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打劫?

    紫府界和刀獄界的聖者,皆是愕然。

    聚集在聖泉瀑布下方的聖者,足有一千多位,哪一個弱者?可是,一個瘋瘋癲癲的修士,竟然突然跳出來打劫他們。

    難道這人是真瘋?

    紫府界的一位四十來歲的道袍真聖,將瘋魔認了出來,露出驚異的神色,道:“他……他是八部界的半步聖王,瘋魔,不久前,在混亂密林裏面,本聖被他搶劫了一次。居然……他又追來了這裏……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聖泉瀑布的下方,所有聖者的眼中都涌出怒火,一道道聖力波浪向外噴涌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八部界的瘋魔,難怪如此囂張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瘋魔又如何,來到烏金聖山,還敢搶劫我們,就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瘋魔的名氣很大,即便是紫府界和刀獄界,也有很多聖者聽說過他,有鬥戰一步聖王的實力。當然,兩大世界的人數衆多,根本就不懼他。

    一位揹着金色長刀的老者站了出來,飛落到瘋魔的對面,眼神頗爲鷹隼,道:“烏金聖山是紫府界和刀獄界的地盤,有超過五萬聖者聚集在聖山中,就憑你也敢來這裏逞兇?”

    金刀老者的實力強大,竟然是一位至聖巔峯的強者。

    “敢搶紫府界的聖者,就是死罪。”

    聖泉之畔,足有上百位聖者取出聖器,調動出聖氣注入進去,激發出聖器內部的銘紋,準備將瘋魔鎮殺。

    這一片天地之間的空氣,變得有些凝固,一股肅殺的氣息蔓延而開。

    面對如此陣勢,瘋魔卻是沒有一絲懼色,只是嘿嘿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穿着一身血鎧,從一圈圈空間漣漪中走出,宛如是穿過一層水幕,懸空立在聖泉瀑布的上空。

    他的手掌一揮,打出十二顆佛珠。

    佛珠,懸浮在這片空間的十二個方位,宛如十二顆星辰,散發出來的光芒,將在場一千多位聖者全部都籠罩進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影,猶如真神臨空而立,在氣勢上就給下方的諸聖一種巨大的壓迫。

    紫府界和刀獄界的聖者,驚異的發現,他們與外界的聯繫竟然被切斷,彷彿是進入一片獨立的空間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廣寒界的那位神使。”

    有一位聖者,認出張若塵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與瘋魔聯手了嗎?”

    兩大世界的聖者再次騷動,其中一些老輩人物,已經隱隱察覺到不妙,連忙開口,道:“大家一起動手,鎮殺他們二人。”

    沒有再猶豫,一百多位聖者同時出手,在第一時間,將劍形、刀形、塔形、鼎形……的聖器,如同一片光球雨一般打了出去,分別轟擊向張若塵和瘋魔。

    張若塵平靜的站在高處,只是調動精神力支撐着十二顆佛珠,眼看數十件聖器就要轟擊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前,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漩渦,涌出一股強大的吸力,將所有聖器全部都吞噬了進去。

    下方的聖者,感覺到驚駭,因爲他們察覺到自己與聖器之間的聯繫,完全中斷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韓湫披散着一頭長長的黑髮,從漩渦中走出,手掌心託着一大堆破碎的聖器,向着紫府界和刀獄界的諸聖灑了下去,不屑的道:“都是什麼破銅爛鐵?”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聖器殘片墜落了一地,在下方,砸出一個個巨大的凹坑。

    另一頭,瘋魔手持鐵棍,將攻向他的聖器,全部都打飛出去,狂笑一聲:“本聖勸你們老老實實將身上的寶物都交出來,何必要做毫無意義的抵抗?”

    “狂妄,真以爲刀獄界和紫府界是你們幾個人就能隨意拿捏的軟柿子?”

    金刀老者頗爲惱怒,五指向虛空一抓,頓時一道刺耳的刀鳴聲響起。金刀衝出刀鞘,拖出一道金色河流一般的刀氣,向着瘋魔揮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可是,金刀才揮出去一半,刀身上的光芒卻突然變得暗淡。

    強橫的刀氣,竟是消散而開。

    因爲,金刀老者已經死去。

    一柄鏽跡斑斑的鐵劍,穿透了他的眉心,留下一個血孔,有一縷縷聖氣,不斷從血孔中逸散出來。

    阿樂就站在金刀老者的身旁,已經收回了劍,拖出了一抹長長的血痕。

    “果然厲害。”

    瘋魔的心中,暗暗一凜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即便是以他的修爲,想要殺死金刀老者,也要花費一番手段。可是,阿樂卻只用了一劍,就將其擊殺。

    劍法乾淨利落,一擊必殺,令人生畏。

    恐怕金刀老者至死,都不知道到底是被誰殺死。

    一連冒出四位一等一的強者,在場的諸聖,內心變得有些慌亂。最主要的是,他們之中沒有能夠鎮得住場面的人物,也沒有主心骨,遇到這樣的危機,就很難應對。

    一位至聖鼓氣勇氣,大喝一聲:“大家立即組成陣法,對抗強……敵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位至聖的話語,還沒有說完,就被韓湫隔空打出的一道黑暗力量撕碎,聖軀化爲了一粒粒黑色的微粒。

    韓湫的掌心,出現一個黑色漩渦,將那位至聖的聖力,全部都吸收進去。

    “黑暗規則。”

    瘋魔感覺到頭皮發麻,終於意識到張若塵身邊的這個女子是有多麼可怕,竟然修煉的是九大恆古之道中的黑暗之道。

    黑暗,吞噬一切。

    韓湫按照六大奇書之一《太極先天功》上面的經脈圖錄,將那位至聖的聖力運轉了一個周天,下一刻,那位至聖的聖力,便是全部都轉化爲她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,她的修爲,又有巨大的進步。

    “誰敢妄動一下,就是死。”

    韓湫的體內噴薄出黑暗力量,充斥在天地之間,頓時,在場諸聖的心中全部都生出一股莫名的恐懼。

    所謂“黑暗之道”,就是所有負面力量的源頭。

    邪道、魔道、鬼道、死亡之道、詛咒之道、吞噬之道、毀滅之道……等等,皆是從黑暗之道中延伸出來,當然,也包括人性之中的恐懼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女子,堪比地獄界中的閻羅。”

    瘋魔打了一個寒顫,心中深刻意識到,絕對不能得罪韓湫,更加不能得罪張若塵。

    在衆人的震懾之下,紫府界和刀獄界的聖者,竟是真的不敢再反抗,乖乖的將身上的寶物全部都交了出來。

    寶物雖好,可是,性命卻更加重要。

    一千多位聖者,僅僅只是儲物袋,就有兩千多根,從裏面倒出來的各種寶物,竟是堆成一座大山。

    寶瓶、聖石、聖玉、丹藥、符籙、聖藥、聖器……各種寶物,皆是閃爍着明亮的光芒。看着眼前的寶山,紫府界和刀獄界的聖者的嘴角都在抽動,恨得咬牙切齒,可是,偏偏沒有人敢反抗。

    “還等什麼,開始分贓吧!哈哈!”

    瘋魔飛到寶山的山下,搓了搓雙手,激動得不行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瘋魔才發現,以前都是小打小鬧,這一次纔是真正的搶劫。如此瘋狂的事,也只有他和張若塵這一羣瘋狂的人,纔有膽量去做。

    涉及自己母界的生死存亡,他們的身上揹負有億萬條性命,誰還講什麼道義?

    紫府界和刀獄界搶劫的寶物,殺死的參戰者,也絕對不少。

    韓湫望向張若塵,問道:“怎麼分?”

    “我收一半,其餘你們均分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精神力,在寶山上面探查了一遍,各種寶物的數量便是清晰的出現在腦海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取出空間戒指,直接收取了其中的一半。

    這樣的分配方式,瘋魔、韓湫、阿樂都沒有意見,隨後,他們開始收取屬於自己的那一部分。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兌換了六百多萬功德值,廣寒界在功德簿牆上的排名,一舉超越八部界,排到了第二。

    隨着韓湫和阿樂兌換了功德值,崑崙界的排名,則是從最後一位,提升到第六位。

    排在最末的,變成天姆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聖泉的邊緣,深吸了一口氣,頓時感覺到全身聖氣變得活躍起來,四肢八骸都是無比的舒爽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一條相當了不得的聖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水星葫蘆,將整條聖泉瀑布全部都收入進去。

    在聖者功德戰開啓之前,張若塵就從酒瘋子那裏將水星葫蘆取回。

    加上先前從兩大世界的諸位聖者那裏搶來的聖泉,張若塵粗略估計,水星葫蘆中的聖泉,可以淬鍊出二十多萬滴凝真聖露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聖泉,沒有枯竭,很快又從上方流淌了下來,再次形成一條瀑布。

    韓湫向上方望去,道:“刀獄界的界子方乙和紫府界的界子東流劍尊,帶領着兩大世界最頂尖的一批強者,就是沿着聖泉進入聖山的內部,發現了一座聖府。那座聖府,很有可能是烏金老祖的密藏。”

    “一位大聖的密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跟着唸了一句,眼中露出頗爲感興趣的神色。

    瘋魔卻是相當疑惑,忍不住問韓湫,道:“你是怎麼知道方乙和東流劍尊的去向?還知道烏金老祖的密藏?”

    “先前,我吸收的可不止一位至聖的聖力,還有他腦海中的一些有價值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韓湫皺了皺眉頭,又道:“不過,那位至聖最重要的記憶,卻被一股相當強大的力量封印了起來,根本沒辦法讀取,已經與他的肉身一起湮滅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