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藏身在神殿四周的羅剎侯爵,發現了青墨,隨即,一位三等侯爵級別的羅剎女,舉起一根烏木聖杖,向着青墨所在的方向揮了過去。

    正在青墨急速奔跑的時候,沼澤中,飛出一大片黑色羽毛,從她的身後,悄聲無息的包裹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青天弓,一箭射出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白日箭擊碎滿天黑羽,化爲一道光弧,撞擊在那位三等侯爵級別的羅剎女身上。

    噗嗤一聲,那位羅剎女的身體被射穿,向後倒飛,墜入進一片火海中,整個身體都燃燒了起來。

    頃刻間,便是化爲飛灰。

    青墨嚇了一跳,回頭向身後看去。

    只見,一道人影一閃而過,下一刻,張若塵已經出現在她的身前,道:“真是冒失,難道不知道這裏很危險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向着神殿行了過去,同時拉開弓弦,向着一個未知的方向,又是射出一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神殿中,戰鬥已經接近尾聲。

    還活着的聖者,只剩十幾位。

    滄瀾武聖畢竟是沒有達到至聖境界,即便是燃燒體內的聖血,也只能與天戈侯拼得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隨着時間推移,燃燒聖血帶來的副作用顯露出來,滄瀾武聖爆發出來的戰力在迅速下滑,身體越來越虛弱。

    天戈侯輕笑一聲,在腰部的位置一摸,隨即,扯出一根金光燦爛的鎖鏈。

    “縛聖鎖。”

    金色的鎖鏈,本來只有一丈長,可是,隨着邪剎之氣注入進去,卻是猛然旋轉起來,變得越來越長,滿天都是鎖鏈的影子。

    以滄瀾武聖此刻虛弱的狀態,根本無法閃避,雪白的脖頸被縛聖鎖纏住。

    “過來。”

    天戈侯的手腕發力,隨即,滄瀾武聖便是如同紙片人一般,被他拉扯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想要奴役本聖,那是不可能的事,咋們同歸於盡。”

    滄瀾武聖緊咬貝齒,感覺到相當屈辱,運轉體內的聖氣,想要自爆氣海和聖源。然而,縛聖鎖上蘊含有一股極其邪異的力量,竟是壓制住她體內的聖氣。

    聖氣無法運轉,自然也就無法自爆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滄瀾武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,脖頸上的金色鎖鏈發出嘩啦啦的聲音,將她一直拖到靈全少君的戰靴旁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身爲九天玄女之首,滄瀾武聖在崑崙界擁有呼風喚雨的身份和地位,何曾遭受過這樣的羞辱,可是,想死卻又死不了,心中說不出的崩潰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另外幾位一等侯爵,也都使用縛聖鎖,將別的聖者全部都捆縛起來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諸聖,失去了戰鬥能力。

    靈全少君的目光,盯着腳下滄瀾武聖那修長而又雪白的嬌軀,又看向別的玄女和儒道修士,輕蔑的一笑:“早就給你們說過,讓你們乖乖聽話,卻偏不信。就憑你們那點實力,面對羅剎族,應該要有敬畏之心。”

    在場,也就只有聖書才女,憑藉儒祖聖書,還在苦苦支撐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白雲侯提着一柄暗紅色的戰斧,調動全身邪剎之氣,一斧劈斬了過去,隨即,一道數十丈長的斧影呈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儒祖聖書的一頁頁書卷,猛烈的顫動。

    數十萬個文字被戰斧的力量,震得飛濺了出去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嘴裏發出一道悶聲,纖細的嬌軀猶如風中黃葉一般,向後倒飛出去。儒祖聖書失去精神力支撐,從半空掉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白雲侯大笑一聲,扯出縛聖鎖,手臂甩動了出去。縛聖鎖化爲一道金色的長線,纏繞向聖書才女纖細的柳腰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隻晶紅色的大手,從神殿臺階的下方伸了出來,抓出縛聖鎖,將鎖鏈上面的力量全部都化解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卓然身影,從神殿的下方急速衝了上來,下一瞬間,已經站在白雲侯的對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一隻手掌抓着縛聖鎖,另一隻手則是向上一託,正好按在從上方墜落下來的聖書才女的腰部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嬌軀,先是輕輕一顫,隨即,轉過俏臉,一雙星眸正好盯在張若塵的那張刀削一般的臉部輪廓上面,情不自禁,嘴角竟是微微的上揚。

    不過下一刻,她又立即收回目光,低下了頭,就連嘴角的弧度也都收斂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滄瀾武聖和司命神女等人,則是微微一怔,怎麼也沒有想到,張若塵竟然會來到這裏。

    在場的九位一等侯爵,看到這位突然闖入進來的不速之客,皆是略微的一詫,隨即,又是露出冷笑。

    “白雲侯,還等什麼?斬了他。”天戈侯道。

    白雲侯的手臂猛然發力,激發出縛聖鎖中的銘紋,隨即,一道道紫色雷電從鎖鏈中浮現出來,化爲數十條電龍,張牙舞爪的向張若塵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掌心,反涌出一大片雷電,擊碎了那些電龍。隨即,猛地向後一扯,一股龐大的力量,從縛聖鎖向白雲侯蔓延了過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白雲侯的身體,竟是被那股力量,拉扯得向張若塵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白雲侯察覺到張若塵的實力相當強大,遠超那羣崑崙界聖者,於是,連忙提起戰斧,激發出戰斧之中上萬道銘紋,猛然向着張若塵劈斬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上戴有晶紅色的拳套,立即結成一道掌印,一掌向着上空拍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振聾發聵的龍吟聲響起,一條數百米長的青色火龍,從張若塵的掌心飛了出去,與白雲侯衝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白雲侯倒飛出去,強壯的身軀,撞擊在神殿的一根柱子上面,使得整個神殿都是輕輕的搖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等到白雲侯滑落到地面的時候,才發現身上的聖甲,竟是被燒出了一個個細小的孔洞。

    “淨滅神火。”

    白雲侯的臉色微微一變,再次盯向張若塵,眼中便是多了幾分忌憚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場,別的幾位一等侯爵,也都收起笑容,他們即便沒有與張若塵交手,也能看出張若塵的實力相當強大,是天庭界一方的真正狠角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聖書才女放到了地上,收回了按在她纖腰上的手掌,身體站得筆直,目光掃視在場的羅剎侯爵與崑崙界的聖者。

    滄瀾武聖倒在地上,脖頸上纏繞着一根縛聖鎖,與張若塵的目光觸碰了一下,便是立即低下了頭,簡直恨不得找一個地縫鑽進去。

    最後,張若塵的目光,盯在靈全少君的身上。

    靈全少君也在打量着張若塵,似乎是將他認了出來,臉上不禁露出一道笑意:“張若塵,本少君已經找你多時,沒想到你竟然主動送上門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的氣勢強大,無比冷酷,道:“未必是我送上門來,或許是我送你一程。”

    靈全少君的嘴脣一咧,道:“你的實力,的確還不錯。但是,也不能太盲目自信,在場有九位一等侯爵,你能打得了幾位?”

    “按照現在的局勢,我也沒有別的選擇,只能九位一起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激發出百聖血鎧,包裹住全身,隨即取出沉淵古劍,整個人的氣息都是變得無比凌厲。

    天戈侯提起青銅戰戈,向張若塵走了過去,沉聲一笑:“本侯殺死的人族聖者不少,但,還是第一次遇到像你這麼狂妄的人類。”

    崑崙界的那些聖者,也都暗暗嘆息。

    在場的十位羅剎族修士,都不是一般人物,每一個都有與聖王對戰的實力,遇到聖者,可以橫掃。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能夠早一些出現,與他們一起聯手,說不定還能殺出一條血路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……

    以張若塵的實力,想要戰勝兩位一等侯爵的聯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想要對抗九位一等侯爵,外加一位實力深不可測的靈全少君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面對這樣的陣勢,即便是一步聖王級別的人物,也只能避退。

    天戈侯對自己的實力相當自信,可也不是一個狂妄自大之人,向白雲侯盯了一眼,道:“我們聯手,收拾了他。”

    白雲侯點了點頭,身上戰意沸騰,也想擊敗張若塵,找回剛纔丟掉的臉面。

    靈全少君的雙臂抱在胸前,顯得氣定神閒,道:“我要活的。”

    靈全少君來到祖靈界,最大的目的,就是爲了收拾張若塵。既然公主殿下那麼看好他,那麼,靈全少君就要將他擒住,將他馴服成一隻戰寵。

    只有這樣,公主殿下才會知道,靈全少君比這個人類男子更加厲害,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白雲候和天戈候同時離地飛起,體內涌出浩浩蕩蕩的邪剎之氣,如同是化爲兩片黑暗色的魔雲。

    臨天戰戈和巨擎斧皆是猛烈顫動,在其內部,兩隻器靈顯現出來,竟是兩尊人形的巨大魔影。

    “鎮壓。”

    在兩位一等侯爵的掌控之下,兩件萬紋聖器爆發出圓滿力量,向張若塵轟擊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瞳快速收縮,右腳在地上一踩,隨即,激發出百聖血鎧的第一重力量,一百道下境聖者的魂影,從鎧甲中衝出,站在一百個不同的方位。

    “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百聖之力,施展出真一雷火劍法。

    一劍揮斬出去,一條由劍氣和雷電交織而成的洪流凝聚出來,足有十數里長,向着兩件萬紋聖器轟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今天只能更新一章,其實我很想說是頭疼的原因,但是,說出來,大家可能不會信,所以我就不說了!爭取明天更新三章,當然,若是沒有更到三章,大家也別吐槽,畢竟小魚有這個想法,就值得鼓勵,對不對?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