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太過分了,不僅搶走規則帝器,還想要利用五大世界的聖者,一起壓制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張若塵,必須將他碎屍萬段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烏金聖山中,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聖者得知此事,全部都氣得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方乙和東流劍尊也是臉色鐵青,心知不能坐以待斃,立即召集兩大世界至聖級別的強者,一起商討誅殺張若塵的辦法。

    不立即殺死張若塵,刀獄界和紫府界將會相當被動,很有可能真的會墊底。

    此時,張若塵、阿樂、羅剎公主已經來到棲鳳聖山的山下,擡頭望去,聖山中密佈着梧桐古樹,枝繁葉茂,一縷縷天地聖氣環山而繞,一派仙家福地的景象。

    棲鳳聖山,爲最裡層三十三座聖山之一,曾經乃是祖靈界鳳凰一族的棲息之地。

    當然,祖靈界的鳳凰已經滅絕,棲鳳聖山也變得死氣沉沉。

    剛剛踏入進棲鳳聖山,大地便是猛烈震動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一根根巨大的白骨,從泥土下方冒了出來,每一節骨骼都有十多米長,上面有着一道道幽藍色的紋路,隨即,便是有懾人的寒氣從骨骼中噴薄出來,使得小半個棲鳳聖山都被白色的寒霜覆蓋。

    最裡層的三十三座聖山,每一座都有巨大的兇險。

    因此,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故,張若塵、羅剎公主、阿樂倒也沒有慌亂,只是以閃電般的速度向後疾退,拉開一道長長距離。

    等到白骨完全從地底衝出來,衆人才看清,那是一具完整的鳳凰骨,一對骨翼展開後,竟是有五百多米長。

    “都已經化爲白骨,竟然還能從地底衝出來。”羅剎公主邪媚的一笑。

    張若塵負手而立,神情凝重,道:“骨鳳凰的骨骼深處,藏有一縷不滅的聖魂,正是那縷聖魂的支持,它才從地底爬了出來。”

    阿樂冷冰冰的道:“不僅僅只是聖魂,還有一股巨大的怨念。”

    “嘎——”

    骨鳳凰的嘴裡,發出一道尖銳的叫聲,音波一層連着一層,帶有極其強大的攻擊性。

    棲鳳聖山的天地聖氣在猛烈震盪,巨石崩碎化爲齏粉,就連那些生長上萬年誕生出了靈智的梧桐樹,也都有些承受不住,發出“咯吱咯吱”的聲音,飄落下一塊塊簸箕大小的葉片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佛帝舍利子,撐起一層佛光保護罩,才抵擋住那股音波衝擊。

    “好強大,骨鳳凰活着的時候,修爲應該已經達到三步聖王的層次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道:“這個麻煩可不小,即便一位三步聖王化爲了白骨,只能爆發出一成的力量,也比一步聖王要強大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骨鳳凰的雙翼扇動,騰飛而起,向着他們三人俯衝下來。

    其中一隻骨爪,向下一按。

    頓時,一股氣浪,便是壓在他們的身上,彷彿是讓空氣都變得凝固,根本無法從骨爪的下方逃脫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快速運轉聖氣,手指向上空一抓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空間被撕裂而開,化爲一道漆黑的裂縫,向上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骨鳳凰的骨爪,每一節骨骼的表面都浮現出一道鳳紋,從鳳紋中竟然也有空間力量散發出來,壓得空間裂縫重新閉合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空間烙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骨爪的中心位置,雙目猛然一縮,隨後激發出百聖血鎧,喚出沉淵古劍,開始催動劍中的銘紋。

    一路行來,在九十九座聖山中,他們發現了大量空間銘紋和時間烙印,由此可見,鳳凰巢的主人,必定是一個相當厲害的空間修士和時間修士。

    那位存在,很有可能就是在祖靈界擁有崇高地位的冰火鳳凰。

    冰火鳳凰能夠將空間之道修煉到如此高深的層次,給一位三步聖王級別的後輩,賜下幾道空間烙印,也就是相當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取出一根七尺長的水藍色聖杖,隨着精神力涌入進聖杖,聖杖頂端的一顆奇石中,衝出一層圓弧形的光膜。

    巨大的骨爪,與光膜碰撞在一起,打得光膜不停顫動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羅剎公主五十五階的精神力強度,也被這一擊的力量,震得臉色蒼白,有些抓握不住手中的聖杖。

    隨後骨鳳凰打出第二擊,擊穿了光膜,向着三人的頭頂,直落下來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張若塵激發出了沉淵古劍的圓滿力量,縱身一躍,提起戰劍便是向着上方揮斬而去。

    “噼啪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何等鋒利,將鳳凰骨爪斬落下了一小塊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也被骨爪爆發出來的力量震傷,猛然墜到地上,砸得大地向下沉陷。

    張若塵擦了擦嘴角的血痕,使用出天眼,盯着上方擁有巨大身軀的骨鳳凰,道:“骨鳳凰的那一縷聖魂,藏在聖源的內部,聖源則是位於脊樑骨的第三塊鳳骨中段。我和靈焰魔妃牽制住它,阿樂,你去挖出骨鳳凰的聖源。”

    骨鳳凰的警惕性極高,而且身上有空間烙印,能夠壓制空間力量,使用空間挪移去挖聖源,顯然是存在巨大的風險。

    三人配合起來,反而成功率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阿樂縱身而起,到達十數丈高的位置,抓出了骨鳳凰尾部的一塊骨骼。隨即,他從骨鳳凰的尾部,疾速向上衝去。

    骨鳳凰發現身上多了一隻渺小的“螻蟻”,嘴裡再次發出尖銳的叫聲,身上的鳳紋變得更加明亮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腳下踩着一鸞一鳳,騰飛了起來,飛到與骨鳳凰一樣高的位置,調動出淨滅神火,打出一片火浪,迎面向骨鳳凰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則是利用聖杖,凝聚出一座座一百多米高的冰山,不斷向下墜落,轟擊在骨鳳凰的身上。

    面對張若塵和羅剎公主的強勢攻擊,骨鳳凰頓時暴怒,沒有時間繼續理會身上那隻“螻蟻”,全力以赴對付眼前這兩個大敵。

    骨鳳凰身上的鳳紋,抵擋住了淨滅神火的焚煉,右側的骨翼穿過火焰,橫擊在張若塵的腰部,猶如拍飛一隻蒼蠅一樣,將他打飛出去,撞擊在棲鳳聖山的一面崖壁上。

    穿着百聖血鎧,張若塵也感覺到無比疼痛,就像是被腰斬了一樣,整個身體都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力量,死去的三步聖王都這麼強大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裡,咳出鮮血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也飛了過來,撞擊在崖壁上,使得整個崖壁都裂出一道道觸目驚心的縫隙,而她的嘴裡,則是吐出一大口緋紅的血液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這個時候,她的臉上依舊掛着笑容:“本來是想動用空間挪移躲開,可是,骨鳳凰的速度太快,根本躲不……開……噗……”

    隨即,她又是一口鮮血吐出。

    “嘎!”

    骨鳳凰的全身都被寒氣籠罩,宛如地獄惡神一樣,從下方衝來,伸出兩隻巨大的骨爪,向着鑲嵌在崖壁上的張若塵和羅剎公主按壓下去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瞳孔一縮,手指按向肚臍的位置,正要動用底牌手段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骨鳳凰的龐大身軀,竟是突然停了下來,變得靜止不動。骨骼表面的一道道鳳紋,也都黯然無光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骨鳳凰身上的殺氣消失不見,骨軀墜落到了崖下,發出一道巨大的聲響。

    半空中,阿樂一隻手持劍,另一隻手抓着剛從骨鳳凰體內挖出的聖源,問道:“還堅持得住吧?”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張若塵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意外發生。

    不知從什麼地方,飛出一團火焰,撞擊在阿樂的身上,打得阿樂拋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到火焰消散,竟是化爲一片片梧桐樹葉,紛紛揚揚的飄在半空。

    阿樂的身體,則是軟綿綿的墜落向下方的深淵,也不知是生是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哪裡料到竟然會出現這樣的變故,眼神相當沉冷,大吼一聲:“阿樂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也是頗爲意外,因爲,即便是以她的精神力造詣,剛纔也沒有提前感知到危險。

    崖壁的下方,一棵古老的梧桐樹搖晃了一下,一個極其俊美的年輕男子,從樹幹的內部走了出來,全身散發着赤紅色的火光。

    那棵梧桐樹,就好像所有生命之氣都被俊美男子吸盡了一樣,快速枯萎,葉片變得焦黃,掉落到地上,變得光禿禿的。

    看到那個俊美男子,張若塵的眼神變得更加冰冷:“是你。”

    秋雨隔空一抓,抓出了那顆從骨鳳凰體內挖出的聖源,捏在兩指之間把玩,嘴角浮出一道笑意:“本來我是潛入到棲鳳聖山,吸收這裡的梧桐精氣,根本沒有想到,你也會來這裡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出手偷襲阿樂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秋雨腳踩虛空,一步一步登上崖壁,向張若塵和羅剎公主靠近過去,淡淡的說道:“本來就是一個已經被我殺死一次的人,再死一次,又有什麼關係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涌出殺芒,道:“上一次在魔教總壇,有池瑤庇護你,讓你僥倖保住了一條狗命。沒想到,你竟然還敢與我爲敵。”

    想到魔教總壇的事,秋雨便是相當惱怒,那是他一生最大的恥辱,不僅被張若塵三招擊敗,放入進鼎中祭煉,逼得他求饒,而且,張若塵還搶走了他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這四大恥辱,讓他丟盡顏面,受到整個崑崙界的嘲笑,簡直比殺了他還要讓他痛苦。

    不過,秋雨很快就壓制心中的怒火,露出一道笑意,以着一種勝利者的姿態,說道:“就憑你現在的狀態,我一隻手就能捏死你,但是,我不會那麼輕易的殺死你。張若塵,落入我的手中,你應該做好生不如死、痛不欲生的心理準備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