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來到一處安全區域,張若塵纔將那位七等侯爵和青墨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隨即,調動聖氣注入進手腕上的十二顆佛珠,十二顆佛珠飛了起來,懸浮在十二個方位,籠罩住方圓百丈的區域。

    那位七等侯爵已經暈厥,如同死豬一般,倒在厚厚的落葉上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沉凝,伸出一根手指,向他的眉心一按。一道強大的精神力,從指尖衝出,進入那位七等侯爵的意識海,探索他的記憶。

    那位七等侯爵意識海的表面,覆蓋有一層暗紫色的光暈,抵擋住了張若塵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“爲了避免重要信息被竊取,羅剎族的大人物,竟然封住了他的意識海。”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調動出氣海中的淨滅神火,凝聚成一道火焰尖刺,跟隨精神力一起衝入進七等侯爵的眉心,小心翼翼煉化意識海表面的那層暗紫色光暈。

    “啵。”

    淨滅神火將暗紫色的光暈燒得穿透,抓住機會,張若塵的精神力,成功闖入進去,在意識海中搜索有價值的信息。

    片刻後,張若塵收回手指,思索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原來封星侯這樣強大的人物,也只是靈泉少君的屬下。那位靈泉少君,纔是真正的厲害角色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靈泉少君爲何要下令擒拿聖書才女呢?對他而言,聖書才女有什麼價值?”

    在那位七等侯爵的記憶中,張若塵發現了很多最要的東西,包括羅剎族一些頂尖人物的信息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、靈泉少君、仙婈侯、聖箭候……

    其中,靈泉少君又是一位相當可怕的存在,統帥十位一等侯爵,在羅剎族有非同一般的地位。

    更加讓張若塵不解的是,他自己似乎也是靈全少君的目標。

    “一位羅剎君主的子嗣,來到末日戰場階段的祖靈界,居然不是爲了鳳凰巢,而是在找我和聖書才女。到底是爲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閉目沉思,總感覺就要想通其中的原因,可是在某一個地方他的思緒卻突然中斷,出現了矛盾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搖了搖頭,再次伸出手指,按向那位七等侯爵的眉心。

    這一次,在那位七等侯爵意識海的更深處,張若塵又發現了一層紫色光暈,比外面那層更加堅固。

    “難道還鎖有更大的祕密?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淨滅神火,再次去破解。

    淨滅神火纔剛剛將紫色光暈燒穿,那位七等侯爵的身體就劇烈顫抖了起來,隨後,氣海中發出一聲轟鳴,一股毀滅性的力量,由內而外的爆發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空間崩塌。”?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微變,猛然向後倒退,雙手向着前方一按,擊碎了那位七等侯爵方圓十丈之內的空間。

    那位七等侯爵的身體纔剛剛爆裂,體內的毀滅力還沒有釋放出來,就被破碎的空間吞噬,消失在虛無空間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臂,擋住涌動過來的氣勁,臉色凝重:“竟然不能探查,羅剎族到底還隱藏了什麼祕密?幸好我早有準備,否則,肯定會吃大虧。”

    等到空間重新恢復穩定,張若塵纔是取出功德簿牆,放在了十二顆佛珠的下方。

    看到功德簿牆,青墨的眼眸子瞪得圓溜溜的,立即衝了過去,撫摸牆體,道:“功德簿牆,竟然是功德簿牆……張若塵,你竟然從聖山上奪取到了功德簿牆,太好了,這下子崑崙界有救了!”?

    “與崑崙界有什麼關係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頓時,青墨冷靜了下來,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剛纔收集到的羅剎血液和殘魂,放到功德簿牆的旁邊,隨即,廣寒界的功德值,又增加了三十七萬點。

    三十七萬點已經是相當巨大的數字,很多聖者終其一生都收集不到這麼多功德值。

    但是,廣寒界與大魔十方界的差距太大,就憑張若塵一個人的力量,不眠不休的攻殺羅剎侯爵,也不可能超越過去。

    三十七萬功德值,顯得有些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“現在只有兩個辦法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暗中與廣寒界的聖者聯繫,將他們收集到羅剎殘魂和血液,全部都兌換成功德值,應該可以讓廣寒界的功德值增長一大截。”?

    “第二,搶。”

    搶,乃是收集功德值的最快辦法。

    聽到“搶”字,站在一旁的青墨,嚇得渾身顫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防張若塵猶如防強盜一樣,她連忙衝到功德簿牆的旁邊,取出羅剎血液和殘魂,兌換成了功德值。

    看着崑崙界的功德值增長之後,青墨纔是拍了拍胸口,長長的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可惜,她的那一點功德值,張若塵根本看不上眼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枚傳訊光符,刻下一段文字,隨後,注入進蘇青靈的一道聖道氣息,將傳訊光符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傳訊光符在密林繞行了一圈,隨後,墜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了過去,將傳訊光符撿起,道:“在錯亂空間之中,就連傳訊光符都飛不出去,這些有些麻煩了!”

    無法與廣寒界的聖者聯繫,又如何才能得到他們身上的羅剎血液和殘魂?

    青墨跌手跌腳的走到張若塵身後,小心翼翼的說道:“你剛纔說,納蘭姐姐會有危險?你的實力那麼強大,就不去幫一幫她?

    “崑崙界高手如雲,應該沒有人能夠傷得到她。再說,就算我想幫,也不知道她在什麼地方?”張若塵說道。

    對於聖書才女,張若塵自知欠了她很多。

    可惜,兩人站在絕對的對立面,最好還是儘量少接觸。接觸得太多,對她並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青墨的手指,輕輕扯着髮梢,低着頭說道:“我能夠感應到她的方位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麼能夠感應到她的方位?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,相當不解。

    青墨認真的說道:“這是一個祕密,現在還不能講。”

    雖說聖書才女十分聰慧,但,靈全少君卻是一個無比厲害的人物,堪稱聖境之中無敵的存在。

    張若塵怎麼可能一點都不擔心?

    “好啊,正好我也想去會一會那位靈泉少君,倒要看看,他是一個多麼了不得的人物?”

    “真的嗎?太好了!”

    青墨就像是一個十多歲的少女一般,嬌小柔美,走在前面帶路。張若塵則是顯得玉樹臨風,揹着雙手,不緩不急的跟在她的身後,一步步消失在密林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走出那片古楓樹密林,就能看見最深處的三十三座聖山。

    在聖山與密林之間,則是一片廣闊的沼澤地帶。沼澤中,生長着一株株赤紅色的植物,葉片和根莖都是晶瑩剔透,並且燃燒着火焰。

    也有一股股寒氣,從沼澤中升騰起來,凝聚成白色的霧龜、霧龍、霧凰……,景象相當奇異,卻又充滿危險。

    因爲,在沼澤中,經常能夠看見被凍結成冰雕的聖者和羅剎侯爵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此地的寒氣是何等可怕。

    在沼澤的深處,寒氣和火焰交織在一起。

    數十位崑崙界的聖者,走在沼澤的上方,緩緩前行。有着一個個文字,飛在他們腳下、頭頂、身旁,抵擋住了寒氣和火焰的攻擊。

    楚思遠和越叔子走在最前方,調動精神力,撐起了一本竹簡聖書。

    圍繞在他們四周的文字,正是從竹簡聖書中飛出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九天玄女的另外八位,和十多位儒道聖儒和十多位兵部域王,緊跟在他們二人的身後。

    經歷連番大戰,滄瀾武聖的臉上盡是疲憊之態,道:“丹青,他們的目標似乎是你,你知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?”

    最近一段時間,他們已經遭到十四次攻擊,一次比一次兇猛。

    最開始,他們的隊伍,是由兩百多位聖者組成,現在卻只剩下四十多位,死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因爲精神力消耗過巨,聖書才女的臉色頗爲蒼白,道:“或許與儒祖聖書有關。根據歷代儒道聖賢的推測,四位儒祖的精神力造詣,很有可能超過七十階,擁有不弱於神的能力。在某些方面,甚至超越神。”

    “羅剎族在整個宇宙中,也是精神力之道的領先者,對儒祖聖書肯定相當感興趣。除此之外,我想不到別的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驀地,沼澤上空的空間,猛烈的一震。

    隨即一顆直徑十丈的火球,衝擊了過來,撞擊在一個個文字上面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成千上萬個文字被轟擊得飛了出去,其中一位兵部的真聖被火球擊中,直接飛了出去,化爲一團血泥,當場身亡。

    “不好,羅剎族的強者,又追了上來。”

    滄瀾武聖和十數位兵部的域王向前衝了出去,擋在楚思遠和越叔子這些精神力修士的前方,取出一件件聖器,嚴陣以待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笑聲傳出。

    靈全少君穿着一身黑色的雷電鎧甲,魁梧的身軀,在沼澤中顯露了出來,宛如一尊蓋世魔神,大步向前行走。

    那些能夠凍死聖者的寒氣和能夠燒死聖者的火焰,進入靈全少君的十丈之內,自動就消散而開,根本傷不到他。

    “逃入進兩極沼澤,就能躲開羅剎族的耳目?你們也太天真。”

    靈全少君不屑了一笑,隨即,又道:“儒道修士站左邊,武道修士站右邊。若是乖乖聽話,今天,或許你們還有一條活路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