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可惡,以我的實力,怎麼可能是楚思遠的對手。這個羅剎公主,分明就是想要犧牲我,以牽制住楚思遠。看來羅剎族的話,也是一點都不能信。”

    秋雨心中相當惱火,但是,現在沒有任何選擇的權利,只能拼死與楚思遠一戰。

    шшш. тт kдn. ¢ ○

    崑崙界已經回不去,絕對再失去羅剎公主這一棵大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羅剎公主隨手一扔,竟是將功德簿牆扔出二十多裏遠,宛如是一座石山,飛在半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趕到功德簿牆下方,便是縱身一躍。

    剛剛跳起十丈高,張若塵感知到一股強烈的危機,連忙取出豐碑盾,向着危機傳來的方向抵擋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?一柄聖劍,撞擊在豐碑盾上面,形成一圈圈能量漣漪,震得張若塵向側面橫飛了出去,重新落到冥冰寒海的海面。

    那柄聖劍宛如流星一般,飛了回去,落入東流劍尊的手中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的腳下,踩着一隻燃燒着火焰的小舟,身穿一具玄甲,身體站得筆直,一雙凌厲的眼睛彷彿是蘊含有神光。

    那隻小舟,是由一株大聖級別的聖樹的部分木材煉製而成,乃是一件至寶,激發出舟中的銘紋,小舟可以變成一隻鉅艦,擁有相當強大的防禦力量。

    在小舟的舟尾,坐着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,渾身都散發着聖光,雙瞳呈血紅色,給人一種邪性的感覺。

    此人,爲刀獄界的神使,血靈風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一截梧桐樹枝上面,道:“你們怎麼會在這裏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來奪取功德簿牆,我們刀獄界可不想墊底,若是可以,倒是可以去衝一衝聖者功德戰的第一。”血靈風邪異的笑道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道:“外面的戰場,有方乙和嶽空等人,帶領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聖者與羅剎族的大軍對抗。在這裏,我們只爭功德簿牆和冰火鳳凰的傳承。”?血靈風笑道:“還得多謝你傳回消息,不然我們都不知道羅剎族竟然調遣了三百萬侯爵進入祖靈界。不過,功德簿牆關乎刀獄界的生死存亡,我們怎麼都要爭一爭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不該來的,最終恐怕會死在這裏。”?張若塵的目光,向着上方一瞥,只見功德簿牆就要墜入進海中,於是爆發出急速化爲一道流光,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東流劍尊進入“人劍合一”的境界,化爲一道劍光,飛出小舟,前去攔截張若塵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血靈風駕馭者小舟,急速衝向功德簿牆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與東流劍尊並不是第一次交鋒,兩人都知道對方的手段和招式,因此,見招拆招,竟是戰得難捨難分。

    兩道劍影不斷碰撞在一起,使得寒海海面的浪花越掀越高,成千上萬道劍氣,充斥在這一片海域。

    只是三個呼吸的時間,張若塵和東流劍尊竟是對攻了兩百多招劍訣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我要再接你的時間劍法。”

    東流劍尊上一次就是敗在時間劍法上面,心中很是不甘,最近一段時間,一直都在思考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最終,他發現時間劍法根本無法破解,只有兩種辦法可以應對。

    第一,在時間劍法施展出來之前,立即退到時間領域的外面。

    第二,搶先出手,使得張若塵的時間劍法無法施展出來。

    時間劍法,沒有破綻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卻有破綻。

    “會有機會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血靈風的方向瞥了過去,發現血靈風並沒有得到功德簿牆,他也遭遇到了一位強敵。

    那人的身形頗爲熟悉,似乎是來自天姆界。

    很顯然,沙陀七界在對抗羅剎族侯爵大軍的同時,都派遣了一兩位頂尖高手,前來搶奪功德簿牆和冰火鳳凰的傳承。

    別的高手是去了鳳凰巢,還是隱藏在附近?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猜測,沙陀七界之中,實力最強大的大魔十方界和八部界派去的高手,很有可能已經去了鳳凰巢。而刀獄界、崑崙界、天姆界這些實力較弱的大世界,會有很大的危機感,都想爭聖者功德戰的第一,他們肯定會先搶奪功德簿牆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的修爲又有精進,已經相當接近半步聖王的境界,以他那強大的劍道修爲,竟是死死的牽制住張若塵,爲血靈仙奪取功德簿牆製造機會。

    “羅剎族肯定會有別的高手插手進來,必須速戰速決。”?張若塵取出佛帝舍利子,手掌在上面一按,隨即,數以萬計的佛文從裏面涌出來,凝聚成一條數百米長的金龍。

    一股大聖的本源力量,與金龍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向後倒退了數十丈的距離,雙手抓住劍柄,舉過頭頂,頓時一尊大聖的虛影在劍尖上面顯現出來,也是涌動出本源力量。

    他的那柄聖劍,也是一件大聖古器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金龍與大聖虛影碰撞在一起,兩股力量在相互抵消,一粒粒光雨飛灑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動用出時間劍法,化爲一道奪目的劍芒,穿過光雨,擊向東流劍尊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東流劍尊剛剛生出這個念頭,便是感覺到一股冰涼的力量,穿透了身體。

    那是,張若塵手中的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即便東流劍尊的本體不是人類,此刻也是受了一些傷勢,被劍上爆發出來的力量,震得向後飛了十數裏遠。

    “竟然……又敗了……”

    東流劍尊有些難以接受這個事實,身爲紫府界百戰不敗的天之驕子,來到功德戰場卻是接連受挫,先是敗給羅剎公主,現在又第二次敗在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這幾戰,對他的自信心,造成了不小的衝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東流劍尊,道:“時間劍法沒有破綻,張若塵同樣也沒有破綻,想要贏我,你先將劍八修煉到大圓滿再說。”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衝向血靈風和慄木所在的那片戰場,功德簿牆就漂浮在戰場的上空,有一團風勁將它托住,因此,沒有墜落下來。

    慄木是天姆界的一位半步聖王,戰力比瘋魔都要強大一籌。

    在距離他們二人還有三裏的位置,張若塵停了下來,體內的聖氣瘋狂運轉,隨後,雙手向虛空一抓,動用出空間扭曲的手段,隔空收取功德簿牆。

    血靈風和慄木停止交鋒,同時向張若塵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一皺,不得不停止收取功德簿牆,雙手拍擊向虛空,使用空間力量,打得血靈風和慄木周圍的空間崩碎而開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無法對抗空間力量,只得立即後退,避開那片崩塌的空間。

    “給我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隔空抓住功德簿牆,將它拖到了身旁,隨後,快速取出裝着大量羅剎殘魂的寶瓶,開始兌換功德值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休想得逞。”

    血靈風取出一把兩米長的鐵扇,引動出鐵扇內部上萬道銘紋,猛然的一扇,隨即,一大片風刃飛了出去,化爲一股劇烈的風暴。

    慄木打出一道聖術,凝成一條巨大的黑色蘄蛇虛影,頓時冥冬寒海上空都變得烏雲密佈,天地一片昏暗。

    另一頭,東流劍尊打出聖劍,激發出聖劍的本源力量,也是攻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三大高手同時出手,目的就是要阻止張若塵兌換功德值,因爲,一旦兌換成功,廣寒界就能衝到第一。那個時候,張若塵必定會毀掉功德簿牆,整個聖者功德戰的結果也就成了定局。

    張若塵全身上下一百四十四處竅穴幾乎全部都打開,源源不斷的涌出聖氣,撐起佛帝舍利子。在舍利子的表面,散發出三十六圈金色佛光,包裹住功德簿牆。

    功德簿牆上,廣寒界的功德值在不斷增長。

    可是,舍利子形成的防禦,卻也在不斷被三大高手轟碎。這個時候,時間顯得格外寶貴,哪怕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,都是決定局勢的關鍵。

    此刻,最爲緊張的,莫過於廣寒界的那些大聖、半聖,還有數以億萬的生靈。

    他們通過戰場鏡像,可以看到張若塵遭遇的危機,同時也能看到功德簿牆上功德值的變化。

    “快,再快一些。”?“我怎麼感覺功德值增長的速度,竟然如此緩慢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一定要撐住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連大聖級別的存在,此刻也都屏住呼吸,緊張到了極點,生怕張若塵沒有頂住壓力,最終功虧一簣。

    片刻後,功德簿牆上,廣寒界的功德值超越大魔十方界,跳到了第一位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整個廣寒界的生靈都激動得吼了出來,有人在高呼張若塵的名字,有人在街道上狂奔,有人坐在酒館裏面一掌將酒桌都拍得粉碎……

    因爲情緒太過激動,他們做出各種瘋狂的事。

    月神山中,廣寒界的諸位大聖,也是發出一大片笑聲。

    只要廣寒界成爲聖者功德戰的第一,也就不會成爲下一個戰場,張若塵算是爲他們拼出了一條活路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是略微鬆了一口氣,臉上露出一道笑意,此刻,纔是擡起頭來,向上看去,發現舍利子的防禦金光,只剩下最後一層。

    於是,他連忙施展出空間挪移的手段,帶着舍利子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、血靈風、慄木打出的攻擊手段,則是全部都落在功德簿牆的上面,發出一連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