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萬聖大陣中的諸聖本就人心惶惶,而且,爲了放方乙、東流劍尊、嶽空進陣,還將陣法打開一道缺口。

    陣法的的缺口還沒有完全合上,萬聖的力量並不連貫,正是最薄弱的時刻,遭到儒祖聖書的攻擊,頓時快速潰敗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的纖美身影,出現在聖山下,宛如一位行走在婆娑世界的神界天女,一隻瑩白的玉手,抓住儒祖聖書,調動出聖書中一道儒祖的力量,凝聚出一座巍峨的書山。

    書山由一本本書冊堆積而成,高聳入雲,山中有讀書頌詞的聲音,浩浩渺渺的傳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書山橫飛而出,猛然撞擊向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聖者,掀起一股排山蹈海的能量風暴,終於徹底將萬聖大陣破開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時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駕馭金步龍輦,向九天玄女轟出的缺口位置,以最快的速度衝了過去,迅速突圍。

    他站在龍輦的頂部,託着佛帝舍利子,將早就凝聚出來的本源力量打了出去,頓時一大片聖者摳鼻噴血,如被秋風掃起的落葉一般,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金歩龍輦橫衝直撞,又有佛帝舍利子開道,竟是無人可以抵擋。

    “崑崙界的聖者,也敢插手刀獄界和紫府界的事?”

    方乙認出儒祖聖書,知道是崑崙界的強者出手。

    同時,他也明白過來,中了張若塵的詭異。

    張若塵根本就不會引爆大聖舍利子,甚至有可能他根本沒辦法將其引爆,所做的一切,都是爲了與崑崙界的那位強者裡應外合,攻破萬聖大陣。

    方乙的心中氣怒交加,雙眼發紅,爆發出急速追擊上去,嘴裡發出一聲大吼:“攔住他們,不用與他們廢話,直接將他們全部都鎮殺。”

    就算失去規則帝器,今天也要將張若塵等人鎮殺在這裡。

    “崑崙界的聖者,既然敢與紫府界和刀獄界作對,也將她擊斃。”東流劍尊的心境很高深,此刻,眼中也是殺氣畢露。

    嶽空大吼一聲,縱身一躍,衝起三百多米高,到達九天玄女的上空,一記重拳擊穿儒祖聖書形成的文字防禦,攻殺了下去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執掌儒祖聖書的九天玄女,是一個巨大的威脅,無時無刻不在給兩大世界的聖者製造混亂,只要將她擊殺,就能更加輕鬆圍殺張若塵等人。

    突然,嶽空的眼睛餘光,瞥到一個身穿儒袍的老者,站在左前方的一棵火焰古樹的頂端。

    只見,那位老者,從衣袖中,取出一幅畫卷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?

    畫卷中,衝出七條七種顏色的長河。隨着長河不停旋轉,竟是凝成七座世界的虛影。

    七座世界重疊在一起,形成一座世界神塔,撞擊向正在攻擊九天玄女的嶽空。

    嶽空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力,可是,卻無所畏懼,擁有聖王境界的他在祖靈界,完全可以鎮壓一切敵人。

    “升龍拳。”

    嶽空打出的拳印,剛剛與七重世界神塔觸碰,便是感覺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洶涌而來,如同七座世界撞擊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?七重世界神塔鎮壓着嶽空,一連向下沉陷數十丈,一道道聖力向外涌出去,使得聖山下的那片空間,變得翻江倒海一般。

    “嶽空聖王竟然遭到鎮壓,崑崙界也有聖王級別的強者,而且還不是一般的聖王。”

    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諸聖,盯向手持《七生七死圖》的楚思遠,臉色皆是變得有些不自然。而後者,則是揚起下巴,一副傲然自得的模樣。

    聚集在烏金聖山的聖者,數量衆多,不斷殺出來,攔截金步龍輦。

    每一次,至少都有百位聖者聚集在一起,他們或是使用出合擊陣法,或是合力激發出厲害的戰兵。

    衝出萬聖大陣後,金步龍輦的前方,便是出現七股這樣的小勢力,攔住他們的去路。

    阿樂、韓湫、封魔、魔音快速衝出金步龍輦,各自殺向其中一股小勢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坐在龍輦上面,雙手向上擡起,撐起一片濃密的聖霧,沉淵古劍、豐碑盾皆是懸浮在聖霧中,爆發出圓滿力量,分別應對向從兩個方向飛來的攻擊力量。

    在龍輦的正前方,聚集有四百多位聖者,他們各自催動出一件聖器,頓時,一道道璀璨的聖光,連接成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四百多位聖者同時打出攻擊,一旦被擊中,就連聖王都撐不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眉深深一豎,感覺到一股令他有些窒息的壓力,於是,連忙撐起佛帝舍利子,引動出舍利子的大聖本源力量。

    突然,變故發生。

    那四百多位聖者的後方,竟是涌來一片煵靈龍火,火浪足有十數丈高,燒得地上的泥土不斷融化。

    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聖者都是臉色鉅變,有的向四方逃竄,有的打出聖器攻擊向煵靈龍火,有的則是激發出護身符籙守護住身軀。

    十數丈高的火牆中,飛出一百多根火羽,僅僅只是第一波攻擊落下去,就有數十位聖者被殺死,受傷者更是不計其數。

    頃刻間,四百多位聖者就潰敗,死傷無數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張若塵的眼中,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高挑身影,從煵靈龍火中顯現出來,一雙勾魂攝魄的眼眸,遠遠的看着張若塵,露出一道幽怨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她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那凹凸有致的嬌軀,宛如一條水蛇橫向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一指擊穿一位紫府界真聖的眉心,下一刻,煵靈龍火從那位真聖的體內,燃燒到體外,聖軀化爲了一堆灰燼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她不斷出手,專挑真聖和至聖級別的頂尖強者,全部都是一擊斃命。

    頃刻間,便是有十多位頂尖強者死去,嚇得周圍的聖者全部都心驚膽顫,紛紛避開羅剎公主。

    “還真是一個女魔頭,殺得也太狠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有九天玄女、楚思遠、羅剎公主的援助,加上張若塵等人也都是一等一的強者,很快,他們就徹底逃出烏金聖山,再次進入兩極沼澤。

    來到兩極沼澤,周圍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聖者越來越稀少,他們身上的壓力一輕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可以再次調動空間力量,於是,飛身到金歩龍輦的頂部,體內的聖氣瘋狂運轉起來,一連撕裂數十道巨大的空間裂縫,向着後方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每一道空間裂縫,都有數十丈長。

    頓時,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聖者全部都被逼停,並且還在向後避退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聖者敢與空間裂縫對抗。

    等到空間裂縫閉合,金歩龍輦已經消失在兩極沼澤的深處。再要追殺上去,先不提能不能追得上,就算追上了張若塵等人,也很難留下他們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、崑崙界、靈焰魔妃,你們一定會付出代價。”

    方乙盯着金步龍輦消失的方向,氣得渾身發抖,整個人都像是要化魔了一般。

    金步龍輦衝入進那片空間錯亂的密林,纔是緩緩的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對坑兩大世界數以萬計的聖者,即便是九天玄女和羅剎公主,也都受了一些傷勢,並沒有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至於,封魔、阿樂、韓湫、魔音則是傷得更加嚴重,幸好他們搶到了大量護身符籙,又有強大的生命力,纔是挺了下來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絲毫都不在乎身上的傷勢,美眸含煙,凝視着張若塵,道:“張若塵,今天你應該看出我對你是真心真意的了吧?上次,你千方百計的躲着我,防着我,可是讓我傷心了好久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還真的多虧了羅剎公主,否則他們想要殺出刀獄界和紫府界的圍攻,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多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不透“靈焰魔妃”這麼做的目的,卻還是說出這兩個字。

    同時,張若塵也在防着她,畢竟他掌握着功德簿牆,又奪得規則帝器,“靈焰魔妃”隨時都可能向他出手。

    戰場上,不能有一絲鬆懈。

    阿樂、韓湫等人都吞服下療傷聖丹,盤坐在地上,全力以赴養傷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的身上則是涌出璀璨的聖芒,隨即一分爲九,化爲九位美貌絕色的玄女,她們的氣質或是優雅,或是聖潔,或是英氣,或是嬌羞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眸中,閃過一道精芒,隨即故意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,道:“九人合一,怎麼可能?張若塵,你的這九位朋友,到底修煉的是什麼功法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沒有開口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雙眼,卻是在打量着羅剎公主,道:“你修煉的功法,也很特殊。明明是陰寒屬性的體質,卻能夠掌控煵靈龍火,很是不合常理。而且,我剛纔在你的眼中,看到了一絲不一樣的光芒,給我的感覺,你似乎並不是真的很吃驚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羅剎公主的心中才是真的有些驚異,從未見過有人能夠如此心細,竟然將她最微妙的一絲眼神變化都捕捉到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羅剎公主自命聰慧絕頂,能夠欺天瞞地,沒想到卻被另一個女子發生了破綻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知道遇到了對手,便是對聖書才女生出了一些興趣,笑道:“誰說陰寒體質的生靈,就不能收取煵靈龍火?冰火鳳凰還能同時掌控極陰冥冰之力和淨滅神火。所以說,千萬不要隨意賣弄自己的小聰明,很容易得罪一些你得罪不起的人。”

    說出這話,羅剎公主是故意想要激怒聖書才女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