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程軒侯的肚臍位置,散發出奪目的聖光,隨即,一張長着利齒的嘴巴,在那裏顯露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我的氣海修煉在心臟中,即便沒有頭顱,也不會死去。”

    在這時,程軒侯取出一副戰圖,在身前展開,單手按在上面,打出一道邪剎之氣。

    “嗷!”?隨即,戰圖被激活,圖捲上衝出一隻渾身纏繞着鐵鏈的邪獸。邪獸的身軀長達三十餘丈,面目猙獰,散發出堪比一步聖王的強大氣息。

    “攻殺過去,替少君大人滅掉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程軒侯飛落到邪獸的頭頂,抓起一杆萬紋聖器級別的震天槊,激發出震天槊的圓滿力量,一圈暗紅色的聖氣光波,從他的身上涌動出去。

    另一頭,千絕侯和烏鯤侯各自激發出一尊“至真之影”,從兩個不同的方向,衝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只有達到至聖境界,才能凝聚出至真之影。

    至真之影是由最極致的聖道規則凝聚而成,與天地契合,能夠一定程度調動天地的力量爲己用。換一句話說,激發出至真之影,至聖爆發出來的戰力,可以提升一大截。

    這是真聖遠遠無法與至聖抗衡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沉淵古劍,以隔空御劍的手段,擋住了程軒侯與他腳下的邪獸。與此同時,張若塵的雙臂結出了拳印,施展出洛水拳法。

    “青波雲流。”?海中的千年冥冰水,受到拳法的影響,嘩啦啦的騰飛起來,化爲兩條十數里長的河流,圍繞張若塵旋轉。

    洛水拳法最適合在水域中施展,可以借天地之勢,使得拳法爆發出最強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張若塵曾經在洛水邊,整整待了一年,並不只是在喝酒,也是在參悟洛水拳法的真諦,現在,已經將拳法修煉到第九重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拳打出,拳印攜帶兩條冥冰河流同時飛出去,與千絕侯和烏鯤侯打出的力量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兩位一等侯爵被打得倒飛出去,身上有數道護身符籙爆裂而開。

    因爲有千年冥冰水落在他們的身上,頓時,凍得他們全身發麻,血肉變得僵硬,甚至就連體內邪剎之氣的運轉速度,也是變得無比緩慢。

    “這個時候,就是殺他們的最佳時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兩道七八丈長的空間裂縫,向千絕侯和烏鯤後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你敢。”

    程軒侯大吼一聲,腳下的邪獸身上飛出兩根粗壯的鐵鏈,纏住兩位一等侯爵,將他們拖到邪獸背上,避開了死劫。

    兩道空間裂縫在海面吞噬了大量千年冥冬水,才又緩緩的閉合,空間再次恢復平整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瞳一縮,隨即再次在海面上演練拳法,“洛水拳法第二十七式,碧海生濤。”

    受到拳法的引動,海面上,水浪翻騰了起來,浪花捲起數十丈高,宛如是一條山嶺,向邪獸碾壓了過去。

    以程軒侯、千絕侯、烏鯤侯的強大修爲,竟然也有一種風雨飄搖的感覺,彷彿就要天塌地陷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還真是一個厲害的傢伙,戰力也太強大。”千絕侯感覺到有些心驚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仙婈侯提着一根聖杖,飛到半空,以她那強大的精神力,竟然也是調動起千年冥冬水,化爲一面山嶺那麼高的水牆,向張若塵所在的方向轟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兩片水浪轟擊在一起,爆發出一聲巨響,隨後,同時向下坍塌。

    邪獸背上的三位一等侯爵,皆是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在他們的前方,只剩下一片白茫茫的水氣,像是一片雲霧覆蓋在海面,看不清張若塵到底是藏身在水氣中的哪一處角落。

    程軒侯冷哼一聲:“張若塵,就憑你一人之力,遠不是我們四位一等侯爵的對手,如果我是你,就該立即逃……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程軒侯的話音還沒有落下,在那片水氣中,飛出一道巨大的拳印,震得方圓數十里的千年冥冬水都在猛烈顫動。

    這一道拳印,比先前那道拳印,還要強大。

    程軒侯身經百戰,自然是沒有嚇住,調動出邪剎之氣,打入進戰圖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圖卷的表面,竟是散發出滔天的烈焰,有着一輪烈日從裏面飛出來,與拳印對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冷一熱兩股力量,碰撞在一起,兩者同時消散。

    然而,還沒等他們回過神,張若塵已經施展出空間挪移,出現在邪獸的背上,雙手的十四處竅穴涌出大量淨滅神火,化爲一片火雲,將三位一等侯爵同時包裹進去。

    千絕侯和烏鯤侯的反應速度稍微遲緩了一些,有數縷淨滅神火,落在他們身上,頃刻間,他們的肉身就燃燒起來。

    “糟了,是淨滅神火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可惡的張若塵……”

    淨滅神火根本無法撲滅,彷彿是要將他們的身體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即便是一等侯爵也難以保持冷靜,驚恐到極點。

    烏鯤侯從邪獸的背部跳下,噗通一聲,落入進冥冰寒海里面,想要借用千年冥冬水澆滅淨滅神火。

    千絕侯要稍微理智一些,心知跳入進冥冰寒海也是死路一條,於是,他抱着必死之心,向張若塵衝過去,眼中露出獰色:“要死,大家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千絕侯施展出一種祕術,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節節攀升,激發出最後的生命力量,爆發出最強大的一擊。

    “與你一起死,多麼的無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雙手同時打出去,調動空間力量,施展出空間扭曲的手段。原本千絕侯是衝向他,但是,空間結構發生改變之後,千絕侯卻是向着懸浮在半空的仙婈侯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這個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仙婈侯那張美麗的臉蛋,此刻變得格外扭曲。

    因爲,她十分清楚,千絕侯臨死的一擊,肯定是相當恐怖,就算是一步聖王,也要被幹掉。

    仙婈侯連忙調動精神力,施展出防禦手段,與此同時又激發出身上的一道道護身符籙。

    隨即,一層層聖氣光罩,從她的身上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千絕侯臨死爆發出來的力量,擊穿仙婈侯的一層層防禦,打得她全身血肉模糊,從半空墜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快要墜入海中的時候,仙婈侯的背部展開一對羽翼,艱難的飛起來,搖搖晃晃的逃了回去,落到玄武殼上面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一口鮮血,從她的嘴裏吐出,隨後,身體無力的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先前,張若塵打出淨滅神火的時候,程軒侯的應變速度最快,立即激發出護身符籙,並且快速退逃,竟然避開了淨滅神火,保住了一條性命。

    至於跳入進冥冰寒海的千絕侯,的確是澆滅身上的火焰,可是,身體卻被凍僵,無法動彈,向着海底沉下去。

    食聖花的一根藤蔓,從張若塵的背部飛出,衝入進千年冥冬水,纏繞住千絕侯的身體,將他拖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沉淵古劍,擊穿千絕侯的氣海,將他的頭顱打得粉碎,這位實力強大的一等侯爵,終究還是徹底死去。

    遠處,靈全少君剛剛攻破東流劍尊和血靈風駕馭的那艘鉅艦,站到了甲板上面,將東流劍尊和血靈風打得拋飛出去,可是,他還來不及高興,就看到這血腥的一幕。

    這纔多長的時間?

    四位一等侯爵,就被打得兩個身亡,兩個重傷。

    靈全少君的兩排雪白牙齒,露了出來,冷哼一聲:“邪百侯、千羽侯、枯鴉侯、血雨侯、氣真侯,他們二人,就交給你們來收拾,本少君親自去殺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鉅艦的防禦已經被攻破,東流劍尊和血靈風也被打得受了重傷,只能站在船艦的尾部,艱難的支撐。

    在靈全少君看來,憑藉五位一等侯爵的實力,完全可以將他們二人幹掉。

    現在,他終於可以騰出手來,對付張若塵。

    只要鎮殺了張若塵,也就徹底掌握住勝局,憑藉這一份功績,羅剎公主必定對他刮目相看。想到此處,靈泉少君的臉上,忍不住露出一道殘忍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就算你的空間力量和時間力量再如何詭異,也休想逃出本少君的手掌心。”

    靈全少君將手中的紫石打出去,在邪剎之氣的催動下,紫石不停旋轉,並且變得越來越巨大,最後,竟是化爲一座紫色神山,立在了冥冬寒海的海面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張若塵清晰的察覺到,周圍的空間竟是被定住。

    “先廢了你的空間之道,如同斷了你的一臂。聽說你的時間劍法也是相當厲害,施展出來,讓本少君瞧一瞧?”

    靈全少君飛落到紫色神山的頂部,對着張若塵戲謔的一笑。

    靈全少君也是至高圓滿體質,而且身上還有神紋的加持,又掌握着紫色神山這樣的至寶,更加重要的一點,他的修爲境界,比張若塵高出太多。

    面對這樣一個對手,張若塵自然是有不小的壓力。

    當然張若塵並不畏懼,真要逼急,完全可以動用神靈戰器。

    “時間劍法,例不虛發,沒有幾個人躲得過去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魔音那奇美無比的身影,從張若塵背部的骨骼中走了出來,顯得亭亭玉立,卻又媚惑無雙,雪白如玉的肌膚上面,散發出無比迷人的花香,在一瞬間,香味便是傳遍整個冥冰寒海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