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崖下,一處密佈劇毒的荊棘叢中,張若塵找到了阿樂。

    阿樂的半個身體被火焰燒焦,體內大量骨骼斷裂,臉色蒼白,沒有生命氣息,宛如一具死屍。

    張若塵忍着身上的劇痛,還有體內不斷傳出的虛脫感,將阿樂從荊棘叢中拖了出來,平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走到張若塵的身旁,盯着地上的“死屍”,道:“功德戰場就是如此殘酷,誰都不知道死亡和明天,哪一個會先到。埋了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,依舊凝視着阿樂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沒想到張若塵竟然如此固執,正要再勸一句,突然,感應到了什麼,隨即嘴裡發出一聲輕咦,忍不住開始仔細觀察地上的“死屍”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……體內竟然同時具有生命之氣和死亡之氣。生死之氣,生生不息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精神力強大,感受到阿樂體內的詭異現象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她的閱歷,也感覺到了一些吃驚。

    阿樂的體內,已經孕育出太極生死印,即可以將生命之氣轉化爲死亡之氣,也可以將死亡之氣轉化爲生命之氣。

    只要意志力足夠強大,他就是不死之身。

    除非,他遇到的對手,比他強大得太多,直接將他的身體打成灰燼,就連太極生死印都震碎,才能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當然,阿樂現在還只是將《九轉生死決》修煉到第七轉,若是修煉到第八轉,甚至是第九轉,那個時候,就算是將他的身體都打成齏粉,也未必能夠徹底殺死他。

    漸漸地,阿樂的臉上恢復了一絲血色,體內的生命之氣變得越來越厚重,渡過了最危險的階段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八部界的四大高手,自然也都發現阿樂身上的詭異變化,皆是嘖嘖稱奇。

    瘋魔倒吸了一口涼氣,暗想道:“張若塵的身邊,還真是人才濟濟,一個修理黑暗之道的韓湫,就已經相當可怕。再加上一個不死不滅的冷血劍客,一株太古兇性植物食聖花。就算是一座大世界,挑出最頂級的聖境天驕,也很難與他們對抗。”

    шшш .ttκá n .¢ 〇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。”

    元混邁步走到張若塵的身旁,面帶微笑,道:“貧僧法號元混,爲八部界的界子。不知張施主現在有沒有時間,我們一起商談兌換功德值的事宜?”

    對方是界子,自然是不能怠慢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瘋魔應該已經將兌換功德值的規矩告訴你了吧?”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元混道:“不過,張施主想要分走三成功德值,是不是太多了一些?不如,大家交一個朋友,兩成如何?”

    元混既然願意跟着瘋魔一起趕過來,而且,沒有直接伏擊張若塵,也就說明他能夠承受張若塵的條件。

    現在,又與張若塵講條件,其實有很大一部分原因,是在試探張若塵的虛實。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受了重傷,肯定沒有底氣,就很有可能會答應他的條件。

    瘋魔和元混等人這麼快趕來,其實是出乎張若塵的預料,所以,纔是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不知和多少陰狠的人物打過交道,又豈能看不出元混的想法,隨即,笑了一聲:“崑崙界的聖者,在我這裡兌換功德值,已經分了我三成。若是八部界的聖者只給兩成,消息一旦傳出去,崑崙界的聖者該作何想法?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嘻嘻一笑,道:“我們大魔十方界,要不只給一成?”

    元混的臉色微微一凝,沉思片刻,才又露出笑意:“既然張施主有難處,貧僧也不好強人所難。就按三成的規矩,先合作一次。”

    隨即,元混、金翅豹、震天虎紛紛取出身上的羅剎血液和殘魂,全部都裝在一隻只寶瓶裡面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的羅剎血液和殘魂,羅剎公主藏在衣袖中的玉指便是稍稍捏緊了許多,心中生出了一些冷意。

    不過,她隱藏得極好,並沒有表現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到三成羅剎血液和殘魂之後,纔是將功德簿牆取出來,立在崖下。

    這時,金翅豹和震天虎的眼神,皆是變得有些灼熱,一股強大的聖力,在體內醞釀,想要立即動手搶奪。

    在取出功德簿牆的時候,張若塵也取出一柄聖劍,捏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那是月神賜下的神靈戰器。

    在場的幾人,全部都是頂尖強者,自然能夠感受到聖劍中蘊含有一道神力。

    金翅豹和震天虎都嚇了一跳,連忙收回聖力,忍不住向後倒退,吼出一聲:“你怎麼會持有一件神靈戰器?不是不能懈怠這樣的戰器,進入祖靈界?”

    就連羅剎公主的雙瞳,也是猛然一縮,沒有料到張若塵竟然有這樣恐怖的底牌。

    一旦引動神靈戰器內部的神力,在祖靈界,簡直就是天下無敵。就算有再多的羅剎侯爵去攻擊他,估計都會被他反殺。

    在場,也就只有元混還能保持鎮定,因爲他知道,沙陀七界的神使都掌握有一件神靈戰器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居然將神靈戰器都暴露出來,看來他真的是有些底氣不足。不過,憑藉神靈戰器的威力,現在去搶奪功德簿牆,肯定會被他殺死。再忍一忍。”元混暗道。

    元混率先前走到功德簿牆的下方,打開了所有寶瓶,兌換了三百二十萬功德值。

    隨即,金翅豹和震天虎相繼走過去,分別兌換了八十萬功德值和一百二十萬功德值。

    八部界在聖者功德戰收集到的功德總數,達到九千二百萬,依舊排在第三。

    張若塵則是得到二百二十萬功德值,使得廣寒界的功德總數,達到九千五百萬。

    元混雙手合十,和善的笑道:“既然第一次合作如此順利,接下來,瘋魔肯定會帶越來越多的八部界聖者,前來兌換功德值。”

    “合作愉快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元混的目光,向羅剎公主盯了過去,露出一道欲言又止的神色,最終,還是說道:“魔妃娘娘,可否借一步說話?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星眸中,露出一道笑意:“好啊!”

    元混和羅剎公主向着聖山的山下行去,隨後,瘋魔、金翅豹、震天虎也都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片刻後,棲鳳聖山就變得異常安靜,張若塵再也堅持不住,哇的一聲,一口鮮血從嘴裡吐出,身體顫抖了起來,全身經脈綁緊,緩緩地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先前,與骨鳳凰戰鬥,本就受了極其嚴重的傷勢。

    與秋雨一戰,使得傷勢進一步惡化。

    本來張若塵早就應該立即療養傷勢,但是,爲了鎮住八部界的四大高手,不得不繼續支撐,如此一來,體內的傷勢便是惡化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被縛聖鎖捆住的秋雨,發出一道冷笑:“明明身上的傷勢都已經無比嚴重,竟然還在死撐,現在遭受反噬了吧?以你現在的狀態,恐怕是想要動一下手指都無比艱難。”

    雖然被捆住,秋雨卻還是掙扎着站起身,笑道:“今天,註定我纔是笑到最後的人。”

    秋雨無法調動聖氣,但是,肉身的力量依舊很是強大,手指從縛聖鎖的縫隙伸出,抓出阿樂的那柄鐵劍,一步一步向張若塵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睜開了雙目,嘴裡吐出兩個字:“靈希。”

    空間微微的震動了一下,木靈希從空間晶石的內部走出來,正好看見秋雨一劍刺向張若塵的背心,頓時臉色微微一變,一掌轟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秋雨的嘴裡,發出一道悶聲,拋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手中的鐵劍,也是“哐當”一聲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不甘……只差一點點……我就能反敗爲勝……”

    秋雨的嘴裡,發出怒吼之聲。

    木靈希花費極短的時間,觀察四周,大概明白了現在的局勢。

    阿樂和張若塵都受了重傷,難以動彈。

    其他人呢?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木靈希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地,一動不動,使用出精神力,傳出一道訊息:“看住秋雨,別讓他逃走。等我穩住傷勢,再給你講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一隻手抓着阿樂的那柄鐵劍,另一隻手抓着豐碑盾,小心翼翼的提防着四周。毫無疑問,現在張若塵和阿樂的生命安全,都要靠她來守護。

    秋雨躺在地上,臉上露出苦澀的神情,以着哀求的語氣說道:“靈希,我們就算沒有成親,至少也曾經訂過婚。你放了我吧,一旦張若塵穩住傷勢,肯定會殺了我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冷聲道:“與你訂婚的是我父親,並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畢竟是你的未婚夫,難道你願意看着我被張若塵殺死?”

    秋雨見木靈希不爲之所動,便是又道:“難道你已經忘記,在青龍墟界,我曾經救過你一命。現在,我求你放我一條生路,難道就那麼難?我不信我最傾心的女子,竟是一個恩將仇報、忘恩負義的卑鄙之人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眼中的冷色淡了一些,露出掙扎之色,道:“你不必用激將法激我,那份恩情,我一直都沒忘記。要我放了你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但是,我會向張若塵求情,給你留一條生路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何等狠辣,怎麼可能放我生路?靈希,你不放了我,就等於是親手殺了我。你不殺秋雨,秋雨卻因你而死。你的良心何安?”秋雨很是急切的說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