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無論你是誰,與我都沒關係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空間漩渦,踩著水浪,重新回到岸邊。

    就算此女是靈焰魔妃又如何,在功德戰場上,任何人都可能會是敵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暫時還有更加重要的事要去做,也就沒有必要去招惹一個如此厲害的敵人,接下來,只能嚴密的防範她。

    「還挺冷酷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微微一笑,隨後,追了上去,道:「你的實力還是很不錯,不如加入我們大魔十方界,如何?」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理會她,只是將沉淵古劍插在桌案旁邊的泥土中,便是準備重新坐回座椅上面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一陣香風吹拂過來,下一刻,羅剎公主先一步坐在座位上面,眼眸對著他眨巴了一下,道:「有座位,自然是應該先讓給女孩子坐,對不對?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你是女孩子嗎?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嘴角微微上翹,道:「你猜啊!」

    張若塵懶得與她拌嘴,從空間戒指裡面又取出一把椅子,搭在羅剎公主的對面,伸手就去拿桌上的酒壺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速度奇快無比,先一步將酒壺奪了過去,放到鼻尖輕輕的一嗅:「好酒!還有杯子嗎?」

    「這酒可是烈得很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笑道:「我就怕酒不夠烈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凝視了她片刻,手指一彈,一隻夜光杯,從空間戒指裡面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多謝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抓住夜光杯,倒滿了一杯,隨後,端起來輕輕的抿了一口,頓時黛眉一蹙,連聲咳嗽了起來,「這是什麼酒,怎麼這麼烈?」

    「龍焱酒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也倒滿一杯,平靜的將一整杯全部都喝下。

    看到戰場鏡像上面的畫面,各界修士全部都懵圈。

    「什麼情況?剛才不是還戰得很激烈,怎麼他們突然就握手言和,還坐在一張桌子上面飲酒?」

    「不對勁啊!張若塵殺人從來都不猶豫,羅剎公主也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物,他們怎麼會突然休戰,還談笑風生,相當開心的樣子。」

    刀獄界的修士十分怨恨張若塵,道:「張若塵肯定是投靠了羅剎族,否則羅剎公主怎麼可能會放過他?」

    「你們傻不傻?張若塵根本沒有見過羅剎公主,很有可能,他根本就不知道坐在對面那個女子的身份。」

    「羅剎公主似乎並不急著對付張若塵,她到底想幹什麼?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沒有進入祖靈界的修士,比張若塵還要著急,總覺得羅剎公主隨時都可能出手,擊殺張若塵。

    但是,等了很久,羅剎公主卻遲遲沒有出手。

    青銅桌案上面的菜肴,很快就被消滅得精光,其中有一大半都是被羅剎公主和九頭青鳥吃掉。

    張若塵則是一直都在暗暗觀察羅剎公主,想要將她看透。他發現此女看似性格乖張,卻又深不可測,身上沒有一絲破綻。

    青墨怯生生的走了過來,猶豫了一下,還是說道:「公子……現在,你可以將羅剎血液和羅剎殘魂,還給我了吧?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空間戒指取出來,遞給了青墨。

    青墨連忙接過空間戒指,查探裡面的物品,確定一樣都沒有少,才是長長的鬆了一口,笑道:「我就知道,你不是真的想要搶走我的東西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,道:「池瑤不應該讓你來功德戰場的。」

    「我是崑崙界的一員,自然是要為崑崙界出一份力。」青墨認真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她讓你來功德戰場,就是讓你來送死。這樣的一位皇者,不值得你繼續向她效忠。以後跟我著吧?」

    青墨思考著張若塵的話,隨後,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雙眸一亮,帶著引誘的語氣,道:「那你以後跟著我吧?你想要多少羅剎血液和殘魂,我都可以給你,只要你每天給我做好吃的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嗎?」青墨問道。

    「當然是真的,本妃說話豈能有假?」羅剎公主說道。

    旁邊,九頭青鳥猶如小雞啄米一般,使勁的點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一沉,道:「青墨,對來歷不明的人,最好要多加提防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意思?你難道認為本妃會騙她?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翻了一個白眼,隨後,取出一個十分精緻的小盒子,將盒子打開,裡面便是湧出一大片白色的光華,有著一個個寶瓶懸浮在白光之中,數量極多,難以數清。

    青墨張大嘴巴,道:「你居然殺了這麼多的參戰者?」

    就連張若塵也是略微側目,露出一道詫異的神色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有些得意的說道:「怎麼樣?只要你答應本妃,這些寶瓶就分你一半。」

    青墨搖了搖頭,反而躲到了張若塵的身後,有些害怕的道:「你殺了那麼多參戰者,肯定不是好人,萬一……萬一殺了我怎麼辦?」

    「好人?天下哪有什麼好人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將盒子重新合上,笑道:「你再考慮考慮,功德戰結束之前,本妃說的話,一直有效。」

    隨後,羅剎公主的眼眸,又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道:「本妃剛才在你的身上,感受到了一縷殺氣。你不會是想殺人奪物吧?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繼續裝有意義嗎?難道你就不想殺了我?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搖了搖頭,道:「咋們都是空間修士,能夠遇到,就是一種緣分。為什麼一定要打打殺殺,就不能坐下來一起論道,共同進步?」

    張若塵懶得與她繼續虛以委蛇,站起身來,道:「青墨,跟我走。」

    「且慢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神色一正,整個人的氣質都變得有些不一樣,道:「實不相瞞,本妃之所以還留在這裡,其實是想要與你合作,一起去做一件事。」

    「我為什麼要與你合作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道:「難道你就不想知道,你的那位朋友的下落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眼中,湧出寒光,道:「你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眼眸一眯,隨後,取出一枚傳訊光符,向張若塵扔了過去,道:「這是你打出的傳訊光符吧?」

    這枚傳訊光符,正是張若塵來到巨鯨河流域,傳給木靈希的那一枚。

    張若塵緊緊的捏住傳訊光符,道:「我打出的傳訊光符,居然被你給攔截,難怪我一直沒有等到她傳回消息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與張若塵對視,笑道:「對於空間修士來說,攔截一枚傳訊光符是一件難事嗎?」

    「不是難事,但是,也不是那麼容易。想要攔截傳訊光符,除非你就在傳訊光符的附近。換一句話說,我打出傳訊光符的那一刻,你就在我的附近。」

    頓了頓,張若塵又道:「你是什麼時候盯上我的?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道:「在你攻打羅剎大軍的時候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將聖氣注入進傳訊光符,隨即,玉質的符籙散發出奪目的光芒,向著夜幕中飛去。

    「回來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手掌向前一伸,施展出一招空間扭曲。

    頓時,飛出去的傳訊光符,又反向飛了回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前跨出一步,雙手同時伸出去,也是施展出一招空間扭曲,隨後,傳訊光符再次轉向,飛向遠處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雙眸一凝,露出一道氣惱的神色,手指一揮,打出一道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看到傳訊光符被空間裂縫擊碎,羅剎公主的臉上才是露出一道得意的笑容,道:「只要有本妃在,你的傳訊光符就傳不出去。」

    「你是想要激怒我嗎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反問了一句:「你是想戰嗎?以你真聖初期的修為,還不是本妃的對手。等你修鍊到真聖的後期,或者是巔峰,說不一定能夠逼本妃施展出真正的實力。至於現在,為何要毫無意義的事?」

    張若塵激發出百聖血鎧,包裹住全身,有著刺目的血芒向外瘋涌,一百道聖影從鎧甲中沖了出來,站在張若塵的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「殺!」

    張若塵凝聚百聖之力,一拳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青色的凈滅神火,順著手臂涌了出來,化為一條巨大的火龍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身上的萬聖素衣,開始瘋狂吸收四周的能量,隨後,一隻瑩白的手掌打出去,與張若塵的拳頭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他們二人腳下的大地被震得碎裂,不斷向下塌陷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激發出百聖血鎧的時候,青墨、九頭青鳥、食聖花就在向遠處逃遁,可是,他們還是遭受波及,被追上來的力量勁氣震得拋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頃刻間,方圓數百里變得破破爛爛,空氣中,充斥著混亂的力量。

    在戰鬥最中心的區域,張若塵和羅剎公主都是動用了最強大的空間手段,打得空間支離破碎,大地板塊猶如是化為一座座島嶼,懸浮在破碎空間之中,不斷被分解和吞噬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站在一塊懸空島嶼上面,冰雪出塵,美若仙姬,道:「繼續戰下去,也不會有任何結果,何不冷靜下來,好好談一談,說不一定真的可以合作呢?」

    「想要合作?從一開始,你就用錯了方法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長發逆沖了起來,宛如一尊年輕的魔神,雙手抓著沉淵古劍,調動出時間的力量,劃出了一個圓圈。

    頓時,他和羅剎公主所在的空間之內,時間流速變得越來越緩慢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等到時間流速重新恢復正常的時候,張若塵的劍,已經刺到羅剎公主的心口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美眸中,露出一道驚詫之色,嬌軀猶如水蛇一般扭動,身上的萬聖素衣纏繞住沉淵古劍,使得沉淵古劍偏移了方向。

    隨後,她化為一道青色的流光,向著上空衝去。

    「刺啦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拖動劍柄,向右一揮。

    要知道,萬聖素衣的衣角就纏繞在沉淵古劍的劍尖,被這股強大力量一扯,竟是從羅剎公主的身上扯了下來。

    頓時,羅剎公主感覺到渾身一涼,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膚,便是暴露在了張若塵的眼前,只剩一件月白色的胸衣和一條裘褲,還緊貼在曼妙的嬌軀上面,顯得無比香艷。

    幸好這一片空間被他們打得支離破碎,使得戰場鏡像,變得一片混黑。否則,看到羅剎公主如此婀娜、雪白、飽滿的嬌軀,不知多少修士會噴鼻血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