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密林中,一座由亂石堆砌而成的古堡中,大批羅剎族的頂尖強者聚集在這裡,隨處可以看見四等侯爵、三等侯爵級別的強者,在古堡中巡邏。

    在古堡的中心區域,有一座極其複雜的陣法,佔據方圓三百餘丈的區域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站在陣法中,正在研究裡面的銘紋,神情專注,一張美麗的容顏在陣法光芒的映照下,顯得格外晶瑩。

    楊奇雙手抱在胸前,站在陣法的邊緣位置,靜靜的看着她,心中暗暗佩服,“公主殿下不愧是羅剎族的第一奇才,不僅武道實力堪稱無敵,就連在陣法上面的造詣,也直追那些精研陣法的陣法天師。”

    以楊奇的修爲,誤闖進這座古陣,也都吃了很大的虧。可是,公主殿下卻輕輕鬆鬆就踏入進去,而且還在研究陣法,似乎是想自己將陣法重新佈置出來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微微一笑,道:“這座陣法,與鳳凰巢最深處的結界區域,倒是有些相似,將它破解,說不一定,能夠找到破開那片結界區域的辦法。”

    楊奇道:“公主殿下已經穿過九十九座聖山,去過了鳳凰巢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羅剎公主道。

    楊奇眼中露出驚歎之色,道:“到現在爲止,沙陀七界最頂尖的聖者,也沒有跨過最裡層的三十三座聖山。公主殿下卻能來去自如,楊奇萬分佩服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眸光,盯在陣法上面,紅脣微微上翹,道:“我們都是聰明人,你又何必那麼刻意的奉承我?以你的實力,要闖入進最裡層的三十三座聖山,又豈是難事?”

    楊奇笑了笑,還想再說什麼,突然感知到了什麼,目光便是向古堡大門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靈全少君帶着九位一等侯爵,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讓楊奇有些吃驚的是,他們的身上,或多或少,竟是都帶有傷勢。

    其中,仙婈侯傷得最重,已經暈死了過去。

    楊奇與靈全少君一直都是競爭對手,深知靈全少君的強大,這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吃這麼大的虧。

    “靈全,怎麼這麼狼狽,你是遭到七大世界的圍攻了嗎?”楊奇眯眼一笑。

    靈全少君瞪了他一眼,冷哼一聲,隨後拱手向羅剎公主行禮,咬牙切齒的道:“屬下懇請公主殿下讓我帶領羅剎族大軍,現在就去滅了沙陀七界的聖者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從陣法中走了出來,向他們看了過去,也是有些驚訝,道:“封星侯竟然都沒能一起回來,看來你們是損失不小。說說看,到底是什麼厲害人物,竟是能夠讓威名赫赫的靈全少君吃這麼大的虧。”

    靈全少君咬着牙齒,心中怒火騰騰,道:“封星侯是被廣寒界的那位神使殺死,這是血海深仇,希望公主殿下能夠給屬下一個報仇雪恨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先是有些意外,隨後,媚俏的臉上又是浮現出一抹笑意,道:“張若塵的實力的確還不錯,不過,修爲卻還沒有提升起來,只是真聖而已,應該不可能是你的對手。你怎麼還是栽了這麼大的跟頭?”

    “如若只是一個張若塵,當然還不足以擊敗本少君。但是,這一次卻是出了一件怪事,又冒出一個相當厲害的角色,也有可能是……九個……”靈全少君說道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一個,還是九個?”楊奇問道。

    隨即,靈全少君便是將九天玄女合而爲一的景象,詳細的描述出來,沒有放過任何一個細節。

    因爲靈全少君知道,公主殿下博覽羣書,知盡天下之事,他看不透的事,或許公主殿下能夠猜出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聽完靈全少君的講解,羅剎公主的神情逐漸變得嚴肅,陷入沉思,半晌之後纔是喃喃自語:“難道是傳說中的九耀神淚。”

    靈全少君不解的問道:“什麼是九耀神淚?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道:“此事與一位超級大人物有關,不過,那位超級大人物在十萬年前的神戰之中,已經隕落。”

    楊奇的神情一動,道:“公主殿下莫非指的是九耀神君?”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靈全少君嚇了一跳,要知道,即便十萬年過去,九耀神君在地獄界依舊是威名赫赫。羅剎君主級別的存在聽到他的名字,都會心驚膽顫。

    有些人物,即便死去,依舊可以威震後世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輕輕的點了點頭,道:“所謂九耀,分別是九種無比強大的力量,太陽、太陰、羅侯、記都、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。羅侯代表着毀滅,記都代表着智慧。九耀神君正是宇宙之中,唯一一個同時將九種力量修煉到極致的存在,也是十萬年前,一座大世界的聖道掌控者。”

    “傳說,九耀神君隕落的時候,一身神力全部都爆發出去,毀滅了一片星空,唯獨只有九滴眼淚灑落出來,化爲九顆流星,墜落到了崑崙界。”

    “關於九耀神淚有很多傳說,有人說,那是九耀神君一身神力的精髓;也有人說,神淚中具有龐大的知識傳承;還有說,根本就沒有所謂的九耀神淚,只是後人不願相信九耀神君已經隕落,杜撰出來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根據靈全少君所說,那九位天之驕女的體質各不相同,與九耀神君的九種力量倒是有些相似。”

    楊奇的眼神變得十分凌厲,道:“如果她們真的傳承着九耀神君的九種力量,那麼,她們的威脅,也就不在張若塵之下,必須儘早除掉。”?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一根纖長的玉指,輕輕的摸了摸尖翹的下巴,道:“等到研究透這座古陣,本公主會親自去會一會她們。如果她們真是繼承了九耀神君的力量,正好將她們抓起來,重新煉製成九耀神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瘋魔,乃是八部界的一位成名三百年的強者,修爲已經達到半步聖王的層次,在聖者功德戰的戰場上,絕對算是最頂尖的強者。

    最近半個月,瘋魔一直行走在密林中,獵殺羅剎侯爵,收集到了不少血液和殘魂。

    當然,遇到了別的大世界的聖者,瘋魔也不會心慈手軟,會果斷出手搶奪。

    此刻,大魔十方界的數十位聖者身上的羅剎血液和殘魂,就被瘋魔洗劫一空。不過,瘋魔倒是沒有殺他們,饒過了他們的性命。

    其一,瘋魔對自己的實力相當自信,根本不怕他們報復。

    第二,瘋魔是覺得天姆界與大魔十方界只是競爭的關係,並不是仇敵的關係。既然是競爭,只需要搶走自己需要的東西就行,沒必要殺死他們。

    “這羣大魔十方界的聖者,倒是收集了不少羅剎血液和殘魂,至少可以兌換二十五萬功德值。”

    瘋魔提着儲物袋,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驀地,他臉上的笑容迅速凝固,快速抓起別在腰上的鐵棍,猛然向身後抽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瘋魔的身後,無空無一物。

    不過,隨着鐵棍抽擊過去,空間則是微微顫動了一下,形成一圈圈水紋一般的漣漪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天姆界排名前五的強者,感知能力果然相當敏銳。”一道女子的笑聲,傳了出來。

    不過,她卻在快速變化方位,即便是以瘋魔的修爲,也很難將她的位置鎖定,只能小心謹慎的防範。

    瘋魔臨危不亂,道:“你是哪一界的高手?是在故意試探本聖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誰會試探你,我來這裡,乃是想要搶奪你身上的羅剎血液和殘魂。”那道女子的聲音,再次響起。

    聲音,忽遠忽近,很是詭異。

    瘋魔忍不住笑出聲來,道:“居然有人敢搶我,真的以爲瘋魔不殺人嗎?”

    韓湫從虛空中走出,落到了瘋魔的對面,道:“我們宗主已經觀察你很久,覺得你還算不錯,決定只搶你一次。”?

    瘋魔冷峭的一笑:“你們宗主算哪根蔥?想要搶我瘋魔的人,還沒有出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勸你老老實實的合作,或許可以保住一條性命。”一個冷冰冰的聲音,從瘋魔的身後傳來。

    阿樂提着一柄鏽跡斑斑的鐵劍,踩着染有血跡的落葉,一直走到瘋魔的十丈之內,纔是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十丈的距離,就是他一劍必殺的距離。

    瘋魔在阿樂的身上,感受到危險的氣息,隨即問道:“你們的宗主,到底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好人。”韓湫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人還搶劫別人?”瘋魔的心中暗罵,隨即,調動體內的聖氣,悄悄的注入進手中的鐵棍,鐵棍上浮現出一道道蝌蚪形狀的金色紋路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周圍的空間猛烈震動,宛如天地都要崩碎一般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憑空出現在了瘋魔的身旁,與他相距不到三尺,伸出一隻手,按在了瘋魔的肩膀上面,道:“我只搶羅剎血液和殘魂,不想殺戮。當然,你若是出手攻擊我,我也肯定會出手還擊,萬一出現了意外,將你殺死在這裡,那個時候,也只能對你說一聲對不起。”?

    張若塵拍在瘋魔肩膀上的那一掌,使用了相當強橫的暗勁,打得瘋魔的整隻手臂都失去知覺。

    瘋魔將張若塵認了出來,正是廣寒界的那位神使,是一個最喜歡趁火打劫的無恥之徒。

    剛纔,他若不是將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阿樂和韓湫身上,就算張若塵施展出空間力量,又怎麼可能一出手就將他的手臂打得脫臼?

    陰謀。

    從一開始,就是陰謀。

    瘋魔見識過張若塵的心狠手辣,不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,乾笑了一聲:“什麼叫做只搶一次?”

    韓湫露出雪白的貝齒,笑道:“意思就是,搶過這一次之後,我們就是朋友,以後不會再搶你。甚至,你還可以與我們一起,去搶別人。是不是覺得遇到我們,是一件相當幸運的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對於手殘黨來說,終於拼死寫完三章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