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所謂的「明月」,卻是一塊懸空的圓形玉石,直徑足有三十三丈,只有飛到近處,才會發現它竟是如此巨大。

    圓形玉石散發出來的氣息,相當冰冷,表面覆蓋有一層寒霜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十丈之外,仔細觀察,發現玉石的表面,有一層液態的凝真聖露,每過十個呼吸的時間,便是會滴落下來一滴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一雙鳳眸,露出異樣的神色,道:「玉石上的紋路,與整個古聖山相連,可以不斷凝聚出凝真聖露。換句話說,它就是凝真聖露的一個泉眼。」

    「無價之寶啊,誰要是能夠得到它,也就可以獲得源源不斷的凝真聖露。可是剛才,我明明感知到一道細微的空間波動,那又是怎麼回事?」

    張若塵緩緩的靠近過去,一邊釋放出精神力探查,一邊伸出手指,向圓形玉石觸摸了過去。

    刺骨的寒氣,瘋狂向張若塵湧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圓形玉石的內部,再次傳出一道空間波動,形成巨大的吸力,彷彿是要將張若塵吞噬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略微一變,連忙調動空間力量,想要施展出空間挪移的手段逃脫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越是調動空間力量,圓形玉石爆發出來的吸力,卻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沒能擋住那股力量,被圓形玉石吞噬。只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,等到他重新穩住身形的時候,竟是墜入進一個白色空間。

    這個白色空間,與外面那個黑暗空間,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    白色空間更加寒冷,有着一縷縷氣態的凝真聖露,彷彿游蛇一般,不斷從張若塵的身邊飛過。

    「這裏是什麼地方?好奇怪的一片天地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因為這裏充斥着氣態的凝真聖露,就感覺到欣喜,反而覺得這個空間有些詭異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空間輕輕的一顫,羅剎公主的妖媚身影,也出現在這片空間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釋放出精神力,探查那片空間震動的區域,可是,只是一瞬間,那裏就又變得穩固,根本找不到通道的入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得收回精神力,問道:「你怎麼也進來了?」

    「你是我的命中之人,我相當關心你的安危,也就闖了進來。」羅剎公主十分認真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沒有將她的話當真,而是神色肅然的說道:「進來容易,出去難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精神力強度,還在張若塵之上,也向四周探查,想要知道這裏到底是一處什麼樣的空間?

    張若塵更加直接,全力運轉體內的聖氣,引動出空間力量,手指一揮,撕裂開一道數十米長的空間裂縫,斬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是,空間裂縫卻在一瞬間就又閉合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眉頭一皺,道:「曾經有一位相當厲害的空間修士,在這裏刻錄了空間銘紋,手段相當高明,那人的空間造詣遠在我們之上。」

    空間修士之中,也有一些厲害人物。

    就算張若塵這個空間掌控者,也未必比得過他們。畢竟,張若塵修鍊空間之道的時間太短,而那些厲害的空間修士,很可能在這方面已經專研了數百年,數千年,甚至上萬年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發現了一些痕迹,道:「就算再高明的空間手段,也只是手段,並不是真正改變了空間,必定存在破綻。」

    「沒錯,只有空間掌控者,才能真正改變空間和創造完整的空間。」羅剎公主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「分頭尋找,或許可以找出破綻,從這裏逃出去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激發出了天眼,在白色空間中探查,一寸一寸的搜尋。

    此處,雖然與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絕,但是也有一個好處,充斥着大量氣態的凝真聖露,張若塵打開全身一百四十四處竅穴,頓時,氣態的凝真聖露便是瘋狂湧入進他的體內,衝進氣海的通天河。

    通天河中,三百多道聖道規則,吸收凝真聖露之後,變得越來越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黑暗空間中,木靈希和青墨等人,看見張若塵和羅剎公主消失不見,很像是遁入進了「明月」裏面。

    最開始,他們並沒有太過擔心,畢竟張若塵和羅剎公主的修為都強大得變態,足以應對一切危機。

    然而,一連等了兩個時辰,二人都沒有從「明月」裏面出來,木靈希終於是有些擔心起來。

    「有些不對勁。」

    木靈希的背上,展開一對絢爛的冰凰羽翼,向著「明月」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青墨、步極、蘇青靈、九頭青鳥也都到達「明月」的近處,但是,無論他們施展出什麼手段,「明月」卻沒有任何異動。

    他們的心中,不禁產生出疑問,張若塵和羅剎公主到底是如何進入「明月」裏面?

    方乙帶着二十多位刀獄界的諸聖,逃出峽谷后,生怕遭到張若塵和羅剎公主的追殺,以最快的速度,向古聖山的山下衝去。

    到達安全區域后,他們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方乙的臉色相當難看,不僅僅只是因為受了嚴重的傷勢,更是因為他平生從未遭遇這樣的大敗,心情相當沉重和憤懣。

    「立即傳訊給神使血風靈,讓他立即趕來巨鯨河流域。除此之外,下一道界子令,召集所有刀獄界的聖者,這一次,我要將鳳凰巢夷為平地。」方乙道。

    旁邊,一位滿頭白髮的至聖,露出凝重的神色,道:「大魔十方界的勢力相當龐大,勝過刀獄界數倍。我們真的要連靈焰魔妃一起對付?」

    方乙的眼神銳利,沒有一絲退縮,道:「只要做得乾淨,不留下痕迹,就算除掉靈焰魔妃又如何?」

    突然,一道刺耳的劍鳴聲,從風雪中傳來。

    「小心。」

    方乙大喝一聲。

    「噗嗤。」

    聖劍飛過,穿透了一位刀獄界真聖的聖軀。

    劍上逸散出來的劍氣,將聖軀撕裂成了碎片,化為血雨,散落在雪中。

    突如其來的變故,讓刀獄界的諸聖猶如驚弓之鳥,以為是羅剎公主和張若塵追殺了上來,連忙聚合在一起,激發出一張張護身符籙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方乙還表現得很鎮定,看出那柄聖劍上面攜帶的氣息,並不是來自張若塵和羅剎公主,而是另外一方勢力。

    方乙的雙目微微一沉,道:「好厲害的劍意,閣下的實力很強。但是,與刀獄界為敵,恐怕不是一件明智的事。」

    風雪中,響起一道蒼老的聲音:「刀獄界很厲害嗎?就憑你們這群傷的傷、殘的殘的小傢伙,老夫還能收拾不了?」

    這句話顯然是戳到方乙的痛楚,一股殺意,從他身上爆出來。

    「挑釁本界子,就是在找死。」

    手指一動,一柄白色的飛刀,引動出一連串音爆聲,以超過百倍音速的速度,向其中一個方向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不遠處,一大片劍氣爆發出來,與飛刀對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頓時,天空中的雪花的飛行速度增加了百倍,猶如是化為一柄柄小劍,發出「唰唰」的聲音。

    對方的劍意之強,遠超方乙的預測,逼得方乙不得不施展出白微星的力量,才將那股劍意反震了回去。

    「不愧是一座大世界的界子,就算受了傷,竟然還這麼強大。」

    九幽劍聖穿着灰色的布衣和樸素的草鞋,提着一柄聖劍,不緩不急的走了出來,絲毫都不掩飾對方乙的欣賞和佩服。

    「你在劍道上面的造詣,也不像是聖者該有的層次。」

    方乙的心中其實是有些一些鬱悶,以前在刀獄界,完全就是打遍天下無敵手,可是,今天卻一連遇到三個能夠與他一戰的厲害人物。

    果然,每一座大世界都是藏龍卧虎,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方乙身上的傷勢很重,別的那些刀獄界的聖者也都有傷在身,因此,並不想繼續樹敵。

    他道:「就憑你一個人的力量,想要吃下我們這麼多的強者,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其實,我們無冤無仇,根本沒必要爆發生死大戰。」

    「無冤無仇?」

    九幽劍聖冷笑一聲:「你們刀獄界,可是殺死了不少崑崙界的聖者,這麼大的仇恨,你居然說無冤無仇?」

    「崑崙界……崑崙界居然有你這樣的強者。」

    方乙終於意思到,今日,恐怕是非戰不可。

    「崑崙界曾經在整個宇宙也是最強大的世界之一,很多傳承和道法,比你想像中都要強大。真正繼承那些道法的人物,不會比你們這種擁有強大先天體質的天才弱小多少。」

    九幽劍聖不再多言,黑色的長發飛揚起來,一股恐怖的邪氣與手中的聖劍結合在一起,嘴裏輕念一聲:「劍八。」

    天地八方,皆是一震。

    隨即,九幽劍聖的身體消失,只剩一柄聖劍,向方乙衝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方乙不敢小覷九幽劍聖,連忙調動白微星的力量,撐起天機羅盤,向著前方一按,與迎面而來的聖劍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方乙一連向後倒飛數十里的距離,身上出現數十道劍氣血口,體內的傷勢變得更加嚴重,五臟六腑都像是要碎掉了一般。

    「不好……」

    方乙意識到不妙,連忙爆發出最快的速度,向著剛才所在的地域趕了回去。

    等他趕到的時候,刀獄界的聖者,全部被殺死,沒有一個活下來。

    雪地上,只剩下一大片血淋淋的屍骸,屍骸身上的儲物袋,全部都被取走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已經遁走,所有氣息都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「嗷!」

    方乙的眼中密佈血絲,怒得抓狂,大吼了一聲,震得整個古聖山都在微微顫動。連續遭遇挫折和打擊,若不是他的意志堅定,恐怕都已經崩潰。

    來源: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.。短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