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羅剎大軍全部退走,離開了聖山的南面。

    不過,紫府界、刀獄界、崑崙界的聖者卻並沒有放鬆警惕,依舊派遣出大批聖者,駐紮在東南方向,以免羅剎大軍捲土重來。

    其中一部分聖者,則是殺氣騰騰的向張若塵和羅剎公主走了過去,一副興師問罪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給老夫滾出來。”徐則海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徐則海是紫府界的一位半步聖王,已經活了七百多歲,邁步之間,有龍虎之氣同行,飛沙走石。

    因爲,東流劍尊正在療傷,徐則海就暫時成爲紫府界的領頭人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氣定神閒的站在空間迷陣中,道:“來則何人?”

    “紫府界,徐則海。”

    “好你個徐則海,竟然敢冒犯本神使,看我不射殺了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抓起青天弓,拉開了弓弦,頓時,一大片青色聖光浮現在了他的頭頂,搭在弓骨上的白日箭,則是散發出奪目的白芒。

    “青天白日”的異象,竟是真的顯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徐則海的心中,又是將張若塵一陣狂罵,明明是他來興師問罪,才說了一句話,對方竟然就要射殺他。

    廣寒界的這位神使,殺氣也太重,簡直沒辦法與他講道理。

    徐則海見識過青天弓的威力,若是離得太近,就算是以他的修爲,也未必躲得開。因此,他連忙施展出身法,向後倒退,拉開了一段距離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又將白日箭指向紫府界的另外幾位至聖,他們都嚇了一跳,與徐則海一樣,退到三百丈之外。

    太丟人了,明明是去興師問罪,卻被嚇得落荒而逃,就連紫府界的聖者都覺得尷尬。

    徐則海沉聲道:“張若塵,你不要太狂妄了!與紫府界作對,不會有好下場。若是識時務,立即將你先前收集的羅剎血液和殘魂交出來,否則後果自負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理解爲,你們紫府界是要向廣寒界宣戰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徐則海的心中一凜,連忙道:“沒那麼嚴重,紫府界和廣寒界都是天庭的下屬凡界,應該聯手一起對抗羅剎族,怎麼可能相互征戰?但是,你張若塵先是射殺晏殊聖者,又搶奪紫府界的戰果,勢必是要付出一些代價。”

    “晏殊聖者?哪位晏殊聖者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先前被你射殺的那位紫府界的至聖,衆目睽睽之下,難道你還想否認嗎?”徐則海怒叱道。

    紫府界當然不會與廣寒界開戰,想要收拾張若塵,奪取他身上的羅剎血液和殘魂,自然是要找一個理由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道恍然之色,道:“原來她是紫府界的至聖,看來是一個大人物,這一筆賬,本神使一定要好好找你們清算。”

    徐則海差一點吐血,道:“你還找我們清算?有臉皮比你更厚的人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很嚴肅,沉聲道:“你們紫府界的晏殊聖者,十分貪婪,見本神使得到了大量羅剎血液和殘魂,就想殺人搶奪。幸好本神使的實力強大,才保住了一條性命。你們紫府界的修士,都是強盜嗎?就不能憑藉自己的本事去收取羅剎血液和殘魂,非要搶奪別人的?”

    到底誰搶誰啊?

    徐則海的臉變得相對漲紅,一時之間,竟是不知道還能說什麼?

    就連蘇青靈都有些看不下去,覺得張若塵太無恥,無論怎麼說,這一次,他們的確是有些不厚道,將三大世界的戰果都掠奪一空,手段很不光彩。

    不過,這也算是用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,與紫府界這羣強取豪奪的傢伙講什麼道理?

    崑崙界的陣營中,東域王陳胤道:“張若塵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有底線?璇璣劍聖和明帝的臉,都快被他給丟光。”

    萬兆億道:“有底線的張若塵,就有軟肋,就有對付他的辦法。沒有底線的張若塵,纔是更加可怕。”

    紫府界的聖者,全部都被張若塵惹毛了,憋了一肚子的火,吼道:“別跟他廢話那麼多,一起出手,滅了他。”

    足有數百位聖者,同時調動聖氣,開始凝聚聖術。

    一道道強大的聖力波動,爆發出來,使得地面都在微微顫動,可以想象,數百道聖術打出去,毀滅力將是相當恐怖。

    雪無夜的雙眉一緊,道:“張若塵這次玩過火了,徹底將紫府界的諸聖激怒,數百道聖術落下去,就憑他們幾個怎麼可能擋得住?”

    “活該。”楚思遠沒好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青霄天王、聖術才女、滄瀾武聖,還有另外一些聖者,皆是露出擔憂的神色。

    說到底,張若塵與崑崙界的關係怎麼都斬不斷,那裏有他的師兄弟,有紅顏知己,有生死之交,還有聖明中央帝國的舊部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們什麼意思?真的要殺死本神使,奪取本神使身上的羅剎血液和殘魂?我勸你們最好保持克制,不然後果很嚴重。”

    “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徐則海率先打出一道聖術,隨即,一百零八道聖獸虛影,向着張若塵狂奔而去。每一道聖獸虛影都蘊含有恐怖的毀滅力量,一起呈現出來,彷彿是要將這座聖山都碾碎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紫府界的數百位聖者,也都打出聖術,鋪天蓋地的向張若塵轟擊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,那些攻擊力量,卻沒有落在張若塵的身上,進入空間迷陣之後,出現了空間逆轉,竟是倒飛了回去,攻擊向紫府界的諸聖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足有四十多位紫府界的聖者被聖術鎮殺,還有數百多位聖者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勢,死傷一大片,說不出的悽慘。

    崑崙界和刀獄界的聖者,全部都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正在遠處療傷的東流劍尊,則是被氣得吐出一口鮮血,體內的傷勢,反而變得更加嚴重。

    徐則海從那片交織着雷火的焦土下面爬了出來,身上皮開肉綻,聖衣被轟得千瘡百孔,頭髮上面冒青煙,顯得格外狼狽,手指指着張若塵,半天沒有吐出一個字。

    “我都告訴你們後果很嚴重,讓你們保持克制,可是,你們卻偏偏不聽。”張若塵說道。

    滄瀾武聖咬着嫣紅的嘴脣,盯着張若塵周圍的那片空間,冷啐了一句:“好陰險的傢伙,肯定是提前佈置了空間迷陣。”

    東域王陳胤也是皺起眉頭,道:“現在怎麼辦,難道還沒辦法從他手中將我們的戰果要回來?”

    “要回來,怎麼可能要得回來?就算能夠要回來,估計也是要付出巨大的代價。”萬兆億道。

    滄瀾武聖說道:“刀獄界和紫府界不可能善罷甘休,就算張若塵再強,也不可能擋得住兩座大世界的聖者。”

    “先讓他們鬥,我們去取功德簿牆。”

    萬兆億望向聖山山頂,目光鎖定在功德簿牆上面,隨後,與滄瀾武聖、九幽劍聖一起,繞開空間迷陣,向着山頂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他們盯了一眼,說道:“提醒你們一句,登山路很兇險,稍有不慎,身死人亡。”

    “危言聳聽。”

    滄瀾武聖從來不懼兇險,根本不聽張若塵的勸告,大步向上攀登。

    看到崑崙界的聖者想要奪取功德簿牆,紫府界和刀獄界的聖者也是有些心急,暫時沒有再與張若塵對抗,派遣出十數位聖境高手,前去攔截崑崙界的三聖。

    看着崑崙界、紫府界、刀獄界的聖境強者,爭先恐後的衝向聖山山頂,張若塵只是輕輕的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反正已經提醒了他們,他們不聽有什麼辦法?

    別的人不瞭解張若塵,可是,聖書才女卻很瞭解他,看見張若塵嘆息,她生出了一股不好的預感,連忙傳出一道精神力,問道:“能否告訴我,聖山中,到底有什麼危險?”

    再次聽到聖書才女的聲音,張若塵感覺猶如隔世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下方望去,盯着聖書才女的那雙清澈、柔美、靈動的眼眸,道:“時間最殺人,一剎那,便是白頭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仔細思索張若塵的這句話,頃刻間,便是理解了他的意思,臉色鉅變,連忙向正在登山的萬兆億、滄瀾武聖、九幽劍聖傳音。

    聖山上,紫府界的半步聖王徐則海,爆發出急速,衝到萬兆億和九幽劍聖的前方,冷笑一聲:“就憑你們崑崙界也想奪取功德簿牆,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?”

    刀獄界的一位至聖,揚聲道:“崑崙界在沙陀七界,排名最末。就算得到功德簿牆,也守不住。還不如跟隨我們兩界,一起收拾了廣寒界,如何?”

    看着紫府界和刀獄界的聖者狂妄的樣子,九幽劍聖就相當惱怒,若是在崑崙界,誰敢這麼跟他說話?

    就在九幽劍聖想要一劍刺過去的時候,卻聽到聖書才女的傳音。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渾身一顫,連忙停下腳步,來不及進行過多的思考,以最快速度,向着山下衝去。

    萬兆億和滄瀾武聖也都臉色驚變,比九幽劍聖還要先一步向山下逃去。

    徐則海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輕笑一聲:“本聖還沒有說要收拾你們,你們竟然就被嚇得逃命,就這點膽魄,還想奪取功德簿牆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