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(上一章有一處bug,只有空間才有銘紋,時間是沒有銘紋的。這本書的設定是只有「時間印記」。以後有漏洞的地方,希望大家能夠指出,小魚一定會盡量去糾正。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崑崙界有大批聖者來到巨鯨河流域,匯聚在一起,已經有兩千多位,包括《英雄賦》上的萬兆億和陳無天,九天玄女的另外八位,還有九大界子之中的其中幾人……,他們皆是名動崑崙界的聖境霸主。

    萬兆億身穿青龍寶甲,身軀高大威武,手臂粗壯,渾身充滿爆炸性的力量,如同一尊絕世戰神一般,道:「張若塵果然厲害,竟然找到了另外一條路。那條路在什麼地方呢?」

    崑崙界的確是早就挑選出九大界子,可是,他們畢竟都太年輕,還沒有真正成長起來。

    因此,此次聖者功德戰,崑崙界的最高統帥,其實是萬兆億。

    萬兆億的修為,已經突破到至聖境界,即便是老輩聖者之中的九幽劍聖和楚思遠等人,也不見得勝得過他。

    世人都只知道萬兆億達到過天極境的無上極境,卻不知道,他在黃極境、玄極境、地極境也都達到了無上極境,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才能在《英雄賦》上排名第一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一道白光,從九十九座聖山之中飛出,落到萬兆億的手中。

    一枚傳訊光符。

    看到光符上面的內容,萬兆億微微一笑,「九幽劍聖傳來消息,有一條隱秘的路,直通功德簿牆所在的那座聖山的下方。」

    「陳無天、雪無夜、池萬歲、楚思遠、萬滄瀾……」

    萬兆億開始點將,一連點了數十位聖者,隨後,使用天命符詔掩蓋住他們的氣息和身影,急速向九十九座聖山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刀獄界和紫府界足有八千多位聖者,聚集在巨鯨河流域,藏身在數十座隱匿陣法的內部。

    方乙的傷勢已經痊癒,依舊穿著一身一塵不染的白衣,皮膚上面流動著聖光,猶如一尊俊朗神豐的謫仙。

    刀獄界的神使,名叫血風靈,看起來只有十三四歲的模樣,臉蛋雪白精緻,一雙眼睛卻是血紅色,增添了幾分邪性。

    血風靈並不是人類,而是一陣風誕生出了靈性,修鍊成人形,屬於異種生靈。

    血風靈走到方乙的身旁,道:「界子,來到巨鯨河流域的真聖和至聖,全部都整合在了一起,一共一百零七位。其中,至聖有二十一位,半步聖王有兩位。現在就去奪取功德簿牆嗎?」

    方乙的目光凌厲,道:「再等一等。」

    大概一個時辰后,一條紫色的虹橋,從天地的盡頭連接了過來。

    等到紫氣消散的時候,一位英氣的紫衣男子,便是出現在方乙和血風靈的身前,笑道:「方乙,聽說你在鳳凰巢中遭遇慘敗,損失了一百多位聖境強者?」

    方乙的臉色,有些不自然,道:「寧東流,我在這裡等你,並不是想聽你說風涼話。此次,我們的對手,可是有好幾位厲害人物。」

    名叫寧東流的紫衣男子,也是一位威震沙陀天域的厲害人物,號稱「東流劍尊」,為紫府界的界子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笑了笑:「不就是廣寒界的一位神使。」

    「那位神使可不是一般人,而是空間修士。除此之外,還有大魔十方界的靈焰魔妃。」方乙說道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收起臉上的笑容,肅然道:「靈焰魔妃怎麼牽扯了進來?」

    「未必是真正的靈焰魔妃。」

    方乙又道:「三十年前,我見過靈焰魔妃一面,雖然,當時只是匆匆一瞥,卻也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三十年後,再次見到她,卻感覺到有些陌生。」

    東流劍尊道:「都已經過去三十年,當年你也只是匆匆一瞥,就算感覺到陌生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」

    方乙點了點頭,道:「無論她是不是靈焰魔妃,只要敢阻擋我們奪取功德簿牆,就一定要除掉她。」

    東流劍尊贊同方乙的觀點,大魔十方界的確很強大,可是,功德簿牆卻更加重要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再說,紫府界和刀獄界聯手,也不見得就弱於大魔十方界。

    「你在傳訊光符上面提到,遭遇了一位相當厲害的劍修,那人的劍道造詣到底厲害到了什麼程度?」東流劍尊問道。

    方乙的腦海中,浮現出九幽劍聖的身影,頓時眼中露出冰寒的殺芒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九幽劍聖比張若塵和羅剎公主還要可恨,在他們都受了傷的情況之下冒出來,將刀獄界的聖境強者殺得乾乾淨淨,這老傢伙實在是太不要臉。

    隨即,方乙向東流劍尊描述九幽劍聖的那一劍,包括劍意和劍招,甚至還親自出手,還原了九幽劍聖出招的方式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的臉色變得更加凝重,隱隱間,已經猜到九幽劍聖的劍道層次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,號稱紫府界的第一劍道奇才,距離那個層次,也都還差了一步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,摸了摸唇邊的鬍鬚,道:「如此人物,居然還停留在聖者境界,真是迫不及待想要與他戰一場。」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位至聖級別的老婦,走入進隱匿大陣,向方乙稟告,道:「界子,崑崙界的一批聖者,通過第九聖山,向功德簿牆所在的第三十五聖山趕了過去。」

    方乙給九十九座聖山都標了一個數字,以數字給它們命名,可以更加清晰的確定自己的目標,與進軍的路線。

    「走,我們也跟上去,趁此機會,重創崑崙界,讓他們翻不了身。」

    方乙、血風靈、東流劍尊立即帶著刀獄界和紫府界的大批高手,向著第九聖山趕過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功德簿牆所在的聖山下方,羅剎公主再次勸了一句:「羅剎族的大批侯爵,正在趕過來,我們必須立即離開這裡。」

    「為什麼要離開?既然他們趕了過來,正好將他們收拾掉。以你的修為,莫非還害怕他們?」張若塵露出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知道張若塵的心思縝密,又在懷疑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「本妃怎麼可能害怕他們,只是不想招惹麻煩而已。」羅剎公主鎮定自若的說道。

    「不麻煩,殺死羅剎侯爵,還能收集功德值。怎麼可能麻煩?」

    張若塵這麼說了一句,便是取出一塊塊聖石和聖玉,在上面刻錄空間銘紋,隨後,埋入進地底,形成一座直徑一百五十丈的圓形陣法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陣法中,張若塵又施展出空間扭曲的手段,不斷改變空間結構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眼睛,猛烈的一縮,看出張若塵是在布置空間迷陣。

    「這個傢伙,難道已經識破我的真實身份,故意不去鳳凰巢,反而還想利用本公主幫他對付羅剎族?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仔細思索,又搖了搖頭,自信自己沒有露出破綻。

    想要從聖山的南面,趕到東面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在聖箭候的帶領之下,羅剎族的大批侯爵,也是花費了三個時辰,才跨越數百里,趕到張若塵和羅剎公主的面前。

    羅剎侯爵的數量,竟是足有數千位,稱得上是一支聖者大軍,氣勢恢宏,從他們身上湧出的邪剎之氣,凝聚成一片暗紅色的邪雲,使得這一片天地都變得有些昏暗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空間迷陣的中心,神情淡然,只是不斷煉化凝真聖露,彷彿是根本沒有將羅剎族的侯爵大軍放在眼裡。

    聖箭候沉聲道:「已經死到臨頭,居然還在修鍊。一起動手,滅了他們……」

    「且慢。」

    另一位一等侯爵燕琳候,急速追了上來,攔住聖箭候,並且低聲向聖箭候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隨即,聖箭候的臉色猛然一變,情不自禁的向羅剎公主瞥了一眼,嘴唇有些哆嗦,道:「真的假的?」

    燕琳候道:「我曾經跟隨公主一起修鍊過一段時間,豈會認不出她?」

    「公主殿下何等尊貴的身份,怎麼會與一個人族男子走得這麼近?」聖箭候感覺到頭疼。

    以他的身份,以前是根本沒有資格見到羅剎公主的真身,只有他的父輩和祖輩,才能在羅剎公主的身邊做事。

    當然,隨著聖王級別的強者撤離祖靈界,聖箭候逐漸成為祖靈界最頂尖的強者,其實是早就想要去拜見羅剎公主,可惜一直沒有機會。

    如今真的見到公主殿下,卻發現他似乎是擾亂了公主殿下的計劃,頓時,驚得聖箭候一身冷汗,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是好?

    立即撤走,還是繼續攻擊?

    別的那些羅剎侯爵,並不知道羅剎公主的身份,也沒有聽到燕琳候和聖箭候的對話,因此,全部都露出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「侯爺,到底攻不攻?」

    「侯爺下令吧,我們一起出手,一波攻擊打過去,別說是他們幾個人類聖者,就算是聖王,都能碾殺。」

    「殺,必須殺了他們,正好本候已經很久沒有吃人肉,那兩個女子長得都細皮嫩肉,似乎很好吃啊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聖箭候的額頭上,不斷冒出豆大的汗珠,心中更加慌亂。

    要是他真的下令殺了羅剎公主,那麼,他肯定是死路一條,他的家族,也只能等著被滿門抄斬。

    「攻擊過去,怎麼還不出手?」

    遠處,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聖者,藏身在暗處,也是等得心急。他們自然也是希望能夠借刀殺人,最好雙方人馬拼得兩敗俱傷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聖者,則是隱藏在另一處區域。

    萬兆億露出疑惑的神色,道:「怎麼回事?難道羅剎族的侯爵大軍,已經發現我們藏在暗處,所以才遲遲不肯動手?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眼眸靈動,身材猶如纖細的弦月,渾身散發著一股文靜、優雅的氣質。

    她盯向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諸聖隱藏的那片區域,道:「要不,我們使用一些手段,讓羅剎族的侯爵大軍,先去對付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聖者?」

    萬兆億並不是傻子,自然是明白聖書才女的意圖,道:「張若塵都已經背叛崑崙界,投靠了廣寒界,你卻依舊想要幫他。看來傳言是真的,聖書才女還真是張若塵的紅顏知己,關係匪淺。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