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爲何不敢?”白黎公主道。

    擁有真神之體的秋雨,的確是相當厲害,整個崑崙界,估計也沒有幾個生靈在同境界能夠與他對抗。

    可是,白黎公主卻不懼他。

    秋雨心知今天是殺死張若塵的最佳機會,於是,不再與白黎公主多言,直接調動起體內的一道樹神之氣,與火神拳套結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頓時,一尊百丈高的火焰身影,在他的身後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今日,誰敢擋我,誰就得死。”

    秋雨怒嘯一聲,渾身聖力涌動,控制着火焰神影向白黎公主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那股火焰力量,宛如狂風驟雨一般,具有的力量強度彷彿已經超過聖者,達到聖王的層次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取出陰崆塔,塔身變得越來越巨大,一邊旋轉,一邊飛行,散發出陰寒的鬼煞之氣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兩股力量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陰崆塔的塔身,被火焰神影的拳印打得猛烈晃動,所有鬼煞之氣都被火焰燃燒殆盡。並且,塔身上,還出現了一道細小的裂痕。

    沒辦法,陰崆塔只是《千紋聖器譜》上面排名靠前聖器,秋雨身上穿的,卻是火神鎧甲,品級上的差距,實在是太大。

    秋雨卻是微微吃驚,“白黎公主竟然擋住了我全力以赴的一擊。”

    在崑崙界,除了張若塵,秋雨從來沒有在同境界遇到過對手,能夠擋住他一擊的修士,也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在秋雨全盛時期,完全可以與一般的一步聖王對抗。

    當然,如今他受了重傷,實力自然是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從容不迫,繼續控制陰崆塔,擋住秋雨一波又一波的攻擊。

    一連承受十二道攻擊,陰崆塔終於轟然一聲爆碎而開,化爲一塊塊聖器殘片,宛如一道道射線,向四面八方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震天虎看到這一幕,心中猛的一驚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傢伙,竟然以拳頭將一件堪比萬紋聖器的戰塔都轟碎,這等實力,即便是與本聖相比,也不弱分毫。若是他沒有受傷,豈不是比本聖還要強大?”

    震天虎終於意識到秋雨是一個危險人物,先前,完全就是在示敵以弱,若是自己真的小覷了他,估計今天會被他暗算。

    “才至聖中期的境界,實力就比半步聖王還要強大,莫非這個秋雨擁有圓滿體質?”震天虎暗道。

    秋雨越戰越強,半個身體化爲了梧桐,半個身體依舊是人類,繼續調動火神拳套的力量,向白黎公主碾壓過去。

    “九尾真影。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的體內聖力狂涌,一道道聖道規則衝出嬌軀,交織成一隻九尾白貓的虛影。白貓極其神聖,瞳孔中,全是一道道神紋。

    那是白黎始祖的一道魂影。

    在太古時期,白黎始祖乃是九黎宮的主人,在整個崑崙界都是擁有非同一般的話語權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和白黎皇子就是白黎始祖的子嗣,只不過,他們剛剛出生,就被白黎始祖以祕術封印起來。一直到這個時代,九黎宮纔將他們從地底挖出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九尾真影與火焰神影碰撞在一起,兩股強大的力量相互僵持,竟是不分勝負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和秋雨腳下的地面,被撕裂開一道數米寬的縫隙。

    幸好是在棲鳳聖山,這裏有鳳凰一族佈置的銘紋,能夠抵擋他們二人的力量。換做是在祖靈界別的地域,恐怕大地板塊都被打得碎裂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本就是太古遺種,又經歷了開天闢地的洗禮,偷吃了七星神苓的一片葉子,實力自然是不弱於秋雨。

    “所謂的天地靈根,就這點實力嗎?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的體內,一大片光雨飛了出來,與九尾真影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頓時,九尾真影爆發出來的力量更加強大,打得秋雨與火焰神影一連後退七步,退到了五十丈之外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這麼強大?”

    秋雨的臉上,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沒有受傷,擁有最巔峯的戰力,想要戰場白黎公主,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秋雨的眼睛餘光,向震天虎瞥了過去,冷聲道:“還能等什麼?再等下去,靈焰魔妃很可能就已經趕回來,我們必須聯手,速戰速決。”

    “終於暴露出真實面目,這個小子,果然是一點都不敬畏本聖。”

    震天虎雖然是很討厭秋雨,卻也知道,現在,的確是要速戰速決才行。於是,他體內的聖氣運轉了起來,有着一道道虎嘯聲從經脈和聖脈中爆出來,震得空氣都在顫動。

    同時面對兩尊頂尖強者,白黎公主也感覺到了一些壓力。

    可是,白黎公主卻發現,對面的震天虎和秋雨都是臉色一變,彷彿是看到了什麼無比可怕的東西,忍不住同時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回頭看了一眼,才發現,張若塵和阿樂竟然同時站起身來,一左一右的立在她的身後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向震天虎和秋雨瞥了一眼,隨後,便是快步向倒在血泊中的木靈希走了過去,檢查她的傷勢。

    震天虎和秋雨幾乎是在同一時間,閃電一般的向後爆退,向棲鳳聖山的山下逃奔而去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對阿樂說道:“你先挑一個。”

    阿樂提着鏽跡斑斑的鐵劍,身形一閃,便是從原地消失,下一刻,已經出現在震天虎的後方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個變態,每經歷一次生死,修爲都會增長一大截。”白黎公主發現即便是以她的眼力,也只能看到阿樂的一道殘影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他的速度是多麼的可怕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也是爆發出急速,與九尾真影融爲一體,前去追擊秋雨。

    震天虎察覺到身後傳來了一股殺氣,於是,全力運轉聖氣,將速度施展到極致,身體四周出現了一道道凌厲的風勁,飛奔過去之後,旁邊的石頭都會爆碎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殺氣依舊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很快,那股殺氣,便是到達他的十丈之內。

    震天虎雙腿一頓,壯實的身軀在半空扭動了一百八十度,雙臂抱成一個圓圈,隨後,雙掌向前一推。

    “推山……勁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,震天虎的一招聖術還沒有打出去,阿樂手中的鐵劍,便是已經刺穿他的眉心,手腕扭動了一下,隨即一股凌亂的劍氣涌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震天虎的頭顱爆碎。

    失去頭顱的震天虎,還是將“推山勁”打了出去,當然,並沒有擊在阿樂的身上,只是將棲鳳聖山轟擊得不停晃動。

    最終,震天虎的身體,向後一仰,重重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秋雨的速度比震天虎要快一籌,很快就衝到棲鳳聖山的山下,見到白黎公主還在百丈之外,心中頓時一鬆,以爲徹底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我遲早有一天,要將你狠狠的踩在腳下。”

    秋雨狠聲的念出一句,正要遁走,剛剛擡起頭來,便是猛地一震。

    只見,張若塵一隻手抱着木靈希,另一隻手提着沉淵古劍,竟然出現在了他的前方,攔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的眼神相當沉冷,秋雨只是與他的眼神觸碰了一下,心中也是微微一顫。

    在秋雨的身後,白黎公主很快就追了上來。

    另一個方向,阿樂提着一柄血淋淋的鐵劍,從梧桐林中走出,顯然是已經擊斃了震天虎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麼死?”阿樂問出一句。

    秋雨感覺到頭皮發麻,不過,依舊在強裝鎮定,道:“若是我自爆聖源,大家都得死在這裏。”

    “首先,你得要有自爆聖源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不知何時,張若塵出現在了秋雨的身後,還沒等秋雨施展出防禦手段,張若塵便是一掌擊在他的頭頂,將他打得暈死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使用縛聖鎖將他捆起來,留他一條狗命,後面還有一點用處。”張若塵說出這一句,便是大步流星的向棲鳳聖山之中行去。

    遠處,羅剎公主站在一棵萬年梧桐古樹的樹枝上面,身材極其美麗誘人,與周圍的景色融爲一體,彷彿是站在畫卷裏面。

    她的眸光,盯在白黎公主的身上,自言自語的道:“又冒出一個頂尖高手,張若塵的座下還真是人才濟濟,就連我這個羅剎公主,都快比不過他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何等聰慧,豈能不知道八部界界子元混的目的?

    其實,元混根本沒能牽制住她多久,她早就已經返回棲鳳聖山,之所以沒有現身,只是在等張若塵施展出神靈戰器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很想知道張若塵手中那件神靈戰器,到底有多強?能夠對抗幾步聖王?又能施展出幾次?

    可惜,秋雨和震天虎的表現,太讓她失望。

    梧桐古樹的下方,泥土裏面,浮現出一道羅剎女的身影。

    這位羅剎女,卻不是修煉精神力,而是修煉武道,穿着一具頗爲暴露的黑色戰甲,肌膚卻是白皙如玉,胸口、小腹、大腿大片肌膚都是露在外面,氣質既是英氣,而又誘惑。

    此女,名叫千瑜,擁有圓滿體質。

    與楊奇和靈全少君不同,千瑜的背後並沒有大靠山、大家族、大國度,所以,完全效忠於羅剎公主,乃是羅剎公主座下最頂級的幾位高手之一。

    千瑜雙手抱拳,道:“稟告公主殿下,你下令要抹殺的那兩個女子,逃出了我們的包圍圈,不過,她們都受了很重的傷勢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說,她們還是將消息傳了出去,現在沙陀七界的聖者都知道,在張若塵那裏可以兌換功德值?”羅剎公主說道。

    千瑜連忙單膝跪在地上,道:“請公主殿下責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魔音和韓湫派遣出去之後,羅剎公主也是向羅剎族下了命令,全力以赴圍殺她們二人,不希望張若塵的計劃得逞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計劃得逞,那麼,羅剎公主利用功德簿牆削弱沙陀七界的計劃也就失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晚上還有一章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