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羅剎公主嘻嘻一笑,雪白細嫩的下巴點了點,道:“對啊,只要與大魔十方界合作,就憑刀獄界和紫府界之流,根本翻不起來什麼大浪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沒想到會等來張若塵這樣的回答,氣得吹鬍子瞪眼,道:“你……你好歹曾經也是崑崙界的一員,爲了一個妖女,這麼快就忘了根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言不發,很是淡漠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一雙秀目緊緊的盯着張若塵,心知張若塵肯定是沒有變,只不過,他在崑崙界受到了太多的壓迫、辱罵、欺騙和委屈,纔會如此牴觸崑崙界。

    在他的內心深處,未必就真的不想幫崑崙界。

    滄瀾武聖看到張若塵與羅剎公主膩膩歪歪的樣子,便是十分心煩,豁然轉過身,準備離開:“算了,既然他不願意與我們合作,我們現在就走,再多說有什麼意義?張若塵,等到下一次見面,就是生死存亡之戰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走了出來,對着張若塵說道:“我們單獨談一談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聖書才女並肩而行,一個穿着戰甲,一個穿着白色儒衣,一剛一柔,走在一片片緋紅色的落葉上面,一道亮麗的風景線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溫文爾雅,清麗優雅,沉思了片刻,纔是說道:“功德值,關乎一座大世界的生死存亡,真要是被逼得沒有退路,崑崙界、刀獄界、天姆界這三個實力較弱的大世界,肯定會拼死爭奪功德簿牆。到時候,就算大魔十方界再強大,也會損失慘重。”

    “大魔十方界在沙陀七界之中實力最爲強大,根本不用擔心墊底,就算在聖者功德戰排名最後一位,在另外三大戰場,也能贏回來。如此一來,一旦損失太大,他們必定不會再繼續與廣寒界合作。那個時候,你和廣寒界,很可能會陷入孤軍奮戰的境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停下腳步,兩排細密的睫毛向上一擡,盯着張若塵的那張輪廓分明的臉,道:“以現在的局勢,除非你將功德簿牆拱手交出來,否則,沒有任何一座大世界敢與你合作。就算是廣寒界的聖者,一旦出來保護你,也會遭受滅頂之災。”

    在聖書才女的面前,沒有什麼不可談,張若塵神情變得相對嚴肅,道:“我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危機,你應該也察覺到了吧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輕輕的點了點頭,道:“羅剎族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繼續說道:“就算再怎麼爭,再怎麼鬥,我們真正的敵人,一定是羅剎族。我之所以搶走功德簿牆,有一個很大的原因,就是不想看到沙陀七界的聖者相互之間殺得血流成河。最後,卻被羅剎族一網打盡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道:“羅剎族毀了另外三塊功德簿牆,獨留鳳凰巢的這一塊,本就是想要讓我們內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若是我答應與崑崙界合作,就算崑崙界能夠兌換到大量的功德值,最後,也必定在其他幾界的圍攻之下,死傷無數,元氣大傷。這樣的合作,有意義嗎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發現張若塵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形勢,根本不用她的提醒,於是問道:“那你打算怎麼辦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現在,我唯一的活路,就是以一己之力主導整個聖者功德戰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認真的嗎?”聖書才女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當我是在開玩笑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輕輕抿嘴,仔細沉思,突然眼睛一亮,有些明白了張若塵意圖,道:“功德簿牆是一個燙手山芋,同時,也是你手中最重要的一張底牌。只要利用得好,說不一定,真的能夠主導整個聖者功德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所以,我要合作的對象,不止是崑崙界。還有大魔十方界、天姆界、八部界。同時,也要選出墊底的對象,比如刀獄界和紫府界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極其聰慧,明白張若塵這麼做的目的。

    首先,按照正常的聖者功德戰,刀獄界和紫府界幾乎是不可能墊底。如此一來,有可能會墊底的崑崙界和天姆界,則是會選擇與張若塵合作,一起打壓刀獄界和紫府界。

    其次,若是大魔十方界、廣寒界、崑崙界、天姆界都已經站在了一條線上,八部界豈能不懂如何選擇?再加上有瘋魔幫忙聯繫,八部界多半也會與張若塵合作。

    五大世界都站在統一戰線,只留下紫府界和刀獄界,就算他們再怎麼不甘心,力量懸殊如此之大,恐怕也不敢向五大世界開戰。

    張若塵要走的這一條路,既能避免七大世界內耗,又能從中得益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道:“理論上是可行,但是,實施起來變數太多,難度太大,而且充滿了危險,一步走錯,萬劫不復。那位靈焰魔妃,就是一個巨大的變數。除此之外,八部界的實力強大,未必會甘心受你利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來,看着從樹葉縫隙中灑落下來的陽光,道:“在這座危機四伏的戰場上,哪有什麼十全十美的策略?能夠有一條路走,就應該去試一試。走吧,我們回去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沉思了片刻,似乎在思索着什麼,道:“你知道嗎?黃煙塵失蹤了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看見張若塵的眼神很淡漠,便是問道:“難道你就不想知道,她去了哪裡?還活着沒有?”

    “已經無所謂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道:“真的無所謂嗎?”

    “不談此事,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揹着雙手,向回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與聖書才女返回,滄瀾武聖的目光盯向聖書才女,露出一道詢問的神色。聖書才女只是含笑着點了點頭,給予她以迴應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與納蘭姑娘已經商談過,其實,與崑崙界合作,也不是不可以。但是,崑崙界想要在我這裡兌換功德值,必須要分三成給我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道:“三成?我們辛辛苦苦、拼死拼命得到的功德值,你一分力不出,就想拿走三成的功德值?你也太黑了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不願意也罷,總有別的世界,願意與我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捋了捋鬍鬚,眼珠子轉動了一下,道:“兩成,如何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反正,只要廣寒界的功德值達到聖者功德戰場的第一,我就會毀掉功德簿牆。到時候,你們就算有再多的羅剎血液和殘魂,也休想兌換成功德值。”

    “好,答應你。”楚思遠連忙說道。

    談成了這一筆合作,楚思遠和九天玄女便是將身上的羅剎血液和殘魂,全部都拿出來,分了三分之一給張若塵。

    即便只是三分之一,也讓張若塵兌換了五百萬功德值,使得廣寒界的功德值達到九千三百多萬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功德值,則是達到四千二百多萬,在功德簿牆上的排名又提升一位,超過刀獄界,排到第五。

    兌換了功德值,九天玄女和楚思遠立即離開,前去尋找別的崑崙界聖者,準備攜帶更多的羅剎血液和殘魂與張若塵兌換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平靜的看着,直到九天玄女和楚思遠走遠,纔是說道:“崑崙界不可能任憑你這樣宰割,肯定會採取一些行動。萬一他們下一次帶着大批高手趕過來,突然發難,搶奪功德簿牆,怎麼辦?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韓湫和魔音下出一道命令,道:“你們二人以最快的速度,將消息傳出去。崑崙界、天姆界、八部界、大魔十方界,只要分出少量一點好處,就可以與張若塵兌換功德值。至於刀獄界和紫府界,因爲與張若塵有生死之仇,張若塵拒絕與他們合作。”

    韓湫和魔音對視一笑,皆是明白了張若塵的意圖,隨後,化爲兩道幽影,消失在密林之中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恍然驚醒,道:“你想要讓崑崙界、天姆界、八部界、大魔十方界相互牽制,然後,又故意壓制刀獄界和紫府界,讓另外幾界產生出優越感,爭先恐後與你和合作。手段是很高明,但是,你就不怕遭到反噬嗎?”

    “怕,怎麼不怕?所以,必須無比小心謹慎才行,首先就需要選擇一處安全的交易地點。”張若塵說道。

    “還有安全的地點嗎?”羅剎公主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指向九十九座聖山的深處,道:“最危險的地方,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。鳳凰巢的最深處,肯定無比危險,能夠進得去的聖者也就少之又少。如此一來,我至少不會陷入,被上萬聖者圍攻的絕境。”

    一旦韓湫和魔音將消息傳出去,必定會造成巨大的震動,估計很多人都會憤怒,也會覺得張若塵狂妄和貪婪。特別是刀獄界和紫府界,肯定會氣得發狂。

    那個時候,估計有不少人都會採取行動。

    所以,張若塵不敢繼續待在密林,立即就向九十九座聖山的深處進發。

    瘋魔得知張若塵的計劃,生怕廣寒界成爲第一之後,張若塵就毀掉功德簿牆。於是,連忙趕去聯繫八部界的聖者,準備說服他們與張若塵合作。

    當然,對於瘋魔而言,這也是一次撈好處的機會。

    記住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