵、蘇青靈、羅剎公主的身影,所有聖者皆是微微一驚。

    他們是如何穿過羅剎族的封鎖,到達功德簿牆所在的那座聖山的下方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