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三十三座巍峨的聖山,圍繞着鳳凰巢,它們位於火海和寒海之畔,山勢險峭,陣法密佈,充滿各種未知的兇險。

    每一座聖山,都是一條通往鳳凰巢的路。

    此刻,沙陀七界的聖境強者,大多都選擇了一條路,到達某一座聖山的頂部,正在觀察張若塵等人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金剛聖山的頂部,聚集着一批聖者,足有七十多位,爲首的四人皆是達到半步聖王的境界。

    他們是天姆界的高層人物,每一個都是強者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長着豹首的半步聖王,盯着寒海的方向,冷哼一聲:“張若塵還真是會選位置,有冥冬寒海做爲退路,我們想要搶奪功德簿牆,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真的要去與他兌換功德值?據我所知,張若塵可是要從中抽走三成,心也太黑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等一等,等界子和神使來了之後,再做定奪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別的那些聖山頂部,也聚集有大批聖者,與天姆界的諸聖一樣,都在激烈的討論。

    有人在謀劃,鎮壓張若塵等人,奪取功德簿牆;有人則是在思考,要不要去與張若塵談條件,兌換功德值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其中一座聖山的頂部,一羣聖者向着山下行去,足有三十多位人。

    這一羣人,來自崑崙界。

    其中,走在最前方的,乃是萬兆億、楚思遠、青霄,還有蠻荒秘境中的一些太古遺種,皆是聖者中一等一的強者。

    萬兆億、楚思遠、青霄親自登上梧桐神樹,與張若塵對話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老熟人,再加上有青霄這個與張若塵關係親密的師兄在一旁,整個商談的過程,倒是顯得相當順利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功德簿牆,將其立在梧桐神樹的樹幹上面,隨即,崑崙界的聖者,一個又一個前去兌換功德值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三十多位聖者,都是頂尖強者,他們收集到的功德值自然是不少,一共加起來,讓崑崙界的功德值,增加了一千六百多萬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中分到五百多萬功德值,使得廣寒界的功德值達到九千九百萬點,只差一步,就能破億。

    楚思遠的臉色,卻是相當難看,道:“張若塵,放秋雨一條生路如何?”

    楚思遠也看不慣秋雨的所作所爲,但是,誰叫他是崑崙界未來的天地靈根,做爲儒道的名宿,自然是不希望秋雨死在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在楚思遠看來,只要用心引導,幫秋雨煉心,將來秋雨未必不能成爲撐起一座大世界的脊樑。

    出奇的是,張若塵的態度並不是那麼強硬,笑道:“既然楚前輩想要保他一命,不如留下來,守在他的身邊。否則,萬一哪一天他惹怒了我,被我直接打入進虛無空間,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自然是明白梧桐神樹的關係是何等重大,若是秋雨被張若塵給殺死,對崑崙界而言,肯定是巨大的損失。

    若是,他留下來……

    說不一定,真的能夠在關鍵時候,阻止住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不是想要留下一個多管閒事的老傢伙,而是想要利用楚思遠,牽制住羅剎公主。

    只要楚思遠待在張若塵的身邊,羅剎公主還能隨便向外傳出精神力訊息?

    斬斷羅剎公主與羅剎族之間的聯繫,那麼,就算羅剎族的大營發生了鉅變,估計羅剎公主也是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這纔是真正的牽制住羅剎公主!

    羅剎公主聽見張若塵有意留下楚思遠,頓時皺起了眉頭,低聲說道:“你就不怕他奪走功德簿牆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不客氣的說道:“量他也沒有那個能力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楚思遠氣得頭髮都要立起來,吼了一聲:“好你個張若塵,竟敢如此輕視老夫。老夫今天還不走了,千萬別後悔,小心老夫隨時都能將功德簿牆收走。哼!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瞭解楚思遠的性格,所以,才故意那麼說,激一激他。

    很明顯,張若塵的策略是成功的。

    就在萬兆億和青霄等人,準備離開的時候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天地間,空氣猛烈震動。

    其中一座聖山的頂部,涌動出一道浩蕩的聖道波動,一個巨大的白色光球升騰起來,向着梧桐神樹的方向轟擊了下來。

    那是一件錘形的萬紋聖器,浮現出兩層聖氣光波,竟是爆發出二耀圓滿力量。

    從錘形萬紋聖器上面爆發出來的聖道勁氣,還沒有落下,下方的冥冬寒海就被壓得向下凹陷,一道道刺骨的寒氣也是被推到了遠處。

    在第一時間,張若塵打出佛帝舍利子,調動體內的聖氣,源源不斷的注入進去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阿樂、白黎公主、魔音、韓湫、羅剎公主也都紛紛出手,打出一道聖氣光柱,注入進佛帝舍利子。

    舍利子中的本源力量爆發出來,化爲一尊金色的佛影,伸出一隻大手,向着錘形萬紋聖器拍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那隻暗紫色的巨錘,在與佛帝舍利子的對抗之中落入下風,被打得拋飛出去,撞擊在一座聖山的半山腰。

    那座聖山中涌出一道道光柱,山體猛烈搖晃,即便有陣法銘紋的守護,依舊垮塌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烏金聖山的頂部,方乙、東流劍尊,還有另外十二位聖境頂尖高手,嘴裡發出沉悶之聲,同時向後倒退了數步。

    那十二位聖境的頂尖高手,體內的聖氣耗盡,連忙坐在地上,開始運轉功法,恢復聖氣。

    方乙和東流劍尊體內的聖氣,也是消耗了一大半,收回錘形萬紋聖器之後,便是有一股虛弱的感覺傳遍全身,不得不暫時停歇,沒有繼續發動攻擊。

    萬紋聖氣的二耀圓滿力量,雖然威力強大,可是,對聖氣的消耗也是相當驚人,一般的聖王都未必支撐得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舍利子,目光向烏金聖山的山頂望去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刀獄界和紫府界,不如先去宰了他們,免得他們在一旁不斷生事。”韓湫冷聲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我們的當務之急是收集功德值,沒必要節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開始佈置空間迷陣,專門用來對抗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襲擊。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整整花費了三天時間,纔將空間迷陣佈置出來,覆蓋方圓三裡的區域,即便萬紋聖器爆發出二耀圓滿力量,也休想在短時間之內將陣法轟開。

    三天以來,崑崙界、廣寒界、大魔十方界的聖者,源源不斷趕來兌換功德值。功德簿牆上面的數據,無時無刻不在刷新。

    大魔十方界依舊排在第一,功德值總數,達到兩億。

    廣寒界的功德值達到一億六千萬,排在第二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功德值,則是達到九千四百萬,排到了第三。

    別的四大世界,因爲沒有與張若塵兌換功德值,所以,數據沒有變化。

    到了第四天,在瘋魔的帶領之下,終於有八部界的聖者,前來兌換功德值。

    第六天,天姆界的界子,帶着超過百位聖者,來到寒海之畔,首次與張若塵見面,兩人終於達成共識。

    在這幾日,刀獄界和紫府界又發動了數次攻擊,然而卻根本沒有攻破空間迷陣。

    在第十天的時候,刀獄界和紫府界組織起接近一千位頂尖級別的聖者,從烏金聖山的頂部衝殺下來,向着梧桐神樹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可惜,等到他們到達寒海之畔的時候,張若塵等人已經退到寒海的深處。

    雙方對峙了一天一夜,最終,另外五大世界同時向刀獄界和紫府界施壓,纔將他們逼退,隨即張若塵等人駕馭梧桐神樹,又回到寒海之畔。

    這段時間,張若塵其實是將兌換功德值的事,交給阿樂和韓湫在主持,而他絕大多數都是都在待在空間晶石的內空間,無時無刻不在煉化凝真聖露。

    時間過得很快,不知不覺已經半個月,距離聖者功德戰結束,只剩三天時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足足煉化了兩萬滴凝真聖露,氣海中的三百多條聖道規則,絕大多數都凝練到“至真至極”的程度,唯獨只有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,依舊還差了一步。

    只要將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,也凝練到“至真至極”,他就算是正式突破到至聖境界。

    “煉化瞭如此巨量的凝真聖露,可是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卻一點變化都沒有。難道使用凝真聖露,根本無法讓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達到至真至極的程度?”

    因爲沒有師尊指點,張若塵必須自己去慢慢摸索,毫無疑問,這樣做肯定會走很多彎路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繼續凝練凝真聖露,而是走出時空晶石,打算先讓自己冷靜下來,仔細思考之後,再去衝擊至聖境界。

    就算沒有突破到至聖境界,張若塵也對自己充滿信心,在祖靈界,已經沒有幾個人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功德簿牆的下方,望着牆上的排名。

    第一位:大魔十方界,三億九千萬功德值。

    第二位:廣寒界,三億八千萬功德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排在最末的是刀獄界,紫府界則是排在倒數第二。

    “大魔十方界果然很強大,即便要分給我三成,竟然依舊排在第一。不過,廣寒界與大魔十方界的差距,已經很小,最多再有三天時間,足以超越過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如此想着,隨後,目光向羅剎公主所在的方向瞥了過去。

    說來也是奇怪,這位羅剎公主相當沉得住氣,即便無法向外界傳出消息,竟然沒有一絲焦躁和急切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盤坐在梧桐神樹的一根樹枝上面,雙手放在膝蓋上面,正在閉目修煉,烏黑的長髮宛如柳枝一般,隨風而動,整個人顯得格外的靈動和飄逸。

    “她修煉的是空間之道,而且達到了至聖境界,倒是可以去向她請教一番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