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飛刀,長一寸,通體銀白,釋放出一絲絲大聖的力量。

    竟是一件大聖古器。

    以方乙在刀法上面的造詣,加上飛刀自身的恐怖威力,一旦被擊中,即便張若塵穿有百聖血鎧,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。

    要知道,東流劍尊手中的聖劍,距離張若塵只有三寸,一旦張若塵分心去對抗飛刀,聖劍也肯定會擊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,沉淵古劍化爲一道烏光,自動飛出來,一劍刺出去,與飛刀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靈,顯現出來,背上長着一對黑翼,與張若塵有七分相似,站在劍身上面,在操控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隨着沉淵古劍的品級越來越高,劍靈的智慧與意志,變得更加強大,完全可以成爲一個獨立的戰鬥個體。

    當然,沒有張若塵的掌控,沉淵古劍顯然是無法與方乙對抗。

    “七星霸刀。”

    方乙的雙手涌出絢爛的聖芒,猛地一合,隔空控制飛刀,向下揮斬出去。

    一寸長的飛刀,竟是凝聚出十數丈長的刀影,拖出一道瀑布一般的刀芒,轟擊在沉淵古劍上面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重重的墜在地上,撞擊得這一片堅固的大地,都在向下塌陷。

    狂風驟雨一般的刀氣,向張若塵洶涌而去,似要將他撕裂成碎片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向前轟擊出去,脫離東流劍尊的劍道壓制。刀氣飛來的時候,張若塵的雙掌同時打出,手掌心分別飛出一條龍影與一頭象影。

    隨着龍影和象影崩碎,張若塵一連向後倒退了數十丈,兩隻手臂上面出現一道道火紅色的刀痕,有着一粒粒火光在向外逸散。

    百聖血鎧有自我修復之力,這種程度的損傷,頃刻間,便是完全修復了過來。

    方乙和東流劍尊會合在了一起,一刀一劍,交相呼應,竟是有一種無懈可擊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這段時間,你的提升還真是挺大,我們二人聯手打出的攻擊,竟然都被你擋了下來。”方乙道。

    以前,在方乙看來,張若塵最大的威脅,乃是他手中掌握的神靈戰器,自身實力,也就還算過得去,算不上最頂級的聖境強者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,張若塵自身的實力,已經不遜色於他們,威脅是相當巨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了沉淵古劍,提在手中,身上的氣勢變得比先前更加凌厲,道:“你不也進步了一些,修爲竟然已經達到至聖的巔峰。”

    東流劍尊道:“此子被稱爲時空傳人,同時掌控空間和時間的力量,絕對是一個巨大的威脅,今日,必須將他出掉。”

    方乙的目光,盯向張若塵身後的方向,只見,足有十七位聖境強者衝了過來,宛如是十七顆閃閃發亮的星辰。

    “今天,他插翅也難逃。”方乙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然也是注意到身後飛來的十七位聖境強者,其中有三位都達到半步聖王的境界,其餘則是聖境巔峰。

    十七位聖境強者,都掌握着大聖骨,正在利用大聖骨的力量,鎖定空間。

    在他們看來,空間力量就是張若塵最大的依仗。定住空間,等於是廢掉張若塵一小半的戰力。

    不能被包圍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意識到局勢對他相當不利,於是,不再等待,主動向擋在前方的方乙和東流劍尊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也想對抗兩位界子,找死。”

    方乙再次調動白微星的力量,施展出七星霸刀,一連七重刀浪,以七種不同的角度,旋轉着向張若塵揮斬過去。

    刀氣,如同七條混亂的瀑布,席捲四方,別說是一個人,就算是一根針都很難穿過去。另一頭,東流劍尊則是蓄勢待發,一眼不眨的盯着張若塵的身形,隨時準備爆發出最強一劍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與方乙硬拼,身形突然就從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“不好,空間力量。”

    東流劍尊察覺到不妙,猶如本能一般,連忙拖動聖劍。

    隨即,如同天女散花一般,數百隻劍蝶從劍中飛出,顯現在這一片空間。

    劍蝶攜帶的力量,使得空間顫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的身形被迫顯現出來,出現在數百隻劍蝶的內部,落入東流劍尊的劍圈範圍之內。

    “能夠成爲一座大世界的界子,果然都是非常之人,動用空間力量都很難避開他們。”張若塵的心中,閃過這樣一道念頭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的劍法快如閃電,在張若塵的身形纔剛剛顯露出來的時候,便是一劍刺出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數百隻劍蝶爆碎而開,化爲上萬道劍氣,如同萬箭穿心,飛向張若塵,根本不給張若塵再次動用空間力量的機會。

    在東流劍尊看來,與其使用大聖骨鎖定空間,不如以速度壓制張若塵,使得他根本沒有機會施展出空間力量。

    天下武學,唯快不破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速度也很快,提着沉淵古劍,一連施展出數十招高深莫測的劍法,頓時,也有上萬道劍氣向外飛射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兩人快速揮劍,激烈對碰,彷彿是一道道閃電在交織。

    大概一個呼吸的時間,兩人就對攻了三百多招。張若塵的鎧甲上面,出現十七道劍痕,雖然絕大多數攻擊力量都被擋住,但,還是有一部分穿透鎧甲,落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的聖衣上面,則是有七道劍痕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道:“你的劍道修爲已經相當不錯,堪稱劍道之聖,可是,與我比起來,卻還有些差距。”

    東流劍尊修煉的劍道,也屬於道家一脈。

    按照《無字劍譜》對劍意的分級,東流劍尊的劍道造詣,已經超過劍七,達到劍八的層次。不過,距離劍八的大圓滿,還是有一些差距。

    以他的年齡,能夠將劍道修煉到如此高度,已經是相當了不得,在張若塵認識的劍修裡面,也就只有凌飛羽的天賦能夠勝過他。

    凌飛羽修煉劍道三百年,達到劍九大圓滿。

    而東流劍尊修煉劍道的時間,應該連兩百年都不到。

    “最後一劍,搖光雨蝶。”

    聖劍的劍芒暴漲,使得東流劍尊的身體都被吞噬了進去,下一刻,天地間,真理規則顯現了出來,與劍法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這一劍,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,皆是遠遠超過東流劍尊自身的修爲。

    遠遠望去,彷彿是一隻渾身散發着光雨的蝴蝶,將張若塵的身體吞噬。

    可是下一刻,時間卻是停頓了一個剎那,隨即,一圈黑色的劍氣飛出來,將雨蝶撕裂成了兩半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的身體重新顯現出來,提着聖劍,仰着身體,倒飛而回。

    在他的胸口,出現一根長長的劍痕,大量聖氣從劍痕傷口中涌出來,隨即,身軀斷成了兩截。

    反觀張若塵,卻是毫髮無傷。

    雖然身軀斷成兩截,可是,東流劍尊卻並沒有死去,下半身化爲一條長長的河流,上半身則是浮在河水之中,顯得格外詭異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的臉色沉凝,道:“你的劍道境界……本不如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誰說劍道境界的高低,就能決定一切?將劍招修煉到極致,也能無敵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道:“對於劍修而言,劍道境界纔是根本。只要劍道足夠高深,一招一式,皆是最精妙的劍招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時間劍法?這就是天地間最強的劍招,一招一式,皆可破你的劍道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劍招和劍道誰更重要?

    在劍修的世界,這個問題,一直都有很大的爭議。

    絕大多數劍修,與東流劍尊的想法一樣,覺得劍道最爲重要,對劍招並不是那麼重視。因爲,只要劍道足夠高深,完全可以自創劍招,隨意一招皆可殺敵。

    也有一些劍修,卻覺得劍招更加重要,真正高深的劍招,可以合道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看來,《無字劍譜》代表的是最高深的劍道,修煉到極致,直達道法的本源。《時間劍法》代表的就是最高深的劍招,與時間融爲一體,可以斬盡世間的一切。兩者修煉到極致,都是最強的攻擊手段,根本不好判斷誰更強大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以更加強大的劍道,與真理規則融爲一體,張若塵則是動用出時間劍法,將其破之。

    這一次劍道和劍招的對決,很顯然,乃是劍招取勝。

    不過,東流劍尊卻並不是人類,本體乃是一條河流,張若塵的這一劍,只是將他的半個身體,打得變回原形。想要殺死他,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“魔音。”張若塵喊出了一聲。

    魔音,是魔冉王妃的真名,也是張若塵給食聖花取得名字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隨即,一個極其嬌媚的妖女,從張若塵的背部走了出來,渾身散發着一股迷人的異香,根本不用張若塵下令,她便知道該怎麼做,直接向東流劍尊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她的雙足,化爲密密麻麻的熒光根鬚,紮根進東流劍尊身下的河流,竟是將東流劍尊的本體當作養分吸收。

    就在魔音現身的時候,東流劍尊也感覺到驚豔,不過很快,他就察覺到此女相當危險,立即凝聚劍訣,攻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魔音輕笑一聲,香氣飄飄的衣袖揮動了起來,化爲兩片雷電之雲。

    wWW▲Tтka n▲C〇

    從雷雲中,有着數百件聖器,在一根根藤蔓的控制下,如雨點一般的向下墜落,竟是擋住了東流劍尊的劍訣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