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酒宴后,蘇青靈帶著張若塵去了通幽聖域的藏書閣,從書架上面,取下一本本書籍,放到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「《地獄羅剎族》。」

    「《功德戰與功德值》。」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蘇青靈穿著一襲碧青色的修身長衣,身上散發著淡淡的香味,站在書架的下方,拍了拍手掌,一雙星眸注視著張若塵,道:「你想知道的問題,都在這些書裡面。」

    「羅剎族,乃是地獄界的下三族之一,只要不斷吞食生靈的血肉,修為就會變得越來越強大,其中,人類的血肉對他們而言,又最是美味。」

    「羅剎族的男子極其醜陋,卻力大無窮,能夠搬山移岳。羅剎族的女子則是美若天仙,稍有不慎,修士就會被她們迷惑,最後死於非命。」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強度,看書的速度極快,頃刻之間,便是將《地獄羅剎族》全部都看完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又拿起《功德戰和功德值》,開始翻閱了起來。

    天庭界與地獄界之間的戰鬥,就被稱為「功德戰」。

    殺的地獄界修士越多,修士和大世界的功德值就越高。

    大世界的功德值越高,在《萬界功德榜》上的排名也就越高,在天庭界可以擁有超凡的地位,而且,不用成為與地獄界交鋒的戰場。

    蘇青靈站在一旁,道:「一座大世界被開闢出來,成為戰場,一般會分為兩個階段。」

    「比如,祖靈界被選為戰場之後,第一個階段,稱為初始戰場階段。」

    「這個階段,雙方的大聖級彆強者,都在域外交鋒。以聖王為首的大軍,則是在大世界的內部征戰。」

    「地獄界的羅剎大軍,乃是為了搶奪祖靈界資源,吞食生靈的血肉,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。」?

    「天庭界的大軍,則是要殺死更多的羅剎,賺錢功德值。當然,祖靈界的修士,更多的則是想要保住自己的大世界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凝,道:「為什麼大聖級別的強者,是在域外交鋒,而不是在世界的內部戰鬥?」

    蘇青靈嘻嘻一笑,道:「大聖級別的強者,毀滅力太可怕。試想一下,天庭界和地獄界的一群大聖,都在祖靈界的內部戰鬥,哪裡需要三十年,恐怕幾個月之內,就能將祖靈界打得四分五裂。」

    「羅剎族得不到想要吞食的血肉與想要掠奪的寶物,祖靈界則是有億萬生靈會葬生。如此一來,與在一片死寂的星空之中戰鬥,有什麼區別?」

    「雙方都是得不償失,沒有任何意義。」

    「因此,大世界的內部,其實是大聖以下生靈的戰場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總覺得天庭界這麼做,就是在故意犧牲類似於祖靈界這樣的弱小世界,問道:「天庭界為什麼不反攻地獄界?為什麼不爆發神戰,直接滅了地獄界?」

    蘇青靈收起了笑容,輕嘆了一聲:「天庭界的實力若是比地獄界強大,早就已經展開了反攻,怎麼會像現在這樣放任一座座下屬凡界不斷被地獄界蠶食?」

    「至於神戰,倒是爆發過一次。」

    「那是十萬年前,那場神戰席捲整個宇宙,導致天庭界一半以上的神靈隕落,上千座大世界毀滅,地獄界也是元氣大傷。」

    「即便十萬年過去,雙方依舊沒有完全恢復過來,現在,自然誰都不願輕易發動大規模神戰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陷入沉默,感覺到一種深深的無奈和悲戚。

    終於,他更加深切的明白月神的那句話,現實很殘忍,眾生皆是棋子,想要保護自己的親人、朋友、愛人,就必須讓自己變得更加的強大。

    蘇青靈又道:「接下來,我們來說一說戰爭的第二個階段,末日戰場階段。」?

    「這個階段,整個大世界都已經被打碎,聖王感興趣的寶物,全部都被洗劫一空。甚至,大世界的空間結構變得很不穩定,已經承受不住聖王級別的力量。」

    「因此,雙方的聖王,都會撤出戰場。接下來,戰場上,就只剩下聖者和聖者以下的修士,繼續掠奪大世界之中的資源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全身的肌肉都繃緊,雙手捏成了拳頭,沉聲道:「為什麼要指定某一座大世界成為戰場?這樣做的目的,到底是什麼?天庭界的諸神,不覺得殘忍嗎?」

    蘇青靈道:「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!你要知道,就算天庭界不開闢戰場,地獄界依舊會不斷向各大下屬凡界發起進攻,製造毀滅與死亡,還不如劃出一座戰場,雙方大軍對壘,如此一來,損失反而要小一些。」

    「最開始,天庭界和地獄界也是四處開戰,都是損失慘重,經曆數萬年的演變,最終才是默認了這一套開戰的規則。」

    「當然,這也是弱肉強食的另一種表現。因為,被選為戰場的大世界,都是最沒有潛力和最弱小的大世界。」

    「強者可以決定弱者的命運,在整個宇宙之中,都是這樣一條殘酷的法則。」

    很殘酷,很現實,卻又是事實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緒平靜了下來,道:「既然戰場被開闢出來,就算戰場會被打碎,億萬生靈會葬生。也應該有勝負之分吧?」

    蘇青靈點了點頭,道:「的確是如此,不過,天庭界一直都是敗多勝少。比如,我們西方宇宙,世界戰場的數量一直都是十座,毀滅一座,又有新的戰場開闢出來。」

    「十座戰場,天庭界最多只能勝三場。所謂的勝利,也只是殺死的地獄界修士,比死去的天庭界修士更多而已。」

    問完了要問的問題,張若塵又翻閱了所有相關的書籍,隨後,離開了藏書閣。

    參加萬聖會議的諸聖,全部都待在通幽聖域,每一位聖者都有一座獨立的修鍊洞府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屬於他的修鍊洞府外面,一位半聖早就已經守候在那裡,躬身向張若塵行禮,道:「聖者大人,少爺讓我來告訴你,廣寒界的世界寶庫,將會在三天後開啟。做為聖級功德戰的神使,你可以優先進入寶庫,挑選任意三件寶物。」

    「你們家少爺是誰?」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「我們家少爺是聖者大人的好友,也是聖級功德戰的界子。」那位半聖以著一種崇拜的眼神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「三天後,叫我。」?

    進入修鍊洞府,張若塵便是取出凝真聖露,吞服進嘴裡,開始全力以赴的煉化和吸收。

    花費三天三夜的時間,張若塵一連煉化了接近三百滴凝真聖露,修為又是提升了一截。

    距離通天境的中期,已經相差不遠。

    「時間啊,時間,時間怎麼會如此的緊迫。」

    只要給張若塵足夠的時間,他就有十足的信心,憑藉一萬滴凝真聖露,突破到真聖境界。

    一旦達到真聖境界,在聖王之下,張若塵也就不再忌憚任何對手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,卻沒有那麼多的時間留給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到了「時間陣法」,卻又輕輕的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時間陣法何等玄奧,豈是一時半會就能研究出來?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聽到了小黑的傳音,「張若塵,本皇和木丫頭已經到了你的修鍊洞府外面,還不出來迎接?」

    張若塵眉頭緊皺,停止修鍊,走到了洞府的外面,果然看到木靈希和小黑。

    「意不意外,驚不驚喜?」

    小黑扭了扭全是羽毛的******,直接就向洞府裡面走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它的一隻翅膀,將它拖了出來,神情嚴肅,道:「你們怎麼來到了這裡?」

    木靈希道:「自然是參加七屆功德戰。」

    「胡鬧,就憑你的修為,也敢上功德戰場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道:「我的修為怎麼了?我的修為都已經突破到中境聖者,遇到玄黃境聖者也有一拼之力,說得我就好像不能上戰場一樣。再說,整個廣寒界的聖者,都必須前去功德戰場,我現在與你一樣,也是廣寒界的聖者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認真的說道:「那你知不知功德戰場有多麼危險?我們這麼多的聖者前去,很有可能一大半都會死在那裡,我們的血肉會被羅剎吃掉,屍骨無存。若是,戰場十分慘烈,很有可能,廣寒界的聖者會全軍覆沒。」

    「你都知道十分危險,那你為什麼還要去?」木靈希紅著眼睛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我沒有選擇。」?

    「我也沒有選擇。」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捏了捏手指,隨後,一把抓住木靈希的小手,不顧木靈希的掙扎,拖著她,向著月神山的方向而去,道:「跟我去見月神,讓月神取消你的資格,我絕不允許你上功德戰場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跨出三步,驀地,停下了腳步,雙眼向著四周望去,發現周圍的景象,竟然全部都消失。

    一股無形的力量,籠罩住這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木靈希也是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,向著前方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月神的身影,出現在張若塵的修鍊洞府外面,她的身影,美得令人窒息,身材則是形成一道道美輪美奐的曲線,渾身上下透著一股不食人間煙火的冰冷氣質。

    月神的一隻纖細玉手,緩緩抬起,掌心出現了一粒粒白色的光點。

    「嘩啦。」

    那些光點,向著木靈希飛了過去,融入進她的身體。

    頓時,木靈希的修為快速增長,接連突破,一直達到徹地境,才是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月神那清冷的聲音,傳入張若塵和木靈希的耳中:「張若塵,我能做的,只有這麼多。木靈希最好還是去一趟祖靈界,若是她的運氣足夠好,說不定能夠得到一場還算不錯的機緣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盯著月神的身影,露出一道不解的神色,道:「什麼機緣?」

    「你去翻閱關於祖靈界的書冊,自然能夠找到答案。」

    最後一個字落下的時候,月神的身影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周圍的景象,又重新顯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