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燕琳侯離開後,張若塵立即激發出十二顆佛珠的力量,收斂身上的氣息,悄悄的跟了上去。????壹?看??書w?ww看·y?k?a?n?s?h?u?·com?

    古堡中,有一個通往地底的入口。

    入口的位置,佈置有十分高深的陣法銘紋,並且,還有十六位三等侯爵坐鎮,以羅剎族的重視程度,也能看出被囚禁之人,必定是一個相當厲害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拜見燕琳侯。”

    兩位原本盤坐在地的三等侯爵站起身來,向燕琳侯行禮。

    “沒有什麼異常的事發生吧?”燕琳侯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燕琳侯點了點頭,不再多問,手掌向着虛空一按,頓時,半空中,一道道蛛網一般的陣法銘紋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她的纖細玉指化爲幻影,在其中九處陣法節點上面劃過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封鎖入口的陣法銘紋散去,隨即,燕琳侯那窈窕的身影,向着地底行去,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黑暗的入口盯了一眼,仔細思考了一番,隨後,使用出空間扭曲的手段,瞞過十六位三等侯爵的視線,闖入了進去。

    在古堡的地底,是一片漆黑的空間。

    在空間的中心,立着一根直徑二十多米的石柱。在石柱上,使用五根縛聖鎖鎖着一個身穿紫色聖甲的美麗女子。

    那個女子的身材十分纖長,胸前的酥峰尤其是驚人,形成了兩個無比飽滿的弧度,纖細的柳腰顯得格外緊緻,聖甲下方的肌膚則是雪白如玉。即便變成了囚徒,依舊散發着一股常人難以比擬的氣質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燕琳侯進入地底,優雅的伸出一隻左手,在左手的手掌心,凝聚出一團明亮的聖焰,將漆黑的空間照亮。

    被鎖在石柱上的那個女子,睜開雙目,盯在燕琳侯的身上,道:“爲何不殺我?”

    “因爲,你活着的價值,比死去的價值更大。”燕琳侯說道。

    那個女子道:“哦?還有價值嗎?你們那位公主殿下,不是已經化爲另一個我?”

    燕琳侯盯着那個女子的嬌軀,笑道:“像你這樣的天才,本來就是極其罕見。有你這樣的美貌,更是難能可貴。只要將你帶回地獄界,必定能夠賣出一個很不錯的價格,說不一定,比很多聖王都要值錢。”

    那個女子譏誚的一笑:“早就聽說,羅剎族飼養了大批人類,做爲食物。壹看書甚至,一些大世界被你們攻陷之後,直接設置成牧場,飼養着數以億萬記的人類。看來,傳言不假。”?燕琳侯道:“你只知其一,卻不知其二。羅剎族的權貴們,其實是有收集人族精英的癖好,將他們買回去,培養成寵物,或者戰奴。以你的資本,肯定會有很多權貴會出高價買你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那個女子的目光,盯向燕琳侯身後的方向,露出一道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燕琳侯也察覺到了什麼,隨即,快速轉身,向身後望去。

    在這極短的時間之內,燕琳侯體內的聖力完全調動了起來,手中的聖焰變得無比炙熱,化爲一隻異鳥的形態。

    “聖箭候。”

    燕琳侯的眼眸中,露出一道詫異的神色,但是,卻並沒有因爲對方是聖箭候就放鬆警惕。

    畢竟,關押靈焰魔妃的地方,並不是任何人都能進得來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麼進來的?”燕琳侯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跟在你的後面進來的。”?燕琳侯不信,因爲她比任何人都更加了解聖箭候,聖箭候根本不可能擁有無聲無息跟在她身後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你根本不是聖箭候。”

    燕琳侯在張若塵的身上發現了一些破綻,確切的說,是張若塵故意露出的破綻。此刻,張若塵已經沒有必要繼續掩飾,因此身上的氣息自然也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步一步的向前行走,每走一步,身體的形態就會發生變化。與此同時,他也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,將燕琳侯包裹到了領域的內部。

    一連走出十步,張若塵變回原來的容貌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燕琳侯將他認了出來,頓時,臉色勃然一變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燕琳侯的雙臂向前一揮,兩隻十數丈長的火焰異鳥,攜帶着兩片熾熱的聖焰,向着張若塵洶涌而去。

    燕琳侯自然知道,張若塵的實力強大,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因此,打出聖焰之後,立即施展出最快的身法,向出口飛掠而去。

    “只要到達地面,將消息傳出去,張若塵就插翅難飛。”

    想要戰勝張若塵,是一件難如登天的事,可是,燕琳侯卻有十足的信心,從張若塵的手中逃走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衝出聖焰,爆發出無與倫比的速度,頃刻間,已經追到燕琳侯的身後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燕琳侯向前看去,發現自己距離出口還有二十丈的距離,可是,張若塵卻已經追到她的三丈之內。

    太快了!

    逼不得已,燕琳侯只得停下來,扭轉身軀,正面迎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煊劍。”

    燕琳侯的嘴裡吐出一柄一尺長的短劍,化爲一道銀光,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短劍並不是攻向張若塵,而是,飛向靈焰魔妃的眉心。

    她相信張若塵出現在此地,必定是與靈焰魔妃有關,只要攻殺靈焰魔妃,張若塵不可能不去營救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這點小伎倆,還保不住你的性命。”?張若塵的手掌向虛空一抓,動用出空間扭曲的手段,改變了短劍的飛行方向,將其抓到自己的手中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燕琳侯又是一連打出十二張符,整整齊齊的排列在張若塵的身前,化爲一面符牆。

    燕琳侯詭異的一笑,紅脣微微一張:“破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十二張符同時爆碎,釋放出十二團火焰力量,向着四面八方涌了出去,頓時,地底空間的石壁上所有陣法銘紋全部都浮現出來,散發出瑩白色的光華。

    燕琳侯轉身就走,向出口的方向飛掠過去。

    可是,她的身形,卻是猛的一顫,只見張若塵不知何時竟然已經站在出口的中心,冷漠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都已經說過,你的這些小伎倆,保不住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一閃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燕琳侯剛剛意識到危險,正要躲閃,可是,這時張若塵的身形,卻完全佔據了她的眼瞳。

    “嗷。”

    一道龍吟聲,在地底空間中響起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打出的一道龍象般若掌,重重的擊在燕琳侯的身上,將她打得趴在了地上,身上的骨骼幾乎全部粉碎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燕琳侯的身上,搜出一隻儲物袋,並且收取了她的一滴血液,纔是重新站直身體,手指的指尖,打出一粒淨滅神火的火星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火星落在燕琳侯的身上,隨即,她那強大的聖軀,便是燃燒了起來,很快就只剩下一枚璀璨的聖源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聖源收入進空間戒指,才向被捆綁在石柱上的靈焰魔妃走了過去,仔細的打量着她的嬌軀和臉蛋,自言自語的道:“像,太像了,果然是毫無破綻。”

    靈焰魔妃倒是相當平靜,道:“你似乎是已經遇到過那位假的我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靈焰魔妃笑了起來,笑容極其妖媚,道:“你居然能夠在她的手中活下來,真是一個奇蹟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的確是一個奇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喚出了沉淵古劍,心念一動,一連揮斬了五劍,將靈焰魔妃身上的五根縛聖鎖全部都斬斷。

    隨即,靈焰魔妃的嬌軀,軟綿綿的墜落到地上,單膝跪地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過去一個呼吸的時間,靈焰魔妃全身上下一百四十四處竅穴全部打開,噴涌出幽藍色的靈龍火,渾身魔氣沸騰,一雙眼瞳也都化爲了火焰的形狀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與剛纔被鎖在石柱上的她,簡直判若兩人。

    一個是任人宰割的弱小女子,一個是戾氣十足的女魔頭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張若塵,自然是能夠感受到她身上的怒火,勸了一句:“若是你現在就想報仇,恐怕最後還得被關押到這裡。”

    靈焰魔妃側目,道:“是嗎?你的實力並不弱,再加上我,難道還不能殺一個天翻地覆?”

    “這座古堡中,現在聚集有接近一百位一等侯爵。怎麼殺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靈焰魔妃的雙眉一蹙,逐漸冷靜下來,問道:“怎麼可能冒出這麼多的一等侯爵?”

    “此事說來話長,出去之後,再告訴你。你若是信任我,接下來,一切都聽我的,我可以向你保證,我們二人都能活着離開這裡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靈焰魔妃與張若塵是第一次見面,算得上是相當陌生。

    在功德戰場上,相信一個陌生人,無疑是一件相當不明智的事。

    靈焰魔妃露出一道笑意:“張若塵,本妃聽過你的名字,廣寒界的神使,似乎還同時修煉時間和空間之道。剛纔,本妃看到你使用空間力量,這一點是不會有假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可能有假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靈焰魔妃向着張若塵走了過去,胸前一對飽滿的酥峰輕輕顫動,毫無徵兆,晶瑩剔透的紅脣,直接親在了張若塵的臉上,媚俏的一笑:“本妃從不欠人情,這一下,算是償還你剛纔救我的人情。你若是能夠帶本妃離開這裡,本妃還會給你更大的賞賜。期不期待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之所以冒着巨大的危險,前來營救靈焰魔妃,自然是要他的打算。只是,他卻沒有料到,這個真的靈焰魔妃,比假的靈焰魔妃還要主動,讓他有些觸不及防。

    “我覺得,還是不期待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隨着這一句話說完,張若塵的身形和容貌,又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,竟然變成了燕琳侯的模樣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