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?三大世界與羅剎族的大戰,驚動了整個巨鯨河流域的聖境生靈。

    沙陀天域另外四大世界的聖者,皆是感到詫異,相當好奇,方乙、東流劍尊、萬兆億等人,到底是如何穿過羅剎族的封鎖,到達功德簿牆所在聖山的山下?

    “肯定還有別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那條路,我們也要去爭一爭,怎麼也不能讓他們將功德簿牆奪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崑崙界的兩千多位聖者,全部藏身在巨鯨河的東岸,暫時由青霄天王、東域王陳胤、白黎皇子……等等十大聖境高手統帥,雖然來自不同的種族,可是實力都是相當強大。

    青霄天王收到聖書才女的傳訊光符,隨即,帶領聖者大軍,衝出隱匿陣法,聲勢浩大的向九十九座聖山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兩位界子大人有令,所有聖者一起前去第三十五聖山,斬殺羅剎侯爵,奪取功德簿牆。”

    刀獄界和紫府界的八千位聖者,出現在地平線上,每個聖者的身上都籠罩着一層聖芒,散發出一道道震懾人心的聖道波動,彷彿天兵天將下凡。

    然而,崑崙界、刀獄界、紫府界的聖者大軍,剛剛衝到第九聖山的下方,大地便是撕裂開一道數百里長的縫隙,彷彿是一位巨人張開了大嘴。

    濃密的邪剎之氣,從裂縫中涌出來,呈暗紅色,使得方圓數千裡都變得一片昏黑。

    一支數量龐大的羅剎大軍,從地底衝出來,嘴裡發出嘶吼聲,向三大世界的聖者大軍攻伐過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埋伏。”

    “地底藏着大批羅剎侯爵,之前我們竟然沒有任何察覺。”

    聖者級別的大戰一觸即發,頃刻間,兩股洪流便是碰撞在一起,一道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傳出,很快,緋紅的聖血就灑滿大地,血腥味在空氣中蔓延。

    戰鬥,相當慘烈。

    聖者在任何一座大世界都在頂尖級別的強者,但是,在這裡,瞬間就被打得血肉橫飛,聖骨都被碾壓成碎片。

    張若塵豁然站起身來,眺望聖山外的戰場,雙眉微微的一凝,“到底有多少羅剎族的侯爵大軍藏身在地底?”

    蘇青靈的一張俏臉,完全繃緊,道:“羅剎族本來就善於藏匿,而且,天生就精通遁地之術。所以,很多時候,他們都會在地底行軍,以掩人耳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,總覺得鳳凰巢就是一個誘餌,羅剎族似乎是想要將沙陀七界的聖者,全部都滅掉。

    蘇青靈問道:“我們要不要通知廣寒界的聖者,讓他們趕來這裡?”?“趕過來幹什麼?聖山中的時間印記和空間銘紋還沒有破掉,再多的聖者趕過來,也是死路一條。你傳訊給他們,讓他們隱藏身形,不要輕舉妄動,以免被羅剎族發現。等到真正需要他們出手的時候,本神使自然會通知他們。”

    到現在爲止,張若塵並沒有完全看清局勢,與其莽撞行事,不如先按兵不動,以不變應萬變。

    三大世界的聖者大軍雖然遭遇攔截,可是,依舊有一些聖者殺出重圍,趕到功德簿牆所在的這座聖山山下,與方乙、東流劍尊、萬兆億等人會合。

    三大世界的聖者數量越來越多,終於能夠抵擋住羅剎侯爵大軍的攻伐,不再是一味的退避和防守,也能組織起一波又一波的反攻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空間迷陣中,雙手向虛空一抓,將地上的一片屍骸隔空取走,帶到陣法的內部。

    一共三十多具屍體,有的是羅剎侯爵,有的是三大世界的聖者。

    首先,張若塵從羅剎侯爵的屍身上,各自取出一滴血液。隨後,又將他們的儲物袋全部都取了下來,收集到大量寶物。

    “食聖花,繼續吸收養分,增強修爲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主人。”

    食聖花無比興奮,立即從張若塵的體內衝出,延伸出密密麻麻的根鬚,刺入進地上三十多具聖屍的眉心,吸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它的修爲,已經達到至聖的初期,只要繼續吸收聖屍的聖力和聖血,就能變得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就算是突破到聖王境界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三大世界的聖者大軍和羅剎侯爵打得相當激烈,哪裡有時間收集殘魂和血液,自然也就便宜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集了血液,便是將羅剎侯爵的屍身,交給食聖花吸收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集了一縷殘魂,便是將羅剎侯爵的其它殘魂,全部都打碎,絕不留給他們繼續收集的機會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張若塵從三大世界聖者的屍身上,也是收集到大量裝着羅剎血液和殘魂的寶瓶,還有聖器、丹藥、符籙……等等。

    漸漸的,三大世界的聖者,察覺到這一點。

    他們與羅剎侯爵大軍打生打死,傷亡無數,最後,居然便宜了一個旁觀者,很多聖者都氣得吐血,心中大罵張若塵卑鄙。

    更加讓他們無語的是,羅剎侯爵大軍就只盯着他們,根本就不去攻擊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想要坐山觀虎鬥,哪有那麼容易?”

    紫府界的一位三十來歲的道袍婦人,長得頗爲姿色,修爲達到至聖境界,臉色氣得有些發白,便是引着一羣羅剎侯爵,向張若塵所在的位置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警告你,最好不要靠近過來,我不想參與你們的戰鬥,只想安安靜靜的修煉。”

    “修煉你大爺。”

    很多聖者都在心中罵張若塵,覺得他太無恥,明明是在坐收漁利,卻還聲稱自己不想參與戰鬥。

    這種人就該吊起來打!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所有好事都被你佔去?想要置身事外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道袍婦人沉聲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青天弓和白日箭,將長弓拉成了滿月,對準道袍婦人,道:“千萬不要逼我,我是真的不想加入你們和羅剎族的廝殺,若是你繼續靠近,我就當你是想要搶奪我身上的寶物,只能將你射殺。”

    青天弓和白日箭都是相當厲害的戰兵,對準道袍婦人之後,的確是讓道袍婦人臉色微變,全身都像是被死亡之氣籠罩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就在道袍婦人想要退避的時候,東流劍尊從後方衝了上來,大喝道:“無須懼他,繼續殺上去。”

    看見東流劍尊衝上來,那位道袍婦人頓時信心大增,雙手同時向前方一按,頓時一個直徑數十丈的圓形光印顯現出來,有着一根根道紋,在光印上面流動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一根根尖銳的冰柱,從圓形光印中飛出,如同雨點一般,向張若塵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,你們非要與我過不去,我也不必再與你們客氣。”

    “嘣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箭射了出去,白日箭爆發出百倍音速,擊碎圓形光印,衝向道袍婦人的眉心。

    道袍婦人的身上,十七張護身符籙被激活,散發出十七層明亮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十七張護身符籙全部都爆碎,道袍婦人也是如同稻草人一般,向後拋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起一支破滅金箭,轉瞬間,第二箭已經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那位道袍婦人的聖軀被金箭穿透,腹部的位置,留下一個碗口粗的血窟窿。

    並且,有着一層淡淡的金芒,覆蓋在傷口上面,使得傷口無法癒合,聖血如注一般的向外流淌。

    很快,道袍婦人便是倒在地上,生機全無。

    那些飛向張若塵的冰柱,進入空間迷陣的範圍之內,飛行的方向,立即發生偏移,墜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向衝殺上來的東流劍尊,對着羅剎公主說道:“這是一個相當厲害的強者,交給你了!”

    “此人,名叫寧東流,乃是紫府界的界子,實力不容小覷。這樣的強者,憑什麼讓本妃去對付,你幹什麼?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有些不悅,覺得張若塵是在利用她。

    “我當然是要繼續奪取戰場上的屍骸,收集羅剎血液和殘魂,還有屍骸身上的寶物。這些髒活累活,以魔妃的尊貴身份,難道會做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自然是不會去做這種事,羅乷公主何等驕傲,何等高貴,何等優雅,怎麼能去收集羅剎侯爵屍體中的血液和殘魂?讓羅剎族的那些王公貴族的天之驕女,在戰場鏡像上面看見,還不笑死。

    太丟臉了!

    但,若是不去收集羅剎血液和殘魂,又肯定會引起張若塵的懷疑。

    “好吧,本妃去對付寧東流,你收集的羅剎血液和殘魂,我們一人一半。如何?”羅剎公主說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沒問題。”張若塵說道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衝出空間迷陣,迎上了東流劍尊。

    兩人都是聖境中的頂尖強者,剛一交手,便是爆發出石破天驚的轟鳴聲,無數劍氣飛出來,充斥在天地之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觀察東流劍尊和羅剎公主的戰鬥,輕輕的點了點頭,“好高深的劍道造詣,已經快要將劍八修煉到大圓滿了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目光,隨後,又繼續使用出隔空取物的手段,將戰場上的屍骸,源源不斷拖入進空間迷陣。

    羅剎血液、羅剎殘魂、凝真聖液、聖器、聖丹,還有其他的一些稀奇古怪的寶物,張若塵收集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正在拼死血戰的諸聖,全部都相當眼紅。

    明明是他們在拼命,爲什麼最後好處都被張若塵得了去?

    還有沒有天理?

    天庭界的那些強者,通過戰場鏡像看到這一幕,全部都愕然,也不知該如何評價張若塵纔好。

    這簡直就是明目張膽的強取豪奪,無恥,真的是無恥至極。

    “對付羅剎族,天庭界的修士人人有責,廣寒界的那位神使,還要不要臉?怎麼可以在別人拼死戰鬥的時候,卻只顧着自己收集功德?”

    刀獄界和紫府界的一些大聖,也是被氣得頭頂冒煙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最好不要活着回到天庭界,否則,本君一定將他身上的骨頭一根根打斷。”

    “這次聖者功德戰,簡直不能再看下去,大聖都會被氣死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