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這一片沼澤中的環境極其古怪,能夠干擾修士的精神力,以至於,在此之前,張若塵和阿樂沒有察覺到有大批羅剎族的強者聚集在附近。

    現在想要退走,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僅僅只是那十數位一等侯爵,每一個都有與一步聖王一戰的實力。更何況,靈全少君、楊奇、千瑜三人的實力,比一等侯爵還要厲害一些。

    靈全少君、楊奇、千瑜三人看見張若塵身旁的羅剎公主,心中皆是感覺到詫異。

    先前,他們聽到稟告,還以爲是趕來救援元混的八部界聖者,於是紛紛包圍了過來。發現是羅剎公主後,他們再想撤走已經遲了!

    現在該怎麼戰?

    wωw✿ TтkΛ n✿ c ○

    真的全力以赴攻殺過去,豈不是要連公主殿下一起殺死?

    可是,故意放水的話,張若塵又不是傻子,怎麼可能看不出來。

    如此局面,讓靈全少君、楊奇、千瑜等人,陷入了兩難的境地,一時之間,竟是沒有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也是感覺到懊惱,氣得想要翻白眼,怎麼總是遇到這樣的豬隊友?

    目前,羅剎公主還必須要藉助張若塵的力量,與她一起破解鳳凰巢最深處的結界區域,所以,暫時還不能鎮壓張若塵。

    鳳凰巢中,很有可能有她夢寐以求想要得到的寶物,那件東西,至關重要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心思百轉,在快速思考破局的辦法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羅剎公主看見張若塵取出了一柄聖劍,頓時,瞳孔猛然一縮。

    那柄聖劍,就是張若塵執掌的神靈戰器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曾經把玩過這柄聖劍,雖然當時她一副看不上眼的樣子,但是,她卻十分清楚,聖劍中蘊含的神力,絕對是相當可怕。至少,靈全少君和楊奇等人,肯定抵擋不住那股毀滅性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旦張若塵打出那股力量,羅剎族的頂尖聖境高手,得損失一大批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連忙取出一張紫色的玉質符籙,捏在兩指之間。只見,那張符籙上面,有着一道道詭異的血紋,很像是蛇鱗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張蝗蟒王符,只要打出去,足以給予他們以重創。”

    做爲羅剎族的公主,又是整個祖靈界戰場的主帥,羅剎公主的身上自然是攜帶有很多厲害的寶物,即便是神靈戰器,也都不止一件。

    蝗蟒王符爆發出來的威力,在她掌握的底牌手段之中,連前五都排不進去。

    當然,精神力聖者能夠煉製出來的最強符籙,也就只能達到蝗蟒王符的級別。更高級別的符籙,只有精神力聖王才能煉製得出來。那樣的符籙,沙陀七界的聖者,根本無法帶到祖靈界。

    “據說,蝗蟒王符一旦引動,擁有鎮殺一步聖王的威力。”張若塵雖然略微有些吃驚,卻也並沒有感覺到奇怪。

    畢竟,做爲大魔十方界的界子,“靈焰魔妃”掌握一張蝗蟒王符做爲保命的手段,是一件相當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元混的身上,也肯定掌握有類似的底牌,要不然,這片戰場也不會被打得如此破碎。

    既然,“靈焰魔妃”準備動用蝗蟒王符,張若塵便是暫時先將神靈戰器收了起來,沒有輕易使用。

    神靈戰器,更多的作用是用來威懾敵人,只有在沒有使用的時候,價值才最大。

    楊奇猜出羅剎公主的意圖,連忙大吼一聲:“大家快退,對方準備使用蝗蟒王符。”

    楊奇、靈全少君、千瑜,還有那些一等侯爵全部都退到邪剎之氣的內部,隨後,層層疊疊的邪剎之氣,如同潮水一般後退。

    同時,邪剎之氣中,飛出七八件萬紋聖器,全部都爆發出圓滿力量。

    “這些羅剎侯爵倒是相當機警,不過,想要擋住蝗蟒王符的力量,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手臂一揮,蝗蟒王符飛到百丈高的半空,隨即,一道道紫色的光束向外涌出,一股強大無匹的聖力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那股恐怖的力量,即便是張若塵,也感覺到頗爲心悸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符籙爆碎,化爲成千上萬條蝗蟒虛影,飛向四面八方,與暗紅色的邪雲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即便是七八件爆發出圓滿力量的萬紋聖器,也沒能擋住蝗蟒王符的力量,被轟擊得不停顫動,隨後,飛了出去,轟然墜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邪剎之氣中,則是相當一道道慘叫聲,有的羅剎侯爵承受不住符籙的力量當場死亡,受傷的羅剎侯爵更是不計其數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道:“羅剎族一等侯爵級別的人物,都有厲害的保命手段,相隔這麼遠的距離,蝗蟒王符根本殺不死他們。現在,趁他們被符籙的力量打得一片混亂,我們分頭突圍,衝殺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相當果斷,立即向其中一個方向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在棲鳳山會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阿樂瞥了一眼,隨即,抓起沉淵古劍,在一瞬間達到人劍合一的境界,化爲一道黑色的劍光,衝入進暗紅色的邪雲之中。

    剛剛進入邪雲,張若塵就遭到十數位羅剎侯爵的攻擊。

    他們至少都有玄黃境聖者的實力,一連十數道攻擊力量,鋪天蓋地的向張若塵的頭頂壓了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拖出一道數十丈長的劍光,橫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十數位羅剎侯爵打出的攻擊力量,全部都被擊碎,與此同時,凌厲的劍芒落在他們的身上,剛以接觸,便是將他們的身軀撕裂成了血肉碎塊。

    張若塵提着戰劍,從血霧中穿過,繼續向外衝殺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修爲,除非是遇到一等侯爵,否則,沒有任何敵人是他的一招之敵。

    一連殺死六批羅剎侯爵,張若塵終於感知到危險的氣息,鎧甲中,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來,只感覺危險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一股龐大的力量,撞擊在張若塵的胸口。

    就算穿着百聖血鎧,張若塵依舊被那股力量震得全身血氣翻騰,體內還沒有痊癒的傷勢,又加深了一些。

    張若塵被那股力量打得一連向後退到兩百多丈,雙腿猛然一沉,踩入進了地底,纔是穩住後退之勢。

    直到這時,張若塵纔看見,攻擊他的是一支金光燦燦的破滅箭。

    “聖箭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凜,取出豐碑盾,提在手中,隨後動用出空間挪移,消失在原地,挪移向破滅箭飛來的方向。

    聖箭侯穿着一身金甲,身軀高達三米五六,站在百里外,看見張若塵的身形不斷消失又不斷顯現出來,並且快速向他所在的位置靠近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時空傳人,在兩極沼澤這樣惡劣的環境中,竟然都能施展出空間挪移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聖箭侯又將三米長的金背龍骨弓拉開,頓時,有着一道道金色的罡風,在他的身體四周流動。

    Wшw▪ttКan▪¢ ○

    “嘣。”

    又一支破滅箭飛出去,脫出一道百米長的金色尾巴。

    張若塵或是調動空間扭曲的手段,改變破滅箭的飛行軌跡,或是使用豐碑盾,抵擋破滅箭的攻擊。

    即便聖箭侯一箭又一箭的射出,威力也是無比強橫,可是,卻根本阻攔不住張若塵的腳步。

    等到張若塵與聖箭侯只有百丈距離的時候,聖箭侯的臉色終於變得有些難看,在開弓射箭的同時,也是扇動背部的一對黑翼,向着遠處飛逃。

    “還想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施展出一次空間挪移,到達聖箭侯的頭頂上方,直接將手中的豐碑盾甩了出去,狠狠的砸在聖箭侯的身上,打得聖箭侯筆直的向下墜落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雙手握劍,揮劍一斬,從半空一直斬到地面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這一劍,將聖箭侯身上的一張張護身符籙打得爆碎,身體則是以更快的速度砸在地面。只聽見一聲巨響,下方的沼澤地便是被砸出一個巨大的凹坑。

    聖箭侯還沒有從凹坑中爬出來,張若塵手中的沉淵古劍,噗嗤一聲,已經刺入進他的胸口,將他釘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說吧!潛伏在我身邊的那個人,到底是誰?”張若塵冷聲道。

    聖箭侯的嘴裏流淌着鮮血,發出咯咯的笑聲,眼中露出一道詭異的笑容。

    張若塵意識到不妙,知道聖箭侯是要自爆聖源,與他同歸於盡。於是,連忙拖動劍柄,直接將聖箭侯的身體切割成了兩半,將其徹底殺死。

    “想要從一位一等侯爵的嘴裏問出有價值的東西,實在太難。能夠成爲一等侯爵,本就是一等一的天驕,大多數都意志力堅定,根本不會屈服和妥協。稍微大意了一些,就可能被他們臨死時的反撲重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,突然,眼睛一亮,自言自語的道:“既然無法從他們的嘴裏問出答案,爲何不能讓他們主動說出答案?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施展出無形無相三十六變,身體內部發出“噼裏啪啦”的聲音,原本人類的身軀開始不斷膨脹,最後,變成一個三米五六的馬臉壯漢,就連身上的氣質也是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長得與聖箭侯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檢查了一番,確定沒有破綻,纔是將聖箭侯身邊的金背龍骨弓和五支破滅箭撿了起來,背在身上。

    隨後,他的手指一彈,兩團淨滅神火飛了出去,將聖箭侯的兩半屍身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從現在開始,他就是聖箭侯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