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然而,更加吃驚的人,卻是九幽劍聖。

    他全力出手,就連劍道玄罡都引動出來,竟然依舊被靈全少君擋住。劍道玄罡只是穿透了靈全少君手掌心的神紋,並沒有將靈全少君重創。

    這種防禦力,很可怕。

    “你必須得死。”

    靈全少君體內的邪剎之氣,宛如數十條大河在涌動,發出轟鳴聲,皮膚表面一道道神紋散發出來的光芒,變得更加刺眼。

    他的另一隻手,捏成拳頭,一拳擊向九幽劍聖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的眉心,飛出九柄聖劍。

    九劍,呈現出九種不同的色彩,連接成一條九彩色的劍龍,與靈全少君的那隻拳頭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?下一刻,九幽劍聖被打得倒飛而回。

    九柄聖劍也是跟着飛了出去,插在海面,分佈在九幽劍聖四周的九個方位,依舊有沖天的劍氣從九劍中涌出,代表九幽劍聖的劍意生生不息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的嘴角,掛着一絲聖血,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傷勢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都是半步聖王的修爲境界,可是,靈全少君卻擁有至高圓滿體質,這一點,九幽劍聖遠遠無法與他相比。

    更何況,靈全少君的身上,還有神紋加持,使得他們之間的差距,變得更加巨大。即便,九幽劍聖將劍八修煉到大圓滿,也無法彌補那種差距。

    靈全少君擡起右手,看着手掌心的那道兩寸長的血痕,只感覺,一股劇烈的疼痛,從傷口處傳來。

    剛纔,九幽劍聖那一劍,不僅毀掉靈全少君掌心的神紋,更是將一道劍罡留在他的體內,使得掌心的傷口難以癒合。

    那道劍罡,還有向手腕、手臂蔓延的趨勢。

    “真是該死。”靈全少君暗罵一聲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擦乾嘴角的血痕,臉上依舊掛着一道笑意:“不錯嘛,力量倒是挺大。”

    靈全少君取出一隻青銅拳套,戴在手掌上面,目光睥睨九幽劍聖和張若塵,道:“你們的實力,都還算不錯,一起上吧!”

    “何須張若塵出手,老夫一人,就能將你拿下。”九幽劍聖道。

    靈全少君有些不屑,沉聲道:“不自量力。你的劍道造詣的確厲害,可是,剛纔被本少君的一招混世六殺拳擊中,恐怕傷得不輕吧?再戰下去,你是會被本少君打成肉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看出,九幽劍聖並不是真的那麼不自量力,而是想要通過與靈全少君這位大敵交手,不斷壓迫自己,尋找衝破聖王境界的契機。

    當初,九幽劍聖接受璇璣劍聖的約戰,也是抱着這樣的目的。

    可惜那一戰卻因爲璇璣劍聖中了冥王血毒,沒能爆發出全力,戰鬥剛剛開始,就已經結束。那次衝擊聖王境界,九幽劍聖以失敗告終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自然知道自己與靈全少君的差距不小,真要一直戰下去,最後的結果,很有可能就如靈全少君所說,被打死,變成一灘血泥。

    但是九幽劍聖卻沒有選擇,只能拼死一戰。

    無法突破到聖王境界,他依舊是死。

    與其等着老死,不如在臨死前,轟轟烈烈的戰一場。

    正是看出九幽劍聖的意圖,張若塵沒有插手進去,反而急速後退,準備與魔音聯手,速戰速決,奪下功德簿牆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遠處,東流劍尊、血靈風、慄木三人向靈全少君和九幽劍聖的戰場瞥了一眼,隨後,聯手催動一件梭形的萬紋聖器。

    三人同時飛落到遁雲梭上面,以百倍音速的速度,突圍逃走。

    他們三人逃走,固然是因爲傷得太重,不得不逃。

    但,還有另外一個更大的原因,那時因爲,他們看出,繼續和八位一等侯爵戰下去,無疑是在幫張若塵奪取功德簿牆。

    這種爲別人做嫁衣的事,他們都是聰明人,自然是不會幹。

    功德簿牆落入靈全少君的手中,反而比落入張若塵的手中更好。

    “這個三個傢伙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無奈,不過,眼神卻是變得更加尖銳。

    東流劍尊、血靈風、慄木逃走後,沒有人繼續牽制八位一等侯爵,他們便是形成一個包圍圈,向着功德簿牆的方向衝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的同伴全部都已經逃走,你還不逃?”

    邪百侯發出一聲大笑,頃刻間,已經衝到張若塵的百丈之內。另外七位一等侯爵,很顯然,也是將張若塵視爲頭號大敵,全部都向他圍了過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樂得看到這樣的局面,只要能夠將八位一等侯爵全部都留下,魔音應該很快就能將功德簿牆奪走。

    “就你們幾個,也能逼我逃走?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原地,腳踩一截梧桐樹枝,整個人一動不動,靜如古鬆。

    千羽侯是一個修煉武道的羅剎女,身穿白色羽衣,有着一片片如同劍刃的羽毛,在她腳下流動,化爲一條羽毛洪流。

    羽毛飛行的聲音,如同劍鳴。

    千羽侯道:“東流劍尊、血靈風、慄木三大頂尖高手,都不是我們的對手。就憑你一人,在我們的手中,撐得了半刻鐘嗎?”

    “三個呼吸的時間,將他打趴下。”血雨侯道。

    八大一等侯爵同時運轉聖氣,有的施展出聖術,有的在催動聖器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比他們更先一步出手,第一個攻擊的對象,爲八大一等侯爵中實力最強大的邪百侯。

    “好快。”

    邪百侯只感覺眼前人影一閃,張若塵已經站在他的五丈內,手中那柄黑色的重劍,帶着風雷聲,劈斬了下來。

    邪百侯只得撐起大聖骨鑄煉而成的盾牌,抵擋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?邪百侯感覺像是有一座鐵山撞擊在盾牌上面,雙手的手指彷彿都要被震斷,身軀不受控制,向後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劈出這一劍後,張若塵的眼睛餘光,向身後方向瞥去。

    只見,血雨侯爲了救援邪百侯,已經追到他身後的二十丈內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個距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體周圍的時間印記,全部都顫動起來,宛如一個個光點,向他匯聚過去。

    “子劍。”

    這是時間劍法第三重,十二時辰劍法的其中一招。

    在這一瞬間,時間停止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劍攻了出去,在血雨侯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,身體已經被沉淵古劍穿透。與此同時,大量淨滅神火從張若塵的手心涌出,順着劍體,衝入進血雨侯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這就是時間劍法嗎……”

    血雨侯的臉變得扭曲,大吼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回答他,與一個死人,有什麼好說的?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大量劍氣從沉淵古劍中飛出,撕碎血雨侯的身軀。

    片刻後,那些殘軀,被淨滅神火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一等侯爵的生命力的確很強大,可是,遇到淨滅神火,再強大的生命力,也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剩下的七位一等侯爵,皆是倒吸一口涼氣,顯然是被時間劍法給鎮住。

    同爲一等侯爵,血雨侯現在的下場,未必不是他們接下來的下場。時間劍法和淨滅神火太可怕,沒有神紋護體,怎麼抵擋?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七大一等侯爵的中心,淡漠的道:“誰想下一個死在我的劍下?”

    邪百侯的眼神凝重,還算鎮定,道:“大家別怕,就算是時間劍法,也需要花費時間才能施展出來。淨滅神火也並不是完全不能抵擋,先前,程軒侯不就在淨滅神火之中保住性命?我們七位一等侯爵,就算一人打出一招,也能將他鎮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佛帝舍利子,激發出舍利子中的本源力量,將其打了出去,攻擊向邪百侯。

    邪百侯的雙手按在大聖骨盾上面,激發出盾牌中的一絲大聖力量,隨即,一尊大聖的虛影從盾牌中衝出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舍利子將大聖虛影打得碎裂,與大聖骨盾碰撞在一起,又將邪百侯轟飛出去。這一次,邪百侯的嘴裡吐出鮮血,兩隻手臂也被震得裂開血紋。

    別的六位一等侯爵,紛紛打出聖術和聖器,碾壓式的向張若塵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果斷,沒有理會那六位一等侯爵,化爲一道劍光,施展出劍七,再次攻向邪百侯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?這一擊碰撞後,邪百侯手中的大聖骨盾,脫手飛了出去,兩隻手臂幾乎廢掉。

    邪百侯嚇得魂飛魄散,再也顧的不得其它,施展出一種逃生手段,爆發出超越平時一倍的速度,向着遠處逃遁,只想離張若塵越遠越好。

    “午劍。”

    邪百侯還沒有逃到二十丈外,時間再次停止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一道劍光,從邪百侯的背部穿透過去,留下一個臉盆那麼巨大的血窟窿。在血窟窿的邊緣,一絲絲淨滅神火蔓延出來,向外擴散,焚煉邪百侯的體軀。

    邪百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,大吼一聲:“張若塵,本侯要與你同歸於盡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就在邪百侯準備自爆聖源的時候,張若塵又是一招時間劍法攻過去,先一步刺穿他的氣海,打得他的聖源,從身體中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又一位一等侯爵隕落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