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從靈全少君身上散出來的氣息十分狂暴,如同是一座噴薄的火山,即便是聖境生靈站在他的面前,也都感覺到巨大的壓力,會忍不住顫抖。

    滄瀾武聖的雙瞳涌出火焰,盯着站在對面的靈全少君,道:“你也太狂妄了吧?”

    靈全少君的眼睛一亮,從上到下將滄瀾武聖打量了一番,特別是她那飽滿而圓潤的胸臀,露出相當感興趣的神色,笑道:“不錯,不錯,人族之中能夠誕生出一個像你這麼美貌的女子,實在是不容易,而且還具有火鳳之體……嗯……真是一個很不錯的奴隸。今天,你不用死。”

    “奴隸……”滄瀾武聖更加惱怒。

    頓時,火焰規則從她的嬌軀之中涌動了出來,使得周圍的火焰,凝聚成一片片羽毛,出現在她的周圍,

    靈全少君道:“沒錯,人族聖者在羅剎族屬於高級奴隸。當然,絕大多數奴隸被買回去之後,都是用來做美食,宴請賓客。像你這樣擁有火鳳之體的聖境美女,十分少見,做食材有些浪費,倒是可以訓練成一隻美女寵物。”

    滄瀾武聖怒不可揭,堂堂九天玄女之首,竟然有人想要將她抓回去訓練成寵物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    “烈焰焚天。”

    滄瀾武聖提起焚天劍,頓時,劍體上,密密麻麻的銘紋浮現出來,散發出灼熱的烈焰之氣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滄瀾武聖全力一劍揮斬出去,數千道劍氣,凝聚出一面十丈高的火牆,一直蔓延到靈全少君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實力還不錯,可惜修爲境界還差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靈全少君露出戲謔的眼神,站在原地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天戈侯從靈全少君的身後衝出,提着一杆一丈兩尺長的青銅戰戈,雙臂發力,行前一揮。一顆戴着青銅面具的人頭虛影,從戰戈上面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劍氣凝聚成的火牆,被打得轟然崩塌。

    楚思遠的雙目一瞪,大喝一聲: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滄瀾武聖也察覺到危險,瞳孔中,一顆戴着青銅面具的人頭,由遠而近,以百倍音速向她衝了過來,根本無法躲避。

    只能橫劍一擋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滄瀾武聖只感覺到一股無可抵達的巨大力量,撞擊在身上,耳中響起一道鏗鏘之聲,隨即眼前一片昏暗,身體便是不受控制的向後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聖術才女站在滄瀾武聖的後方,雙手向前一推,打出兩道浩然正氣,化解了滄瀾武聖身上的衝擊力,隨後,向前衝了出去,拖住了滄瀾武聖的背心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滄瀾武聖雙腳沾地之後,一口鮮血從嘴裏吐了出來,整個人都變得軟綿綿的,無法站直身體,顯然是受了極其嚴重的傷勢。

    “七生七死圖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打開《七生七死圖》,一隻乾癟的手掌按在圖捲上面,隨即,七彩色的光芒涌出來,照耀四方,凝聚成七座虛幻的世界。

    七座虛幻世界重疊在一起,化爲一座七色世界塔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七色世界塔與衝飛過來的戴着青銅面具的人頭,一連對碰十七擊,將其擊碎。

    天戈侯連忙收起戰戈,向後倒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天戈侯只感覺雙臂疼痛欲裂,有鮮血順着手指滑落。他的雙目,盯在楚思遠的身上,道:“崑崙界,竟然還有你這樣的強者,難怪能夠一次又一次逃過我們的追殺。”

    仙婈侯扇着一對羽翼,飛落到地面,雪白的玉.足,踩在一團形似玄龜的寒氣上面,妖豔的笑了一聲:“呵呵,天戈侯,你居然連一個五十四階的精神力修士都無法收拾,還有什麼資格做一等侯爵?”

    隨即,另外七位一等侯爵,紛紛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更遠處,有着一道道羅剎侯爵的身影,站在寒氣和烈焰之中,數量極多,至少也超過五百位。

    天戈侯提着青銅戰戈,沉聲道:“那個老傢伙可不是一般的精神力修士,手中的畫卷,更是相當厲害的精神力聖器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仙婈侯一雙嫵媚的星眸,盯向楚思遠,視線落在《七生七死圖》上面。

    楚思遠的目光,只是與仙婈侯觸碰了一下,隨即,臉色鉅變,道:“趕緊逃離此地,那是一位精神力聖王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……精神力聖王?”

    崑崙界的聖者,皆是心驚膽顫,哪裏還敢與這羣羅剎族修士對戰,立即向後倒退,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“還想走?”

    仙婈侯的紅脣微微張開,嘴裏發出一連串悅耳的笑聲,聲音很有磁性,迴盪在兩極沼澤的上空。

    下一刻,崑崙界的聖者,全部都陷入進幻境之中。

    有的聖者在盲目的亂跑,一不小心,墜入進冰冷的水窪裏面,聖軀凍結成了冰塊。

    有的聖者,如同生死仇敵一般,相互拼鬥了起來。

    還有一些精神力強大的聖者,則是呆滯的站在原地,臉上露出掙扎的神色,正在艱難的與仙婈侯對抗。

    可是,仙婈侯的精神力太強大,即便是楚思遠,也都無法與她抗衡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之一的司命神女的眉心,飛出一粒瑩白的光點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那一粒光點,化爲一座硃紅色的神殿,出現在沼澤裏面。

    這是一座真正的神殿,相當巨大,柱子、牆體、瓦片皆是散發着神光,一股神聖的力量散發出來,竟是衝破了仙婈侯的幻術。

    隨即,崑崙界的諸聖,全部都清醒過來。

    很多聖者都受了傷,甚至,還有十二位聖者已經死去。

    還活着的衆人,全部都是神情低迷,感覺到有些絕望,這一次他們的敵人都太強大,隨便一個都有殺死他們所有人的實力。

    仙婈侯看着腳下的神殿,既是感覺到吃驚,又無比欣喜,道:“神殿,一位神靈曾經居住的殿宇,如此至寶,竟然藏在一個人類女子的氣海之中。”

    靈全少君突然意識到,崑崙界的這一羣女子,似乎每一個都很不簡單。

    一個掌握着儒祖聖書,一個擁有火鳳體質,一個擁有一座神殿……

    隨即,靈全少君的目光,向另外幾個女子望過去,吃驚的發現,她們每一個都是天姿國色,擁有相當強大的體質,絕對不是一般的聖者。

    幸好她們的修爲還很低,若是全部都達到半步聖王的層次,絕對是一股強大可怕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十萬年前,崑崙界在整個宇宙之中,都是相當強大的一界。本以爲,十萬年過去,崑崙界已經徹底沒落,卻沒想到竟然還能冒出這麼多的天之驕女。”

    靈全少君大笑一聲,又道:“真是福從天降,正好今天將你們全部都馴服,培養成一羣美女寵物,帶着你們一起出門,還不將楊奇那些傢伙羨慕死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死,我們也不可能屈服於你。”

    滄瀾武聖的目光如同野獸一般,相當兇厲,直接燃燒體內的聖血,施展出禁忌祕術,戰力暴漲,再次向着靈全少君攻伐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想要與少君交手,先過本侯這一關。”

    天戈侯提起戰戈,擋住滄瀾武聖,兩人在神殿之中,激烈戰鬥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是一場壓倒性的戰鬥,即便崑崙界的一方,使用出神殿、《七生七死圖》、儒祖聖書的力量,也都無法抵擋九位一等侯爵的力量。

    仙婈侯奪走了《七生七死圖》,一隻手掌按在楚思遠的頭頂,一縷縷精神力從指尖涌出,冷聲道:“給本侯跪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可……能……”

    楚思遠渾身顫抖,七孔流血,卻依舊在對抗仙婈侯的精神意志。

    “師尊。”

    越叔子的雙眼密佈血絲,嘴裏大吼一聲,隨後打出一枚聖印,向仙婈侯轟擊了過去,想要救下楚思遠。

    要知道,越叔子可是崑崙界一州的州牧,堪稱是聖境之中的頂尖強者。

    可是,仙婈侯卻更加強大,根本沒將越叔子放在眼裏,手指一點,一道光梭便是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光梭擊碎聖印,穿透越叔子的眉心,將其擊斃。

    越叔子的隕落,讓崑崙界的諸聖,全部都是心中一沉,心中無比悲慼。

    “要死一起死,殺。”

    “寧爲玉碎,不爲瓦全。”

    剩下的三位兵部域王,分別向仙婈侯、天戈侯、靈全少君衝了過去,並且調動聖氣,準備自爆聖源和氣海,與他們同歸於盡。

    “不許自爆。”

    仙婈侯的一雙秀目,向三位兵部域王瞪了過去,三股強大的精神意志,進入他們的意識海,壓制住他們的意識。

    頓時,三位兵部域王軟倒在地上,失去了意識。

    很顯然,在一位精神力聖王的面前,他們根本沒有自爆的機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青墨和張若塵一前一後的走入進兩極沼澤,穿行在寒氣和烈焰之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向前行走,腦海中,便是浮現出當初方乙調動真理規則,施展出數倍力量的畫面。

    “真理規則屬於天地規則的一部分,應該是無處不在,到底如何才能感應到它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模擬方乙的招式,打出一招又一招,可是,卻根本感知不到真理規則。

    青墨相當着急,道:“你怎麼隨時隨地都在修煉?能不能走快一些,我感覺到她們的氣息在快速減弱,我們再不趕過去,恐怕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招式,有着驚訝,道:“你還能感覺到她們的氣息在減弱?”

    青墨也不知道該如何向張若塵解釋,道:“求求你行不行?咋們真的不能再拖下去,萬一納蘭姐姐被羅剎族抓走,你也難以心安吧?”

    “好,好,趕緊帶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討厭與崑崙界的修士接觸,但是,看到青墨那張可憐巴巴的臉蛋,卻怎麼都討厭不起來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他們便是進入兩極沼澤的深處,遠遠的,已經能看到百里外,有一座神殿聳立在火焰和寒氣之中。

    “那是司命神女的神殿,他們肯定就在那裏。”

    青墨不再繼續等張若塵,化爲一道青色的流光,急速向神殿的方向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停下腳步,雙目向四周望去,察覺到有大批羅剎侯爵隱藏在暗處,隨即,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:“食聖花,你能解決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主人,以我現在至聖巔峯的修爲,就算不能全部殺死他們,至少可以牽制住他們。”

    食聖花從張若塵的背部衝了出來,紮根在沼澤中,隨即,上萬道根鬚向着四面八方蔓延了出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