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秋雨的帶領下,張若塵一行人又闖過一座座殺陣銘紋,走下棲鳳聖山,來到赤紅色的火海邊緣。

    火海釋放出來的熱量極高,從海中涌動而來的熱浪,衝擊在皮膚上面,竟是讓人感覺到有些疼痛。

    如若只是一般的火焰,在場的幾人,自然是不懼。

    可是,在火海中,卻有一團團青白交織的火焰,時不時就會浮現出來。那種火焰相當恐怖,只是一瞬間,就將張若塵打出的一件千紋聖器,煅燒成金色液滴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麼火焰,怎麼會如此厲害?”白黎公主問道。

    旁邊,被殺陣轟擊得奄奄一息的秋雨,眼中也露出幾分懼色,顯然是不敢去闖火海,道:“那種火焰,就算是萬紋聖器,估計都能熔化,根本不是聖者可以對抗。”?張若塵很鎮定,道:“淨滅神火。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有些疑惑,道:“怎麼可能?宗主也收服有淨滅神火,可是,與火海中那些青白交織的火焰比起來,似乎是弱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修士就算收服了淨滅神火,也只是最初的火種。需要不斷蘊養,不斷提供給它能量,它才能壯大,才能變得更加強大。”

    “一般來說,淨滅神火分爲三個層次,下滅、中滅、上滅。”

    “下滅火焰,乃是青色,稱爲民焰。”

    “中滅火焰,乃是青白交織的色彩,稱爲臣焰。”

    “上滅火焰,乃是純白色,稱爲帝焰。”

    “我體內的淨滅神火,現在就是下滅火焰。火海中的淨滅神火,卻已經達到中滅的層次。兩者的威力,猶如聖者和大聖的差距一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撐起了空間領域,大量聖氣從體內噴薄出來,雙腳踩着一鸞一鳳的虛影,竟是一步踏入進火海。

    “宗主……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頗爲擔憂張若塵的安危,想要阻止他。

    “無妨,我去試一試。”?好不容易遇到中滅層次的淨滅神火,張若塵當然是想要收服一縷。

    只要收服一縷中滅神火,他就能更快將體內的下滅神火,全部都轉化到中滅的層次。到時候,做爲攻擊手段,打出淨滅神火,大聖之下,有誰擋得住?

    可惜,張若塵還是低估了中滅神火的厲害程度,僅僅只是在火海中待了不到一刻鐘,便是逃奔而回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百聖血鎧,被焚煉成赤紅色,彷彿是要融化。

    將百聖血鎧收起之後,衆人才看見,張若塵全身的血肉都被灼傷,有的地方變得焦黑,有的地方卻是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秋雨的嘴裡,發出一聲冷笑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凜,伸出一隻手隔空向秋雨抓了過去,隨後,將他扔進了火海里面。

    火海中,傳來此起彼伏的慘叫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吞服下一枚療傷聖丹,片刻後,身上的傷勢快速恢復,又達到全盛狀態。

    “中滅神火相當可怕,以我們現在的修爲,除非運氣好得逆天,否則不可能渡得過火海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道:“那就只能去試一試另一頭的冥冬寒海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擡起頭來,向着棲鳳聖山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兩道人影急速從聖山頂部飛掠下來,很快就到達張若塵等人的身前。

    正是韓湫和魔音。

    她們二人都受了不輕的傷勢,即便是吞服下療傷聖丹,傷勢依舊沒能痊癒。

    魔音雙手抱拳,道:“主人,我們遭到羅剎族大批高手的圍攻,所以回來遲了一步。”

    韓湫的眼神相當冷銳,鎖定在羅剎公主的身上,道:“我懷疑,我們之中有人投靠了羅剎族,所以,羅剎族的那些侯爵才能知道我和魔音的行蹤。這個人,會是誰呢?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伸出一隻纖柔的玉臂,主動挽住張若塵的手,媚俏的道:“本妃可是大魔十方界的界子,任何人都有可能投靠羅剎族,我卻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韓湫看着羅剎公主與張若塵那麼親密的樣子,臉色更是沉冷,道:“是嗎?爲何我覺得,那個人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露出一道委屈的神色,揚起一張嫵媚的俏臉,盯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冷了韓湫一眼,道:“不可對魔妃無禮,如果魔妃投靠了羅剎族,以大魔十方界和羅剎族的實力,他們聯手,我們早就已經死於非命。”

    韓湫十分不服,正要反駁。

    “退下去,好好養傷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韓湫氣得胸口不停起伏,雙眼變成了黑色,不過,最終還是忍下了這口氣,退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卻是哧哧一笑,心中明白了一個道理,只要迷住張若塵,掌控住他,那麼,這羣人都得聽從她的擺佈。

    火海中,再次響起慘叫聲:“張若塵……救我上去吧,今後,我一切都聽你的……”?“還沒死?生命力真是頑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兩隻手,使用出空間扭曲的手段,將秋雨從火海中隔空抓了起來,重重的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秋雨走在前面,繼續帶路,衆人向着另一頭的冥冬寒海行去。

    寒海中,充斥着冰寒刺骨的冥冬水,水畔的區域完全被寒冰覆蓋,奇異的是,冥冬之水卻沒有凝固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水畔走去,只感覺一股股冰寒刺骨的風勁涌過來,只有全力調動聖氣,才能抵擋住寒氣對肉身的衝擊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走到張若塵的身旁,取出一隻巴掌大小的紅色小船,向冥冬寒海中扔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紅色小船不斷變大,化爲一隻百丈長的鉅艦,漂浮在海面。

    鉅艦的表面,浮現出一道道陣法銘紋,化爲數百縷光梭,衝到了半空,形成一座陣法圓盤。

    隨着陣法圓盤不斷轉動,竟是將海上的寒氣,驅散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一艘戰艦,堪比一件萬紋聖器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臉色,卻是微微一變。只見,原本漂浮在海面的鉅艦,竟然緩緩的下沉,不到一刻鐘,就完全沉入進水底。

    在此期間,羅剎公主不斷打出聖氣,可是卻根本無法將鉅艦收回。

    不遠處,白黎公主和韓湫等人,都是微微一怔,這樣的結果,顯然是讓他們有些難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船艦根本無法漂浮在海面嗎?”

    “現在怎麼辦,難道沒有辦法靠近鳳凰巢?”

    秋雨的心中大喜,只要張若塵知難而退,那麼,他也算是保住了性命。當然,就算再怎麼欣喜,他卻一句話也不敢說,生怕又被張若塵扔進海里。

    可惜,就算他保持沉默,也難逃一劫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秋雨,道:“你的本體是一株神樹,應該可以漂浮在冥冬寒海的水面吧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秋雨全身汗毛都立了起來,道:“根本……根本沒有任何東西……可以漂浮在冥冬之水的上面……”?“總要試一試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魔音遞了一個眼神過去。

    魔音心領神會,嘴角露出一道笑意,隨後,一掌打在秋雨的背心,將他打得拋飛了起來,墜入進冥冬寒海。

    “噗通。”

    落入海中,秋雨立即化爲本體,變成一株巨大的梧桐神樹,樹幹、樹枝、樹葉皆是冒出赤紅色的火焰,在海中發出“哧哧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因爲火焰和水相互接觸,大量的水霧,在梧桐神樹的四周升騰起來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這個王八蛋,不得好死……啊……今日之仇,不共戴天……”

    梧桐神樹的內部,不斷傳出秋雨的咒罵之聲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秋雨都是一個優雅的人,能夠逼得他罵出髒話,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半個時辰,梧桐神樹依舊漂浮在海面,沒有下沉。

    張若塵滿意的點了點頭,率先飛落到梧桐神樹的樹幹上面,取出沉淵古劍,將劍體插入進去了一半,道:“最好不要給我甩手段,否則,我會在第一時間斬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就憑你的這柄劍,還斬不了我。”秋雨道。

    梧桐神樹的樹幹很難斬斷,所以,想要殺死秋雨,是一件極其艱難的事。

    即便,沉淵古劍的內部已經有兩萬道銘紋,品級提升到了極高的層次,但是想要斬斷梧桐神樹的樹幹,依舊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劍柄,將沉淵古劍收回,手掌心卻是凝聚出一道三尺長的空間裂縫,道:“空間裂縫斬不斬得斷你呢?”

    這一次,秋雨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梧桐神樹若是真的修煉成神,化爲天地靈根,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改變空間規則,那個時候,即便是空間裂縫,也不可能斬斷樹幹。

    但是,秋雨還遠遠沒有達到那個境界,自然是不可能擋得住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“算你狠。”

    秋雨的聲音,從樹幹中傳出。

    接下來,羅剎公主、魔音、韓湫、白黎公主、阿樂,相繼登上梧桐神樹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卻沒有立即前往鳳凰巢,而是在冥冬寒海的海邊停了下來,等着別的那些大世界的聖者,前來與他兌換功德值。

    冥冬寒海的海邊,是一處絕佳的地方,進可攻,退可守。

    若是有某個大世界,帶着大批聖者,想要搶奪功德簿牆,那麼,張若塵完全可以立即逃進冥冬寒海的深處,根本不懼他們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