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羅剎公主的左手玉指,輕輕的摸了摸下巴,道:“算了,不怪你們,那兩個人的確很難對付,即便是我親自出手,也不見得有十成的把握能夠殺死她們。”

    在羅剎公主的示意之後,千瑜重新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道:“八部界和張若塵已經產生了間隙,我們得讓這個間隙變得更大。只要八部界與張若塵徹底對立,那麼,張若塵的計劃也就徹底失敗。”

    “到時候,八部界、紫府界、刀獄界,屬於一個陣營。”

    “大魔十方界、廣寒界、崑崙界、天姆界,屬於另一個陣營。”

    “兩大陣營相互鬥起來,纔是真的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千瑜問道:“公主殿下打算怎麼做?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從梧桐古樹上面飛落下來,輕飄飄的落在千瑜的身旁,道:“刀獄界的聖者,應該都知道元混前去與張若塵商談合作的事,只要元混被殺死,他們自然會認爲是張若塵下的毒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通知楊奇和靈全少君,讓他們全力以赴攔截元混,務必在元混返回刀獄界陣營之前,將其殺死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現在就去通知他們二人。”

    千瑜轉過身,正要離開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羅剎公主道。

    千瑜問道:“公主還有什麼吩咐?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香舍添了添嘴脣,道:“全力以赴打我一掌。”

    千瑜略微一怔,雖然不明白羅剎公主要她這麼做的目的,但,必定是有更深層次的原因。

    於是,她問道:“真的要全力以赴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羅剎公主說道。

    千瑜不再猶豫,全力以赴調動起體內的邪剎之氣,雪白的肌膚變成赤紅色,猶如是化爲燒紅的鐵炭,隨後,一掌打了出去,擊在羅剎公主的背心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拋飛了出去,一連撞船十三根梧桐古樹的樹幹,頓時,原本就受傷的聖軀,傷勢變得更加嚴重。

    木靈希體內的傷勢,則是比此刻的羅剎公主受的傷還要嚴重,而且,因爲燃燒聖血戰鬥,導致血氣流逝了一大半,生命之氣幾乎流逝殆盡,已經到了性命垂危的地步。

    幸好張若塵曾經在接天神木的樹下,收集了一些生命之泉,保存在一隻寶瓶裡面,此刻,終於派上用途。

    喝下生命之泉,木靈希體內的生命氣息,漸漸的穩定下來,不過,卻依舊沒有甦醒。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又取出一枚逢春丹,仔細想了想,覺得以木靈希現在的狀態,恐怕是承受不住逢春丹的強勁藥力。

    於是,將逢春丹放入進生命之泉,經過稀釋之後,纔給木靈希喂下了一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一隻手掌,按在木靈希的背部,源源不斷的將聖氣注入進她背部的天心脈,跟隨體內的經脈,流轉全身,幫助她煉化和吸收逢春丹的丹氣。

    秋雨下手相當毒辣,使得木靈希的內傷,比外傷還要嚴重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在幫木靈希療傷的時候,張若塵的眼神,既是無比沉冷,而又帶着幾分憐意。

    每隔一刻鐘,張若塵就給木靈希喂下一口泉液,一連喝下六口,她的外傷幾乎痊癒,內傷也是恢復了一小半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輕輕咳嗽了兩聲,木靈希緩緩睜開雙眸,甦醒過來。

    直到這一刻,張若塵才終於鬆了一口氣,露出一道笑容。

    最開始木靈希眼前的世界還頗爲模糊,漸漸的,變得清晰,看着張若塵那張近在咫尺的面容,聲音十分虛弱的道:“我們……我們還……活着嗎?”

    “難道你認爲,我們現在是在地獄相聚?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想要站起身,可是纔剛剛一動,便是引動體內的傷勢。一股劇烈的疼痛襲來,使得她的嬌軀在輕輕顫抖。

    不過,她的臉上卻沒有一絲痛苦之色,反而無比的喜悅。

    有痛感,也就說明他們還活着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先別亂動,你的傷勢還沒有完全恢復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一位聖者,又不是一個嬌弱的小女孩。”木靈希白了張若塵一眼,隨即忍住體內的疼痛,在張若塵的攙扶之下,緩緩的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什麼時候,也變得這麼喜歡逞強?”

    “只是因爲不夠強,所以纔要逞強。我一定要追上你的腳步,以後你遇到了危險,就能像今天這樣,保護你的安危。否則,將來你遇到了危險,我卻什麼都做不了,那纔是最痛苦的事。”木靈希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眼不眨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木靈希疑惑的道:“你看着我幹什麼?”

    “沒什麼……嗯……以後要努力加油,我還真的希望有人能夠一直保護我,那麼我就不用修煉,也不用出來征戰,那是多麼的輕鬆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輕哼了一聲:“你想得美。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拖着骨鳳凰的龐大屍體,來到張若塵和木靈希的不遠處,道:“宗主,我發現了一些好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攙扶着木靈希,讓她坐到一塊青石上面,繼續運功療傷,隨後纔是向白黎公主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骨鳳凰的脊樑骨長達六百多米,其中,一節骨頭被利器擊穿,從脊樑骨的內部,流淌出了一些淡藍色的液體。

    那些液體,剛剛與空氣接觸,便是化爲固態的晶體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淡藍色的晶體中,感受到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氣,在寒氣中,彷彿是蘊含有濃郁的聖道力量,與凝真聖露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道:“冰凰聖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以前並沒有翻閱過類似的書籍,因此,對“冰凰聖髓”感覺到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道:“冰凰聖髓與凝真聖露有相同的功效,不同的是,冰凰聖髓更加容易被聖者吸收。特別是寒冰體質的聖者,煉化冰凰聖髓,修爲的增長速度,比煉化凝真聖露要快五倍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以骨鳳凰脊樑骨內部的冰凰聖髓數量,堪比一萬滴凝真聖露,絕對是一筆不小的財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別的那些聖者身上搶到了不少凝真聖露,完全足夠支撐他修煉到至聖境界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不是寒冰體質,吸收冰凰聖髓的好處,也並不是太大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的目光,向着木靈希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一萬滴冰凰聖髓,恐怕是足以支撐木靈希修煉到至聖境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沉淵古劍將骨鳳凰的骨骼全部都斬斷,只留下一根巨大的脊樑骨。

    隨後,又是調動出淨滅神火,煉化脊樑骨內部冰凰聖髓,去除雜質,化爲一滴滴蘊含有強大聖道力量的寶液。

    等到張若塵將冰凰聖髓全部煉化,木靈希的傷勢已經徹底恢復,不過,因爲聖血消耗得太多,身體依舊相當虛弱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冰凰聖髓交給了她,讓她返回空間晶石的內部繼續修養。

    木靈希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太差,會拖張若塵的後腿,因此,這一次沒有逞強。

    在進入空間晶石之前,木靈希深深的盯了秋雨一眼,道:“若是可以,放他一條生路,畢竟我的確是欠了他一個人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他對你有恩,卻也與你有仇。生路我會給他,死路我也會給他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點了點頭,不再多言,進入了空間晶石的內空間。

    “魔音與韓湫怎麼還沒有回來,難道遇到了什麼麻煩?”張若塵有一種不詳的預感,總覺得有事發生。

    不遠處,傳來爭執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了心緒,向爭執聲傳來的方向望去,看到了瘋魔的身影,隨即,便是眼神一沉,大步流星的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瘋魔相當的鬱悶,道:“阿樂,我們也算是同生共死過的兄弟,你卻拔劍指着我,這算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阿樂的鐵劍,指着瘋魔的眉心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提着震天虎的屍體,來到阿樂的身後,隨後,向瘋魔扔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震天虎已經化爲原形,竟是一隻三十多米長的巨大老虎,只不過,老虎的頭顱已經被打碎,體內的生機也已經斷絕。

    “震天虎!”

    瘋魔猛地一驚,隨後擡起頭來,問道:“怎麼會這樣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發生了什麼事,難道你不知道嗎?”這一句話,並不是張若塵說出,而是羅剎公主說出來。

    不遠處,羅剎公主跌跌撞撞的從梧桐古樹林中走出,臉色十分蒼白,嘴角掛着一道血痕,顯得格外狼狽,一步一步的走了回來。

    在快要到達張若塵身旁的時候,哇的一聲,羅剎公主嘴裡吐出一口鮮血,身體更是搖搖欲墜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了過去,將她扶住,手指按在了她的手腕上面,藉着查探她體內傷勢的機會,查探她的底細。

    可惜,並沒有探查到有價值的東西。

    不過羅剎公主身上的傷勢,卻是頗爲嚴重。

    瘋魔滿臉疑問,道:“到底怎麼了?誰能告訴我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自然知道張若塵在探查她,不過她卻表現得格外鎮定,柔軟飽滿的嬌軀更是順勢完全靠在了張若塵的身上,眼神冰冷的說道:“還有什麼好說,若不是元混出手偷襲,本妃豈能受如此嚴重的傷勢。你們八部界一點合作的誠意都沒有,分明就是想要將功德簿牆佔爲己有。你去而復返是什麼目的,也是想要出手搶奪功德簿牆?張若塵,別跟他廢話,殺了他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