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道黑色人影,宛如閃電,激射了出去,衝向功德簿牆。

    “想要奪取功德簿牆,恐怕沒有那麼容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沉,隨即強大的劍意從體內爆發出來,身體化爲一道劍光,衝向那道黑影。

    那道黑影已經到達功德簿牆的旁邊,看到飛來的劍光,原本已經伸出去的手掌,又快速收回,一掌拍擊出去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?數百道凌厲的劍氣,在掌印的前方凝聚出來,化爲一片劍雨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?一聲巨響後,所有劍氣全部都崩碎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那道黑影同時向後倒飛了數丈,才又重新落到地面。那道黑影的真容,也終於顯露出來,正是九幽劍聖。

    看到九幽劍聖那張老臉,張若塵倒也沒有感到意外,畢竟,在祖靈界能夠一劍擊退魔音的劍修,估計也就只有他。

    突破到聖王境界後,九幽劍聖的壽元大增,變得年輕了一些,頭上的白髮重新變成黑髮,皮膚上的老年斑消失,臉上的皺紋減少,看起來也就五十來歲的樣子。

    竟然被張若塵一劍逼退,九幽劍聖的眼中,閃過一道異樣的神色,道:“璇璣能夠收到你這樣一位傑出弟子,我不如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與師尊比起來,的確是有一些差距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道:“只能說明他的運氣比我好,可惜,在劍道上面,他卻不如我。”

    Wωω ▲ттκan ▲¢○

    “未必吧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和璇璣劍聖分屬黑市和武市錢莊,一直以來就是死對頭,誰都無法戰勝對方,直到論劍大會上的那一次生死決戰,才分出勝負。

    可是,在那一戰之前,璇璣劍聖中了冥王血毒,戰鬥的結果自然是算不得數。

    只不過,九幽劍聖並不知道這一點,一直覺得他比璇璣劍聖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道:“做爲璇璣劍聖的得意弟子,老夫知道你很不願意承認這一點,可惜,在論劍大會上,璇璣的的確確是敗給了老夫,這一點,沒有什麼好反駁。”?“師尊並不是敗給你,而是敗給了他自己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九幽劍聖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師尊的心,沒有那麼狠,所以當年救下了一個不死血族的小孩子,還收他爲弟子,將他養大成人。可惜,在與你決戰的前夕,他卻遭到那位弟子的暗算。否則你以爲自己能夠那麼輕鬆的戰勝師尊?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沉默了片刻,隨即,哈哈大笑:“爲了維護你師尊的榮譽,做爲弟子,你隨便編一個故事,爲他的失敗找一個理由,將責任都推到另一個人的身上。這樣的手段太低級,老夫活了五百多年,見過太多。無論你說得天花亂墜,也改變不了一個事實,老夫就是比璇璣強大,劍道上的造詣就是比他更加高明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,變得有些冷寒,道:“既然九幽前輩如此自信,可敢接受晚輩的挑戰?”

    “幹什麼?想給你師尊正名?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並不是一個張揚的人,但,卻是一個算計很深的人,其實說出那一番話,就是想要激怒張若塵。

    一個人的心境一亂,戰力自然也就會下降。

    “老夫何等身份,豈能隨便答應一個小輩的挑戰?”九幽劍聖譏誚的一笑,揚起下巴,一副傲然的姿態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能勝我,我將功德簿牆拱手讓給你。”張若塵的眼中怒火騰騰,似乎是不戰不休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的眼睛一亮,道:“此話當真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可以以師尊的名譽立誓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既然你想爲璇璣正名,老夫就給你一個機會。”九幽劍聖笑道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自以爲已經激怒張若塵,並且還讓張若塵方寸大亂,竟然將功德簿牆都拿出來做賭注,心中自然是有一種奸計得逞的喜悅,

    可是,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站在一旁,卻是直皺眉頭,最終,輕輕的嘆了一聲:“張若塵已經今非昔比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真的是被九幽劍聖激怒得方寸大亂?

    其實,並非如此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是迫不得已,不得不挑戰九幽劍聖,拿出功德簿牆做爲賭注,更是無奈之舉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場的楚思遠、九幽劍聖、九天玄女,沒有一個是弱者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的近戰攻擊力堪稱無敵,楚思遠的遠戰攻擊力和防禦力也是一等一的厲害,九天玄女更是擁有諸多至寶,比如:儒祖聖書、食神菜刀、神殿……

    這樣的三股力量,在祖靈界,簡直就是無敵的配置。

    張若塵就算再強,想要以一人之力,戰勝他們的圍攻,也是難如登天的事。

    更何況,張若塵還要分心照顧木靈希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是不擔心楚思遠和九天玄女,但,九幽劍聖卻是邪道人物,爲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,萬一在戰鬥的時候,九幽劍聖對木靈希出手。張若塵到底該救木靈希,還是守護功德簿牆?

    所以,就在九幽劍聖出現的那一刻,張若塵已經制定好作戰方案。

    首先就是要誘導九幽劍聖與他決戰,只要解決了九幽劍聖,剩下的楚思遠和九天玄女就要好對付得多。

    楚思遠也反應過來,道:“我們一起出手,先奪下功德簿牆,你們二人再決戰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,化爲一道流光,飛落到功德簿牆的頂部,橫劍而立,道:“楚前輩可是畫道宗師,請注意自己的名聲。以你那德高望重的身份,竟然想要以多欺少,以大欺小,贏了還好,萬一輸了臉往那裡擱?”

    楚思遠的死穴就是“愛面子,重名聲”,用這一招來對付他,可以說是百試不爽。

    果然,聽到張若塵的話,楚思遠漲紅着臉,想要說出一句不要臉的狠話,最終卻又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也是回過味來,冷笑一聲:“老夫覺得楚宗主說得有道理,的確應該先奪取功德簿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剛纔,九幽前輩不是還聲稱自己的劍道多麼高明,怎麼突然對自己這麼沒有信心?只要前輩擊敗我,不就能夠得到功德簿牆。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也不知該如何回答,畢竟他也是一個要面子的人,先前那麼強勢,沒道理在璇璣的一個弟子面前,竟是表現出不自信的一面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直皺眉頭,道:“功德簿牆關係重大,雖然老夫有十成的把握將你擊敗,可是,萬一出現意外呢?老夫還不想做崑崙界的罪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認爲只要一起出手,就有十成的把握奪走功德簿牆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憋了半天,終於還是說出這兩個字。?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,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柄聖劍,道:“本來是想放你們一條生路,既然你們如此不識擡舉,我也只能動用最後的底牌,將你們全部都殺死。實話告訴你們,這柄聖劍中蘊含有神靈的一股力量,我只能使用,卻無法控制,一旦引動出來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釋放出精神力,向那柄聖劍探查過去,果然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,於是,連忙向後倒退,拉開一段長長的距離,道:“張若塵,你在嚇唬誰?根據聖者功德戰的規則,參戰者根本不能攜帶這樣的兵器進入祖靈界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聲音響起:“沙陀七界的每一位神使,都能攜帶一件神靈戰器進入祖靈界,所以,張若塵並不是在嚇唬我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側目,道:“你是崑崙界的神使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取出一枚界子印,託在手掌心,道:“女皇的神力,便是加持在這枚界子印的內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那枚界子印的上面,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,那股氣息來自……黃煙塵。

    看來黃煙塵真的已經失蹤,否則池瑤也不會將她的界子印,當成神靈戰器,交給聖書才女執掌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變得有些不自然,眼神無比沉冷,道:“我若是使用神靈戰器,斬殺九幽和楚思遠,你就算擁有神靈戰器,也攔不住我。”?“可是,我卻能夠使用它殺了你……爲什麼非要走到這一步。”聖書才女閉着眼睛,艱難的說出了這一句。

    爲了爭奪功德簿牆,爲了兩座大世界的生死存亡,最終又將他們推到生死抉擇的邊緣。

    “真要拼死一戰,恐怕最後所有人都要死在這裡,指不定最後會被誰撿便宜。既然如此,還是由老夫和張若塵一戰,來決定功德簿牆的歸屬。”九幽劍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鬆了一口氣,在他的內心深處,其實也不想與聖書才女他們拼到不死不休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我輸了,將功德簿牆拱手讓給崑崙界。可是,九幽前輩你輸了,是不是也應該給我一點東西?”張若塵開始談條件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冷哼一聲:“天下誰不知道你張若塵的身上寶物多不勝數,就連大聖都眼紅,你還看得上老夫身上的東西?”

    “我要靈全少君的那枚紫色神石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對自己自然是信心十足,不僅是聖王級別的修爲,還將劍八都修煉到大圓滿,豈會輸給一個剛剛突破到至聖境界的張若塵?

    這是一場必贏的戰鬥!

    “好,老夫答應你。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終縱身一躍,也飛到功德簿牆的頂部,與張若塵對峙,從他們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越來越強,周圍的空間之中,自動凝聚出一柄柄聖氣劍。

    這一戰,張若塵承受的壓力並不小,不僅要保住功德簿牆,更要替師尊正名。而九幽劍聖的實力卻並不弱,反而強大得可怕,特別是他已經能夠凝聚劍道玄罡。

    達到聖王境界後,九幽劍聖的劍道玄罡,到底強大到了何等程度?

    .。123讀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
最近更新小說