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猛烈的一擊碰撞,臨天戰戈和巨擎斧的器靈被雷電洪流撕碎,發出兩道悲鳴,退縮回了聖器內部。

    天戈候和白雲候皆是微微一驚,連忙抓住臨天戰戈和巨擎斧,抵擋洶涌而開的雷電洪流。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從雷電洪流中衝出,手持沉淵古劍,一連猛攻數十劍,打得兩位一等侯爵不斷向後爆退,只能被動防守,十分的狼狽。

    “給我躺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單手舉着沉淵古劍,劍體內,密密麻麻的銘紋浮現出來,散發出漆黑得如同墨汁一般的劍芒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九天之上一道道雷電鎖鏈降落下來,與劍尖連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劍劈斬出去,將白雲候手中的巨擎斧和天戈候手中的臨天戰戈斬斷,雷電和劍氣落在他們的身上,直是劈得他們二人,橫飛了出去,重重的摔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不過,白雲候和天戈候的身上,都有十分厲害的護身寶物,竟是擋住沉淵古劍的毀滅力量,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麼戰器,怎麼會如此厲害?”

    天戈候的五臟六腑都像是破碎了一般,火辣辣的疼痛,躺在地上,看着手中已經斷成兩截的戰戈,心中感覺到驚駭。

    白雲候的身上全是劍傷,流淌出大量血液,幸好他的肉身相當強大,也就還支撐得住。

    別的那些一等侯爵,全部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,不得不以更加慎重的態度,對待眼前這個人族大敵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簡直就像是一尊全身散發着血芒的戰神,氣勢強大,眼神睥睨在場的一衆羅剎侯爵,道:“不堪一擊。”

    這話太囂張,將所有一等侯爵全部激怒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本侯要打斷你的雙手雙腳,將你永世囚禁,每天割下一塊你身上的肉,讓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程軒候取出一副圖卷,在張若塵的身前展開。圖捲上,勾畫着一輪烈日與一頭被鎖鏈禁錮的邪獸。

    隨着邪剎之氣涌入進圖卷,一輪火爐一般的烈日,從畫卷中衝出來,懸浮在神殿的上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來,看着那輪烈日,能夠察覺到烈日的內部蘊含有相當狂暴的力量,一旦墜落下來,即便是他,也未必能夠抵擋得住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一道振聾發聵的獸吼響起,整個空間都在微微顫動。

    畫卷中的那隻邪獸,竟是緩緩走了出來,身軀高達數十丈,全身都纏繞着鐵鏈,每向前跨出一步,都會發出“嘩啦啦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從邪獸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張若塵可以判斷出,它的實力,堪比一隻八級蠻獸。換一句話說,它的實力,足以與人族聖王抗衡。

    很顯然,程軒候的實力,還在白雲候和天戈候之上,絕對是一等侯爵中的強者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看着那隻從圖卷中緩緩走出的邪獸,俏臉略微一變,道:“九位一等侯爵,每一個都有與聖王叫板的實力,你就算是至高圓滿體質,也不可能將他們全部都擊敗。此事與你無關,你趕緊離開這裏。”

    “你與我一起離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搖了搖頭,雙眸中,帶着一抹苦笑之色,道:“你應該明白,我不可能與你一起離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另外幾位被擒住的玄女望了過去,心知,聖書才女若是舍下了她們,獨自逃生,那麼她一輩子都很難走出心理陰影。

    死亡,的確可怕。

    生不如死和想死死不了,纔是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遠處,傳來滄瀾武聖的聲音:“張若塵,我萬滄瀾從來沒有求過誰,今天,我求你殺了我。”?“好,我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捏劍,龐大的劍意爆發出來,下一刻,人與劍融爲一體,化爲一道長長的劍芒,向滄瀾武聖轟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那是少君大人收的美女寵物,豈是你想殺就能殺?”

    程軒候控制那一輪懸在半空的烈日,向着張若塵轟擊了下去,與長長的劍芒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連激活三十張護身符籙,與此同時,依舊控制着沉淵古劍,刺穿了烈日,一劍向站在烈日後方的程軒候劈斬下去。

    白雲候、天戈候、邪百候,三大一等侯爵從三個不同的方向,向張若塵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“天地逆轉。”

    白雲候的雙腿站成馬步,一雙手掌託舉了起來,在頭頂上面,凝聚出一顆巨大的白色光球。

    隨着白色光球急速旋轉,神殿中的這片天地,似乎都跟着轉動起來。

    “萬劫指。”

    天戈候伸出一根手指,調動出“銳利規則”,匯聚到手指,頓時,一道直徑三米的指勁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邪百候則是提着一面骨盾,那是由一根根大聖骨骼煉製而成的盾牌,一旦將邪剎之氣注入進去,甚至能夠激發出一絲大聖的力量。

    程軒候則是控制那隻邪獸,也是向張若塵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四位一等侯爵聯手,纔是終於攔截住張若塵,逼得張若塵不得不收手,否則,就算他能殺死滄瀾武聖,自己恐怕也得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向虛空一抓,想要調動空間力量,卻發現這一片空間竟然是被禁錮住。

    遠處,靈全少君的掌心,託着一枚奇異的紫石。紫石上,散發出一縷縷神性的光華,彷彿是一座紫色神山,鎮壓住了空間。

    “就算修煉的是恆古之道,也不可能無敵,天地間中總有一些東西,可以壓制你們的力量。”靈全少君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在虛空畫出一道道線紋,隨即,凝成一道時間印記。手指一彈,時間印記飛了出去,落在靈全少君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什麼東西?”

    靈全少君即便是調動紫石的力量,也沒能擋住時間印記。他連忙內查,發現生命之氣流失了很多,至少損失十數年的壽元。

    靈全少君的臉色相當沉冷,大吼一聲:“你們小心一些,此人還能掌控時間力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激發出百聖血鎧的第二重力量,頓時,一百位中境聖者的魂影,顯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一劍揮斬出來。

    手持大聖骨盾的邪百候,被劈得半跪在了地上,嘴裏發出一道沉悶的聲音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準備打出第二擊,徹底重創邪百候的時候,天戈候打出的聖術,從後方飛來。張若塵不得不迎擊了過去,揮動戰劍,劈碎聖術。

    這一場大戰,極其激烈。

    張若塵以一人之力,對抗四大一等侯爵,彷彿是有用不完的力量,雖然,有些時候也是差一點就被擊中,但,總的來說卻是略佔上風。

    沒有出手的幾位一等侯爵,也都感覺到震撼。

    這個人族男子的戰力簡直太變態,要知道,即便是靈全少君那樣的人物,也未必能夠同時對抗四位一等侯爵。

    靈全少君終於明白公主殿下爲何那麼重視張若塵,這個傢伙,的確是相當了不得。

    只要他活着,就是一個巨大的威脅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靈全少君改變了注意,下令道:“所有侯爵一起出手,斬了他。”

    除了還在鎮壓楚思遠的仙婈候,另外四位一等侯爵,全部都丟下手中的縛聖鎖,向張若塵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在他們看來,那幾位玄女根本就沒有任何威脅,只有張若塵纔是真正可怕的人物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抓住這個機會,一雙瑩白的手掌合在了一起,釋放出七道聖魂分身,衝向七個方位,抓起七位被縛聖鎖捆住的玄女,將她們全部都帶回到身邊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青墨也從臺階的下方衝上來,出現在聖書才女的身後。九天玄女會合在了一起,形成一道極其美麗的風景線。

    靈全少君向她們盯了一眼,嘴角一勾,眼中帶有一抹輕蔑的笑意:“就算救走她們又有什麼用,難道你們還能逃出本少君的手掌心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睫毛微微上翹,紅脣張開,道:“九天玄女,血液相容,聖氣交織,合而爲一。”

    驀地,聖書才女、滄瀾武聖、青墨、司命神女……,她們的身上浮現出絢爛的神聖光芒,有着一處處玄奇的竅穴打開,衝出成千上萬光絲,將她們身上的力量交織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頭頂,浮現出一片白色的天空,有着一個個文字印在上面。

    滄瀾武聖的頭頂,浮現出一片赤紅色的天空,一輪烈日照耀在中天。

    青墨的頭頂,浮現出一片青色的天空,有着一道道霞光浮現了出來,化爲奇異的雲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位玄女修煉的功法各不相同,卻又存在着某種奇妙的聯繫。

    一人一重天。

    九人九重天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九重天合爲一體,隨即,九位玄女的身體,竟然也是重合在一起,變化成一位絕色動人的靈秀神女。

    靈全少君看到這一幕,也是相當吃驚,九位美女竟是能夠融合爲了一體,也太詭異。

    她們修煉的到底是什麼功法?

    不再遲疑,靈全少君的五指捏拳,一拳攻了過去,拳印變得無比巨大,宛如一顆宇外的小行星,轟擊向那位全身散發着神芒的九天玄女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伸出一隻雪白的玉手,捏着儒祖聖書,向前一按,頓時,億萬個文字飛了出去,宛如雨點一般擊在靈全少君的身上,打得靈全少君向後倒飛出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