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聖者,沒有察覺到危險,繼續向上攀登,想要儘快奪取功德簿牆。

    徐則海感覺身體越來越虛弱,終於察覺到不對勁,內查了一番,發現身體機能正在快速下降,生命之氣幾乎完全流失。

    頓時,他的臉上,露出驚懼的神色,嘴裡發出極度不甘的聲音:“我命……不該絕……啊……怎麼……”?“嘭。”

    壽元流失殆盡,徐則海重重的倒下,化爲一具死屍。

    “天吶,我怎麼變得這麼蒼老?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麼回事,爲何我的臉上全是皺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別的那些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聖者,也察覺到不妙,紛紛向山下逃去。

    可惜,沒有一個活着回來,全部都老死在半路上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次登山,便是走完了一生。

    要知道,登山的十數位聖者,皆是刀獄界和紫府界最頂級的強者,絕大多數都是至聖。他們死去之後,兩大世界的至聖,幾乎損失殆盡。

    太詭異了!

    沒有看見任何兇險,可是,至聖和半步聖王級別的人物,卻都死在聖山之上。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聖者,無不心驚膽顫。

    “難道地域界的冥族藏身在聖山中,使用了詛咒的力量,殺死了他們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是死族,死亡邪氣也能殺人於無形。”

    在場,有聖者聯想到地域界上三族之中的“死族”和“冥族”,因爲這兩族的手段相當詭異,殺人的時候,讓人防不勝防。

    萬兆億、九幽劍聖、滄瀾武聖返回到山下,衝入進崑崙界的陣營中。

    滄瀾武聖損失了三百年壽元,依舊還是年輕的樣子,皮膚瑩白,晶瑩剔透,可是,頭上的秀髮,卻變成了白色。

    她的內心難以平靜,嬌軀在不停顫抖。

    損失三百年壽元,這個代價也太大,雖然還無法威脅到她的生命,但是,必定會對修煉產生巨大的影響。

    時間,對她而言,變得無比緊迫。

    萬兆億修煉到肉身成聖,壽元本來就比一般的聖者悠長一些,因此,就算損失了三百年壽元,外貌也沒有發生變化,依舊精神飽滿,龍精虎猛。

    最慘的,莫過於九幽劍聖。

    逃到山下後,九幽劍聖變得無比蒼老,黑髮變白髮,白髮都要掉光,全身皮膚長滿老年斑,變得皺巴巴的,像是褐黃色的樹皮。

    就連走路也都是顫巍巍的模樣,差一點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三大弟子連忙衝上前去,攙扶住九幽劍聖,“師尊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強撐着身體,擺了擺手,隨後,取出一株萬年聖藥,塞進了嘴裡,便是盤膝坐下煉化和吸收。

    萬兆億盯着眼前巍峨的聖山,像是在思考,沉默了很久,才道:“是時間的力量,聖山中的時間流速,遠遠快於外界。這一次是我太大意了!”

    “肯定又是張若塵設下的陷阱,只有他才能操控時間。”九幽劍聖的大弟子王夙,憤怒的說道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的二弟子燕雨瓏,拔出了聖劍,向着張若塵所在的位置一指,道:“師尊、小聖天王、滄瀾武聖都差一點被他害死,還等什麼,先殺了他再說。”

    別的那些崑崙界的聖者,也都相當氣憤,紛紛揚言要滅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站了出來,攔住他們,道:“聖山中的時間力量,若是張若塵佈置出來,他早就已經將功德簿牆收走,怎麼可能被攔在外面?你們能不能先冷靜下來,不要什麼事都推到張若塵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沒有講出剛纔是張若塵提醒了她,才救下萬兆億、滄瀾武聖、九幽劍聖。

    因爲,她十分清楚,若是讓衆人知道她和張若塵有過交流,肯定會惹來源源不斷的非議,會被邊緣化,也會被疏遠,那時,恐怕她就無法繼續在崑崙界立足。

    萬兆億和九幽劍聖都是相當聰慧的人物,自然能夠猜到,聖書才女肯定是從張若塵那裡得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不過他們卻都保持沉默,沒有說出來。

    畢竟,他們欠下了聖書才女一個巨大的人情,怎麼可能又去出賣她?

    青霄天王忍不住站出身來,沉喝一聲:“我師弟可是提醒過他們,算得上是仁至義盡,你們還想怎麼樣?再說,就算讓你們去,你們是我師弟的對手嗎?不過只是去送死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青霄,你竟然還敢稱呼張若塵爲師弟?你也想叛出崑崙界嗎?你是不是早就暗中投靠了廣寒界?”王夙說道。

    “住口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呵斥一聲,聲音相當蒼老,忍不住咳嗽了起來。

    王夙不敢繼續說下去,連忙蹲下身,將九幽攙扶了起來,道:“師尊,你還好吧?”

    “服下聖藥後,應該還能活三、五年,暫時不會死。”九幽劍聖道。

    “三……五年……”

    三大弟子的聲音,都是微微一顫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倒是顯得無所謂,似乎三五年和三五百年,沒有什麼區別,道:“時間越是緊迫,動力也就越大,說不一定,很快老夫就能領悟到衝破聖王境界的契機。”

    刀獄界和紫府界的陣營中,一片騷亂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和方乙沒有繼續養傷,連忙站出來安撫衆人的情緒。

    刀獄界的神使血風靈,親自進入聖山中查探,找出了那十數位聖者死在聖山中的原因,隨後,告訴了東流劍尊和方乙。

    面對時間力量,即便東流劍尊和方乙的天資再高,手段再如何厲害,也都是束手無策。

    空間迷陣裡面,羅剎公主的一雙美眸,打量着聖書才女,笑道:“你的這位小情人有點意思,精神力天賦還不錯,而且又執掌着一本儒祖聖書,看來是有些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別亂說話,我們的關係,沒你想的那麼複雜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道:“可惜,你們說的悄悄話,本妃全部都聽到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沉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張若塵和聖書才女的精神力都達到五十四階,可是,他們使用精神力傳訊,卻還是被羅剎公主攔截。

    此女也太厲害。

    在她的面前,竟是一點秘密都藏不住。

    “你讓她將儒祖聖書借給我觀閱一段時間,如何?”羅剎公主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,否則,我們的合作,只能到此爲止。”

    剛纔,羅剎公主只是在試探聖書才女在張若塵心中的分量,想要控制和收服張若塵,總要多抓幾張牌在手中才行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笑了笑,沒有繼續說下去。

    遠處,一片浩蕩的聖氣涌動而來,到達聖山的山下。

    大魔十方界、八部界、天姆界、廣寒界的聖者大軍,從聖氣中衝了出來,各自佔據一方,將整個聖山都圍起來。

    先前,三大世界的聖者大軍,趕來資源的時候,已經暴露張若塵和羅剎公主開闢出來的那條路。他們緊隨其後,便是跟了上來。

    大魔十方界的聖者數量最多,超過了一萬,聲勢相當浩大,不過,他們卻都藏身在一片魔霧的內部,沒有顯露出真身,顯得相當神秘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珠子,輕輕的轉動了一下,道:“大魔十方界的聖者大軍已經趕到,你不去與他們會合?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盈盈一笑:“廣寒界的聖者,似乎沒有聽你的命令,還是趕了過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注意到廣寒界的聖者大軍,因此,直皺眉頭。

    現在的局勢相當詭異,暗藏殺機,廣寒界的聖者應該隱藏在暗處,不該這麼快就暴露出來。

    在廣寒界的聖者大軍中,張若塵看到了吳昊的身影。

    吳昊和溫書晟向着空間迷陣走了過去,在空間迷陣的邊緣停下腳步,與張若塵對話,詢問聖山的情況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沒有隱瞞,將所知的一切,都告訴了他們。

    溫書晟道:“神使乃是時空傳人,應該有辦法破解聖山中的時間陣法吧?”

    “有,但是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。而且……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吳昊問道:“而且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廣寒界的勢力單薄,就算我破解了時間陣法,恐怕也得不到功德簿牆,還不如不破解時間陣法。”

    吳昊和溫書晟對視了一眼,同時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笑了笑,道:“那就先去奪取鳳凰巢中的寶藏。”

    吳昊和溫書晟都向羅剎公主盯了過去,問道:“她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自稱靈焰魔妃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靈焰魔妃。”

    吳昊和溫書晟都是微微一震,隨後,仔細打量羅剎公主。

    當他們的視線,與羅剎公主的雙眸觸碰在一起的時候,遭到攝魂魔瞳的攻擊,兩人重心不穩,差一點栽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不過,吳昊和溫書晟都不是一般的聖者,身上攜帶有守護精神意志的寶物,很快就清醒過來,隨後狼狽的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“一點禮貌都沒有,怎麼可以如此直勾勾的盯着一個女孩子?”羅剎公主媚俏的笑道。

    吳昊和溫書晟的眼中,都露出忌憚的神色,意識到“靈焰魔妃”是一個相當可怕的人物,不敢再觸碰她的眼瞳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