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不可能殺了瘋魔,而且,他也能看出,瘋魔應該是真的不知情。

    隨即,他便是將剛纔發生的事,告訴了瘋魔。

    瘋魔並非愚蠢之輩,聽完後,立即明白是怎麼回事,緊緊的咬着牙齒,對着張若塵拱手說道:“此事只怪我沒有考慮周全,請張兄弟莫要生氣,我現在就回八部界陣營,一定要去討回一個說法。”

    瘋魔還沒有離開,就收到一道精神力傳音,隨即,臉色微微一變,道:“元混和金翅豹在距離棲鳳聖山不遠的地方,遭到羅剎族大批高手的圍攻,傳訊給我,讓我趕去救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的皺起眉頭,道:“元混和金翅豹的行蹤,應該是相當隱祕,他們二人也必定是格外小心謹慎。羅剎族怎麼會知道他們的蹤跡,還提前設置埋伏圍殺他們?”

    瘋魔搖了搖頭,也是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心中暗笑,可是,臉上卻露出思考的神色,道:“或許是因爲沒有等到震天虎回去覆命,知道計劃敗露,於是又設置了第二個圈套。很有可能,他們根本沒有遭到羅剎族的圍殺,只是想要引我們過去。張若塵,絕對不能去救他們,小心又被他們算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陷入沉思,總覺得有一股看不見的力量,在操控這一件又一件的事。

    那股力量,似乎離他很近,又似乎根本不存在,讓人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瘋魔有些急切,道:“我必須要趕回去,畢竟,八部界的很多聖者都知道,元混與我一起來見你。萬一元混遭遇不測,恐怕他們會以爲是我和你算計了他。那些傢伙發起瘋來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    瘋魔離開之後,張若塵向阿樂盯了過去,說出一句:“跟上去,無論發生了什麼事,至少要保住瘋魔的性命。否則,我們會遭到八部界的瘋狂報復,到時候,我的所有計劃都將毀於一旦。”

    阿樂的身形一閃,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見到阿樂離開,隨即,將一道精神力傳出棲鳳聖山,通知千瑜,給她下達新的命令。

    截殺阿樂。

    阿樂是張若塵的左膀右臂,只要殺了阿樂,無疑是斷了張若塵的一臂。

    五十五階的精神力強度,就是羅剎公主最大的優勢,即便是待在張若塵的身邊,也能操控整個局勢。除非是精神力強度同樣達到五十五階的楚思遠,站在近處,纔有可能發現羅剎公主在暗中傳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猜到了一些可能性,可是,卻沒有實際的證據,於是將自己的想法暫時壓制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先療傷,只有強大的實力,才能從容應對一切有可能會發生變數。”

    盤坐在地,張若塵服下一枚逢春丹,繼續療養傷勢。

    先前,他只是暫時將傷勢穩定住,並沒有痊癒。

    大概一個時辰後,渾身浴血的阿樂,返回棲鳳聖山,一隻手提着鐵劍,一隻手提着奄奄一息的瘋魔。

    瘋魔身上的傷勢極其嚴重,胸口有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,五臟六腑幾乎全碎,頭部也被利器削掉了一小半,露出白森森的頭蓋骨。

    以他那半步聖王的修爲,堪比一步聖王的強大實力,竟然都被打得半死不活,可見戰鬥是何等慘烈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的傷勢,恢復了一大半,豁然站起身來,問道: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的確是羅剎族,其中一人,正是上次從我們手中逃走的靈全少君。”阿樂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枚逢春丹,放入進瘋魔的嘴裏,將手掌按在瘋魔的胸口位置,隨即,大量聖氣從掌心涌出來。

    隨着丹氣被煉化和吸收,瘋魔胸口和頭部的傷口,血肉快速生長,沒過多久就完全癒合。

    外傷痊癒,可是,內傷卻依舊嚴重。

    想要養好內傷,只能等瘋魔甦醒之後,自己慢慢調養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給瘋魔療傷的時候,羅剎公主也睜開了雙眸,看見阿樂活着回來,瞳中便是閃過一道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“他的衣服上,至少有二十位羅剎侯爵的血液。真是一個厲害的人物,短短一個時辰,竟然殺了這麼多的強者。”羅剎公主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阿樂盯向張若塵,道:“我想單獨與你談一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凝,眼睛餘光向着羅剎公主瞥了一眼,突然意識到了什麼。

    很顯然,阿樂之所以提出要單獨與張若塵商談,並不是在提防白黎公主,而是不想讓“靈焰魔妃”聽到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阿樂向着遠處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百丈之外,張若塵激發出空間領域,將他和阿樂包裹在領域的內部,以免他們的談話被“靈焰魔妃”竊聽。

    “我們幾人之中,必定有一個投靠了羅剎族。”阿樂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爲什麼這麼說?”

    阿樂道:“我剛剛離開棲鳳聖山就遭到羅剎族的伏擊,而且,對方全部都是一等一的高手。我想,天下不會有這麼巧的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默然的點了點頭,道:“元混和金翅豹遭到羅剎族的圍殺,似乎也是一件有預謀的事。”

    阿樂道:“瘋魔、白黎公主、靈焰魔妃,全部都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連白黎公主也懷疑?”張若塵露出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阿樂道:“除了你,我懷疑每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知道事態相當嚴重,收起了笑容,肅然道:“白黎公主是剛剛纔與我們會合,如果是她,前面發生的一些事就解釋不通。所以,她的可能性最小。至於瘋魔和靈焰魔妃……此次,他們二人都受了極重的傷勢,很像是在故意掩飾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靈焰魔妃是大魔十方界的界子,投靠羅剎族的可能性,應該是極小。而且與她接觸這麼久,她有很多對我下手的機會,卻根本沒有出手。如果是她,也有很多解釋不通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算起來,瘋魔最爲可疑。他引羅剎族的高手圍殺元混,完全有可能是因爲舊怨。但,如果是他,他的破綻會不會暴露得太過明顯?”

    阿樂道:“無論是他們三人之中的哪一個,此人都必定極其難對付,無論是智計,還是手段,肯定在我們二人之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,畢竟,對方能夠潛伏在他的身邊,而且沒有暴露出任何破綻,這樣的手段,張若塵自問是難以做到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元混逃走沒有?”

    阿樂輕輕的搖了搖頭,道:“恐怕很難。當時,至少有三位實力不屬於元混的可怕強者一起圍攻他,已經將他重創。他想要逃走,難如登天。”

    “元混不能死,帶我過去,希望還來得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空間領域,目光在羅剎公主、白黎公主、瘋魔的身上掃視,最後,定格在羅剎公主的身上,道:“魔妃娘娘,與我們一起走一趟如何?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是一個極其小心謹慎的人,心知張若塵已經對她產生了懷疑,因此,也就很是爽快的答應下來:“好啊!”

    張若塵、阿樂、羅剎公主一起離開了棲鳳聖山,白黎公主則是留下來照看瘋魔和看守秋雨。

    走出棲鳳聖山,進入一片沼澤地帶。

    天地間充斥着混亂的聖道力量,廣闊的沼澤被打得破破爛爛,有的地方方圓數十里都被寒冰封住,有的地方則是化爲了岩漿湖泊。

    在一座岩漿湖泊的旁邊,張若塵三人發現了元混的屍體。

    元混死得極其悽慘,除了頭顱之外,身上的血肉全部都被羅剎侯爵吃得乾乾淨淨,變成一具人形的白骨。

    他的屍體,被掛在一根斷掉的長矛上面,瞪大着雙目,臉上的表面極其痛苦,也極其扭曲,可以看出,他是活着的時候被吃掉,並不是死後被吃。

    一位擁有圓滿體質的絕世天才,竟是死得如此悲慘,死之前,必定是承受着生不如死得痛苦。

    即便是張若塵和阿樂,看到這樣的一幕,也是難以保持心平氣和,忍不住倒吸涼氣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故意讓自己的臉色變得十分蒼白,道:“元混爲何沒有自爆聖源?”

    “或許,羅剎族的強者,攜帶了某種精神力聖物,壓制住了元混的精神意志,使得他根本無法自爆聖源。”張若塵做出這樣的猜測。

    一位界子都被吃掉,簡直是駭人聽聞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八部界的所有生靈,天庭界的那些強者,全部都可以通過戰場鏡像看到這一切。可以想象,當時他們的心中,是何等憤怒,何等抓狂。

    在岩漿湖泊中,張若塵找到金翅豹的骸骨,也被吃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,就算張若塵與阿樂一起趕過來,以當時張若塵受了重傷的身體,恐怕也改變不了什麼。

    現在,張若塵更應該思考,如何應對元混死後有可能會發生的一系列後續事件,這纔是讓人頭疼的事。

    “這裏還有活着的聖者?”

    沼澤中,響起一道震耳的聲音。

    有羅剎族的強者,發現了張若塵等人的蹤跡。

    隨即,四面八方幾乎同時涌起一片邪剎之氣,如同厚厚的塵土沖天而起,化爲暗紅色的邪雲,將張若塵、羅剎公主、阿樂包圍在中心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