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羅剎公主的修爲,已經達到至聖的巔峰,正在衝擊半步聖王的境界。

    她的十指之間,懸浮着一尊紫紅色的小鼎,一道道聖道規則從鼎中散發出來,衝入進雙手的掌心。

    很顯然,那尊小鼎,乃是一件規則聖器。

    當一位修士的修爲,達到至聖巔峰,體內的聖道規則便是凝練到極致狀態。想要再進一步,達到半步聖王,甚至一步聖王的境界,必須要領悟更深層次的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比如,羅剎公主修煉的是空間規則,現在她的氣海中,僅僅只有一條極致狀態的空間規則。

    這一條空間規則,便是一枚“規則種子”,只有繼續參悟空間之道,“規則種子”才能生根發芽,不斷壯大,最後,修士的氣海和肉身都和空間規則融爲一體,徹底與天地融爲一體,那個境界,就是神之下最巔峰的境界。

    如果說,羅剎公主體內的聖道規則,現在只是“一”,那麼神之下最頂峰的境界,就是“無窮”。

    只有“無窮”再發生蛻變,纔是神的境界。

    參悟和吸收規則聖器內部的聖道規則,是一條捷徑,可以讓修士更加輕鬆衝擊到半步聖王,甚至一步聖王的境界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感知到張若塵來到她的身後,於是,停止參悟,將紫紅色的小鼎收了起來,一雙靈動的眼眸緩緩睜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羅剎公主的身旁,盤膝坐下,道:“看你的狀態,已經快要達到半步聖王的境界。”?“規則種子纔剛剛甦醒,只有規則種子生根之後,纔算是半步聖王的境界。”羅剎公主微微側目,又道:“你的境界,不是也快達到至聖境界?”

    兩人的眼力都相當厲害,只是看到對方的狀態,就能判斷出對方的修爲深淺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差了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空間規則和時間規則還沒有達到至真至極的層次?”羅剎公主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在試探我嗎?”

    以前,張若塵只暴露出他是空間掌控者,體內擁有空間規則,但是卻並沒有暴露自己是時間掌控者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看似那麼隨口一問,其實,就是在試探張若塵是不是時間掌控者。

    時間修士和時間掌控者最大的區別,便是體內有沒有時間規則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說,就當我沒有問過。”羅剎公主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發現羅剎公主今天真的是平靜得有些異常,與以前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在這一瞬間,張若塵突然明白了過來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是何等聰明的人物,他的一系列舉動,肯定已經讓她意識到,自己的身份已經暴露。

    張若塵待在冥冰寒海之畔,卻偏偏不去奪取鳳凰巢,很明顯,就是故意在牽制她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楚思遠留下,針對的人,也是她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時間,張若塵每次與重要人物接觸,都使用出空間領域,與外界隔絕,肯定是在防着她。

    雖然,羅剎公主已經意識到身份敗露,但是她卻不敢離開,因爲她知道張若塵肯定不會放她離開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、楚思遠、阿樂等人的實力,憑她一人之力,想要離開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這是她的顧慮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有他的顧慮,所以,暫時還不敢拿下羅剎公主。

    其一是因爲,羅剎公主的身份尊貴,身上肯定有類似於神靈戰器一樣的攻擊性寶物,一旦動用出來,雙方肯定是兩敗俱傷。

    在廣寒界的排名沒有達到第一之前,張若塵還不想這麼做。

    其二則是因爲,就算張若塵成功鎮殺羅剎公主,也肯定會迎來羅剎族的圍攻。靈焰魔妃那邊很有可能還沒有準備充分,現在就爆發大戰,對沙陀七界會相當不利。

    既然大家已經心知肚明,也就沒有必要繼續虛以委蛇。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道:“沒錯,我的確同時修煉時間和空間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瞳中,閃過一道明亮的光芒,終於,又是露出一絲笑容:“厲害。古往今來,在所有典籍的記載之中,同時掌控時間和空間的生靈,你是第三個。在這裡,我提前恭喜你,聖者功德戰之後,你必定成爲整個天庭界最炙手可熱的天之驕子。但是,我也得提醒你一句,木秀於林,風必摧之。有些時候,應該藏拙,應該急流勇退,千萬不要站到風頭浪尖,小心浪高易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知羅剎公主這麼說,肯定是有深層次的原因,道:“多謝提醒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又道:“煉化凝真聖露,只是一種輔助修煉的手段,並不是修煉的大道。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都是恆古之道,煉化凝真聖露是不能將它們修煉到至真至極的層次,最終,還是要靠自己去參悟。這是恆古之道,對修煉者的一種考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明悟羅剎公主的這一席話,隨即,臉上浮現出一道笑意:“原來如此,多謝賜教。”

    兩人相互敵對,而且都明白這一點,卻還能心平氣和的坐在水邊交談,本身就是一件難得的事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這位羅剎公主年紀輕輕就能統領大軍,並且攻破一座浩瀚的大世界,的確是一個很有魄力和魅力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必謝我,這些東西,你去請教廣寒界的那些大聖,他們也能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站起身來,揹着雙手,酥峰高聳,蠻腰緊緻,修長曼妙的身形,在水面上映出一道美麗的倒影,宛如一位凌波仙子。

    她的雙眸,眺望遠處的鳳凰巢,問道:“你的目的,應該是想讓廣寒界成爲聖者功德戰的第一,對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站起身來,道: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取出了一個精緻的小盒子,託在手掌心,遞給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接過小盒子,只是剛剛入手,便是感知到盒子內部有空間波動。

    一件空間寶物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打開盒子,頓時,一片絢爛的白光,涌動了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一引,隨即,從盒子中,飛出一個個裝着羅剎血液和殘魂的寶瓶,數量很多,粗略估計,得有一萬多個。

    死在羅剎族手中的聖者,肯定是多不勝數。那些聖者身上的寶瓶,自然是被羅剎族奪走。

    因此,羅剎公主拿出這麼多的寶瓶,張若塵是一點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道:“憑藉這些羅剎血液和殘魂,應該可以讓廣寒界衝到第一吧?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給我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爲什麼,反正這些東西放在我這裡,也是一點用處都沒有。”羅剎公主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思索了一番,若是真的將這些羅剎血液和殘魂,全部都兌換成功德值,的確可以提前讓廣寒界衝擊到聖者功德戰的第一。

    然後,再毀掉功德簿牆,張若塵也就完成了月神的任務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卻總覺得不對勁。

    他和羅剎公主畢竟是相互敵對,羅剎公主怎麼可能處處都在幫他?

    太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遠處,韓湫一直都在盯着張若塵和羅剎公主的一舉一動,看到這一幕,便是走了過去,冷笑一聲:“白送的功德值,怎麼能不收?”

    隨即,韓湫的衣袖一揮,打出一片聖氣,捲起一萬多個寶瓶,向功德簿牆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思考出結果,最終,輕輕搖了搖頭,立即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楚思遠在功德簿牆的四周,佈置了畫道陣法,畫的是一幅《金戈鐵馬圖》,阿樂和白黎公主則是鎮守在功德簿牆的左右兩方。

    看到韓湫攜帶一萬多個寶瓶走過來,楚思遠、阿樂、白黎公主皆是微微動容,寶瓶中裝的羅剎血液和殘魂實在太多,兌換成功德值,肯定超過一億。

    楚思遠抿了抿嘴脣,道:“張若塵,廣寒界還差一千萬功德值,就能超過大魔十方界,根本不需要這麼多羅剎血液和殘魂,分給我們崑崙界界一些如何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就算要分,也不會分給你。”

    阿樂、韓湫、白黎公主一直都跟隨在張若塵的身邊,出生入死,卻一直沒有得到功德值。

    既然,現在有多出來的功德值,張若塵自然是不會吝嗇,準備將多出來的部分,全部都交給他們,讓他們也都一起進入天庭界的《聖者功德榜》。

    單人積累一千萬功德值,就能進入天庭界的《聖者功德榜》。

    進入天庭界《聖者功德榜》的人物,在天庭界能夠得到很多尋常修士無法得到的好處,那是天庭界對頂尖天驕的一種賞賜。

    楚思遠倒是一點都不在乎,畢竟他已經達到聖王境界,沒有必要去衝擊天庭界的《聖者功德榜》。

    只要阿樂、韓湫、白黎公主得到功德值,自然是會算到崑崙界的總功德值上面,對崑崙界而言,自然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楚思遠釋放出精神力,前去探查那些寶瓶內部的羅剎血液和殘魂的總數,纔剛剛探查了一半,突然,臉色猛然一變,道:“不好,其中一隻寶瓶裡面,藏有一枚蝗蟒王符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將蝗蟒王符藏得相當隱秘,只有精神力與她比肩的人物,才能察覺到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遠處,羅剎公主的眼眸中,露出一道狡黠之光,嘴裡吐出一個字:“破!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蝗蟒王符被引動,隨即地面上其中一隻寶瓶的表面浮現出一道道裂紋,爆碎而開,一股浩蕩的聖力從其內部宣泄出來,化爲成千上萬道蝗蟒的虛影,衝擊向張若塵、楚思遠、白黎公主、阿樂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直都保持高度警惕的狀態,因此,在第一時間,單手按向地面,將體內的精神力和聖氣全部都打入進《金戈鐵馬圖》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畫卷陣法被激活,地面上,浮現出一道道人形和獸形虛影,很像是一位位殺氣騰騰的騎士,與成千上萬道蝗蟒虛影衝撞在一起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