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半個時辰后,食聖花將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聖者全部都擊殺,回到張若塵的身旁,將數十根儲物袋丟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把數十根儲物袋中的物品,全部都倒了出來,在地上,堆成一座小山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裝著血液和殘魂的玉瓶,就有七八百個。

    看到那些玉瓶,蹲在一旁的青墨有些吃驚,一雙星眸瞪得圓溜溜的,道:「他們竟然殺了這麼多的聖者,我們不是應該一起對付羅剎族嗎?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誰告訴你來到功德戰場是為了對付羅剎族?」

    「不是嗎?」

    青墨瞪大一雙眼眸,感覺到相當疑惑,難道進入祖靈界之前,自己聽錯了命令?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「來到功德戰場,乃是為了奪取更多的功德值。」

    青墨更加疑惑,道:「奪取功德值,不就是要殺羅剎族的修士?」

    「殺羅剎族的修士獲取功德值的速度,哪裡比得上殺別的參戰者來得快?」

    張若塵不知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,好歹青墨也跟隨他歷練了一段時間,居然還是如此天真,就她這樣的心機,居然在功德戰場上活了接近一個月,也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青墨陷入沉默,雙手托著香腮,像是在思考。

    張若塵懶得繼續給她解釋,開始清點這一戰的收穫。

    血液,一共一百零七萬滴,其中,羅剎侯爵的血液有八百四十滴。

    殘魂,一共兩百四十萬縷,其中,羅剎侯爵的殘魂有一千三百五十縷。

    加上張若塵以前得到的寶瓶,如今,他的身上已經有三千滴羅剎侯爵的血液,兩千五百縷羅剎侯爵的殘魂。侯爵以下的羅剎血液和殘魂,更是多不勝數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張若塵又收集到兩千多滴凝真聖露,還有大量療傷聖丹、聖器、符籙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所有聖器,包括嚴舉至聖和魚目至聖留下的兩件萬紋聖器,全部都交給了沉淵古劍,讓它煉化吸收,提升自身的品級。

    另一頭,食聖花的根須全部都延伸出來,紮根在刀獄界和紫府界聖者的屍身上面,吸收他們的聖力和聖血,衝擊至聖的境界。

    它的藤蔓、葉片、果實,皆是散發出碧綠色的聖光,宛如是化為了一株翡翠神藤。

    只要食聖花達到至聖的境界,立即就會成為聖王之下最頂級的強者,也能成為張若塵的一大助力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決定給它一天一夜的時間,讓它衝擊境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食聖花的下方,取出一瓶凝真聖露,吞服進嘴裡,運轉功法煉化吸收,繼續凝練聖道規則,鞏固剛剛突破的境界。

    聖道規則達到「脫虛化真」,只是第一步。

    還要繼續凝練聖道規則,只有將聖道規則凝練到「至真至極」的程度,才算是達到聖者境界的極致。

    那個境界,就是至聖的境界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現在距離至聖境界,還有相當遙遠的距離。

    根據張若塵的估算,即便是要修鍊到真聖中期,至少也需要煉化五千滴凝真聖露。想要修鍊到真聖的後期,需要的凝真聖露,更是成倍疊加。

    蹲在那裡一動不動的青墨,像是想通了張若塵先前說的話,豁然站起身來,驚呼一聲:「我明白了!」

    張若塵被她驚得體內聖氣一陣混亂,立即停止凝練聖道規則,道:「你一驚一乍幹什麼?」

    青墨很欣喜,道:「我明白了!就像你一樣,殺死了刀獄界和紫府界的數十位聖者,立即就能得到大量血液和殘魂,也就相當於得到一大筆功德值。對啊,這樣收集功德值,的確比我一個人去殺羅剎族修士,快了好多好多倍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眼,壓制住體內亂竄的力量,讓自己平靜下來,才道:「這麼簡單的道理,你居然想了怎麼久?」

    「這就是奪取功德值最快的方法,對吧?」青墨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「不是。」

    青墨略微一愣,道:「還有比這更快的方法?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搶奪別的參戰者,的確能夠快速收集羅剎族修士的血液和殘魂。但是,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有限,祖龍界的四大世界碎片又十分廣闊,所有聖者都分散得很開,你又能搶奪得了多少人?」

    青墨的手指,輕輕的扯著發梢,努力的思考,問道:「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頭疼,若是換做是聖書才女,恐怕早就明白他話語中的意思,可是,偏偏站在他身前的卻是青墨。

    同樣是九天玄女,為何差距這麼大?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在祖靈界,誰殺得參戰者最多?」

    青墨想都沒有想,說道:「你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瞪了她一眼,道:「我說的是哪一方勢力?」

    「刀獄界和紫府界?」青墨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「不是他們,是羅剎族。」

    青墨點了點頭,道:「沒錯,沙陀七界的確是有大批聖者,死在羅剎族的手中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羅剎族的修士殺死了他們,自然也會得到他們身上的玉瓶。對於我們來說,那些玉瓶無比珍貴,每一滴血液,每一縷殘魂都代表著大量的功德值。但是,對於羅剎族來說,那些東西卻沒有任何價值。」

    青墨覺得張若塵說得很有道理,但是,又有一些聽不明白。

    沙陀七界的聖者,殺死羅剎族修士,奪取到血液和殘魂。羅剎族的修士,又殺死沙陀七界的聖者,將他們身上的血液和殘魂又奪取了回去。

    青墨感覺到腦袋裡面一片混亂,道:「到底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張若塵若有所思的道:「誰能得到羅剎族手中掌握的那些血液和殘魂,誰就是聖者功德戰的第一。」

    「我才不管誰是聖者功德戰的第一,你先把我收集的血液和殘魂還給我,那可是關乎整個崑崙界生死存亡的東西。」

    青墨大著膽子,走了過去,搖了搖張若塵的手臂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覺得想要奪取羅剎族手中的那些血液和殘魂,幾乎是沒有可能的事,於是,輕輕的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應該還有別的辦法。

    青墨見張若塵一點反應都沒有,於是,繼續苦苦哀求,道:「求求你,還給我吧!」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心緒,將青墨的空間戒指取出來,捏在兩指之間,毫不客氣的說道:「就你收集的這麼一點血液和殘魂,還關乎崑崙界的生死存亡?」

    青墨的眼珠子轉動了一下,道:「你搶的血液和殘魂那麼多,要不你送給我一些?」

    「想得倒是挺美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瞥了她一眼,隨後,從空間戒指裡面取一塊冰凍的龍肉,一隻火鸞的翅膀,一塊冥鯊的魚翅,放到了地上,道:「你的廚藝不是很厲害?拿出你食神傳人最好的技藝,給本太子做一頓美味的大餐,若是本太子的心情一高興,說不一定會給你一些血液和殘魂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嗎?」

    「當然是真的。」

    青墨的眼睛一亮,隨後,捲起衣袖,露出兩條雪白的手臂,準備大幹一場。

    比起獵殺羅剎族的修士,很顯然,青墨是更加熱衷於烹飪食物。在她的空間戒指裡面,裝著的全是各種頂級食材,作料,餐具,與別的修士來功德戰場準備的東西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空間戒指裡面,取出一張青銅桌案,搭在滿是浮屍和白骨的巨鯨河河畔,取出一壺龍焱酒,倒進一隻夜光杯。

    張若塵端起夜光杯,迎著帶有血腥味的河風,喝下了一口。

    龍焱酒相當烈,猶如岩漿入喉,彷彿是要將他的五臟六腑都融化。

    不遠處,青墨開始烹飪起來,很快就有濃烈的香味散發出來。那些香味,不斷飄向遠處,竟是將天地間的血腥味都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明明是在危機四伏的戰場,周圍是一片修羅地獄一般的景象,可是,張若塵卻在愜意的喝酒,等待著美味佳肴。

    就連張若塵自己都覺得,這一切太不可思議,讓人不知道到底是在現實之中,還是在夢境裡面。

    一連喝下三杯,張若塵的眼神變得有些迷離,終於問出想要問的話,道:「黃煙塵為何沒有來功德戰場?」

    在進入聖路前,張若塵就觀察了崑崙界的聖者大軍,並沒有找到黃煙塵的身影。

    青墨略微猶豫了一下,道:「她失蹤了!」

    「失蹤了,怎麼可能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露出一道精芒,不相信青墨的話。

    「真的失蹤了,誰都不知道她去了哪裡,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。」青墨十分認真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做為崑崙界的界子之一,她怎麼可能突然就失蹤?再說,就算她真的失蹤,以你的身份,也肯定知道她去了哪裡。」

    青墨見張若塵的眼神有些不對勁,生怕張若塵出手打她,腦袋搖得就像撥浪鼓一樣,道:「我真的不知道,我問過丹青姐姐,她也不知道。煙塵郡主就是消失得無影無蹤,我有什麼辦法?」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逸散出去的寒氣,可以確定,青墨並沒有撒謊,黃煙塵似乎是真的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怎麼會這樣?

    半晌后,青墨雙手端著一個一尺長的水晶盤子,小心翼翼的向張若塵走了過去,手指有些發抖,將水晶盤子放在了桌案上面。

    盤子中,放著一塊金黃色的龍肉,冒著白煙,散發出無比濃香的味道,只是聞了一口香氣,便是讓人恨不得將它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隨後,青墨又端上來一盤又一盤菜肴,皆是人間美味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在沉思,猶如靈魂出去了一般,眼神有些空洞,似乎對眼前的美味佳肴,一點興趣都沒有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夜幕中,卻是響起一個極其悅耳動聽的女子聲音:「好香的味道,讓我聞一聞,有龍肉,有冥鯊魚翅,還有火鸞的肉……真是太好了,都是我喜歡吃的。」

    「噠噠。」

    腳步聲,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隨即,一個穿著淺綠色聖衣的高挑美女,背著雙手,從夜幕中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不遠處的火堆散發出來的火光,映照在她的身上,可以看見,她的頭上竟是戴著銀白色的神晶皇冠,身上有著一股極其高貴的氣質。

    在她的身後,則是跟著一隻長著九顆頭顱的青鳥,它的九雙眼睛都筆直盯著桌案上的菜肴,九張鳥嘴裡面同時流淌出晶瑩的哈喇子。

    (本章完)js3v3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