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冰凰虛影的雙翼展開後長達三百多米,羽翼每扇動一次,能夠飛行三百里。

    “冰凰古聖體與真龍之體齊名,也就只比真神之體弱了一籌。鳳凰一族,更是以速度聞名天下。以靈希現在的速度,即便是遇到一步聖王,應該也有逃走的能力。”張若塵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跟在冰凰虛影的後方,也不知追了多遠。

    漸漸的,前方出現一根根粗壯的虹化藤,它們交織在天空和地面之間,既像是一棵棵七彩神木,又像是一張七彩色的網。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感應變得更加強烈,應該已經接近冰火鳳凰的傳承之地。”

    驀地……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一團火焰從虹化藤中衝出,擊中飛在上空的冰凰虛影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冰凰虛影被打得哀鳴一聲,從半空墜落下來。

    冰凰虛影散發出來的光芒,變得暗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因爲至真之影遭到攻擊,木靈希只感覺到體內血氣不暢,難以穩住身形,嬌軀不斷向後倒退。就在這時,一隻溫暖而又寬厚的手掌,按在了她的背上,形成渦旋形的氣勁,將她身上承受的那股力量化解。

    木靈希回頭看了一眼,正好看到張若塵那張俊秀的臉,和鋒銳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我來。”

    一道堅毅而又充滿自信的聲音,從張若塵的嘴裡吐出。

    那團火焰沒有消散,反而俯衝下來。

    那是一隻長着三顆頭顱的聖禽,只不過,它身上散發出來的火焰太過刺眼,看起來纔像是一團火焰。

    張若塵冷冰冰的向那火焰聖禽盯了一眼,右手結成掌印,一掌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他的手掌心,飛出一條巨龍,撞擊火焰聖禽的身上,隨即,兩者同時爆碎而開,化爲一片火雨。

    魔音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,道:“到底是聖禽,還是火球?”

    “只是某個老傢伙,畫出來的一個圖案而已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將至真之影收回體內,猜出張若塵所說的老傢伙是誰,晶瑩的小嘴便是勾出一道弧度,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老夫可是畫道宗師,你最好放尊重一些。”

    在七彩色的虹化藤之間,走出一位身穿儒袍的老者。

    那老者手持一隻青銅畫筆,板着一張臉,雙目炯炯有神,身上自然而然的透着一股傲然之氣。

    不是楚思遠是誰。

    “畫道宗師?菊先生前輩,你突破到聖王境界後,是不是有些膨脹了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聽到“菊先生”三個字,楚思遠那張老臉上面冒出嶙峋的青筋,強大的精神力從心口涌出來,向手中的青銅筆匯聚過去。

    整個崑崙界,修煉畫道的精神力修士,能夠達到聖王境界的人物,絕不超過三個。所以,在楚思遠看來,自稱“畫道宗師”是一件很正常的事,是一件理所應當的事。

    憑他現在的精神力造詣和畫道造詣,難道當不起這個稱號?

    居然遭到一個小輩的嘲諷,還喊出他最不想聽到一個稱號,怎麼能忍?

    “膨脹了又如何?老夫今天還非要教訓教訓你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手中的青銅筆,宛如一條靈蛇,在他手中快速舞動,在半空,勾畫出一道道玄奇的紋路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幾乎是在一瞬間,張若塵便是出現在楚思遠的身前,手中的沉淵古劍,指在了楚思遠的眉心,吞吐着劍芒。

    “好快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暗叫了一聲,與此同時,手中的畫筆卻是硬生生的停了下來,沒有再繼續勾畫。

    張若塵平舉手中的黑色重劍,道:“畫道宗師又如何?就算你的精神力再強大一倍,只要在我的三十丈內,我也能一劍殺你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的眼中沒有懼意,依舊冷着一張老臉,一副要殺就殺的樣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秋雨呢?”

    “跑了!”楚思遠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不信,道:“當時他可是受了重傷,以你的修爲,還制不住他?”

    “你當老夫不想殺了那個投靠羅剎族的軟骨頭?可惜,他就是逃走了。”楚思遠想起當時發生的事,也是有些氣惱,道:“老夫追他,一直追進鳳凰巢。可是,在鳳凰巢中,卻發生了一件怪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什麼怪事?”

    “一片梧桐樹的樹葉,將他給接走。那片樹葉飛行速度奇快無比,老夫用盡全力,也無法追上。”楚思遠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眼眸眨眼,笑了一聲:“怎麼感覺你這個老前輩是在編故事?”

    楚思遠氣急敗壞的道:“老夫乃是儒道宗師,做事堂堂正正,平生絕不說半句假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可是知道,楚思遠這個倔老頭,將自己的名聲看得比性命還重要,應該不會說假話。

    秋雨真的被一片樹葉救走?

    楚思遠的身後,八道婀娜美麗的人影走了出來,每一個都有絕色美貌,氣質各不一樣,像是八位仙女下凡塵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、青墨、司命神女……

    除了滄瀾武聖,另外八位玄女,竟然都在這裡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道:“在祖靈界,一共有兩位大聖與冰火鳳凰關係密切,分別是烏金大聖和喬祖。傳說中,喬祖是一棵梧桐樹,冰火鳳凰的鳳凰巢就是位於這棵梧桐樹之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指在楚思遠眉心的劍,道:“可是鳳凰巢的附近,卻沒有梧桐樹。”

    “只能說明,那棵梧桐樹已經死去,只留下一道殘念。那道殘念,感受到秋雨身上的氣息,所以驅使一片梧桐樹葉將他帶走,前去接受喬祖留下的傳承。”聖書才女雖是在分析,卻又帶有一種肯定的語氣。

    因爲,她分析的這一種可能性,是目前唯一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楚思遠和八位玄女身後的方向望去,道:“萬滄瀾在裡面奪取冰火鳳凰的傳承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聖書才女道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木靈希的一隻小手,大步向一根根虹化藤的深處行去。

    楚思遠和其中幾位玄女,紛紛衝了過去,攔在張若塵的前面。

    “你要幹什麼?冰火鳳凰的傳承,可是我們先找到,莫非你想要搶嗎?”司命神女聲音頗爲冰冷。

    “搶又如何?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腳向前一踩,頓時,一股強大的聖威爆發出來,隔着十數丈的距離,震得司命神女連連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別的幾位玄女和楚思遠都在凝聚力量,想要動手,可是,卻被聖書才女阻止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看着張若塵緊緊的抓着木靈希的手,只感覺心中一陣悸動,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羨慕,還有一絲苦澀。

    不過,她的眼神,也只是一閃而過,臉上沒有流露出任何情緒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使用出精神力,向楚思遠和幾位玄女傳出了一道訊息,“放他們過去吧,以我們的實力,攔不住張若塵。再說,滄瀾姐姐是火鳳之體,只能奪取冰火鳳凰的部分傳承。木靈希是冰凰之體,倒是正好可以奪取另外一部分傳承。”

    說出這話之後,聖書才女內心的苦澀,又增加了一分。

    張若塵帶着木靈希,穿過一根根虹化藤,來到一片陰陽湖泊的邊緣。

    湖泊中,一半是冥冬水,一半是淨滅神火。

    在湖泊的中心位置,懸浮着一塊三尺高的璀璨晶石,在晶石的內部,有一隻巴掌大小的鳳凰。那隻鳳凰是由一道道聖道規則交織而成,散發出來的氣息,能夠形成巨大的壓迫力,讓人忍不住產生出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那塊晶石,就是冰火鳳凰的聖源。

    滄瀾武聖站在冰火鳳凰聖源的東面,半個身體都淹沒在水下。那裡的湖水,由淨滅神火凝聚而成,溫度極高。

    火焰,化爲了液態。

    在滄瀾武聖的背部,展開了一對赤紅色的火焰鳳凰翼,隨着她不斷運轉功法,湖泊中,液態的淨滅神火,竟然緩緩的融入進她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滄瀾武聖抵擋得住淨滅神火的焚煉?”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探查過去,終於發現了一些端倪,隨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,笑道: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湖泊邊緣的淨滅神火,並不純粹,反而與部分冥冬水融合在一起,相互抵消,所以,溫度和威力都不是很強,呈現出淡青色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冰火鳳凰的聖源,湖水的顏色越深,淨滅神火也越是可怕。在最接近聖源的位置,淨滅神火更是達到中滅的層次,呈現出青白相間的顏色。

    湖泊的另一頭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在湖泊的邊緣,只是百年冥冬水,隨後,逐漸變成千年冥冬水,萬年冥冬水。在最接近冰火鳳凰聖源的位置,更是化爲了極陰冥冰之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想要得到冰火鳳凰的傳承,恐怕是有不小的危險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哪有不勞而獲的事?危險和機遇,本就共存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不想一直活在張若塵的庇護之下,心知這是她最大的一次機會,就算是死,也必須要去搏一搏。

    片刻後,木靈希踏入進湖泊,站在最邊緣的位置,在她的身體周圍密佈着百年冥冬水。

    即便是百年冥冬水,也冷寒刺骨,木靈希那嬌小纖細的身軀,在輕輕顫抖,卻又堅強的站在裡面,沒有逃回岸上。

    隨着她運轉功法,背部衝出一對絢爛的鳳凰羽翼。

    “爲什麼我認識的每一個女子都這麼拼?她們本可以活得更輕鬆一些。”張若塵的腦海中,不自覺的浮現出幾道美麗身影,頓時,思緒萬千。

    不過,很快張若塵就被一道刺耳的劍鳴聲驚醒,那萬千思緒又埋進內心深處。

    “主人,有人要奪取功德簿牆……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一道強大的劍氣,轟擊在魔音的身上,將她打得倒飛出去。原本纏在功德簿牆上的藤蔓,也都被劍氣斬斷,化爲木屑和粉塵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