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冥冰寒海上航行了大概一百多裡,海面上,掀起一道道罡風,而且隨着距離鳳凰巢越來越近,罡風就越是凌厲。

    彷彿是有一柄柄真正的利刃,飛在風中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、羅剎公主、楚思遠皆是撐起一層光罩,護住身體,抵禦從四面八方飛來的罡風。

    距離鳳凰巢還有三十里的位置,梧桐神樹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在他們的前方,天地聖氣在急速旋轉,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,而鳳凰巢就是位於漩渦的中心。

    漩渦中的罡風更加凌厲,除此之外,還有一團團青白相間的淨滅神火在裡面旋轉着飛行,可以說,那裡危機密佈,即便是聖王也難以闖過去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道:“這個漩渦,就是進入鳳凰巢最後的一層結界區域。越是深入進漩渦,危險就越是巨大。只用動用空間力量,纔有可能破開漩渦,闖入進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老夫還不信了!”

    楚思遠已經達到聖王境界,自然是有自傲的本錢,隨即,取出一支尺長的青銅筆,一張畫紙,一尊硯臺。

    畫紙,是由一種稀有金屬鑄煉而成,紙張長達六尺,比普通的紙還要纖薄十倍。

    硯臺中,盛放的是獸皇血液,即便沒有任何外力加持進去,僅僅只是鮮血自身蘊含的能量,便是散發出灼熱的氣息,宛如一隻火爐。

    楚思遠費了很大的力氣,才從朝廷弄到了一點點獸皇血液,一直都視爲奇珍,很少拿出來使用。

    “定風柱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調動精神力注入進青銅筆,手腕一扭,沾起硯臺中的獸皇血液,在金屬紙張上面瘋狂的勾畫了起來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玉指摸着下巴,露出很感興趣的模樣。畢竟,在羅剎族,很難遇到一個修煉畫道的精神力修士。

    片刻後,楚思遠停下了畫筆,一隻乾枯的手掌,在畫卷上面一按,大量精神力噴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?畫卷飛入進漩渦,散發出刺目的金色光芒。

    隨即,便是有一根萬丈高的金色柱子顯現出來,立在海面,在那金色柱子的表面,有着一根根血紋在流動。

    漩渦的旋轉速度竟是真的變得緩慢,海面也是逐漸變得平整。

    眼看漩渦就要消失……

    突然,在定風柱的四周,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痕,宛如是蟲噬一般,很快就將定風柱撕裂得支離破碎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漩渦再次爆發出來,席捲四方。

    楚思遠瞪大雙眼,道:“這裡的空間太脆弱,一旦有超過聖者級別的力量進入漩渦,空間就會出現大量裂痕。可是,沒有超越聖者級別的力量,又怎麼抵擋得住罡風和淨滅神火?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心中,暗暗有些吃驚。

    這個老傢伙的實力,還是相當強橫,若是沒有空間力量的干涉,說不一定,他還真的能夠定住漩渦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張若塵一直都在細細觀察,直到這個時候,纔開口說道:“不是空間結構變得脆弱,而是漩渦中佈置有相當高明的空間陣法。只要破開陣法,就能闖入進去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顯然是早就研究過這裡的空間陣法,道:“的確是空間陣法,除此之外,還有另一種殺陣,生死兩極大陣,兩座陣法相輔相成,幾乎融爲了一體。單獨破解空間陣法,必定會遭到生死兩極大陣的攻擊。單獨破解生死兩極大陣,也會遭到空間陣法的攻擊。所以,兩座陣法,必須同時破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所以,你使用功德簿牆威脅我,就想要利用我幫你破解空間陣法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羅剎公主道。

    楚思遠的神情凝重,道:“生死兩極大陣乃是八品陣法,極其複雜和玄妙,即便是聖王闖入進去,多半也要死在裡面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輕笑一聲:“冰火鳳凰在陣法上面的造詣,只能算是稀鬆平常,本公主倒是有幾分信心能夠將它佈置的生死兩極大陣破開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的年輕人,真是一個比一個狂。”楚思遠道。

    其實,冰火鳳凰佈置出來的生死兩極大陣,並沒有羅剎公主所說的那麼不堪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以冰火鳳凰的修爲高度,在自己的巢穴附近應該有一座九品陣法守護纔對。可是,生死兩極大陣僅僅只是八品陣法,即便與空間陣法融合在一起,與九品陣法的威力比起來依舊有不小的差距。所以,羅剎公主纔會說冰火鳳凰的陣法造詣稀鬆平常。

    當然,以她和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境界,前去破解一位大聖精心佈置的兩座陣法,依舊是一件無比兇險的事。聖者中,恐怕也只有他們二人這樣的絕代天驕,纔有這樣的膽量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和張若塵從梧桐神樹上面,各自斬下一根水桶粗細的樹枝,站在樹枝上面,衝了出去,闖入進漩渦裡面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取出一根聖杖,在漩渦裡面一點,頓時,有着數百萬道陣法銘紋顯現出來,似一條條虯龍一般在漩渦之中穿梭,快速運轉。

    生死兩極大陣的確是相當複雜,數百萬道銘紋交織在一起,想要破解,難如登天。想要靠蠻力將它轟碎,恐怕至少也要七步聖王的實力,纔有可能做得到。

    楚思遠站在梧桐神樹上面,盯着羅剎公主快速將一根根陣法銘紋清除,心中也是生出佩服之色:“真的是厲害,地獄界冒出這樣一個妖女,將來必成大患。”

    另一頭,張若塵也在快速破解空間陣法,與羅剎公主同時向前推進,兩人配合得幾乎是天衣無縫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在破解空間陣法的同時,也才參悟陣法之中蘊含的空間之道。

    根據羅剎公主所說,想要將空間規則修煉到至真至極的境界,就必須憑藉自己的悟性去參悟。只要將空間之道領悟到一定的層次,自然就能達到至真至極。

    第一個時辰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羅剎公主向前行走了大概三裡的距離,漩渦的旋轉速度減緩了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第四個時辰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羅剎公主又前行了五里,漩渦的旋轉速度,變得只有原來的一半。

    第七個時辰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羅剎公主走到了漩渦的深處,距離鳳凰巢,只剩十里的距離,漩渦的旋轉速度變得更加緩慢。

    就是在這個時候,張若塵的氣海中,傳出一道微弱的波動。

    通天河中,那道空間規則發生了脫變,達到至真至極的層次。

    “原來這麼簡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,露出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有些時候,沒有達到那個境界的時候,眼前盡是迷霧,一片茫然。達到境界之後,纔會發現一切都相當簡單,只是自己將它想得太複雜。

    現在,也就只差將時間規則也參悟到至真至極的層次,張若塵就能達到至聖境界。

    “希望在鳳凰巢中能夠有參悟的機會,讓我一舉突破境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無比渴望得到強大的力量,只有擁有強大的力量,才能從容應對接下來與羅剎族的生死大戰。

    整整一天過去,張若塵和羅剎公主停了下來,對視了一眼。

    隨後,兩人同時爆發出最強大的力量,向空中的某一個陣法節點攻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”轟隆。“

    空間陣法和生死兩極大陣同時猛烈的一震,緊接着,開始崩碎,發出一道道沉悶的爆響。

    漩渦雖然消失,可是海面上卻是掀起一道道數十丈高的連天巨浪,更有大量的淨滅神火和空間裂縫向着四面八方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攻破陣法的一瞬間,張若塵和羅剎公主同時施展出最快的身法,化爲兩道金色的流光,向着後方爆退,重新落到梧桐神樹上面。

    海面上,一道道恐怖的力量,在瘋狂的肆虐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楚思遠、羅剎公主各自撐起身上最厲害的護身寶物,抵擋涌動過來的毀滅力量。

    最慘的絕對是梧桐神樹,不斷遭到淨滅神火和空間裂縫的攻擊,除了一根樹幹以外,別的那些枝葉不是被斬斷,就是被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又過去了大概三個時辰,海面上,纔是逐漸恢復平靜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鳳凰巢外圍最後的結界已經破開,你現在可以將功德簿牆交給我了吧?”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從一件空間寶物的內部,取出功德簿牆,紅潤的嘴脣輕輕一勾,隨後,竟是猛然將功德簿牆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又會耍手段。”?張若塵踩在一根梧桐樹枝上面,調動出聖氣注入進樹枝,猶如離弦之箭一般的衝出去,追向功德簿牆的方向。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絕對不能讓功德簿牆墜入進海中。

    只有先讓廣寒界衝到第一,張若塵才能真正放手一搏,至少現在,他還無法像羅剎公主那麼隨心所欲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他才處處受制於羅剎公主。

    “加油哦,我看好你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呵呵一笑,隨後,便是飛落到一根梧桐樹枝上面,向鳳凰巢的方向急速衝了過去,風中飄回了一句話:“秋雨,那個老頭就交給你來收拾,算是本公主對你的一次考驗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