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溫書晟的額頭上,冒出一顆顆豆大的汗珠,心中頗爲擔憂:“張若塵敢與靈焰魔妃合作,難道不知道這是與虎謀皮,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復?”

    吳昊卻依舊保持平靜,心中微微一動:“只要廣寒界和大魔十方界合作,奪下功德簿牆,應該不是難事。”

    隨即,他將這個提議,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在吳昊看來,廣寒界和大魔十方界並不是競爭對手。畢竟,大魔十方界相當強大,怎麼都不可能在功德戰中墊底。

    反而,若是廣寒界能夠抱住大魔十方界的大腿,肯定能夠得到無窮的好處,或許可以爭一爭聖者功德戰的第二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道傳訊光符,從聖山外飛來,落入羅剎公主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稟告公主殿下,本少君親自帶領十位一等侯爵,已經擒住靈焰魔妃。”

    傳訊之人,正是剛剛趕到祖靈界的靈全少君。

    “這個討厭的傢伙,怎麼來了?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自然知道靈全少君是來獻殷勤,可是,卻也有些擔心,他會打亂她的計劃。

    在傳訊光符的內部,懸浮着一道圖案烙印,正是靈焰魔妃的影像,顯得栩栩如生,就像是靈焰魔妃的一道魂影立在那裡。

    看到那道圖案烙印,羅剎公主的眼眸中,閃過一道狡黠的精芒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羅剎公主手中的傳訊光符看了一眼,露出疑惑的神色:“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玉指一捏,笑盈盈的道:“沒有,只是一個追求者,擔心本妃會被廣寒界的神使拐跑,所以,傳來訊息詢問了一句。真是一個多管閒事的傢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還有人敢追求魔帝的妃子?”

    “沒辦法,本妃的魅力太大,總有一些不自量力的傢伙飛蛾撲火一般的追求,讓人頭疼得很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將傳訊光符捏碎成了粉末,道:“合作吧!本妃先去和大魔十方界的那些傢伙交代一句,免得他們連自己人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隨即,羅剎公主走出空間迷陣,向大魔十方界的聖者大軍陣營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每走一步,她的身形、容貌、氣質都在發生變化,最後變得與靈焰魔妃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縮:“她竟然在變化,手段似乎不在無形無相三十六變之下。”

    能夠與大魔十方界合作,吳昊的心情大好,笑道:“很正常的事,做爲一座大世界的界子,必定會成爲地獄界最針對的目標,大多都會隱藏身份,改變容貌,最大程度的保護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神使真是厲害,居然可以搭上靈焰魔妃這一條線,看來此次聖者功德戰,廣寒界有機會進入前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有些不放心,緊緊的盯着羅剎公主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只見,羅剎公主走入大魔十方界的陣營,便是摘下面具,隨後更是取出了一面黑色令牌。

    大魔十方界的諸聖,齊齊向她行禮。

    看到羅剎公主的手段,天庭界的修士,全部都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月神山上,九靈大聖長嘆一聲:“羅剎公主修煉的應該是羅剎族的千面術,大魔十方界的聖者,竟然沒有一人能夠識破她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“羅剎公主的精神力,顯然是達到聖王的層次。就算沒有修煉千面術,就憑一羣聖者,想要識破她的僞裝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寂滅大帝說道。

    吳祖說道:“就連大魔十方界也落入她的掌控之中,這次聖者功德戰,直接結束吧,沒有必要再進行下去。沙陀七界的那些聖者,根本不是羅剎公主的對手,繼續鬥下去,七大世界的聖者,恐怕會全軍覆沒。”

    九靈大聖道:“我們沒有辦法中斷聖者功德戰,只能等神的指示。”

    “神不可能不知道有大批羅剎侯爵進入祖靈界,可惜,神卻沒有降下神諭。難道是想將沙陀七界的聖者,全部都坑殺?”

    月神山的氣氛,變得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大魔十方界的一位魔帝,坐在一座暗金殿宇中,沉吼一聲:“可惡的羅乷,竟然使用搴虛魔帝的令牌,騙過了大摩十方界的諸聖。”

    十七年前,搴虛魔帝戰死在祖靈界附近的星空,他的魔帝令牌,落入了羅剎公主的手中。

    執掌着搴虛魔帝的令牌,再加上羅剎公主的種種手段,幾乎沒有聖者,能夠識破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沙陀七界的大聖不想坐以待斃,紛紛趕去功德神殿拜見神靈,希望能夠暫時結束聖者功德戰,讓沙陀七界的聖者先撤出祖靈界。

    “聖者功德戰必須繼續進行下去,否則,沙陀七界全部都化爲戰場。”功德神殿的神靈,如此回覆他們。

    沙陀七界的神,都在參加神級功德戰,並沒有在天庭界,自然也就不知道祖靈界的局勢。

    因此,沙陀七界的大聖,就算明知本界的聖者有可能會全軍覆沒,卻根本沒辦法阻止,只能繼續看着局勢一步步惡化下去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以靈焰魔妃的面貌,返回空間迷陣,笑道:“本妃已經與他們說好,大魔十方界與廣寒界正式開始合作。只要你破解了聖山中的時間陣法和空間陣法,我們兩界一起佔據功德簿牆。”

    得到這個消息,即便是對羅剎公主有些防備的溫書晟,也都露出一道喜色。

    此次聖者功德戰,廣寒界恐怕是要大獲全勝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出空間迷陣,向着聖山行去。

    聖山中,分佈有一道道空間印記,有的懸浮在半空,有的沉入進地底,排列的方式相當玄妙。

    每一道時間印記,都像是一粒光點,當它們連接在一起,頓時改變了這一片區域的時間規則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立即破陣,而是在觀察那些時間印記,暗暗參悟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能夠刻畫出相同的時間印記,一道印記打出去,恐怕就能斬去敵人十年壽元。”

    在《時空秘典》上面,也有類似的時間印記,張若塵參考兩者,相互印證,完全沉浸了進去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進入一個玄之又玄的境地,周圍的景象全部消失,只剩下一個個時間印記懸浮在虛空。

    時間印記無處不在,而且還在向單一的方向快速流動,猶如是一條長河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時間長河之中,伸出一根手指,畫出一道道紋路,開始刻畫能夠讓時間流速加快的時間印記。

    時間印記本是由天地創造出來,一位時間修士,想要刻畫出時間印記,顯然是一件無比艱難的事。

    失敗。

    失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連刻畫了五百六十八次,張若塵也是以失敗告終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卻沒有放棄,繼續參悟和研究,隨後再次在虛空之中刻畫。

    在七大世界的聖者眼中,張若塵的行爲相當詭異,一直在使用手指畫圈圈,顯得有些幼稚。幸好張若塵是面朝聖山,而不是面朝他們,否則,他們肯定會認爲,那是一種挑釁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和方乙的傷勢痊癒,重新恢復到巔峰狀態。

    “廣寒界和大魔十方界已經結盟,成爲祖靈界最大的一股勢力。”方乙說道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道:“就算廣寒界和大魔十方界聯手,也不可能是另外五界的對手。他們想要霸佔功德簿牆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三天後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原地不動,依舊在畫圈圈。

    可是,沙陀七界的聖者,卻已經失去耐心。

    “先去九十九座聖山深處奪取鳳凰巢,在那裡,必定是有巨大的機緣,說不一定能夠讓我們的實力更進一步。”

    方乙和東流劍尊都曾敗給羅剎公主,因此,心中的執念很深,自然是想要奪取冰火鳳凰的傳承,讓實力更進一步。

    似乎是有一種默契,沙陀七界紛紛派遣出一支小股精英,向着九十九座聖山的深處進發。

    當然,更多的聖者,依舊留在聖山的山下,不僅是爲了爭奪功德簿牆,也是爲了對抗羅剎族。

    又過去五天,終於有進展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在畫圓圈的時候,指尖散發出奪目的光芒,顯得格外刺目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裡,發出一聲長笑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又一連刻畫了十數道時間印記,熟練掌控之後,纔是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掌握了時間加速的印記,可以斬去敵人的壽元。若是掌握時間減緩的印記,豈不是就能煉製出時空寶物?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下定決心,等到功德戰結束,一定要多花費一些時間研究時間印記。

    驀地,他察覺到了什麼,向着遠處望去,發現聖山下的聖者數量,竟是增加了數倍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廣寒界的聖者,就超過一萬。

    大魔十方界的聖者,更是超過了五萬,聲勢相當浩大。

    趕來鳳凰巢的聖者越多,張若塵心中的危機感就越是強烈。

    不過,以他一己之力,顯然是沒辦法改變大局,只能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。實力每強大一分,在接下來的爭鬥中,才更多一分主動權。

    “這幾天,我一邊修煉時間印記,一邊煉化凝真聖露,修爲又提升了一些,應該很快就能達到真聖後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進行過推算,只有達到真聖後期,他的實力,就能與“靈焰魔妃”一較高下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一直覺得“靈焰魔妃”還有隱藏手段,無論是他,還是方乙、東流劍尊,都沒有逼她使用出最強力量。

    此女的實力,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所以,真聖後期只是張若塵的短期目標,想要真正剋制“靈焰魔妃”,還要衝擊真聖巔峰,甚至是至聖境界。

    不再多想,張若塵取出沉淵古劍,施展出十二時辰劍法,開始全力以赴攻擊時間大陣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將一道道時間印記擊碎,張若塵大步向山頂行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